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 Burnout/職業倦怠(69) 
 ×閱讀前警告×

  重生血族Arkin Papa怠惰救世主愛與自我流

  Lucius Malfoy x Harry Potter

  留言感想歡迎~
  最近常常失神究竟(躺)
  《Burnout/職業倦怠》預購已開跑,預購表單請戳它→ 填單前請先看完說明喔w
--
 
六十九、久違了,Albus
 
  Beauxbatons乘著飛天馬車來到了Hogwarts,而Durmstrang則是一艘巨大的船從黑湖底緩緩升起。一如他記憶裡的方式,而來的人選也都差不多,看來不管怎麼說,人們還是會覺得已經成年的七年級生贏面比較大吧。
 
  站在迎接的隊伍裡,Harry是少數幾個沒像其他人一樣對Beauxbatons的女孩們發出驚歎的人,他只是靜靜站在人群裡關注著校長們彼此的互動,偶爾和身旁的好友們交談個幾句。
 
  Dumbledore今天少見地穿了件只有普通花俏的衣服,只是一件白色為底綴著會一閃一閃的金色星星的禮袍,而長長的鬍子也被一個和禮袍同款同色的蝴蝶結給整齊地紮了起來,整個人看來十分有精神。只可惜在高大的Beauxbatons校長面前,原本身形還算高佻的Dumbledore立刻矮了一大截。
 
  寒暄幾句,Dumbledore把Beauxbatons請進禮堂為她們在Ravenclaw安排好的座位,隨後不久,就像刻意安排好時間一樣,從水裡來的Durmstrang也抵達了。
 
  Harry趁著大部分人的目光都還留在Beauxbatons身上時不動聲色地挪了挪位置讓自己可以更方便看見外頭走進來的人們,他身旁的Draco雖然不解卻也拉著一旁的Blaise湊了過去,而被扯的歪了一邊的Blaise在發現領頭的人是Harry以後反應極快地勾住了Pansy小公主,就這樣一個拉一個地移了過去。
 
  德國人向來嚴謹,於是從船上下來的隊伍顯得十分整齊劃一,就像訓練有素的軍隊一樣,再搭上他們身上宛如軍裝一樣的制服,更顯出他們的高大剛毅。
 
  帶隊的巫師披著件外圍綴著一圈野獸軟毛的溫暖披風,俐落地揮了下手讓船隻恢復平穩,再從船上大步邁下,領著隊伍慢慢接近了Hogwarts。
 
  在漆黑的夜裡只見來人燦爛的金髮明亮閃耀,軍帽下帥氣的臉龐帶著自信優雅的微笑,讓站在較前頭的女孩兒們同時發出驚呼、不約而同微微紅了臉。而先佔到了視野極佳的好位置的Harry則是在男人跨進大廳的瞬間將視線投向站在門口本來笑意盈盈準備迎接貴賓卻在看清對方容貌後瞬間愣住的Dumbledore。
 
  德國的魔王笑得意氣風發,趁著眼前穿著星星袍的白巫師陷入難得的呆滯時直接向前跨了一大步,主動給了對方一記強而有力的擁抱。同時心裡想著當初在三巫鬥法大賽最初由三間學校共同籌劃交涉的期間,自己沒露面而是交代下去讓屬下們負責處理的決定可真是有先見之明。
 
  「……Gellert?」Dumbledore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看見了誰。
 
  自從一年多以前接到了紐蒙迦德受到不明攻擊、自囚在裡面的老魔王下落不明的消息,不只是德國的聖徒們在找,連他自己也派出了好幾次Fawkes,卻都一無所獲後,便讓他不敢再期盼什麼了,但他竟然就這樣又出現在他眼前。
 
  「久違了,Albus。」
 
  眼尖地在一群黑壓壓的學生裡搜尋到綠眼睛的小Potter,老魔王微微挑眉算是問了好。隨手脫下披風交給了一旁隨侍在側的手下,穿著筆挺軍裝的Gellert一點也不避諱地攬上了他親愛的Albus的肩膀綻開了一個看起來豪爽實際上卻是無賴的笑容,「走吧,外面可真冷。」
 
  眾目睽睽之下,Hogwarts的校長、當代最偉大的白巫師Albus Dumbledore由於失了反抗的先機就這麼被那位來自遠方的、Durmstrang金髮藍眼笑得燦爛帥氣的現任校長親熱地摟著進了禮堂。
 
  「……Harry,剛剛老蜜蜂叫他什麼?」
 
  回頭看著表情有點僵硬的室友,Harry挑眉,卻沒立刻給出答案,「你覺得他是誰?」
 
  當年戰後Harry由於閒來無事便翻了翻兩代黑魔王的歷史,看過以後他確定了Gellert Grindelwald是比Voldemort更加優秀的黑魔王,光是手下的素質就差了一大截,更別提兩人在失勢後下屬們的反應,一個使終不離不棄另一個卻是極力撇清。
 
  一個領導者成不成功,看他手下的人就知道。
 
  而極盛時期的Gellert Grindelwald即使有能力卻也沒有讓戰爭的火花越過英吉利海峽抵達Albus Dumbledore所在的英國,因此現在英國的巫師或許有聽過他的名字卻不會產生多大的恐懼,要嚇英國的巫師果然還是得搬出Voldemort才行。而真要說要對德國老魔王有印象也明白當年二戰有多可怕的人的話,大概都要追溯到他們祖父祖母那一輩的巫師了。
 
  不過貴族們總是有辦法弄到那些一般人得不到的消息,於是Draco會對那名字有印象也是理所當然,更何況、巧克力蛙上頭有關Dumbledore的介紹可是大剌剌地把老魔王的名字印在上面呢。
 
  「……他不是在紐蒙迦德嗎?」小鉑金嘴角抽了抽,雖然從小的教育讓他知道德國那位大人的存在,但所有的資料都顯示對方當年和某人決鬥輸了以後就自囚在紐蒙迦德裡再也沒出來過,他可真沒想過自己有一天竟然可以看見活生生的一代黑魔王。
 
  而且貌似和那個打敗他的白巫師關係還很好的樣子。
 
  跟著大隊伍一起回到禮堂餐桌上坐好,Harry眨眨眼,「時候到了,當然就出來了。」
 
  或許是自家校長帶來的畫面過於震撼,原先應該會引發下一波尖叫狂熱的Viktor Krum得以安穩地坐在Slytherin的長桌上進食,不過在來自校長們引發的震驚過去以後,眼尖的學生們還是看見了那在世界盃上表現極好,最年輕也最優秀的Seeker,因而引發了一陣不小的嗡嗡私語聲。
 
  幸好他坐的是Slytherin的長桌,貴族的孩子們總是會有一些可愛的小矜持,明明很喜歡卻又不會明講,就算有滿腔熱情以及諸多的八卦好奇心,在外人面前也會鎮定地壓抑下來。
 
  Harry依著自己往常的步調用著餐,偶爾抬頭看看教師席上的動靜,耳邊聽著Draco和Krum之間的對話。
 
  「……你們的校長一直都是那一位嗎?」
 
  「不是,之前是Igor Karkaroff。」簡短地答完,Krum顯然不願意在此事上面多談。
 
  甜點時間,負責篩選三巫鬥法大賽選手的火焰杯終於被請了出來,負責說明的Dumbledore此刻也站起身,而雖然看不太出來但Harry幾乎可以感覺到老巫師身上此刻傳來的鬱悶。
 
  剛才席間Gellert可是不只一次地把糖罐、蜂蜜罐等等之類的甜膩佐料從對方手裡拔了出來,然後再以一副不容拒絕的氣勢換走了老校長面前慣性堆積的甜食並以正常的主食進行替代。
 
  晚餐進行了大半卻一口糖分都沒吃到的Dumbledore略顯哀怨地瞪了身旁男人一眼,私自做了晚上要去廚房好好走一趟的決定,才清清喉嚨開始說明報名流程。
 
  ……駁回他提出要設年齡線的提議的肯定也是這傢伙!
  
 
 
喔前魔王你一來就公然放閃呀wwwww
鄧爺爺你就認命吧、格林華德魔王一定有辦法贏過你的
 
哀怨的校長怎麼感覺這麼可愛呢呢呢XDDDDDDDD
 
喔~老蜜蜂的天敵出現啦XDDDDDD
看到老鄧再也笑不出來我好樂!!吃死死萬歲!(炸)
 
於是小哈趕前排看好戲嗎XDDDDD
 
沒有糖分的校長不知道會不會做出喪失理智的事情喔XDDD
哀怨氣場大概會一直累積到晚上吧WWWW
 
糟糕沒糖吃的校長好萌啊wwwwwww難道說這就是老夫老妻閃光造就的氣場嗎wwww白鬍子白鬍子www想像起來好想吃不到點心的馬爾濟司狗狗WWWWWWWWWW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206-e725f4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