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 Burnout/職業倦怠(87) 
 ×閱讀前警告×

  重生血族Arkin Papa怠惰救世主愛與自我流

  Lucius Malfoy x Harry Potter

  本日第二更w
  
--

八十七、訓狗


 
  聽Remus說,Sirius是疲勞過度才染了感冒,然後又不肯好好休息晚上睡覺又愛踢被子,這才讓病情加重。Harry和Lucius抵達的時候,Black家的兄弟倆一人一間躺在床上昏昏沉沉還沒睡醒。
 
  「辛苦你了,Remus,還有Kreacher。」微笑著接過了小精靈端來的早餐,覺得自己被誇獎了的小精靈驕傲地挺了挺胸膛,接著更加歡快地奔進廚房似乎打算搬出滿滿一桌的餐點。
 
  「Harry小少爺誇獎老Kreacher!噢Harry小少爺太瘦了,忠心耿耿的老Kreacher一定要好好替Harry小少爺補補身體!」
 
  來不及阻止興奮的小精靈,Harry苦笑著看向沒在場的兩人房間的方向,「Regulus的恢復情況還好嗎?」
 
  「他很乖,都依照治療師的規定作息飲食,只是昨天和Sirius嘔氣,兩個人都沒吃晚餐。」Remus面不改色地在麥片粥裡灑下了大量的糖,一臉溫柔的微笑,「不過後來還是吃了一點,倒是Sirius說不吃就是不吃,現在也該餓了。」
 
  Harry盯著在前任黑魔法防禦術教授手裡被輕輕攪了幾下後變得和一般尋常原味的麥片粥沒什麼兩樣的東西,眼睜睜看著棕髮青年溫柔地把碗放到托盤裡,又親手泡了杯蜂蜜佔了全部液體容量三分之一的蜂蜜牛奶一併放上,最後還附了一小盤Kreacher十分自豪的巧克力燕麥餅乾。
 
  「我端早餐去給Sirius,你們慢慢吃。」
 
  「Harry,我不知道你教父……吃這麼甜。」看了看,終於還是放下了手裡原味的麥片粥,Lucius改挑了兩片金黃色的法國吐司進盤子裡吃了起來。
 
  非常自然地從Lucius盤子裡打劫了一片吐司走,Harry也選擇放棄自己一貫的早餐選擇,「如果我沒記錯,Sirius最討厭吃甜的了。」
 
  「嗷嗚──」
 
  淒厲的狗叫聲從家主房間傳出,Lucius將目光再次移向身旁的伴侶。
 
  「有時候,Sirius在鬧脾氣的時候會變成Snuffles。」Harry自覺地解釋,又咬了一口吐司慢吞吞地嚼著,而Lucius替他倒了杯牛奶在一旁預備著。
 
  吃完早餐,不管是微笑著上去的Remus還是淒厲地慘嚎著清醒的Sirius都沒有下來,看看時間也不早,覺得另外一人應該醒了的Harry請Kreacher準備了一份Regulus平常喜歡的早餐和需要喝的魔藥,和Lucius一同走了上去。
 
  輕輕敲門,聽見Regulus在裡頭說了聲請進,Harry才開門走了進去。
 
  半坐在床上的少年在看見進門的人時先是愣了一下,才溫和地道早,「早安,堂姊夫、Harry,你們怎麼有空來?」
 
  「今天是假日,就帶Harry過來看看你們。」讓Harry手裡的托盤飄浮在Regulus面前,Lucius回答,對於這個小Black他還是挺照顧的,「趁熱吃,你哥哥已經被教訓過了。」
 
  「……我剛才有聽見。」捧起暖呼呼的碗吃了起來,心思本來就比較細的小Black看著眼前於情於理都不應該會搭在一起的兩個人,沒主動開口詢問卻在默默觀察。
 
  堂姊夫很護著哥哥的教子,他們兩個之間有一種旁人無法介入的氛圍。
 
  吃完早餐,Regulus望著托盤裡最後剩下的魔藥,面色如常地拿起來一飲而盡,只有在吞嚥的那一瞬間微微皺起眉。
 
  注意到少年一閃而逝的表情,Harry端起被清空的餐盤,「治療師說再喝半個月就可以換藥效沒那麼強的了,味道也會比較好一點。」
 
  作為曾經被魔藥大師以各式各樣神奇口味的魔藥招待的悲劇救世主,Harry十分能夠理解照三餐喝魔藥的痛苦。Lucius接過Harry手裡的餐盤、接著感應到主人們需要而出現的Kreacher自動自發拿走了空了的托盤。
 
  「嗯。」微微笑了一下,在魔藥的作用下少年顯得昏昏欲睡,「抱歉,你們難得來看我,我卻總是在睡覺。」
 
  「沒關係,你早點恢復健康才是最重要的。」幫Regulus躺下,Harry眨眨眼,「把身體養好,到時候跟Sirius一起來Hogwarts看我的決賽。」
 
 
  賽前一周,幾乎所有Hogwarts的學生看見Harry都會笑瞇瞇地對他說一聲加油,而Harry也會點頭說謝謝。和另外兩間學校的選手比起來,Harry覺得自己算是相當淡定了。
 
  經過前兩項的比賽,他們成為了還不錯的朋友,三不五時遇見了就會聊聊天,也有約定就算比賽結束了也要繼續書信往來。對於比賽他們自然都是要全力以赴,但是比賽其實也只是為了促進國際間的交流,所以不管誰拿了冠軍他們都還是朋友。
 
  Krum因為天生臉部的表情就比較少,所以只有和他比較熟悉的人可以從那張沒什麼變化的臉裡發現他的緊張;而Fleur又是另一種情況,擁有Veela血統的她不允許自己在公眾場合有任何不美麗不優雅的模樣出現,所以只要在人前她總是笑意盈盈美麗大方。
 
  「Viktor,放輕鬆。」在Durmstrang的船旁邊,Harry拍了拍身旁的友人兼對手,「有時候太緊張反而會誤事。」
 
  「七天後就要決賽了。」Durmstrang的選手以一種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身旁甚至比自己還小三歲的男孩,「Harry,你是怎麼保持冷靜的?」
 
  「也許是我對於冠軍沒有想像中的執著?」Harry歪歪頭,撥弄著黑湖的水,一項項數著,「我不缺那一千金加隆、也不缺得到冠軍以後將會得到的名聲,為自己學校爭榮譽的心倒是有一點,但也不強求。」
 
  「Viktor,這是人生中難得一次的經驗,你想想有多少優秀的人們把自己的名條投了進去?偏偏火焰杯選中的是我們。」輕輕拍了拍少年的肩膀,Harry站起身看著天色,「所以,我覺得無論如何,享受比賽的過程比較重要。」
 
  似乎被Harry給說服,Krum也隨後站起身,一直以來都給人冷硬強勢感覺的臉抿出了淺淺笑意,「很難相信你只有十四歲。」
 
  「對啊,要到七月底才會滿十五。」扳著手指算了算,Harry微笑,其實他也花了一點時間適應自己的年紀縮水了的這件事情,但能以全新的角度來重新度過自己的童年跟求學生涯,他覺得挺好。
 
  雖然花了一段時間,但他覺得目前為止他還算適應得不錯。
 
  「回城堡吧,差不多是晚餐時間了。」
 
  「嗯。」
 
 
 
好可愛的哈利~~((扳著手指數數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236-be8bc8c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