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時分 
  愛,是我們飛翔的翅膀。

  可是我們為什麼要飛翔呢?

  深夜時分,開始質疑自己的考運。
  目前決定了一個目標,想要考華文所的創作組,從今天開始和純文學奮戰吧。而民間文學,我想或許還不是那麼適合我。那個人可以當不太熟的朋友,但我不想和她有太多交集。

  脆弱的玻璃心我捧不起,不被稀罕的東西總還會有其他人需要。

  大概總是這種無所謂的態度刺人,但我一直以來都是這樣。沒有為自己找藉口,只是覺得自己沒必要為了別人委屈自己,沒有人活該愛得活得那麼卑微。

  長大,就是當你發現機車前座已經無法回去的時候。

  而我發現我一直在抗拒但卻不斷地成長,在前進的同時不斷回顧。
  這大概是一種病,或許沒藥醫了。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20-1eee9a5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