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 Burnout/職業倦怠(77) 
 ×閱讀前警告×

  重生血族Arkin Papa怠惰救世主愛與自我流

  Lucius Malfoy x Harry Potter

  留言感想歡迎~
  嘿嘿七月了再兩天我就回台灣惹w
  提醒一下本子預購如果是要HPonly領書的同學時間快截止囉~ 
  《Burnout/職業倦怠》預購ING,預購表單請戳它→ 填單前請先看完說明喔w
--
  
七十七、R.A.B
 
  趁著舞會過後的短暫假期拿到了位在小漢格頓的重生石戒指,Harry回到學校後便把戒指交給力量差不多恢復了七八成的日記本Tom,雖然依舊是靈魂狀態,但集中精神力也勉強還能夠碰觸到一些實體,更別提那枚戒指裡還含有一塊和他波長相同的靈魂碎片。
 
  他倒是一點也不擔心十六歲稚嫩的黑魔王會被戒指版分靈體給吞噬掉,畢竟雖然被強行打包給扔來Hogwarts,但之前一兩年一直跟在自家Arkin Papa身邊的時候他肯定也連帶地獲得了不少能量。
 
  Tom Riddle一直都是個很聰明的學生,懂得善用周圍的一切資源,懂得規畫懂得打算,當然發現了自己的錯誤與不足也會積極的修正補強。
 
  所以要是被目前還算是沉睡中的戒指版分靈體給吞噬了,不僅Tom自己無法接受,Harry覺得自己大概也無法相信。
 
  暫時解決了分靈體的問題,Harry先是回了Potter莊園一趟打算讓家長們看看自己還很健康,抵達的同時卻發現自家教父夥同曾經的黑魔法防禦術教授捧著高階記憶水晶正在播放自己比賽時的情況給大廳裡的所有畫像們跟躲在各個角落的小精靈們看。
 
  倒不是說不願意,只是他明明就記得在比賽結束的隔天就收到了來自父母親大力的讚揚,這證明比賽一結束自家教父就馬不停蹄地把記錄水晶給送過來播放過一次了,怎麼聖誕節過後再看還能看得這麼興奮呢?
 
  摸摸鼻子踏了進去,恰好畫面播放到了尾聲。
 
  「Hey, Harry!你幹得真漂亮!」率先發現畫面中的主角正走了過來,James朝著自家兒子大大豎起拇指。
 
  Lily也是笑咪咪的,但算了算日期後她倒是想起了比較要緊的事情,「不過第二項比賽的時間快到了,寶貝你分析出第二項比賽的內容了嗎?」
 
  Harry點點頭柔軟微笑,「要去黑湖底下找我的珍寶。」
 
  不曉得這次在湖底等著自己的會是誰呢。陷入了自己的思緒當中,Harry評估著究竟評審們會如何判定自己的珍寶。每個人對親情友情愛情的比重都不一樣,上輩子評審們決定選擇他看重的友情,但這輩子……不知道被選上的會是Lucius還是Sirius。
 
  和家長們聊了下近況,Harry最後跟著Sirius和Remus一起回到了Grimmauld Place。一反過去他記憶中昏暗陰森的老宅氣息,如今的Black祖宅雖然依舊感覺沉悶死板卻是窗明几淨,而做為過去最讓鳳凰社頭疼的Mrs. Black竟也雍容華貴地坐在畫像裡頭不吵不鬧不尖叫,只是用打量的目光看著顯然是生面孔的男孩。
 
  Sirius拍了拍Harry的肩膀,語氣不若一般時候的狂放爽朗,而是顯得有些緊繃與不自然的僵硬語調,「母親,這是我的教子。」
 
  「日安,Mrs. Black,我是Harry Potter。」乖巧地在畫像面前站定,Harry向著畫像裡的貴婦人行禮並主動做了自我介紹。
 
  Walburga Black瞇起眼睛審視著眼前面色沉靜的黑髮男孩,過了一會兒才吭聲,「……Potter家主,歡迎來到Black祖宅。」
 
  「我的榮幸。」
 
  跟著Sirius和Remus在宅邸裡走了一圈,再次聽著教父介紹那些房間,Harry並沒有任何的不耐煩。從最上層的家主房間開始一路往下介紹,到了二樓,男孩的腳步停頓在某道房門前。
 
  Sirius的弟弟,Regulus Arcturus Black的房間。
 
  「我能進去看看嗎?」一直保持安靜聽著Sirius介紹宅子裡每個房間來歷的Harry突然開口,仰著臉看向自家教父。
 
  握著門把,Sirius的表情看來有點掙扎,卻還是打開了那扇緊閉的房門,「當然可以,進來吧。」
 
  房間被打掃得很乾淨,看起來就像是主人隨時會回來一樣。Harry放輕腳步走進去,站在書桌前望著那些整齊擺放著的書籍,「能和我說說他嗎?」
 
  Sirius的表情空白了好一會兒,僵硬地邁開腳步走到了房間主人用來擺放小東西的櫃子前,隨手拿起了一架看得出製作者做的十分隨便但擁有者卻十分珍藏的紙飛機,生著薄繭的手指輕輕撫過一遍又一遍。
 
  「Rell……我是說Regulus,從小就乖,是母親捧在手裡的寶貝。他很黏我、小時候總像是個小尾巴一樣跟著我,很煩。」
 
  青年的聲音比平時還要更加低沉卻顯得有些柔軟,整間房間只有他在說話,因此聲音格外清晰。
 
  「自從我進了Gryffindor,父親幾乎不跟我說話,母親只是不斷地責備我說我是家族之恥,但他還是一樣黏著我,跟在我後頭喊我哥哥,然後我在學校的時候會寫信告訴我家裡的情況。」
 
  「他入學後進了Slytherin,我對他很失望。在那之後我除非必要幾乎不回家,但Regulus沒放棄我,不厭其煩地抓住每個機會告訴我父親母親只是拉不下臉,只要我肯回家,他們還是會接納我……是我自己親手拒絕了Black。」
 
  「他從小就是個乖孩子,個性也軟弱,總是躲在我身後,被我惡作劇了就只會哭,在我印象裡他就是那個會哭得醜醜又死都要揪著我衣角的小Rell。」把紙飛機放回櫃子上,Sirius望著前方空白的牆壁,「直到我被逐出了Black。他對我說的最後一句話是,『Sirius、我最親愛的哥哥,我放你自由。』」
 
  「那天,我才發現他已經不再是那個跟在哥哥身後跑的小Rell了」從自己的記憶裡回過神來,Sirius揚起了個沒心沒肺的笑容,「我聽說他畢業後便加入了食死徒,這麼久都沒消息,大概死在不曉得哪個偏僻的地方了吧。」
 
  Harry從青年沒心沒肺的笑容裡讀出了懊悔,手指輕輕劃過乾淨的木質書桌,「Sirius,Regulus也許曾經是個食死徒,但他最終還是由於反抗黑魔王而死的。」
 
  注意到兩位長輩的目光一瞬間都落到了自己身上,Harry只是嚴肅地看著兩人,「爸爸媽媽跟你們提過嗎,我從未來回來的這件事。」
 
  Sirius和Remus互看了一點,不約而同地點頭。十幾年後第一次在Potter莊園相聚的那一晚James跟Lily便告訴了他們這件事情,所以他們知道他們寶貝的Harry早就經歷過了一次戰爭的殘酷。
 
  從Potter夫婦倆的敘述裡看,他們的Harry幾乎沒有享受過親情的溫暖,那是個被戰爭強迫著成熟的孩子。
 
  所以即使明白Harry在心靈上已經是和他們差不多年紀的男人了,還是忍不住想要把他像個男孩一樣寵著疼著想把世界上一切美好的事物都捧到他跟前,想要徹徹底底讓他明白自己是被長輩們悉心照料疼愛著的。
 
  實際上Harry所經歷過的未來,具體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們也不太明白,James和Lily雖然清楚卻也只是搖搖頭告訴他們若是Harry想說自然會講,如果他不想說,那就讓這些事情成為永遠的秘密。
 
  「嗯,那麼我接下來要說的事情很重要,如果可以,別讓不相干的人知道這件事情,以免流到了現在的Voldemort耳裡,那對接下來的行動十分不利。」
 
  見兩人都點頭,Harry從Voldemort製作分靈體開始說明起,再輔以當他六年級時白巫師帶他去的海邊岩洞跟七年級流亡時一連串的發現,把掛墜盒相關的事情完完整整敘述了一遍。
 
 
 
嗯,大狗教父大概這邊才知道他弟弟是怎麼去世的吧
 
Regulus 是每個人心中的硬傷啊...
 
和教父跟Remus說了他來自未來了,天狼星聽完後會很難過的。
「我最親愛的哥哥,我放你自由」

 
感覺放你自由那句話好讓人潰堤噢OAQ
RAB的死真的是道很難癒合的傷痛
而小哈利終於要拾回掛墜盒了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216-c0669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