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 Burnout/職業倦怠(63) 
 ×閱讀前警告×

  重生血族Arkin Papa怠惰救世主愛與自我流

  Lucius Malfoy x Harry Potter

  留言感想歡迎~
  我想完稿(淚流滿面)
  《Burnout/職業倦怠》預購已開跑,預購表單請戳它→ 填單前請先看完說明喔w
--
 
六十三、序幕

 
  「你真的問了他這種問題?」
 
  「……嗯。」
 
  「蠢死了,那你為什麼不乾脆問他會不會飛?」
 
  「事實上,這是我下一個問題。……在他真的跟我說他有翅膀以後。」
 
  「……」
 
  「不說這個,倒是你做了什麼事情,被Papa這樣打包送過來?」趴在床上小小打了個呵欠,黑髮男孩伸手戳了戳面前的黑色日記本,上頭飄浮著的小人影瞬間斂起了所有微笑,不語。
 
  男孩盯著突然變啞巴的人影好一會兒,確定自從日記本被以特急件的形式送到自己身邊以來每天的例行逼問再次無功而返,只好拎起黑色封皮的本子隨手扔到書桌上,「好吧Tom,晚安。」
 
  沒有立刻躺下入眠,Harry拿了本雜誌隨意地翻了起來,思緒卻沒接上視線。
 
  Quidditch世界盃的結果一如他記憶中的那樣,愛爾蘭國家代表隊獲勝,但保加利亞隊總是陰鬱地皺著眉的Seeker抓住了金探子。雖然和自己記憶裡的結果一樣,但能夠重溫一次那樣精采的比賽還是讓Harry覺得十分心滿意足。
 
  那天晚上依舊爆發了一場小小的騷動,幾個喝醉酒嗨過頭的食死徒們抓了幾個Muggle倒掛在樹上折磨取樂,發現以後魔法部自然是當場就命令Aurors逮捕那些狂徒,但就在雙方追逐的過程中,有人朝天空發射了一枚巨大的黑魔標記。
 
  當時他正靠著Lucius,以男人一問他一答的方式描繪著那些更加細微的、屬於他的曾經,同時也是尚未發生的、救世主可能的未來。
 
  然後Lucius的身體突然不自然地緊繃了起來,注意到男人身體的異常,Harry屏神聽了會兒帳篷外面傳來的細微騷亂聲響,心裡明白發生了什麼回事,於是舉起手掌輕輕覆上了那食死徒們共同被烙上標記的地方。
 
  但Lucius阻止了他。
 
  那是Lucius第一次想要拒絕他主動的接觸,也是第一次他覺得原來被伴侶推拒在外是那麼不舒服,心臟陣陣緊縮。然後他在下一刻十分不理智地撲進了Lucius的懷裡對著那形狀優美的鎖骨張口就咬,一點控制也沒有地咬出一塊結結實實的殷紅印記。
 
  而男人摟著他,一聲不吭地任他咬。
 
  他的Lucius、他靈魂的伴侶,所有感受所有情緒所有痕跡都只能由他給予,別的誰都不允許。
 
  那一晚的騷動很快就平息了下來,即使對夜空裡驟然出現、怵目驚心的黑魔標記感到畏懼,但由於魔法部聲稱已經抓到了所有的食死徒,民眾們也就繼續歡騰地邊慶祝著邊收拾行李準備各自回家。
 
  Lucius依舊黏他黏得緊,那晚的失控就像不曾發生過一樣,只有在望見男人鎖骨上頭未消的紅痕時他才會想起自己那天有多不理智,但奇異的是在他心裡更多的是滿足驕傲的感覺而非愧疚或是其他羞赧的情緒。
 
  回到家裡反反覆覆想了幾天,Harry覺得自己似乎稍微能夠了解Voldemort喜歡給自己手下打標記的病態心理了。
 
  ──打上了標記,就是自己的。
 
  陪著他回Potter莊園的Sirius最後收拾了行李回了Black家,他已經洗清了罪嫌同時也繼承了Black家,如今和他們教父子倆同樣都是家族裡在巫師界僅存的最後一人。
 
  告別的時候Sirius看起來很正經,臉上是嚴肅的表情卻感覺不到絲毫厭惡抗拒,而站在他身旁的Remus則是笑得溫柔,一如Harry所想的、他為了好友一點猶豫也沒有地辭去了Hogwarts黑魔法防禦術教授的職務。
 
  Sirius決定要接下Black,接下他曾經逃避的、作為長子作為繼承人的責任。這無疑是個大工程,只消想想那屋子裡存在的畫像和小精靈就知道了。但Harry 知道自己的教父一旦下了決心就會執行下去,因為他是個Black。
 
  Black的執著,即使迎來毀滅也永不回頭。
 
  他的教父,真的不一樣了。望著已經恢復正常火焰顏色的壁爐,Harry想起那個在他記憶裡活了十幾年的男人曾經的模樣,恍恍惚惚地回憶著那些有關Sirius跟Black的那些陰陰暗暗的記憶最後在舒適的沙發裡頭沉沉睡去,具體夢見什麼他記不清,但卻能回想起在夢境最後看見了一片明亮。
 
  然後他收到了來自他親愛的Arkin Papa所寄來的、被報紙和麻繩緊緊捆住並且最外頭還被繪上了封魔法陣的包裹,本來以為是什麼危險的魔法物品,打開掉出來的卻是上頭憑依著黑魔王靈魂碎片的日記本。
 
  血族親王沒有留下任何隻字片語,但他能從包裝看出自家Papa的心情很糟、而從信差飛行的速度和隨後逃難般的行為得出惹毛自家養父的罪魁禍首大概就是被以特急件方式送來到他身邊的日記本。
 
  他試著和日記本裡的黑魔王對話,但對方卻始終維持著沉默,直到快開學了才在他的軟硬兼施下終於開了金口,卻總是顧左右而言他。他知道養父的脾氣不算好,但也不是會隨便生氣的人,所以對於黑魔王究竟是用什麼方式惹火了他的養父他其實很好奇。
 
  特別是在知道眼前黑魔王對自家養父存的是什麼心思的如今。
 
  也許他真的該冒著被Arkin Papa寄吼叫信的風險寫信去問問到底那個十六歲還不懂事的Tom做了什麼事情激怒了他。Harry小小打了個呵欠,視線在印刷文字上頭無意識地瀏覽了會,確定了自己沒有繼續看雜誌的打算以後才把雜誌收到一旁然後縮進了被窩,望著天花板習慣性地盤算起那些不遠的未來會發生的事情。
 
  他上一次的四年級過得跌宕起伏驚喜連連,從近期收到的信件內容裡看,三巫鬥法大賽還是要舉行,不過從老魔王的信裡他確定賽前不會再有那條校長所設下的年齡線,雖然現在的他就算火焰杯前頭設了年齡線他也還是有辦法把名字投進去,但Hogwarts還是只有一位選手比較好。
 
  不過要是那位混進Hogwarts的食死徒又重覆做了上輩子的事情……評審們應該不會那麼殘忍地要他做雙倍的任務才准過關吧?
 
  已經開始胡思亂想的Harry在被子裡搖搖頭把那些念頭甩了出去,然後他閉上眼睛。
 
  明天就要開學,他可得早點睡。
  
 
 
於是小哈你想到要怎麼消去L拔手上的印記然後加上自己了的嗎~~~~
然後不忍說Tom你是不是偷襲了PAPA才被打包成快遞包裹送到小哈身邊啊XDDDDDDDDD
手腳也太快了XDD
第一次看到PAPA這種反應好新鮮VVVVVVVVV

我想說D同學你在自家帳篷是不是覺得得配副墨鏡了XDD(或者你跑去跟其他人借帳篷躲閃光了?XDD)
 
這麼說太概很欺負日記先生啦,
但是我忍不住要懷疑他調戲吸血鬼爸爸所以被送走....
 
還真的有翅膀XDDD感覺張開的時候會有很可怕的反應啊XDDDDD你兒子怎麼辦XDDDDD
可愛的小哈終於用力的啃啃咬咬了拜託快咬出個洞來←
天狼星不一樣了嗚喔喔──雷木斯你居然就這樣直接辭職你也不想想你繼續待著可以幫你家小哈省不少事啊~~~<不對
黑魔王大概是感情笨蛋所以才被丟出來的小哈不要理他你家Papa也樂得安寧←
 
應該不只是調戲...
但是靈魂狀態還能做什麼哩?(好奇打滾>口<)

可憐的小哈
希望這次能不要參加火焰盃了(有可能嗎?)
要是參加評審有能耐把L拔還是吸血爹地悃去給人魚關嗎?
舞會舞伴會是誰啊...
只要不是L拔我都懷疑他一踏出會客廳就會被惡咒順秒了@@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200-0c0e9f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