[LH] Burnout/職業倦怠(98) 
 ×閱讀前警告×

  重生血族Arkin Papa怠惰救世主愛與自我流

  Lucius Malfoy x Harry Potter

  好想要一口氣貼完喔梅林打打(倒
  LMHP《No.158》預購倒數第六天

  
--

 
九十八、DADA in Morning
 
  讓Slytherin的學生們欣賞了一場精采的魔法對決以後,Harry和已經七年級的前任學院主席友好地握了手,同時也象徵著權力的交替。
 
  坐到象徵Slytherin最高權力地位的學院首席位置上,Harry不是很舒服地皺了皺眉,離爐火如此近對一般尋常人類可能是地窖裡最好的溫暖位置,對他卻是過於燙人了。
 
  但他可不能因為自己的喜好就這樣壞了Slytherin千百年來的規矩。學院首席的挑戰賽是在各年級的年級首席爭奪賽以後,接下來便是學院首席的發言時間,至於內容則是由學院首席決定,大抵上都會是一些要求所有人明白自己是個優秀的Slytherin不要在外頭做出有辱學院之事的叮嚀。
 
  「那麼……新生們,歡迎加入Slytherin。」Harry微微一笑,「舊生們,也歡迎各位回到Hogwarts。」
 
  交誼廳裡很安靜,只剩爐火啪滋啪滋的聲音,Harry的目光簡單地巡視了一遍,「我只有兩件事情告訴大家。第一、一日Slytherin,終身Slytherin;第二、今年的黑魔法防禦術課程,圖書館會是更好的選擇。」
 
  說完,Harry便站起身宣布散會。
 
  Harry很少如此明顯地表現出對某人的敵意,在幾個好友的記憶裡,幾乎不曾有過。這讓他們不禁好奇起究竟新上任的黑魔法防禦術教授是在什麼時候得罪了他們脾氣很好的救世主。
 
  雖然級長和學院首席都有自己的單獨寢室,但Harry和Draco商量過後還是決定繼續當室友,只是稍稍更動了寢室的格局,讓他們的寢室成為兩房一廳的樣式,這樣就能夠同住的同時也保有個人隱私。
 
  用洗澡時間讓Malfoy家的小精靈把整間寢室都打理過一遍,換上睡衣的Draco看向同樣也換好睡衣捧著杯牛奶縮著手腳窩在客廳裡單人沙發上的Harry,他們明天十點才有課,所以當然有時間可以好好聊聊。
 
  「Harry,你討厭新任的黑魔法防禦術教授?」
 
  「嗯。」Harry點頭,慢慢地抿了一口牛奶,沒有接下去解釋的打算。
 
  讓小精靈替自己端了杯紅茶,Draco坐到Harry對面另一個柔軟的單人沙發上,「嗯哼,她做了什麼?」
 
  翠綠的眼睛轉了轉,「如果我說我只是討厭她身上的粉紅色你相信嗎?」
 
  「當然不,即使那件粉紅外套看起來真是糟透了。」
 
  「相信我,還會更糟的,試著想像她全身都是那樣的粉紅色?」Harry嘴角抽了抽,接著頗為幸災樂禍地看著向來走在時尚尖端的Malfoy家小少爺瞬間變臉。
 
  「Merlin三百年沒洗的臭襪子,那真是災難!」
 
  Harry瞬間不太能肯定哪個比較糟糕一點。然後他發現小少爺沒像以往一樣被唬弄過去,反而嚷完之後就又重新認真地盯著他。
 
  感嘆著當年天真可愛的十一歲小男孩已經被時間的洪流給狠狠捲走,Harry眨眨眼睛,「她現在是還沒做什麼,但是Draco,她是魔法部派來的人。」
 
  聰明的人向來不需要太多提示,小鉑金一瞬間了然。
 
  三巫鬥法大賽以後,預言家日報報導了Harry做為Hogwarts的選手獲得了冠軍,卻對於比賽當天發生的事情隻字未提。沒有Voldemort復活的消息也沒有關在Azkaban的食死徒集體越獄的新聞。
 
  但當天聽見Harry說的話的人可都把救世主的所見所聞都收進了心裡。即使報紙沒刊登而部長也抵死不承認,可不代表這件事情就真的不存在。
 
  Harry在賽後沒說什麼來反駁在他離開之後魔法部長急於向所有人宣稱的Harry Potter只是比賽壓力太大看見了幻覺,聽見他人轉述時他也僅僅只是冷冷挑起眉卻一句話也不說,所有熟悉Harry的人都知道他願意說出口的話向來都是有真憑實據的。
 
  魔法部能有的手法也就那幾種。最有用的輿論源頭預言家日報才剛冒了個芽就讓大股東Malfoy強行壓了下來,憑現任部長那不重用的腦袋也就只能想到派個人進來干預校務這種沒什麼建設性的方法了。
 
  但是想動Harry?
 
  Slytherin向來只要劃分進勢力範圍的就護短護得兇,Draco冷冷一笑,「那就讓我們來見識一下這位來自魔法部的女士有什麼本事來當Hogwarts的黑魔法防禦術教授吧。」
 
 
  最先領教到新任黑魔法防禦術教授能力的是Ravenclaw和Hufflepuff。這兩間學院的學生向來都有預習課本的好習慣,所以當他們聽見第一堂課的內容竟然是閱讀課本第一章並且完全不需要使用魔杖的時候,教室裡先是安靜了一會兒,然後所有人開始有了動作。
 
  Ravenclaw的學生們十分乾脆並且整齊劃一地拿出了他們各自的課餘讀物,旁若無人地看了起來;而Hufflepuff的學生們面面相覷,又看Ravenclaw的同學們根本沒打算按照課堂要求做,便安靜地從書包裡抽出自己不擅長的科目筆記開始復習。
 
  他們今年是O.W.Ls的考生,學習可一點都不能馬虎。既然教授沒有上課的誠意,那他們何不把握這恰好多出來的複習時間。
 
  這讓Dolores Umbridge的臉瞬間氣綠了,她尖叫起來,「你們在做什麼!」
 
  只有幾個Hufflepuff的學生抬起頭看了她一眼,Ravenclaw的學生更是連一個抬頭或一點表示聽到的反應都懶得給她。
 
  深吸了一口氣的Umbridge不怒反笑,嗯哼嗯哼地清了清喉嚨,才用她少女般嬌滴滴的聲音說道,「同學們,我記得我剛才說的是,翻開你們的課本,開始閱讀第一章。」
 
  一名Hufflepuff怯生生地舉手,「Professor,我們已經預習過了。」
 
  「那就看第二章。」
 
  Umbridge微笑地給出回應,而那名Hufflepuff像是還想說些什麼,想了想最後還是沒開口,只是低頭繼續翻閱自己的魔藥學筆記。
 
  發現依舊沒有學生理會自己把課本翻開,Umbridge收起笑容,「Ravenclaw和Hufflepuff各扣五十分,因為不服從教授命令!」
 
  一群Hufflepuff只得勉強翻開他們已經看過的課本,說老實話就連他們看了都覺得這是一本毫無價值的教科書,如果整個學年都是這樣上課時間就是看課本的授課模式的話,他們寧可吃完早飯就直接到魔藥學教室待命,用整整多出一倍的時間來研究那些難解的魔藥內容。
 
  而向來對學院杯沒什麼野心的Ravenclaw只有少數幾個微微皺了眉,作為級長的Hermione便是其中一名。
 
  所以她舉起了手。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256-3882d40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