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 Burnout/職業倦怠(92) 
 ×閱讀前警告×

  重生血族Arkin Papa怠惰救世主愛與自我流

  Lucius Malfoy x Harry Potter

  最近有點兒忙,CWT32攤位在J15,血色夜行巷OUO//
  然後攤位上賣的只有職業倦怠這樣←
  
--
  
九十二、暑假初

 
  暑假期間,預言家日報大大地刊登了三巫鬥法大賽的最終結果,卻隻字不提Harry回到Hogwarts後透露的消息,想來大概是魔法部盡全力打壓的結果。悠悠哉哉翻著報紙,Harry略顯訝異地挑起眉,發現報紙上竟然沒有出現任何詆毀自己的言論。
 
  連一句說Harry Potter精神失常、散播不實謠言只為了譁眾取寵的惡意語句都沒有。
 
  想來大概也是Lucius從中斡旋的結果。
 
  和記憶中沒有區別得魔法部可是以打壓救世主為己任的,Cornelius Fudge堅持活在自己快樂的否認小王國裡,不相信Voldemort復活、不敢公佈一群最瘋狂的食死徒已經逃離了Azkaban的消息,死死咬著說Harry Potter只為了重新取回大眾的注目焦點而撒下漫天大謊、說他早就瘋了。
 
  想起過去糟糕的回憶,Harry抿抿唇有些煩躁地把沒看幾頁的報紙給收了起來,戴上了自己看店時使用的墨色紗罩才走進店舖正式開始營業。
 
  親愛的Arkin Papa昨晚風塵僕僕地回到家裡,扔了一個不滿灰塵看起來有些陳舊的包裹擺在起居室裡說等他睡醒再處理後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裡,現在應該是還在休息。
 
  Moonlight of blood在夜行巷是一間非常有名的店,只有長期在夜行巷進出的人們才知道的好地方。雖然表面上是賣珍稀的魔藥藥材和一些黑魔法書籍,但若是熟客的話就會知道這間店是只有想不到,沒有買不到,只要說得出物品名稱,店主人總是有辦法弄到手。
 
  不過因為前陣子Arkin滿世界亂跑而自己又在Hogwarts忙,店已經好久沒開了。用了幾個無杖的清潔咒把灰塵清除掉,Harry整理著商品,雖然東西都沒怎麼大變動,但他還是習慣拿起來稍稍檢查一下、確認物品的狀態依舊完美無缺。
 
  或許是因為太久沒開張,Moonlight of blood深鎖的店門開啟以後,Harry光是一個早上便接待了幾十個客人。
 
  送走店裡的最後一名客人,Harry坐在櫃台後面懶懶地趴到桌面上,「真是破記錄了……」
 
  剛起床弄好午餐打算招呼外頭正在顧店的寶貝養子一起來吃的血族親王一踏出連接著起居室與店鋪的門時看見的便是這樣一副景象,於是覺得很久沒和孩子進行親子交流的血族Papa乾脆地把僅僅開了一個早上的店門給關上,然後直接動手把自家小孩提回起居室。
 
  「Papa,那是什麼?」偏頭望著被隨手棄置在一旁的包裹,Harry把嘴裡的三明治吞下口後詢問。
 
  修長的雙腿交疊著以極為舒適的姿勢倚在沙發上,Arkin的目光隨著Harry一同望向旁邊的布包,殷紅的眼眸瞬間染上了複雜的情緒,嘴唇微微動了卻沒出聲。
 
  視線偏移,血族親王轉移了話題,「……那本日記呢?」
 
  「Tom離家出走了。」知道不能把某人終於擁有了身體卻毀了容的消息透露給自家Papa,Harry選了一個比較委婉的說法,「等他找到人生正確的方向就會回來了,所以你大概會有好一陣子見不到他。」
 
  Arkin挑起眉,「一本本子是能流浪到哪,廢紙回收廠?」
 
  Harry仰頭認真地思考了一下,「Tom不能回收的,Papa。」那本日記本可是防水淹防火燒兼防撕毀抗腐蝕──蛇怪毒液除外──,堅固得很。
 
  「哦。」立刻就對某人的去向失去興趣,Arkin目光再次回到了最開始引起話題的包裹上,沉默不語,卻伸手拿了起來。
 
  確定養父的心情不是很好,Harry伸手又拿了一個三明治啃了起來,乖巧地沒再開口。從他對血族親王的了解,能讓一向自由自在沒心沒肺習慣了的他這樣的原因只有一個。
 
  很久很久以前,Arkin有個靈魂伴侶。
 
  靈魂伴侶是種很奇妙的存在。對血族而言,就像難以逃脫的癮,一旦染上了就戒不掉,唯一能從根本戒除掉的方法就是打從一開始便不要沾染上,只要不碰、就不會上癮、自然也不會有後續的麻煩問題。
 
  沒人知道靈魂伴侶究竟是如何定下的,就是遇到了就會知道是他、然後無法自拔地想再更近一點、直到毫無間隙從肉體到靈魂都緊密貼合的親密。
 
  和Veela為愛而生的習性不同,血族的習性更加接近共享。所以即使沒有和命定的伴侶結合也不足致死,但只要一結合就是不離不棄生死相依。非常標準的一旦要了就是全部,否則就寧可全都不要。
 
  做為純正無比的血族,Arkin當然有個命定的靈魂伴侶,而依照他任性妄為向來標榜著血族要順應自己內心渴望的行為準則,當然他也和他的伴侶結合了。
 
  ……在很久很久以前的曾經。
 
  Arkin的伴侶死了,他還活著,活得非常好,並且絕口不提那段過往,即使說起也只是淡淡帶過。而如果不是在轉換體質的時候執行者與其直系傳承者的記憶會自然而然地彼此交融,他也永遠不會知道那些事情。
 
  即使只是片段,但參雜在裡頭的情感卻強烈到能讓人輕鬆拼湊出大概。
 
  Arkin知道他看見了那段他不願言說的過往,沒說什麼只是揉了揉他的腦袋,而Harry沒有發下任何誓言卻一直自動自發地守口如瓶、不猜也不問。
 
  他沒有刨開人家心裡傷口再往裡頭灑鹽的虐待癖,而且那是他的Arkin Papa。
 
  略略顯得有些煩躁地瞪著手上的東西,Arkin用手指爬梳了下柔順的長髮,白皙美麗的指尖遲疑著最後還是將外層包著的牛皮紙給撕開,一個老舊的木盒。血族的男人掀開盒蓋,裡頭由於年代關係已經變得粗糙的紅布包著一條項鍊。
 
  一條純銀製的十字架墜鍊,十字架上頭鑲嵌著幾顆鮮紅的碎鑽,精緻而簡單。
 
  Harry望著他的養父,下一刻血族親王便拿起了項鍊,碰觸到十字架的掌心被毫不客氣地灼傷並發出了滋滋的腐蝕聲、Harry還沒來得及做出反應就看見在下一刻從十字架上頭的紅色碎鑽裡發出的治療光芒立刻治癒了那些傷痕。
 
  光是看到這樣的畫面Harry便明白那條項鍊不是現代的東西,而是來自再更久遠的以前,那個史書已經很少記載的大信仰時代。
 
  血族不怕的是當代的十字架與聖水,因為那些曾經輝煌狂熱的信仰年代早已消失無蹤,如今只剩下那些徒具形式並不具備任何力量的信仰、不夠虔誠的祈禱自然也就無法得到任何驅魔效果。
 
  跟Arkin手裡的不一樣,血族親王手裡如今握著的可是真正大信仰時代留下來的東西。Harry望著養父的手掌心被反覆灼傷後再癒合,對方卻一點鬆手的意願也沒有,忍不住皺起了眉。
 
  光明與黑暗註定無法相容,卻在傷害的同時予以療癒。
 
  極端的排斥與絕對的守護。
 
  這只說明了這條墜鍊曾經的擁有者大概就是Arkin的靈魂伴侶、一個力量強大的聖職者。
 
  「Isaac……」Arkin壓低了聲音輕聲喃喃,還想再說些什麼卻在最終揉合成了一聲嘆息。
 
 
 
好像真的有一段時間沒看見LH被擺上來了耶XD

這次CWT雖然沒辦法去,
但祝綠綠一切順利:〉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245-6084ef5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