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 No.158 

  Harry中心。
  第一人稱。

  Azkaban的囚徒自白。

  
  我是編號158
 
  這裡是Azkaban,巫師的監獄。
 
  經過戰爭以後這裡的守衛由Dementor替換成了Auror一天三班制的輪班看守制度,大門口三個,空中巡邏五個,裡面的獄卒每五間牢房就配置一個,至於海邊,身上沒有特殊許可的徽章是無法穿過那戰爭結束後、世上力量最強大的巫師所設下的防護罩的,如果你好奇,歡迎去試試。
 
  我是不是說得太詳細了?
 
  但若是真要我說的話,我覺得這些配置事實上有點薄弱。這些Auror也許戰爭剛結束時會時時刻刻保持警惕,但戰爭都過了多少年了,每天日復一日地看守著我們這群囚犯,意志再堅強也肯定會被慢慢消耗殆盡。
 
  而且我對面的157真的有點過份,老是把那些Auror當僕人使喚,指使他們做這做那的,而那些Auror也只能默默吞下這口氣不能對157有任何傷害性的行為,感謝外頭提倡犯人也需要人權的魔法部官員們。
 
  我很高興副部長終於把她對魔法生物氾濫的同情心移轉到了像我們這樣的人類身上。
 
  我有說過我曾經和魔法部的副部長是同學嗎?
 
  被關在這裡的大部分都是戰俘,當年黑魔王的追隨者,過去他們被稱做食死徒,現在……我不是很清楚外面是怎麼稱呼他們的,不過在我看來他們就是一群被養壞了的貴族子弟們。
 
  我?我不是食死徒,我是個單純的殺人犯,只比他們晚一點入監,但我不是食死徒,我手上沒有那個醜斃了的標記,我沒有親吻過任何人袍角也從來不曾在路上大喊黑魔王萬歲。
 
  當然我也不歧視麻瓜。
 
  不過那都是好幾年前的事情了,我猜。十年?二十年?其實我並不那麼確定,待在Azkaban並不需要知道日期,甚至不需要自己是誰,在這裡我們只認編號,當然也有人每天縮在牢房一角叨叨絮絮地唸著自己的名字、或是其他不管誰的名字,不過那其實沒什麼用,那些無所謂的東西很容易就會被時光的洪流沖刷帶走。
 
  但我隔壁的156顯然覺得這樣很有用,我有點忘了他的名字,但在我的印象裡他應該是一個什麼我想想……噢,他應該是個Slytherin,我曾經聽過他和157隔著欄杆大聲閒聊,充斥著一堆言不及義的華麗詞彙,但實際上我知道他們只是在問候對方今天過得如何。
 
Slytherin總是喜歡把自己的話過度包裝,這也同時造成了他們注定和巫師社會的其他人格格不入,畢竟一個簡單的問候可以拉長成二十分鐘的詠嘆調,除了他們以外誰受得了。
 
  說到這裡的防禦很薄弱,有時候我會想到底當年他們決定把Dementor撤離改換成巫師究竟是好是壞,Dementor看管下的Azkaban盡出一些瘋子,不過還沒機會出來亂就會先死在裡面,難得幾個例外據我所知一個個都見梅林去了,而且令巫師界嘖嘖稱奇的是那其中包含了兩個Balck
 
  但Black也差不多滅了,未來的巫師界大概找不到其他人可以那麼強悍無畏地不靠任何人的幫助便逃離Azkaban了。
 
  當然換成巫師做守衛,好處是我們這些囚犯們可以更好的維持自己的神智清醒,壞處是戒備不像過去一樣那麼森嚴。
 
  剛剛提到外頭籠罩的那層保護膜,其實如果和設下保護罩的巫師關係親密的話也會被保護罩放行,因為那是施術者魔力的具象化型態,以意志為媒介,魔力做為材料凝聚出來的保護法陣,即使施術者死亡這個保護罩也能夠繼續運行下去。
 
  而根據我並不是那麼可靠的記憶,能夠毫髮無傷通過那個保護罩的人如今大概十根手指頭數得出來,指是誰也沒辦法保證那些人會不會突然心血來潮地闖進來想要帶哪個誰出去。
 
  像我覺得166就很有可能被帶出去,那是個安分守己的Gryffindor,只是一時走錯路罷了,我常聽他半夜蜷縮著懊悔的哭泣,一部分是他的尖叫有點吵弄得我們這一區沒一個人好睡。
 
  他手上沒有黑魔標記但是有人指認他曾經出現在黑魔王襲擊麻瓜村莊的隊伍裡,於是他被關了進來,但是他在這裡某種程度上孤立無援,真正的食死徒們瞧不起他,做為其他理由被關進來的人不屑他。
 
  監獄向來有個犯下的錯越嚴重地位就越高的慣例,而166顯然是個沒犯下滔天大罪又不跟從主流是個實實在在食死徒的傢伙,希望他的家人快來接他出去,我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舉發他們的。
 
  天曉得這裡吝嗇到一瓶安眠魔藥都不肯給,我已經失眠好幾年了。
 
  如果可以和外界通信,我想我應該會寄個建議給他的家人,要劫獄要挑滿月的日子,那時候輪班的Auror特愛喝酒,給他幾瓶烈燄威士忌就可以輕鬆潛入來去自如做個簡單的Azkaban半夜遊。
 
  剛好就是今天晚上。
 
  至於我,我就是個殺人犯。
 
  沒有人會跟我說話,我也不屑跟他們對話。我在等待,也許等待死亡也或許等待一個闖進來帶我走的人。不過其實除了睡眠品質不怎麼好以外,我還挺喜歡這裡的。
 
  許多人被關進來第一個要習慣的事情是魔杖不在自己身邊,而我要習慣的則是過於寬闊的空間,和某些地方比起來,這裡簡直是天堂。
 
  不用刻意隱藏自己的情緒,不必擔心任何人的猜忌與背叛,反正大家就是關在同一個籠子裡的同伴。
 
  一人一間的設計讓我非常欣賞,而且食物照三餐送上,每天都可以洗澡,雖然沒什麼娛樂但是反而多了很多自己的時間,這讓我得以靜下來思考,聽說最近會有一批書送進來,希望能有我感興趣的。
 
  啊,我有說過我其實會無杖魔法嗎?
 
  但為了不要刺激周遭的其他犯人,我一直以來不太使用魔法,那簡直像作弊一樣得令人難以忍受,但這並不表示我就學期間考試從來不作弊,我不是個好學生,我知道,我總是惹事生非哪裡有危險哪裡去。
 
  我甚至還偷偷使用了某個教授的壁爐闖進了某個同學的家裡,想當然在之後發生了一些事情讓我有一段時間對那個壁爐敬而遠之,但很快的我就不需要那個壁爐了。……我想你們不會像粗魯無禮的Gryffindor一樣隨意探測他人的隱私吧?不過我得承認八卦的確有獨特的魅力,Gryffindor向來抵擋不住這些,我也是。
 
  但我不會說的,那是我打算只和梅林分享的秘密。
 
  由牢房裡小窗口透進來的光讓我知道太陽已經西沉,很快的夜晚就要到來,一天又過去了。
 
  可是為什麼送飯的Auror還沒來,這幾年我的生理時鐘被養得很準時,他應該要送飯來了,希望那個傢伙不是躲在哪裡喝酒,否則我今晚就要動用我很久沒有使用的魔法闖進他的房裡把他變成一隻鼻涕蟲。
 
  我可以辦到的,這是從我父輩那裡繼承下來的變形天賦。
 
  就在我考慮該讓那個怠忽職守的Auror變形多久的時候,我注意到有個人突然出現在我的牢房前面。
 
  在陰暗中仍微微發著亮光的鉑金,男人對我伸出手。
 
 
  我是個殺人犯,我殺了Voldemort
 
  -Fin.  20110908
 
 
 
呃嗯那甚麼...親愛的作者太太〈?〉我可以使用您這篇文的Harry進監獄梗嗎?因為我是看到這篇文才萌生出靈感的,所以我覺得應該要先向您告知....?
我會使用"雨笠"這個筆名寫我想的LMHP文在"貓爪"和"臺北市立松山高中漫畫研究社小報"裡的,並且會標明出處。


...糟糕還是覺得好害羞ˊ艸ˋ
 
單純梗的話是沒關係的,請用:)
 
好喔!感謝您!
....因為據說創作好像很care梗什麼的,所以才突破自己的羞恥〈?〉來詢問的XD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25-512b6cf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