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S] 大玫瑰的小王子 


  Tom Riddle x Severus Snape
  Harry Potter and His Slytherins番外,背景為LH篇。

  雷者慎入。
  

  在被梅林遺忘的角落裡,住著一位小王子。

 

  Severus Snape是個很有原則的孩子。他知道自己要什麼不要什麼,他懂得堅持自己想要的握緊自己擁有的,並且他知道世界上沒有任何事情可以不勞而獲。

 

  他的母親總是告訴他,既然做了決定就要勇敢地走下去,不要回頭、挺直腰桿堅強地走下去,雖然也許生活不如自己曾經想得那麼美好,但至少還能夠保有尊嚴。

 

  只是真的真的,很偶爾地,當他看著酗酒的父親又對著母親拳打腳踢而自己只能被母親藏在小角落裡安靜地看著那一切的時候,他會後悔自己當年為何要讓那個從餐桌上滑落的盤子漂浮起來,就算盤子摔破也比現在破碎的家庭好上千倍萬倍。

 

  捧著偷偷從母親的小箱子裡帶出來的魔藥學書籍,Severus坐在河邊靜靜地看著書。他不喜歡待在家裡,總是充斥著男人發脾氣亂摔東西和女人無助的啜泣和求饒的聲音,所以他總是趁著父親酒酣耳熱的時候偷偷跑出門,然後在父親出門喝酒時把握時間回家。

 

  一個細微的霹啪聲從他身後的草叢傳來,他從來沒有聽過這種聲音,出自好奇,他闔起書本小心翼翼地走了過去,然後他看見了一個人,面朝下地趴在那裡一動也不動。

 

  小王子遇到了玫瑰。

  他捧起在地上奄奄一息的玫瑰,艷麗的血紅在他悉心的照料下重新綻放。

  從此小王子得到了玫瑰,玫瑰擁有了小王子。

 

  新生入學的當晚,十一歲的小巫師們望著矗立的Hogwarts城堡,目瞪口呆。而Severus Snape只是靜靜地望著,並不像周遭許多人一樣發出無意義的感嘆聲,他知道這裡是Hogwarts、他未來七年都要待著的地方。

 

  走進大廳,望見教師席上的某位教授讓他怔了會兒,隨即他不感興趣地撇開視線,卻知道有道似笑非笑的灼人視線整晚從未離開過他五秒以上。

 

  Tom RiddleHogwarts的黑魔法防禦術教授,在他十歲那一年在草叢裡發現的男人。

 

  他毫無懸念地進了Slytherin,雖然有些失望Lily被分進了Gryffindor,但早就說好的、即使分到不同學院也一樣會是好朋友的約定讓他們坐在各自所屬學院的長桌時對著彼此淡淡一笑,於是高懸的心放下了大半。

 

   只是他同時注意到那道始終膠著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冷了幾分。

 

  Hogwarts的生活和他過去的那些日子都很不一樣。

 

  Slytherin給了他安定的歸屬感,這些貴族的學生冷漠疏離卻懂得進退應對懂得禮貌,雖然對他的混血身分多半帶著點輕視,但在開學後,他在魔藥學課堂上所展現的驚人天賦以及黑魔法防禦術教授對他明顯的偏袒而使他在Slytherin的地位有了顯著的提升。

 

  小王子和玫瑰來到了一個受梅林眷顧的地方。

  玫瑰為了他的小王子收起了尖銳的刺,守護著小王子。

  小王子得到許多從未體驗過的,而他也發現玫瑰總在他面前斂起刺。

 

  「Riddle教授?」某個行為舉止很不Slytherin的學長叼著湯匙整個人縮在舒適的扶手椅裡像貓一樣懶洋洋地磨了磨,和Lily同色的翠綠眼眸在鏡片後似乎泛起了同情的光芒,「嗯……你就順其自然吧。」

 

  得到似乎同為受到黑魔法防禦術教授青睞的學長的建議,Severus最後決定波瀾不驚地度過每一天,順其自然。

 

  可惜他沒看見在他離去後學長在他身後合十的雙掌。

 

  睿智的貓咪給了指引,小王子於是望著愈發艷麗的玫瑰一語不發。

  而玫瑰也只是待在小王子身邊,一直一直。

  日復一日。

 

  於是等他意識到已經來不及了的時候,已經是他升上五年級的時候了。原先只是言語上的調戲正式邁向另一種更高深的境界,而他、很不幸地完全無法反抗。

 

  毫無疑問,Tom Riddle這個人──偉大的Voldemort陛下堅持他得叫他Riddle教授或是更親密的Tom──在黑魔法的領域走得比誰都要深要遠,而對魔藥的見解更是獨樹一幟,對於魔法各式各樣的理論知識也淵博得令人髮指,當然最後那一句是出自他現任助教的嘴裡,他可沒膽這麼說。

 

  總而言之當所有的要害以及興趣都被把握得牢牢的時候,做為一隻已經上勾且不願意鬆口的魚,也只好乖乖任由釣竿的主人帶回家宰來吃掉或是豢養起來。

 

  「Hi, My little prince.

 

  每次踏進黑魔法防禦術教授的辦公室時,那個俊美的男人總會用他如醇酒般富含磁性的低沉嗓音這樣叫他,酒紅的瞳總會帶著輕淺的笑意。

 

  面無表情地走到自己專屬的位置坐下,Severus仰著臉望著如今他已經可以不臉紅心跳地直視的臉龐,「教授,我想借你的私人魔藥調配室。」

 

  挑眉,被自家助教評論為吃人不吐骨頭的黑魔法防禦術教授站起身坐到了黑袍少年的身旁,表情似笑非笑,「當然,你的要求我向來都會答應你。」

 

  然後他認真評估起這次究竟該討些什麼代價,修長的指尖輕輕地、曖昧地點了點年輕Slytherin的臉,看見對方瞬間泛起紅暈的臉。

 

  十六歲,在這個年紀的Slytherin學生裡幾乎看不見這樣純真無暇的羞澀。不過想也當然,他可是黑魔王的人,誰敢不長眼對他出手,要戲弄要挑逗當然只有他可以親自動手。

 

  「這次……你打算用什麼換?」加深了唇邊的笑意,Riddle柔聲詢問。

 

  未來的魔藥大師僵了會兒,總是打轉著魔藥配方的腦袋終於分了一點空間來思考對方的要求,抿起唇。他一直都很清楚他和某人的思考方向根本是天南地北的差距,而毫無疑問自己提供的選擇向來是不被採納的那一個。

 

  於是他看著那個顯然已經有了想法的男人,一語不發。

 

  男人微笑,指腹輕輕滑過少年緊抿著的粉色的唇,「一個吻?」

 

  在層層疊疊的書架後頭搖頭嘆氣,被辦公室裡的兩個人同時忽略了存在的Potter助教翠綠的眼睛眨了眨,最後決定繼續假裝自己不存在,縮進書架的最角落繼續翻找他想要的資料。

 

  ──為了魔藥,大概還是會親吧。

 

  他漫不經心地如此想道,最後仍是忍不住向偉大的魔法之神梅林稍微禱告了一下,雖然大家都說梅林在亞瑟王的床上滾,但總歸還是有停下來喘口氣的時候……吧?

 

  啾。

 

  「Severus,你知道這不是我要的。」

 

  「……教授,你剛才只是說、一個吻,沒有限定在哪裡。」

 

  「這樣啊。」

 

  「……!」

 

  「那麼這是回禮,不准拒絕。」

 

  「──教授、」

 

  「噓,接吻的時候眼睛閉上。」

 

  面對玫瑰,小王子越來越茫然。

  已經不是當初奄奄一息的玫瑰,如今的玫瑰自信而美麗,看起來遙不可及。

  你知道世界很大,而我們很小。小王子捧著玫瑰,這麼說。

  我只知道如果你想,我可以把整個世界送給你。玫瑰如此回答,理所當然。

 

  「Sev,你畢業以後打算做什麼?」例行的萬應室聚會,十七歲美麗的Lily Evans打開裝著小點心的野餐籃,把裡面顯然超過籃子容量的點心飲料一一取出放在萬應室提供的餐巾上,然後她瞪了一旁毛手毛腳的Gryffindor一眼,「James,爪子收起來!」

 

  「Lily,妳說錯了,是蹄。」做為搶食幫兇的Sirius笑嘻嘻地答道,接著從James手裡毫不客氣地搶了一把小圓甜餅,溫柔地送到了一旁微笑著的Remus嘴裡。

 

  接受了女孩遞過來給自己的紅茶,Severus幾不可見的臉頰泛紅了些,「我會留在Hogwarts,接受一些……訓練。」

 

  注意到友人言語裡可疑的停頓,在預言方面意外有出色天賦的女巫挑了挑端正的眉毛,卻沒有再多開口詢問,只是低下頭突然對眼前的蘋果派產生了極大的興趣,然後笑咪咪地又開口。

 

  「那正好我們可以做個照應,我想去St.Mungo當個治療師,而Pomfrey夫人是我的推薦人,我得先在Hogwarts實習一段時間。」

 

  還沒等年輕的Slytherin驚呼,一旁原先搶食得不亦樂乎的某名Gryffindor率先發出了慘嚎,「Lily,妳要拋下我嗎?不是說好了一畢業就先訂唔──」

 

  剩下的兩名Gryffindor連忙搶救嘴裡被強行塞進整整一大塊蘋果派的兄弟。

 

  「Prongs、自己一個人私吞整塊蘋果派是連Godric Gryffindor都看不下去的卑鄙無恥啊!快點吐出來我可以暫且饒你三分之一死!」

 

  「Padfoot,你要是繼續那樣搖下去,Potter這個姓氏就要滅在你手裡了。」

 

  「噢James你不能死我答應你父母要好好照顧你直到下一個Potter順利出生的!」

 

  終於依靠自己的力量把噎住自己呼吸道和食道的蘋果派給吞了下去,James蒼白地朝著自己落井下石的兄弟們比了個不雅的手勢,咳了幾聲後他決定先處裡最緊急的問題,「Lily my dear?妳要留在Hogwarts?」

 

  「是的,你沒聽錯。」一臉平靜地點點頭,然後在男友還沒來得及說些什麼前斜斜睨了對方一眼,「你不是也要去參加正氣師的訓練?」

 

  「但那是八月!」

 

  「是的,八月。」

 

  於是終於明白了女友說的話代表著什麼的James露出了幾乎是狂喜的表情,然後帶著會被所有Slytherin鄙視的白癡笑容衝了出去,目的大概是去貓頭鷹棚給自家父母報信去了。

 

  看著身旁的女孩先是錯愕然後是無奈甜蜜的搖頭微笑,Severus幾乎是複雜地發現自己已經再也無法對眼前的少女產生任何友情以上的感覺。Lily Evans曾經是他生命裡唯一的陽光,照耀了他陰暗的生命。

 

  如果說到誰能夠讓他產生那種不理智的、幾乎是毀滅性的可怕情感……他的腦海裡只會浮現那個狂狷的男人,那個擁有睥睨全世界能力的驕傲男人,他在不知不覺間已經被侵蝕得所剩無幾。

 

  七年,幾乎從一開始他就不具備任何拒絕的能力,只是被動地接受著所有來自對方的溫柔的關心霸道的命令寵溺的態度以及所有的縱容,然後是隨著年紀漸長而越來越多的親暱與誘惑佔有。

 

  可他從來沒有真的強迫他做不想做的事情。

 

  就連畢業後要留在Hogwarts接受魔藥學訓練以做好承接Slughorn教授位置的準備都是他自己做出來的選擇,其實對方提供給自己許多他很感興趣的選項,最後他還是選擇了這一個。

 

  原因是連他自己都很不想承認的、不想離Tom Riddle這個男人太遠。

 

  狡猾的孔雀看著小王子與黑心的大玫瑰,默默地搖搖頭。

  華麗的尾羽綻開接著一把叼起了身旁的貓咪不顧對方掙扎地轉身離去。

  非我族類,別亂靠近。孔雀這麼告訴貓咪。

  當然,我們是連梅林都贊成的跨種族戀愛,不在這個限制裡。他隨後補充。

  而貓咪只是撓了孔雀燦爛的尾羽狠狠一爪子,翠綠眼睛不屑地撇開。

 

  「Hello,教授。」神似當年某名Slytherin學長的小Potter在夜半時分出現在黑魔法防禦術教師辦公室的時候,其實他不是那麼意外。

 

  已然成長的魔藥學教授朝著那個男孩點點頭,徵詢的目光看向辦公桌前正悠閒地翻著教材的男人,得到對方微微的點頭後才以一種面對新型魔藥藥材的探究目光上下掃射了那個黑髮碧眼的孩子。

 

  「夠了,你們Slytherin怎麼一個個都這樣。」似乎被那樣的目光弄得渾身不舒服的男孩癟癟嘴,「我不會讓你們抽血、剪頭髮指甲跟使用任何探測咒語,絕對。」

 

  「你也是個Slytherin。」

 

  「很久以前的曾經……嗯真的挺久以前了,我是個Gryffindor。」男孩聳肩,把自己在沙發上蜷曲成一顆球,「Hogwarts接受跳級嗎?」

 

  「我不接受。」闔上手裡的教材,不管過了多少年都似乎不會老的黑魔王挑眉,「反正一個十一歲的孩子也做不了什麼事。」

 

  男孩的目光在黑魔王與魔藥大師之間來回看了幾次,翠綠的大眼睛明亮地眨了眨,了然。

 

  『還打算再儲備幾年待在Hogwarts迷惑巫師界的未來?』

 

  不置可否地望了眼即使聽見他們用蛇語嘶嘶交談也顯得波瀾不驚的魔藥大師,『我相信你懂得其中的差異。』

 

  同樣也看了室內唯一不會說蛇語的人一眼,對方身上那份安然與舒適讓他瞬間恍了恍神,想起自己不管在哪個過去都沒有看過那個陰鬱的男人有過這樣平靜緩和的氣息。

 

  他們改變了彼此,也許並不轟轟烈烈,但細水長流也同樣能夠感動人心。

 

  『征服魔法界,Mr.Riddle?』

 

  『和平的革命,Mr. Evan。』

 

  『……毫無疑問,都是你的了,Mr. Riddle。』最後男孩聳聳肩,跳下沙發晃到了辦公室門口,「那我去找Nagini玩了,好久沒見了希望她還認得我。」

 

  走到魔藥大師身邊把對方攬進懷裡,「不好奇我們剛剛說了什麼?」

 

  「我不是Gryffindor。」沒有無謂的好奇心。

 

  Riddle心情頗好地抽走對方手裡的羊皮紙丟到了桌上,「等Mr.……噢,現在是Mr. Potter了。等他順利畢業接下我的位置,跟著我去魔法部吧。」

 

  我不會一直待在這裡,你會跟我走嗎?

  玫瑰輕聲問著小王子,在對方如黑曜石的眼眸裡看見了從未遲疑的同意。

  理所當然小王子會和玫瑰在一起。

 

  「嗯。」

 

  Always be with you.

 

  那是刻在他們無名指上的銀戒的句子。

 

  簡單,理所當然。

 

  從此,大玫瑰與他心愛的小王子,一起度過了未來的每一個日子。

 

  —Fin.  20110907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24-c6ab9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