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 Burnout/職業倦怠(64) 
 ×閱讀前警告×

  重生血族Arkin Papa怠惰救世主愛與自我流

  Lucius Malfoy x Harry Potter

  留言感想歡迎~
  想完稿嗚嗚...
  《Burnout/職業倦怠》預購已開跑,預購表單請戳它→ 填單前請先看完說明喔w
--
 
六十四、四年級開學
 
  Hogwarts今年注定是不平靜的一年。
 
  在一片低聲交談的嗡嗡聲中平靜地用著餐,Harry如此想著,旋即皺皺眉。
 
  嚴格說起來,從他入學以來就注定了Hogwarts每一年都無法安穩度過,總要有個什麼事件發生。如果教授們有誰也像他一樣重生了,搞不好會為了其他學生的安全而阻止他入學呢。
 
  聽著Dumbledore繼續宣佈學期重點,在說明三巫鬥法大賽的時候他的臉色看起來不是很好,或許是因為想設年齡線卻被Durmstrang方面給否決了的緣故。只可惜校長先生還不知道萬聖節時來的其他兩校的團隊裡會出現誰,不過Harry本身對於白巫師到時候的表情還是十分期待的。
 
  他沒有討厭Dumbledore,真的。他還是很敬愛那一位白巫師的,即使對他的行事風格不甚苟同,但Albus Dumbledore的確是當代最偉大的白巫師,無庸置疑。
 
  只是過去被瞞在鼓底的怨氣果然還是需要一點點抒發。把盤子裡的牧羊人派俐落地一分為二,救世主男孩刻意忽略了教師席上傳來的銳利視線,來自新任的黑魔法防禦術教授,Mad-eye Moody。
 
  不過這麼毫不掩飾的殺意,果然還是被掉包了呢。慢條斯理地吃完盤子裡的食物,Harry像其他Slytherin一樣優雅地先用餐巾拭了拭嘴角才替自己舀了點布丁做為晚餐的結束。
 
  而偷偷觀察了自家室友兼表舅兼繼父的好同學一晚的小鉑金在所有人回了寢室開始整理各自的行李時才終於問出口,「Harry,你要參加嗎?」
 
  Harry把長袍一件件掛進了衣櫃裡,乾脆地點了下頭,「反正人人有機會不是,去報報名也不違法。」
 
  「你可別告訴我你不知道這個比賽之前被停辦了那麼多年是為什麼。」Draco想起自家父親在暑假提前給了消息後自己特別去翻過的那些有關三巫鬥法大賽的資料,雅致的眉狠狠皺起。
 
  「死亡率過高,我知道。」把剩餘已經被家庭小精靈事先摺好的衣服原封不動地放進衣櫃裡,Harry接著彎下腰把從家裡帶來的書籍以及那些教科書從行李箱裡挖出來擺進書櫃,「Draco,別擔心,又不是報了名就一定會中。如果你跟我一起報名,沒準被選上的是你,Malfoy首席。」
 
  但你可是Harry Potter,你不被選上還有誰能代表Hogwarts。深知自家室友實力的小少爺悶悶地抓了換洗衣服便進了浴室,而被留在房間裡的Harry則是苦笑著搖搖頭。
 
  就算他不主動把名字投進火焰杯,也會有人幫他投,無論如何Harry Potter這個名字都會在萬聖節當夜被吐出火焰杯,與其面對那些可能會遭受到的來自其他人那些不友善的目光,那為什麼他不乾脆高調一點告訴所有人他的確把名字投進去了。如此一來,即使火焰杯吐出了他的名字也不算奇怪。
 
  至於到時候有可能會吐出兩次自己名字的這件事,那可不在他該負責解釋的範圍裡。
 
 
  四年級的課程相對之前三年而言相對困難了一些,但還在學生們可以接受的範圍裡,或許是因為再過一年就要參加O.W.Ls,所以四年級的孩子們多多少少對課業還是變得較為認真了些。
 
  學期才剛開始,Slytherin內部固定的情報交換時間便傳起了新任黑魔法防禦術教師對自身學院的敵意。
 
  他們明白那是由於Alastor Moody的親人便是喪生在食死徒手底下,因此仇視被外界眼光視為食死徒大本營的Slytherin也是其來有自。但他曾經是個Auror,在黑魔王極盛食死徒橫行的年代他手裡的人命可不比正牌食死徒少,而現在那些被關在Azkaban裡頭的食死徒幾乎一半以上還是被他逮進去的。
 
  因此Alastor Moody仇視Slytherin們,許多Slytherin們也不待見Alastor Moody。
 
  「總之,上黑魔法防禦術的時候,都注意點。」五年級的級長最後鐵青著臉下了命令,他是第一批領教新任教授授課方式的Slytherin,雖然身上沒有任何外傷,但課堂上的經驗依舊糟糕透頂。
 
  隔天就要上本學期第一次黑魔法防禦術的四年級生點頭表示明白,而當中最為淡定的Harry看向級長,「學長,Professor Moody上課都教些什麼呢?」
 
  高年級生面面相覷,幾個眼神交流過去卻拿不太準該不該告訴救世主究竟課程內容上了些什麼。雖然依照他們的推測,基本上一到七年級的課程不管Moody在教程上分別安排了些什麼,第一堂都會是那樣的震撼教育。
 
  從學長姐的表情裡得出結果,Harry沒打算讓高年級生繼續糾結,「好的,我明白了。」自行結束了話題,黑髮男孩沒在同一個話題上糾纏,而是任由內部訊息交流大會繼續進行下去,畢竟訊息的交換可不只課程上的。
 
  ……Potter學弟,但我們不明白你明白了什麼啊。一群高年級生在心裡如此想著,但仍是將會議繼續進行了下去。
 
  面對眼前這個面無表情地被分進Slytherin、一歲就打敗了黑魔王且渾身都是謎團的黃金救世主,他們發現即使同校同院了四年他們還是無法摸透這個十四歲的少年,他有著Slytherin的冷靜理智,卻多了幾分Gryffindor才有的博愛無私。
 
  似乎對什麼事情都游刃有餘、好像所有事情都在他的掌握當中,但他明明只是個十四歲的孩子。
 
  而無法否認的是,看著他,就能夠覺得曾經以為一片漆黑的未來還是有希望的。僅僅只是在旁注視著,就能感到安心,覺得一切都會變好。說來可笑,但他們每個人都曾經有那麼一瞬間的念頭、認為Harry Potter的確是Merlin派來的救世主,也曾暗自慶幸救世主是他們Slytherin的一份子。即使不如他身邊的好友那麼親密,卻還是比其他學院的學生多了那麼點交集。
 
  升上四年級第一堂的黑魔法防禦術,由於Slytherin的孩子們都在前一晚被學長姐們提點過了,於是在上課鐘響十分鐘以前,所有的蛇院學生便乖巧地坐在位置上等待,而向來和Slytherin合上黑魔法防禦術課程的Gryffindor們則是三三兩兩地抵達。
 
  預先把課本看了一遍,Draco才轉頭看向正心不在焉用手帕擦拭著魔杖的室友,「Harry,他今天會教什麼?」
 
  「三條咒語。」微微揚起唇角,Harry分了點視線看著光明正大豎起耳朵偷聽的同學們一臉茫然迷惑的表情,只好又補充,「加上一點讓人不舒服的演示,再配合一些讓人不愉快的言行舉止。」
 
  「聽起來不是門值得上的課程。」
 
  「那倒也不會,我想Moody教授做為曾經的Auror應該懂得很多,跟我們頭兩年比起來,今年應該會是非常紮實的一年。」把擦拭乾淨的魔杖收了起來,Harry微笑。
  
 
 
該怎麼說
我想說
我超期待老鄧看到老魔王的時候的表情啊VVVVVVVVVVVVVVV
 
呼呼呼老鄧終於差不多要接受報應了WWWWWW多甜蜜的負荷喔WWWWW
某假教授的殺氣那麼濃烈WWWW我一直在想小哈會不會趁著V要取他血復活的時候把小日記本給丟進去讓16歲的T復活之類的XDDDDD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201-609c18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