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 Burnout/職業倦怠(96) 
 ×閱讀前警告×

  重生血族Arkin Papa怠惰救世主愛與自我流

  Lucius Malfoy x Harry Potter

  奇怪咧這幾天手腳冰冷冷這不科學QAQQQ
  LMHP《No.158》預購開跑中

  
 --
九十六、自力救濟

 
  「Harry?」
 
  摟著突然發出哀鳴的伴侶晃了晃,Lucius的視線轉向對方手裡拿著的羊皮紙,想從中找出任何引發對方哀鳴的元凶。
 
  沒立即回應Lucius的疑惑,Harry從手環的儲物空間裡翻出兩面雙向鏡,先是拿起其中一面朝著鏡子裡喊了喊,「Gellert、Gellert!」
 
  遠端的鏡面晃了晃,慢吞吞地空間移轉,接著一個躺在床上金髮青年出現在鏡子裡,一點也不在意形象地打了個呵欠,「噢,小Harry,這時間對一個老人而言可真是太早了……」
 
  「Dumbledore校長呢?」
 
  畫面裡的金髮青年驚呼了一聲,畫面晃了晃像是拿著鏡子的某人在急急忙忙遮掩著什麼,接著不遠處傳來了個聽不太清楚的聲音說著什麼,老魔王哄了幾句卻被毫不留情地揮開,隨後金髮青年重新回到了畫面裡,一臉埋怨。
 
  「……你怎麼知道Albus被我拐來了?現在不是還在暑假,Hogwarts沒這麼缺校長吧?我和Albus才、」
 
  「──Gellert Grindelwald,把鏡子給我!」
 
  畫面一陣全白,Harry估計是掉到了床單上頭的關係,隨後一陣模模糊糊的布料磨擦聲跟一些其餘的不明聲響過了好一會鏡子才重新被拿起來,這次對上的是一個長相清秀的紅髮青年。
 
  Harry眨眨眼,「Dumbledore教授,早安,您年輕的模樣真好看。」
 
  「是吧是吧,我家Al年輕時多麼美麗卻偏偏要把自己弄成那副德性……」來自得意洋洋的德國魔王。
 
  「──他是Dumbledore?」來自Harry身後受到驚嚇的鉑金貴族。
 
  畫面彼端的紅髮青年不自在地紅著臉把身旁的金髮青年推開,湛藍的眼睛溫和地眨了眨,「Harry,這麼早找我有事情嗎?」
 
  Harry皺起眉,「Professor,今年的黑魔法防禦術教授為什麼會是Dolores Umbridge……」
 
  鏡子裡的Dumbledore也攏著眉,微微嘆了口氣,只是說了一個詞,「魔法部。」
 
  「就算是部長強塞來的您應該也能說已經有人選了不是嗎?不然讓Gellert來也行啊。」
 
  金髮青年突然擠進了畫面裡一臉愧疚,「小Harry,我當年Durmstrang沒畢業,英國不肯讓我拿教師資格,不然我也想去Hogwarts玩玩的。」
 
  「……那Durmstrang怎麼肯讓沒畢業的你當校長?」
 
  Gellert眨眨眼,一臉驕傲,「全世界也只有英國敢不承認我,不過或許明年就不是問題了。」
 
  「沒事幹嘛不好好念書弄到自己被退學呢……」Harry看向Hogwarts如今變的年輕許多的校長,「就沒有其他人肯申請這個職位了嗎?」
 
  「小Harry,我當年成績可是頂尖的,不過只是課餘時間做了幾個小實驗而已、是那群老頑固不懂總實驗總是伴隨著一點風險!」
 
  「光你所謂的『一點風險』就炸了Durmstrang作為學校運作基底的古魔法陣,要是再讓你待下去是不是連教職員跟學生也給你炸上天了?」把對方沒說完的話補完,紅髮青年伸手把不斷插話的某人推開,「在魔法部的施壓下,根本沒人來應徵這個職位。Harry,這回Cornelius是鐵了心要安插一個人進Hogwarts,就算不是黑魔法防禦術教授,也會是其他職位。」
 
  「Hogwarts總督察……」Harry悶悶不樂地想起上輩子五年級種種不愉快的回憶,「我明白了,Dumbledore教授。開學見,祝您有個愉快的假期。」
 
  收起專門用來連繫Grindelwald的雙向鏡,Harry瞪著另外一面背後鑲著紅色碎鑽的雙向鏡,猶豫了一下還是拿了起來,卻沒立即啟動。
 
  「Lucius,我不喜歡那位Umbridge女士。」放鬆了身體靠在伴侶身上,Harry側身揚起臉讓男人吻了吻,「比討厭Voldemort還要討厭。」
 
  「那麼,我去應徵黑魔法防禦術教授的職位?」低頭攫取了伴侶粉嫩柔軟的唇,不帶情欲的淺淺啄吻。只要Harry能開心,他當然願意為了他的男孩前去Hogwarts當那群崽子的保姆。
 
  搖搖頭,Harry把記錄著書單的羊皮紙給扔到了地上,「但她還是會用另外的名義出現在Hogwarts裡,到時候連Dumbledore教授也可能管不了她。」
 
  Lucius抱著男孩換了種方向思考,認真評估起把魔法部長換下來的可能性。而被他抱在懷裡的男孩則是啟動了雙面鏡,「Hello, Tom?」
 
  鏡子裡的畫面先是一片漆黑,模糊了好一會兒後Harry依舊只能看見一個不清楚的人影,明白黑魔王的臉似乎恢復的不是很順利,壓抑下自己調侃對方的渴望,救世主試探性地開口,「呃、早安?」
 
  「……你最好有充足的理由構成這次的聯繫。」復活後連聲音都變得嘶啞的魔王開啟金口,聲音帶著濃濃的起床氣。
 
  「Well,我本來想問你目前對於攻打魔法部的興趣有多大,不過還是算了。」Harry的眼神透著同情與憐憫,望著眼前被魔法刻意模糊了的臉孔,想了想最後終於還是面露關心地詢問了一下,「嗯……臉部重建的進度順利嗎,Tom?」
 
  黑魔王乾脆俐落地切斷了通訊。
 
  聳聳肩,把兩面雙向鏡都收了起來。Harry嘆了口氣,果然還是只能自力救濟了。在伴侶懷裡逃避了幾分鐘的現實,昨天剛滿十五歲的救世主才爬下床換衣服。
 
  「也許我該慶幸信是今天寄到,否則這就是最糟糕的生日禮物了。」換完裝,Harry被同樣著裝完畢的Lucius牽著走到了已經準備好早餐的餐廳,Narcissa和Draco早就坐在位置上了。
 
  「早安,父親、Harry。你也收到通知信了?」朝著Harry揚揚手裡的通知信,Draco挑起眉,「你覺得到底會是誰選了Wilbert Slinkhard寫的《魔法防禦理論》當作我們今年的教科書?」
 
  「……一位魔法部派來的女士,Dolores Umbridge。」直接給了回答,Harry在Draco身旁坐下,「日安,Narcissa表姊、Draco。」
 
  「日安,Harry,一早就皺著漂亮的臉蛋可不是件好事。」替Harry挑了幾樣食物放進盤子裡,然後又倒了兩杯牛奶推到對面兩個男孩眼前,「十五歲是個發育的好年紀呢。」
 
  其實不怎麼喜歡牛奶的Draco瞪著眼前的牛奶好一會兒,才在自家母親溫柔的注視下勉為其難地捧起杯子慢吞吞地喝掉。
 
  「謝謝。」輕輕地抿出一個微笑,Harry維持著平時的進食速度一口一口地消滅自己盤子裡的餐點,偶爾喝一兩口牛奶。
 
  「Lucius,《魔法防禦理論》可不是本適合五年級學生用的教材。」拾起兒子的書單,Narcissa 從Harry的表情裡看得出來那位名叫Dolores Umbridge的女人似乎不怎麼好,微微蹙起眉, Malfoy莊園的前任女主人腦筋快速地轉了轉。
 
  「也許你該以十二校董之首的身分向Hogwarts新任的黑魔法防禦術教授提出抗議?」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254-45a7037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