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年代 
  他坐在由屍骨與血液堆成的戰場裡,看著人們歌頌著這和平年代。

  大概就是這樣的心情,冷眼旁觀看著諷刺的真實世界。其實已經鮮少有情緒波動,不知何時起,總是太冷靜,好像總是能夠以一個第三者的角度看待自己跟他人。
  就好像這不是我,只是在看這個人的人生,旁觀著。
  意識剝離了軀體。

  意識清楚地看自己迷茫瘋狂,其實是很鮮明的感受。

  只是在想。
  到底是好是壞。

  我想成為更好更溫柔更能被人喜歡的人,只是好像總是弄巧成拙,不是太過就是太少,尺寸的拿捏總是掌握不到。從小就在心裡告訴自己要微笑,不管面對什麼,只要笑就好了,試著讓自己逆來順受。然後長大後發現這樣不好,於是告訴自己得開始學著說不,學著不要勉強自己。
  其實已經進步很多了。
  只是還是學不會更坦承、學不會更坦然地把心中所想的說出來。

  還是怕被討厭,怕被排斥。

  其實表現在外都是偽裝,我依舊怕生,只是拼了命地掩蓋著自己的缺陷。
  用一些東西掩蓋著一些東西。

  最近在想,到底是好是壞,認識這麼多人。
  其實還想再更任性一點,可是這樣就太過分了吧?明明已經這麼任性了,還奢望有誰能這樣無止盡地包容?
  這終歸不是誰的義務得這樣掏心掏肺地對人好。

  但是面對太多拒絕與排斥,就算在心底不斷地說服自己那都只是玩笑話,還是難免會受傷。
  臉皮厚,不只擋著來自外在的傷害,還隱藏著內心血淋淋的傷痕。
  只是怕被討厭。

  所以,能不能再對我溫柔一點?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21-202811b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