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 Continue 
接續Homing


話真的不能亂講看我真的休假了(ryyyyyy
然後大概之後會開預購嘿對158系列是三月場的新刊這樣←
No.158最終篇。



Lucius Malfoy x Harry Potter
--
 
  牆上時鐘的指針準確地停在數字六與七中間,分針指向數字六,秒針剛過數字十二的時候正在辦公桌前認真寫著什麼的鉑金短髮青年驀地放下羽毛筆,精準地收起資料、提起一旁的公事包站起身。
 
  一旁同樣還在辦公桌前埋頭苦幹的幾個人則是訝異地抬起頭,不約而同張著嘴像是想說些什麼,卻沒出聲,最後是其中一個代表開了口,「真難得見你這麼準時,Malfoy。」
 
  青年微微側過頭,分神望了眼時間才心情不錯地挑起嘴角,「絕望吧,兩年來從不休假的我要放假了。」
 
  ──!
 
  「等等──那你的考核呢!」
 
  「早在你們無恥地請假去過節的時候就考過了。」
 
  「嘿!那可是戰爭結束紀念日,當然要好好慶祝一番!」
 
  「哦。」不太感興趣地虛應了一聲,然後想起前些天報紙的標題,「所以這麼些年來從來沒人見到過Potter?」
 
  事隔多年,我們偉大的英雄在哪裡?
 
  幾個年輕人彼此看了看,不約而同頹下肩膀,「雖然魔法部給出的官方說法是Harry Potter在戰爭期間耗損太過,需要長時間休養,但如果是身體不好需要治療、調理,怎麼想都應該要送到我們這兒,但我們誰見過了?」
 
  「說不定被送到禁區裡隔離著?」
 
  「我偷看過院長的檔案,沒有。」
 
  幾個人你一言我一語,而作為挑起話題的人,Malfoy家的少主則是不以為然地撇了下嘴角,沒打算參與討論。作為一個Slytherin,即使戰爭爆發時他人並不在英國,但該有的敏銳度還是在。
 
  和Draco Malfoy敵對了七年的救世主Harry Potter恐怕凶多吉少。考慮到他親密的Gryffindor朋友們前兩年才上位,戰爭結束到他們上位的這幾年,夠那群戰技不怎麼樣心計卻是一流的老頭們進行他的們拿手活兒了。
 
  沒把想法說出口,畢竟最保守的猜測是救世主被送到某個海上孤島進行所謂的「靜養」,魔法界政治的黑暗面他雖然知道卻從來不想攪和進去,沉默是金。
 
  「那麼,我回去了。」沒加入愈發熱烈的談話當中,當年舉家搬遷至法國避戰直到近幾年才回來的鉑金少爺旋身走出辦公室,朝著路上認識的人們簡單打過招呼後便藉由壁爐離開了人來人往不管何時總是保持著忙碌的St. Mungo。
 
  站在倫敦街頭,望著漸暗的天色,身上穿著為了不讓Muggles察覺異樣而披上的長大衣,該死的巫師避世條款。
 
  攏了攏圍在頸間出自母親之手的圍巾,穩重的深灰夾雜著絲絲的銀,編織的技巧並不如毛線的品質一樣屬於頂尖,但從小就是Black家千金小姐的母親能耐著性子親手做出這樣的作品,光是心意就足以讓他打定主意圍上一輩子再帶進棺材裡。
 
  在伸手摸上做為港口鑰的戒指前,正緬懷著什麼的青年長腿一跨拐了彎進入轉角的花店,心想反正都這麼久沒回家,晚一點也不要緊。
 
  Narcissa Malfoy,他的母親,驕傲又美麗的水仙花。
 
  ──希望跨國的壁爐還沒關閉。
 
 
  壁爐裡的火焰持續穩定地霹霹啪啪,搭配著恆溫魔法的運轉讓整個空間都處於一種舒適宜人的溫度下。
 
  靜謐的空間裡,明明應該是待客用的側廳卻不合宜地吊了顆似乎是被藤蔓給層層繞起的巨蛋。
 
  剛從法國的閒置莊園回到家的鉑金青年跨出壁爐便讓眼前完全破壞了廳堂美感的物事給逼得皺起眉,伸手打了個響指想召喚個家庭小精靈來問問,卻意外發現整個空間早已被施下強制降低音量的咒語。
 
  就連平時總是冒冒失失堅持存在著的每分每秒都得驚聲尖叫的小精靈們也小心翼翼一點聲響也無地出現在他身旁,輕聲細語地問他有什麼需要。
 
  「那是什麼?父親怎麼會允許那種破壞美觀的東西出現在這裡。」
 
  小精靈網球般大的眼睛瘋狂地眨了眨,然後咧開了一個大大的笑容,「因為Sir堅持,Draco小主人。」
 
  「Sir?」邁開腿朝巨蛋走了過去,Draco皺眉重複著過去小精靈們從沒用在自家父親身上的稱呼,想著他們父子之間或許又出現了一些無法言喻的代溝。
 
  仔細一點看,嚴格說起來那不是蛋,而是做成了蛋的形狀的吊床。背對壁爐的地方開了個足以讓成年人爬進去的口,裡面鋪著層層疊疊的柔軟織物,然後在最上層的雪白毛毯突然動了動。
 
  有人在裡面。
 
  稍微湊近了點看,一片雪白邊緣先是翹著幾綹黑髮,隨著毯子下的人慢吞吞的肢體動作而露出了一張透著微微紅暈的白皙容顏,眼簾緊閉著,淡粉的唇微微張開呼著氣,好夢正香。
 
  剛回到家的青年見著此景卻是擰起眉,那張臉他可不會認錯。
 
  ──「Potter,你為什麼會在我家?」
 
  也許他應該去聯絡預言家日報,告訴他們魔法界親愛的偉大的救世主閣下就在這裡,Malfoy莊園待客廳的一顆巨蛋裡。
 
  黑髮青年懶懶睜開一隻眼睛,迷濛的翠綠望了面色不善的眼前人好一陣子,才闔上眼又翻了個身把臉和身體更加埋進層層疊疊的床褥中,然後更加摟緊了懷裡的華麗長袍,再次沉沉入睡。
 
  這樣等同於挑釁的舉止讓鉑金青年不悅地伸出手打算再度弄醒對方,「Potter──」
 
  「別碰他。」
 
  屬於莊園主人冰冷威嚴的聲音從後方傳來,淡淡的不悅加重了話語裡的警告性,青年只得悻悻然地收手,轉身迎向來人,恭敬地行禮。
 
  「父親,我回來了。」
 
  「根據我收到的消息,你應該昨天就到了。」邁著大步走到了兒子身旁,將身上外出用的外袍脫下,連同手上的包裹一起交給立刻出現在一旁的家庭小精靈,作為家主的男人微微傾身並伸出手替沉睡著的青年攏了攏被子,才想撤離便讓對方習慣性地給攢住了手心。
 
  「……Lucius?」模模糊糊地用臉蹭了蹭在外頭被風吹得有些冰冷的指尖,感覺到了熟悉的氣息,嗜睡的青年捲著被子翻身朝著男人的方向動了動,原本抱在懷裡的長袍也因此露出了一部分,讓認出了衣袍所有權的男人挑起眉。
 
  「……你回來了?」
 
  「我回來了。」
 
  彎下腰把正在轉醒的青年連人帶毯給抱進了懷裡,沒有回頭也能想像自家兒子吃驚模樣的男人走到一旁坐到了柔軟的沙發上,半夢半醒的黑髮青年把頭輕輕靠上他的肩膀,軟軟地蹭了兩下。
 
  「我昨晚下班先去了趟法國。」跟著在自家父親的對面坐下,青年瞇起銀灰色的眼睛,毫不掩飾地看著此刻正被男人呵護地抱在腿上的、看著跟自己做了七年死對頭的、魔法界失蹤已久的救世主閣下,「為什麼Potter在這裡?」
 
  「因為這裡沒有任何理由,要他離開他的家。」
 
  把手隔著毛毯覆上青年的肚子,明明幾近臨盆但體型卻仍是達不到醫療師們開出的標準,明明持續不斷地餵食了好幾個月,卻依舊孱弱。而蜷縮在男人懷裡的青年只是微微睜開了眼睛,沒發出任何聲音,粉色的唇卻滿足地彎了彎。
 
  Draco深深吸了一口氣,在聽見答案的瞬間許多情緒一口氣湧了上來,驚嚇憤怒與不知所措大概佔了其中絕大部分,但是運轉極快的腦袋仍是從眼前的畫面裡找出了兩人關係的關鍵點。
 
  「你們、」抬起手揉了揉額際,一時之間太多問題他也不知道該從何問起,而他也不是很確定自己真的想要得到那些關於救世主與自家父親不得不說的過去的相關細節,不、他確定他不想知道。
 
  「……算了別告訴我。」
 
  家庭小精靈靜悄悄地送上與人數相符的茶具以及超出三人份很多很多的各式午茶小點,情感與理智都受到相當衝擊的小少爺端起具有安神作用的花草茶用力喝了一大口,試圖冷靜地望著自家父親一臉稀鬆平常地替腿上顯然又睡過去的Gryffindor準備好香甜的奶茶,再溫柔地用點心誘哄對方睜開眼睛試試味道補充營養。
 
  「親愛的,你喜歡的小餅乾,在晚餐前先吃一點?不然容易餓。」
 
  「不想吃……」
 
  「那喝點奶茶?你還是太瘦了,睡眠可不能替你補充營養。」
 
  「……嗯。」
 
  ──嘿、他小時候可從來都沒有這麼好的待遇!
 
 
  Potter簡直就像是得了嗜睡症,成天成天的睡覺,連食物都得堂堂Malfoy家主親自哄了又哄才會勉為其難地吃上幾口。為了這位嬌貴的客人,Malfoy家主和家庭小精靈們無所不用其極、每天絞盡腦汁地變著法子想增加對方的進食量,可惜成效甚微。
 
  作為長期生活在外終於放了長假得以回家看看的Malfoy家少爺,Draco每天的行程說起來其實呈現了十分固定的鬆散。
 
  每天睡到自然醒,認真做一個半小時的基礎保養,確認自己從頭髮到腳趾都呈現最完美的狀態時才會踏出房門吃早餐,接著看一個早上的書,吃午餐,然後到主宅外頭晃晃繞繞,午茶時間回來喝茶吃點心,接著等待晚餐時間,用完晚餐和自家父親試著交談幾句無關Potter的話題然後回房洗澡,再做兩個小時的深層護理保養,最後寫完日記後就寢。
 
  大部分時間都是這樣的,但很偶爾的,非常非常偶爾,Potter會醒著。而他看起來如此蒼白脆弱,以至於完全激不起他的戰意,所以大部分時間他會選擇無視,而Potter也通常會抱著自己的飲料安靜無聲地窩在沙發上,等待下一次入眠。
 
  但今天有點不大一樣,Potter手上依舊捧著杯子有一口沒一口的喝著,但他總覺得在他周遭的氣息不大對,有點過於壓抑,魔力因子有些浮動卻又被強行鎮壓著的感覺。
 
  身為一名優秀的治療師他,本能地確定自己正前方的傢伙身體不舒服。Lucius不在,而Draco十分確定要是Potter在自己眼前出了事而身為治療師的自己毫無反應的話,有極大的可能他得提早見Merlin。
 
  然後他突然明白Lucius要自己休假回家住一段時間的原因了。
 
  不雅地翻了翻白眼,感嘆著自己竟然也有要對死對頭伸出援手的一天,Draco放下手上的雜誌站起身走了過去,居高臨下地看著臉色呈現一如以往的蒼白的傢伙,「……Potter,你哪裡疼?」
 
  被詢問的青年又緩緩喝了一口杯子裡暖呼呼的可可,調勻了呼吸才抬起頭,翠綠的眼睛望著正上方正等待著答案的銀灰雙眸,搖頭,「沒哪裡疼。」
 
  只是孩子今天比較不安份,調皮搗蛋的又踢又踹而已,他能受得了。
 
  挑眉,「你覺得你能騙過一個治療師?」
 
  訝異地眨了眨眼睛,「噢、原來你當了治療師啊,恭喜。」
 
  「Potter,別轉移話題,你剛才身體狀況不對,在我耐性消失以前老實招,否則就別怪我動手了。」
 
  像是突然覺得挺有趣的,Potter把手裡捧著的馬克杯放到了不遠處的茶几上,彎著粉色的唇盯著對方盯了好一會兒,然後突然開口:「你不坐下嗎。」
 
  望著被青年和毯子佔據了三分之二的柔軟沙發,被一雙難得清醒的綠眼睛給盯了幾分鐘的Draco最後還是在剩餘的三分之一部分坐了下來,然後覺得自己似乎不該如此輕易被說服地挑起眉。
 
  「Charlotte這個名字你覺得好嗎?」
 
  「啊?」
 
  「Charlotte,這個名字。」從不知道哪裡抽出了一張寫滿了各式各樣女性名字的羊皮紙,Potter伸手指出其中一個似乎被描了許多遍的名字,翠綠的眼睛裡有著期待,「怎麼樣?」
 
  目光掃過其他幾個潦草的女性名稱,Draco揚揚眉,「……和其他幾個相比,Charlotte顯然比較能入眼。」
 
  「那就這麼決定了。」眉眼彎彎地收起了羊皮紙,Potter心情愉悅自顧自地點點頭,然後捧起了可可繼續一口一口喝著。
 
  覺得自己被愚弄了的Draco抽抽嘴角,瞪著身旁的Gryffindor心滿意足的模樣好一會兒,忍無可忍地抽走了對方手裡的飲料,「Potter,再不說你哪裡不舒服,等父親回來我保證他會知道這件事情。」
 
  化身深情顧家癡情漢的Lucius Malfoy唯一不能對Harry Potter妥協的便是他的身體狀況,這點他們都很清楚。
 
  Potter在收到威脅以後眨了眨眼,「真的沒哪裡不舒服,幾個月都習慣了,Lucius也知道。」
 
  有點委屈地望了望被掌握在Slytherin手裡的飲料,發覺對方依舊沒有歸還的意圖,才悶悶地又說,「……就是Charlotte踢了我的肚子而已,你沒辦法的。」
 
  啪啦。
 
  「啊,可可沾在地毯上很難洗呢。」惋惜地盯著倒在地毯上的馬克杯以及被倒出來的飲料給玷污了的地毯好一會兒,Potter輕聲歎了口氣,喚了家庭小精靈來清理順道又要了一杯草莓奶茶和點心。
 
  其實他應該為了Potter終於願意主動進食而和家庭小精靈一樣激動歡呼尖叫並且第一時間衝去自家父親跟前報告這個好消息,但他發現自己實在是被剛才得到的消息給嚇得不輕,導致一時之間身體無法動作。
 
  大約過了十分鐘,造成Malfoy莊園小範圍災難的罪魁禍首一臉愜意地一口餅乾一口奶茶,而Draco替自己倒了杯茶狠狠灌了一口,「……你懷孕了?」
 
  看著表情清楚明白寫著拜託告訴我我猜錯了的Malfoy家少爺,顯然不管過了多久還是習慣戳破某名Slytherin美夢的Gryffindor眨眨眼,空出手抓住對方的手直接擺上自己被毯子蓋著所以不太明顯的肚子,無情地擊碎了某人的心願,「預產期是下個月,你要當哥哥了噢。」
 
  「……」
 
  Draco Malfoy,Malfoy家優秀的大少爺兼準家主繼承人,Slytherin就學期間整整七年的冰王子殿下、救世主永遠的死對頭,現任St. Mungo魔咒傷害與深度治療科的準治療師,深切地懷疑起自己也許今早起床的方式錯了。
 
 
  他的人生總是跌宕起伏地如此獨一無二。
 
  將人生大部份時間花在努力讓自己活下來的救世主歪著腦袋躺在沙發上,本來應該纖細骨感如今卻胖了些的長腿擱在沙發另一端的男人腿上任其悉心揉捏,然後在一連串五顏六色的魔法光束沒入自己身體裡的時候一點反應也沒有地繼續安靜地望著天花板。
 
  完全無視處於同一空間內此刻同樣都皺著眉的鉑金父子檔。
 
Harry有時候會這樣,明明清醒著卻陷入自己的思緒裡。靜靜地不發一語,目光專注地望著某個地方卻又沒有焦距,像是認真地思索著什麼也像是在發呆,明明在這裡卻也不在這裡。
 
  「這樣很危險。」作為治療師的青年率先開了口,不甚苟同地看著沙發上的男人,「你當初到底是怎麼想的?」
 
  「他需要一個羈絆。」灰藍的目光輕柔地望向恍惚的翠綠。
 
  需要一個能夠讓他無論如何都得留下來的原因,需要一個可以讓他心安理得繼續待著的理由;需要一個能把他從意識裡從不間斷播放著的過去帶出來的契機,需要一個足以把他帶向未來的希望。
 
  想把他永遠留在身邊,想讓他重新擁有一個完整的家。
 
  「──你不行嗎?」
 
  男人苦笑,「……我希望我能夠。」
 
  他心愛的Harry啊,總是堅強地作為給予的一方,明明渴望著卻不斷努力地給予著,期待著終有一天所有的人都能夠實現理想的美夢,然後貪戀著那些不經意的小小溫暖。
 
  Gryffindor和Slytherin根本上的不同,一個學不會自私,一個弄不懂無私。
 
  他們相愛,卻從來不對等。
 
  Harry 的愛是願意不顧一切甚至犧牲自己只為了讓Lucius活下去,但Lucius的愛則是即使死亡降臨也要帶著Harry一起墜落深淵永不分離。
 
  感覺到自己被持續注視著,Harry回過神眨了眨眼,對著正溫柔凝望著自己的男人淺淺抿出一抹微笑,抽回了腳然後慢吞吞地挪了挪身體蹭進男人懷裡。
 
  然後被穩穩地摟住。
 
  被Lucius抱在懷裡總能讓他覺得安心,忍不住地就會想要永遠待著讓男人替自己擋去一切外界紛擾,心甘情願地耽溺在這樣縱容得似乎沒有底線的溫柔擁抱裡。
 
  陰險狡詐的Slytherin啊。
 
  這樣寵他慣他,掌握著時機一點一點碾碎了自己的防備、磨滅了自己的堅強,讓他再也沒辦法離開他獨自生存。
 
  裝什麼可憐呢,人都讓你綑得牢牢的了。
 
  「Lucius,你太卑鄙了。」
 
  男人只是低頭啄吻著愛人粉色的軟唇,明明被指責著卻是滿心喜悅,「所以,我可以嗎?」
 
  ──我可以成為那個讓你無論如何都想要繼續留下來的原因嗎?
  ──你願意接受我給你的家嗎?
 
  被詢問的青年彎了一雙美麗的翠綠,輕輕撫上了男人的臉,「……我希望,Charlotte能有一雙像你的眼睛。」
 
  他想著眼前這雙灰藍,先是淡漠而疏離,然後溫柔又深情。
 
  美好得讓他想要緊緊攢在手心不再鬆手。
 
  瞪著沙發上的兩個人,明明貴為小主人卻被理所當然拿來當作隨身治療師使用的青年最後收起了魔杖,臉上擺明了真是無藥可救了啊居然愛得這麼卑微心裡卻不由自主地羨慕著。
 
  他把空間留給完全沒注意到還有第三人存在的那一對,決定再去圖書館複習一下男巫生子的相關知識。
 
  ──只是有點期待將來的妹妹罷了。
 
 
  「嘿、Malfoy,你不是休假中嗎,怎麼突然又回來了?」
 
  被值班中的同事給叫住,行色匆匆的鉑金青年倏然停下了腳步,轉回身點了點頭,隨即又轉頭望向走廊盡頭的產房,他的父親和繼父都還在裡面。
 
  「怎麼了,裡面是你認識的人?」
 
  「嗯。」評估著自己此刻也無法進去幫上忙,青年乾脆坐到了一旁家屬等待用的長椅上,然後發現應該要忙得不可開交的同事突然鬼鬼祟祟滿臉曖昧八卦地坐到了自己身邊,於是挑眉疑惑。
 
  「你女朋友?」
 
  被手肘頂了兩下,深感被冒犯了的青年微微皺起眉,正想開口說些什麼卻突然想起自己休假前與幾個同事的對話,貌似眼前的這一個正好就是那位對救世主下落異常執著好奇的那一個,於是微微勾起唇,「不,是我的繼父。」
 
  「──咦!你父親什麼時候再娶了?……等一下你剛剛是說繼父嗎?對方是誰?居然保護成這樣一點消息都沒有!」
 
  注意到遠方產房的門被緩緩開啟,青年臉上的微笑彎起了帶著期待與看好戲心態的弧度,身旁的同事一臉疑惑不解,然後他站起身走了過去,打算看看自己剛出生的妹妹。
 
  「……你知道的,他很有名。」
 
  如果那孩子能有一雙美麗的綠眼睛,其實也不錯,或許那雙眼長在妹妹臉上也能讓自己看久了對原版更感覺順眼些。
 
  注意到同事也跟在自己身邊,青年在走到門口前一步距離時旋身擋住了對方窺探的視線,這種時候裡頭可不需要外人,「Potter.」
 
  「啊?」
 
  他退後一步進了產房,手搭上門把。
 
  「我的繼父……Harry Potter。」
 
  Fin.
  
 
 
小龍得知自己多了繼母應該超級驚嚇wwwwwwwww
看到那邊我都笑出來了wwwwwwwwww
但是我好喜歡Harry跟L拔互相擁抱那邊
整個就是會讓人覺得心頭暖呼呼的!!!!!!!!
親愛的讚!!!!!!!!!!!好久沒看到新文了~
 
真可愛~~居然嚇傻了(休假的目的原來是當看護XD
“深情顧家癡情漢”這個形容實在太貼切了
我想這一家子未來會過的很歡樂吧!

久違的新鮮糧食,太感謝了:)
 
好甜蜜的L拔和Harryˇˇˇˇ
好好奇charlotte像誰的說~wwww
 
YOOOOOOOOOOOOOOO.這樣的新刊我可以XDDDDD
起床的方式錯了到底XDDD←被戳中笑點

需要一個足以將他帶到未來的希望←這句我好喜歡(捧臉
莫名的看到這句就覺得暖暖的.很開心.
果然因為是綠綠嗎OAOOOOO

→默默唾棄自己(欸

好喔.期待本子(掩←艸
 
喔喔喔喔,要出本子?
綠綠的本我一定會收的<心

小D回到家知道自己多一個繼母不只
還成為了哥哥有了個妹妹一定很驚訝吧!哈哈XD


PS.請問有收到餅乾嗎?
 
深情顧家癡情漢
第一眼看過去的時候,深情顧家癡漢,我看文的方式不對了
話說小龍的保養時間也太長了www
 
同意樓上,小龍的保養時間比一般女生還長(搞什麼
我猜測Charlotte有一頭美麗的鉑金髮絲和綠眼睛
超級萌的!(噴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246-f8d5d6a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