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 Burnout/職業倦怠(86) 
 ×閱讀前警告×

  重生血族Arkin Papa怠惰救世主愛與自我流

  Lucius Malfoy x Harry Potter

  呃我猛然驚覺我好久沒更新了(心虛跑)
  
--
 
八十六、一個不怎麼美麗的小誤會
 
  接下來的日子過得飛快,Harry像是一點壓力也沒有地平平穩穩過著每一天,每當有人問他對第三項比賽有沒有把握或是做了哪些準備時他只是微笑。
 
  準備是有的,只是不是他們所想像的那種準備。
 
  硬是讓自家院長不甘不願地簽了名從禁書區抱了本古老的精裝黑皮書回寢室,Harry在老舊殘缺的書頁間終於翻到了Voldemort準備用的復活魔法,「父親的骨、僕人的肉、仇人的血……我說你怎麼就挑了一個這麼不保險的復活方式?」
 
  一旁飄浮著的Tom瞇眼,咬牙,「那不是我。」
 
  「從各種角度看,你都算是他的一部分。」把資料抄寫下來,Harry頭也沒抬,「而且你也的確是要用這種方式獲得身體。不過Tom……我們這樣還算是仇人嗎?」
 
  「如果你繼續堅持我和他是同一個人的話,那麼是的。」
 
  從書頁間抬起臉,Harry一臉認真,「你們當然不是同一個人,就算你們合起來也沒法算是一個人啊。」
 
  「Harry Potter!」
 
  「但是缺乏魔藥人才的情況下,能挑中的也就只有這個不怎麼需要技術的方法了。」救世主聳聳肩,喜歡激怒黑魔王的壞習慣他一直沒改過來,只得轉移話題,「不曉得誰負責熬煮那鍋魔藥,我個人對於被放血這種事情不是很喜歡。」
 
  做為一個類血族,說不看重自身血液是騙人的。
 
  「就算事先知道,你還是會被放血。」決定不跟小孩子計較的Tom一針見血地指出,「除非你能說服他換個仇人。」
 
  「真是個艱鉅的任務。」摸摸下巴思考了會兒,發覺沒能想出什麼有效的解決方案,Harry歪歪頭,「算了這個問題到時候再來煩惱,不過我是該先把你扔進去待命還是你想要後面再進去暗算他?」
 
  「都可以。」五十多年前的男學生主席露出標準Slytherin式的優雅微笑,「反正最後會留下來的只有一個,而我確定那個人不會是他。」
 
  「真有自信啊,Tom。」把該抄的資料通通抄下來後Harry闔上了書,回想起曾經有幸近距離看見的黑魔王復活場面,經歷過一次的救世主突然想起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於是平靜的視線看向一旁英俊帥氣的Tom Riddle。
 
  「Tom,你喜歡你的臉嗎?」
 
  被詢問的人露出了極其嫌惡的表情。他討厭他的名字、也討厭他的臉,因為和那個遺棄他母親的男人簡直一模一樣。
 
  從對方的表情得到了明確的答案,Harry又小心翼翼地問了下一個問題,「呃、那你喜歡蛇嗎?」
 
  Tom瞟了他一眼,不明白對方怎麼會問出如此低等級的問題,「我是個Slytherin。」不單純是學院,還是血統上的。而且從小他唯一的夥伴Nagini就是條蟒蛇,更別提全魔法界都知道Slytherin的象徵也是蛇,他怎麼會不喜歡。
 
  於是Harry放心了,「那就好。」
 
 
  知道了Harry的生日打算在夜行巷的家裡過,Lucius有點失望。本來以為那一位護崽護得很嚴的血族親王似乎打算長期待在國外不回英國的時候他還打算暑假把小愛人拐到莊園長住,畢竟現在該知道的人都知道了也沒什麼曝不曝光的問題。
 
  結果小愛人的Papa發信說了會回來、而他人生中十分重要的十五歲生日也不會在自家莊園裡過。
 
  注意到伴侶心裡明顯的失望情緒,Harry安撫地拍拍對方的手,他大概明白對方在失落些什麼,心裡其實也覺得應該要給伴侶一點福利的男孩想了想,「晚上留給你?」
 
  Lucius反握住Harry的手,笑意盈盈,「好。」
 
  生日慶祝可以在午餐,那時候的夜行巷也比較沒那麼陰森……呃,雖然陽光還是透不太進來。
 
  突然想起自家的店恰好處在終年都曬不到日光的巷底地段,Harry搔搔臉,再次煩惱起究竟是該讓朋友們從正門來還是通過壁爐港口鑰這類直接抵達室內的交通方式。
 
  「在煩惱什麼呢?」把愛人拉進懷裡,吻了吻小小皺起的眉。
 
  「在想是要在斜角巷的哪間店集合。」最後想了想還是決定自己親自帶著比較好,壁爐和港口鑰可不是那麼輕易就能連接的東西、特別是和純血貴族們的莊園,那些數字可是有嚴格控管的,更別提那裡可是夜行巷、是受到重點關注的地方。
 
  鉑金貴族挑起眉,「你的朋友們要去你夜行巷的那個家?」
 
  「他們想看看Papa開的店,說是好奇很久了。我想說都十五歲了,應該能行。」瞅瞅男人似笑非笑的臉,Harry眨眨眼,「基本上,只要我跟著他們就不會出什麼事的。」
 
  夜行巷的黑巫師們都很識時務,在他過去幾年的混合著鮮血與痛苦的教育下,目前幾乎沒什麼人敢擋他的道。雖然他也不常出店門,要離開也通常是出了店門就使用消影術或是使用壁爐跟港口鑰,一般不會在巷道內穿梭,能讓他教訓到的通常是不長眼闖進店裡想欺他年紀小的倒楣鬼。
 
  也許是統一斷手斷腳的動作太乾淨俐落導致外頭的人產生心理陰影?
 
  偏過頭猶豫了幾秒自己該不該自我反省一下,然後想起都是對方來找碴他才把人摔出去的,他可是安安份份待在店裡算錢點貨,也沒在門口貼「內有幼童,無害可欺」的標語。更何況,夜行巷本來就是個危險的地方,本來就要謹慎自己的言行。
 
  「還是要小心點,到時候我陪著你們?」
 
  「……嗯。」Harry看了眼時間,發覺時間晚了便想回寢室休息,才剛起身便被男人給攬回懷裡,「Lucius?」
 
  「親愛的,明天是假日,不如今晚陪我回莊園,我們明天去Black家,聽Cissa說你那狗教父忙著照顧Regulus反而讓自己感冒病倒了呢。」作為一個Malfoy,他十分懂得如何得到自己想要的。
 
  「難怪這幾天都是Remus寫信來。」Harry皺眉,想了想便同意了Lucius的邀請,「那我們走吧,明天一早就去Grimmauld Place看Sirius。」
 
  於是光明正大在蛇王死光的注視下把人拐回莊園,Lucius心滿意足地摟著懷裡已經換上和自己同款的睡袍、剛洗完澡整個人香香暖暖昏昏欲睡的伴侶,趁機放柔了聲音問著,「親愛的,十五歲生日想要什麼禮物?」
 
  意識已然一半跨入了夢境的世界,翠綠的眼眸半闔半閉,迷迷糊糊地發出一個疑惑的音節,懶洋洋地在男人身上蹭了蹭找出最舒服的位置趴好。
 
  「想要什麼當生日禮物?」耐心地又問了一次,Lucius拉了下被子確定兩人都不會著涼後才熄了燈。
 
  「……禮物?」Harry茫然地重複了一遍,歪了歪頭像是不明白那個單詞的意義。
 
  聽見愛人難得帶著點迷茫稚氣的軟濡嗓音,Lucius微笑,「對、禮物,有什麼想要的嗎?」
 
  他當然知道要和半睡半醒的人聊天是一件很需要耐心的事情,但也正是意識模糊時才能得到最直接反應的答案。他的小愛人平常總是太理智太清醒,想要問到對方真正想要的生日禮物可真是困難重重,而他也不可能靠酒精灌醉對方,那對正在成長的身體不好。
 
  「都好、」小小打了個呵欠,Harry扭了扭把臉埋進男人的頸窩,細小的呼息有規律地緩緩拂過,聲音悶悶的,「Lucius……」
 
  「嗯?」
 
  「睡覺。」
 
  好吧,時間也的確晚了。
  
 
 
蛇臉XDDDDD
突然有一種好懷念的感覺。
 
這個誤會真是…汗“
不過我有個問題,如果照用這個方法,Tom不是和小哈有"血緣關係“了嗎?

另,很期待小朋友們去到夜行巷時的反應~XDD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235-d4d67e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