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 Burnout/職業倦怠(90) 
 ×閱讀前警告×

  重生血族Arkin Papa怠惰救世主愛與自我流

  Lucius Malfoy x Harry Potter

  對不起我怠工惹(ry
  
--  

九十、
復活

 
  劇烈地翻攪大約持續了十幾分鐘,就像在進行某種瘋狂的角力賽一樣。
 
  「……這不對!」發現眼前的儀式場景似乎和書頁裡記載的不一樣,Bellatrix斂起了瘋狂的微笑,不顧缺了手臂的左手仍滴著血,徑直走下祭壇找出了一本古老的書、熟練地翻到了其中的某一頁看了起來,「主人這時候應該已經出來了!」
 
  「Bella,出了什麼事?」
 
  她的丈夫走到她身旁,然後被不耐煩地揮開,「滾開!我確定我沒出差錯、所有的步驟都照著指示做的!」
 
  Bellatrix不死心地又走回祭壇上,正觀察著,魔藥鍋卻一瞬間平靜了下來,隨後一陣低沉喑啞卻聽得出愉快的笑聲傳了出來。
 
  一雙異常慘白的手從魔藥裡伸了出來,然後一點一點的整個人浮了起來。在旁邊待命的食死徒立刻恭敬地呈上Voldemort的魔杖,修長骨感的白皙手指接過魔杖輕揮,赤裸的男人立刻套上了一件華麗典雅的長袍。
 
  在劇烈的爭鬥裡終於吞噬了主魂奪得身體的Tom Riddle瞇起眼,微笑地望著下方早就已經自動跪下、正用混合著驚喜與崇敬望著自己的手下們,「做得很好,我忠心的……僕人們。」
 
  終於擁有自己身體的感覺真美好。
 
 
  等Harry抓著被做成獎盃的港口鑰重新回到Hogwarts時,現場早已炸開了鍋。
 
  終於擺脫了場地內不知為何顯得十分暴躁的魔物們,第二個抵達放置獎盃處的Viktor Krum沒看見獎盃,於是便發射了紅光。發現場地正中央亮起了光芒,以為冠軍終於誕生的觀眾們屏息以待,卻看見代表Durmstrang的選手皺著眉一身傷痕地被帶了出來。
 
  「獎盃不在那,我以為比賽結束了。」
 
  過沒多久,一身狼狽的Fleur Delacour也在場地正中央發射了紅光,同樣被帶了出來,一臉茫然不解,她同樣沒看見獎盃,以為比賽早就結束了。
 
  驚覺事情不對勁的評審們立即命人拆除迷宮同時也派出人手進行搜索,半小時候他們得出了結論。
 
  Hogwarts的選手和獎盃一同消失了蹤影。
 
  ──Harry Potter不見了。
 
  幾乎是立刻就明白了事情的嚴重性,反應極快的Dumbledore立刻要求駐守的Aurors進去尋找與追蹤,而據Aurors的回報指出,空氣中有使用港口鑰的魔法波動,已經請相關專業的部門追蹤港口鑰連接的地點。
 
  結果還沒搜查出結果,手裡抓著獎盃的Harry Potter便回到了迷宮的正中央,帶著正流著血的手臂跟一身紅腫的擦傷與被拖行時沾染上的灰塵,手腕上有被繩索綁過的勒痕,臉上還正緩緩地滲著血。
 
  立刻被Aurors送出迷宮,已經先把另外兩名選手處理好的Pomfrey立刻衝上前,屬於治癒的魔法一個接一個落到了男孩身上,先是癒合了Harry手臂上最明顯的傷口,再來是一些細小的擦傷。
 
  「真是的、怎麼弄成這樣!」怒氣沖沖的醫療女巫從帳篷裡頭召喚了兩瓶補血劑塞進Harry手裡,「也不知道要先止血就這樣放著一路流過來、你們Auror的訓練是怎麼回事!……一滴都不准剩下,親愛的。」
 
  乖巧地扭開藥劑喝著沒敢反抗,Harry看著幾個護送自己回來的Auror被Pomfrey訓得抬不起頭只敢唯唯諾諾地小雞啄米式點頭,為了不笑出來只得轉移了視線。
 
  「Mr. Potter,能說明一下在你消失的這段時間你去了哪裡,其間又發生了什麼事嗎?」幾個評審討論了會,最後由Ludo Bagman代表發問。
 
  Harry歪頭,看著已經失去了港口鑰功能的獎盃,拼湊了一下事件順序,「我不知道獎盃是個港口鑰,就握住了它,然後它把我帶到了某個墓地。」
 
  「墓地?」
 
  「是的,墓地。那裡還聚集了一些人、」望著席上神色突然變得心虛的現任魔法部長,Harry瞇了瞇眼,「……我在那裡見到了Bellatrix Lestrange跟其他的一些食死徒,他們復活了Voldemort,而我趁著他們沒注意就抓了獎盃回來了。」
 
  他同時注意到聽見他直接說出Voldemort的名字時,大部分的人都反射性地縮了一下。
 
  「──男孩,立刻停止你的謊言!」
 
  Harry沒有立刻衝動的反駁,只是靜靜看著氣得臉紅脖子粗的Cornelius Fudge,然後冷聲道,「我只是陳述我看見了什麼,而這當中又發生了什麼事。……我看不出撒謊對我有什麼好處,Mr. Fudge。」
 
  「一、一派胡言!那個人早就死了,你說的Bellatrix Lestrange也被關押在Azkaban被Dementors守著,根本不可能逃出來!」
 
  「Well……如果你堅持活在自己的世界裡,那麼請便。」Harry不怎麼在意地直接轉頭看向其他一臉凝重的評審們,「請問還有其他問題嗎?」
 
  「沒、沒有了,請去休息吧,Mr. Potter……」Ludo Bagman連忙搖頭,表情帶著茫然與不可思議,像是還在為了黑魔王復活的這個消息而震驚。
 
  仰頭把第一瓶補血劑喝完,Harry皺皺眉。不夠,補血劑對他的效果太小、微乎其微。盯著手裡滿滿的第二瓶補血劑,黑髮的男孩轉身往自家親友們所在的帳篷走去,碧綠的眼眸隱隱約約泛起了紅光。
 
  才走了幾步路,一雙強而有力的手臂便從旁抱起了他,伴侶的氣息一瞬間縈繞,讓他全身猛然顫了一下,對於血液的渴望瞬間竄升、圓潤粉嫩的指尖霎時變得又長又尖,緊緊揪住了男人的衣袍。
 
  「Luc、Lucius……」把臉深深埋進男人的頸窩,Harry努力吸了幾口氣,然後把手裡快被捏碎的玻璃瓶塞進男人手裡,嘴邊的利牙若隱若現,「補血劑、你喝……」
 
  注意到懷裡男孩的變化,鉑金貴族加快了腳步,溫柔但堅定地制止了懷裡血族對於鮮血的渴望,然後細聲安撫,「Love、現在還不行,再忍一會兒。」
 
  救世主在眾目睽睽之下咬人吸血可不是什麼好事。
 
  男孩小小聲地嗚咽著,胡亂地悶著臉點點頭,知道不能在大庭廣眾之下進食。艱難地把唇瓣從伴侶香氣四溢的肩頸處移開,Harry緊緊攬住Lucius,不住地輕顫。
 
  掀開了帳篷,Lucius摟著男孩走到了其中一個角落坐下,沒理會立刻急切地衝過來的Sirius,只是低下頭親了親男孩微微沁著冷汗的額頭,再引導著對方的唇湊到一貫的進食位置,「Dear,可以了。」
 
  幾乎是得到了允許的瞬間,血族的利牙便狠狠嵌進了貴族的頸窩。Lucius微微皺起眉,單手扭開了補血劑的瓶蓋。血液流失的速度比平時要來得快,這代表Harry渴血的情況比想像中要來的嚴重。
 
  喝光了手裡的魔藥,感覺還是有些貧血暈眩的Lucius又從懷裡掏出了自己習慣備在身上的補血劑,又喝了一瓶才感覺到小愛人吸血的速度逐漸慢了下來。於是伸手輕輕撫著柔軟蓬鬆的黑髮,一下又一下。
 
  對於血液的渴望終於被滿足的Harry緊緊偎在Lucius懷裡,放緩了進食速度靜靜吮吸伴侶甜美的鮮血,向來蒼白的臉頰如今緋紅著,碧綠色的眼眸微微瞇起,瞬間的迷離眩暈。
 
  好像、喝太多了……
 
 
 
卡在這裡不厚道啊XDDD
一開始看就整個淪陷下去,毫不猶豫跑去月見草訂書XD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242-3c4aa8e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