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 Burnout/職業倦怠(89) 
 ×閱讀前警告×

  重生血族Arkin Papa怠惰救世主愛與自我流

  Lucius Malfoy x Harry Potter

  我的圍巾終於快要做完了簡直要升天(ry
  
-- 

八十九、復活儀式
 
  或許是因為相隔的時間太久,Harry總覺得迷宮的面積比記憶中還要大。順著指引走了大約十分鐘,由於迷宮裡大部分的魔法生物都沒有冒出來擋路的關係,Harry走得很快。
 
  又過了一段時間,第三聲提示聲遠遠響起,三名選手終於都進入了迷宮內部。由於腳步幾乎沒因為什麼事情而停下來的關係,Harry確定自己的確離另外兩人有一大段距離,再次施放了指向咒,咒語的光束卻直直穿過眼前格擋的樹叢。
 
  評估了一會兒是該放火燒個通道出來還是再繞一下路,突然腳下的影子扭了扭,Harry低頭正好看見睡醒了的小姑娘從影空間裡拍打著小翅膀飛了出來直撲自己懷裡。
 
  被撞得踉蹌了一下,Harry摸摸懷裡小黑龍的頭,「Marguerite,怎麼醒了?」
 
  這個年紀的挪威脊背龍還在成長期,所以一天之中基本上有二十個小時是在睡眠狀態,為了不影響小姑娘的成長,Harry嚴格地要求對方不可以隨意轉換身形大小跑出來撒嬌、必須乖乖待在影空間裡吃飽睡好,所以小姑娘已經很久沒有這樣自己擅自跑出來了。
 
  撲騰著小翅膀飛到了一旁的空地,Marguerite慢慢變回原形,未成年但身形已經抽長許多的挪威脊背龍用頭拱了拱自家主人,「主人、飛……
 
  理解了自家小姑娘的心思,Harry考慮了幾秒便小心翼翼地爬上了龍背。確定小主人坐穩以後Marguerite拍拍翅膀歡快地起飛,沒過多久便直接在擺放獎盃的空地旁降落。
 
  思考著這樣的方式究竟算不算作弊,Harry拍拍小姑娘的頭表示稱讚,於是被誇獎了很開心的挪威脊背龍縮小了身體在主人的懷裡磨磨蹭蹭了好一會兒才拍拍翅膀回到了影空間。
 
  「Herpo,等等要藏好。
 
  望著正中央的獎盃,Harry把魔杖收回手臂上的魔杖套裡,再次確認了日記本好端端地躺在口袋裡,於是他拿出隱形斗篷連人帶獎盃的一同罩住,然後伸手握住了獎盃。
 
  瞬間一股拉力扣著肚臍處將他狠狠扯進了扭曲的空間裡,一陣像是在水管裡被狠狠擠壓的感覺持續了一段時間,然後他終於降落。
 
  小漢格頓,Riddle家族的墓地。
 
  周圍很安靜,Harry謹慎地沒脫下隱形斗篷,放輕了腳步朝著記憶中Voldemort用來復活的小祭壇方向走去。似乎是因為沒預料到他會到的這麼早,祭壇上雖然擺著大鍋正在加熱,卻空無一人。
 
  嘴角抽了抽,想著這究竟是極度自信覺得自己不會被暗算還是那些食死徒其實心裡也在偷偷怨恨黑魔王所以根本沒把那鍋魔藥當一回事就這麼擺著。為了謹慎起見Harry還是輕手輕腳地走了過去,然後一陣輕微的劈啪聲傳進他的耳朵裡,有人用了現影術來到這裡。
 
  「Lord,為什麼不讓Bella直接去Hogwarts把那個小鬼逮過來!」
 
  正要把日記本拿出來的手一頓,Harry側身躲到了祭壇後。望著那個無比眼熟的女人神情帶著迷戀、小心翼翼地捧著一團布包,語氣尖銳而瘋狂。
 
  隨後又是幾聲霹啪,幾個穿著全黑的人影紛紛抵達,沒辦法把日記本先扔進鍋子裡待命的Harry不動聲色地往自己最初降落的地方移動,同時觀察了下那些人的容貌,一個個都是那些被關在Azkaban裡對Voldemort最為忠心的食死徒們。
 
  Azkaban大越獄,Cornelius Fudge居然壓下了這麼大的消息。
 
  回到自己最初降落的地方,Harry看四下無人便收了隱形斗篷,施了一個小小的漂浮咒讓獎盃掉落地面,聲音不大不小,恰好能讓在不遠處的祭壇那裡的食死徒們聽見有動靜。
 
  「──Expelliarmus!」
 
  幾個繳械咒立刻送了過來,但Harry早就收起了魔杖,因此魔咒對他並沒有影響。閃過幾道緊接著繳械咒而來的具攻擊性的咒語,然後他讓隨後而來的綑綁咒正面擊中,乾脆地坐回地上,聽著那些腳步聲越來越近,Harry眨眨眼睛,仰望起夜空。
 
  「Herpo,我懷裡有一本黑色封皮的日記本,等他們把我帶過去、你想辦法把他丟進剛剛祭壇上的那個大鍋子裡去,小心別把毒液灌進去了。
 
  頸項上的小蛇輕輕蹭了下表示收到,然後鑽進了男孩懷裡。身上有東西在爬實在不是什麼舒服的事情,Harry扭了扭,正好讓抵達的食死徒們看見,以為剛抵達的救世主男孩在害怕這未知的環境,於是惡意地笑出聲。
 
  「噢,看看我們逮到了誰,Dumbledore的黃金男孩!」
 
  低下頭,沒讓一群食死徒看見自己的表情。Harry被粗魯地一把扯了起來一路拖上了祭壇,接著被緊緊綁在一旁的石碑上。一切都和記憶裡如此相像,不同的只有食死徒們跟他的心境,還有會從魔藥鍋裡出來的人。
 
  似乎是因為抓到了救世主過於興奮,沒有任何人注意到Harry過於平靜的反應與自始至終不發一語的不對勁,反倒是一個勁兒地開始熬煮魔藥準備替自家主子塑造出一個全新的身體。
 
  真該慶幸這裡聚集的全是些瘋子。
 
  再怎麼不願意仍是被放了血,手臂被毫不留情地開了好大一口子,血汩汩地流出,Harry皺緊眉,吃痛地小小嘶了一聲。而動手取血的Bellatrix則是瞪大了眼,尖銳的指甲一遍又一遍輕輕劃過男孩柔嫩白皙的臉蛋,加重了力道劃出一道血痕,然後她著迷地看著,輕聲喃喃,語氣柔軟而甜蜜。
 
  「噢Mummy的小寶貝很疼嗎?乖、很快就不疼了噢……只要等偉大的主人復活、你就再也感覺不到疼了哈哈哈哈!」
 
  聚集了材料,Bellatrix神情嚴肅地對著正沸騰著的大鍋唸起復活的咒文,並一一把材料給加了進去。真該說不愧是黑魔王最忠心的手下,想去曾經擔任那個位置的Peter可是邊哭邊完成整個程序,而Bellatrix則是眉頭皺也不皺地加入材料──包括她自己的手臂──在她眼裡,Voldemort的歸來是比什麼都還要重要的事情,遠遠凌駕在她的生命之上。
 
  父親的骨、僕人的肉、仇敵的血、還有主魂脆弱的身體。Harry閉上眼傾聽,數著東西放入的順序,然後他聽見了極細微的一個物品入水聲,明白是Herpo完成了任務,Harry滿意地睜開眼睛,隨後一抹冰涼從被綁著的手臂竄進衣袖。
 
  「嘶、Harry,東西放進去了,那女人沒發現。
 
  沸騰著的魔藥鍋突然開始了劇烈的翻攪,所有食死徒們狂熱地注視著生怕錯過偉大的主人回歸的任何一個瞬間,而被冷落在旁的救世主則是靜靜地勾起笑。
 
  他們都在等。
  
 
 
這是我少數看HP的同人文
有耐心追了這麼久
因為不論事故事性、文筆等等
都很棒呢!!
而且主要小HARRY的設定跟我所認為得很象
我一直覺得雖然他在大眾面前是一個旗幟,一個永遠不會倒下的英雄
可是在我眼中他只是一個需要疼愛,需要一個個將他放在手中心中細細照顧的小男孩
最後,希望作者加油加油
趕快有下一章節的出現囉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238-7a7b57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