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H] 世界終歸走向和平 
  自己妄想的疑似戰後文的東西。

  Draco Malfoy x Harry Potter

  這是第一篇,或許也能說是一切一切的開始,但我不排除未來追溯回他們的學生時代。


  於是,世界終歸走向和平。

---

  時序進入寒冷的冬天,空氣中開始飄起寒冷的雪花、純白在不知不覺間侵占了整個世界。

  年輕有為的貴族Draco Malfoy穿著華貴的睡衣在寒冷的早晨中優雅地攤開了預言家日報,斗大的標題觸目驚心地讓他瞇起了一雙好看的眼眸,然後不動聲色地朝自己正坐著的舒適軟椅左側瞥了一眼。

  他現在在自己的臥房,左側是他那柔軟、舒適並且作工十分講究的、只有貴族才用得起的King Size大床。

  然後他繼續閱讀,認真地把內容看進眼裡沒放過任何一個單詞一個字母。這是他長期養成的習慣,對於閱讀專心致志以確保達到最高的吸收率。

  報紙上寫著過去十幾年被全魔法界稱之為「大難不死的男孩」的Harry Potter在失蹤了一年又兩個月後終於有了消息,但卻是一個讓魔法界既想要大肆慶祝卻又想舉國哀悼的消息。

  Harry Potter最後的結局是選擇了和黑魔王同歸於盡,而在劇烈的戰鬥中,這位打從出生起便被人當作是救世主的男孩甚至沒能留下任何遺骸。

  Draco Malfoy將報紙內容徹徹底底看了一遍,挑起眉,表情帶了點嘲諷,然後他放下手裡的報紙站起身爬上了一旁柔軟的大床,一把掀開了棉被,裡頭蜷曲著一個黑髮的青年。

  冷空氣全面進佔,原先在被窩裡躺得相當舒服的青年咕噥了幾句不知所謂的夢話又瑟縮幾下後便繼續了他的睡眠大業。

  於是Draco Malfoy冷冷挑起眉,終於開口呼喚:「Potter。」

  沒有反應。

  「Harry Potter。」

  還是沒有反應。

  而作為房間裡唯一清醒著的人,Draco Malfoy認真地評估起自己究竟該不該把眼前這個嚴格說起來已經在自己的床上睡了整整兩天的男人給踹下床。

  他想他有充分的理由這麼做。

  首先是對方在畢業後一聲不吭地就消失在所有人的視線裡,而消失了一年一個月又二十八天後他又出現在他的生命裡──全身破破爛爛地站在他的家門前並且還抬起手說了聲嗨之後才倒下──然後報紙上說這個睡在他Draco Malfoy床上的男人歷經了一場激烈的惡戰之後死得連渣都沒能剩下。

  依照魔法部發布的「防治食死徒之居家安全守則」,遇上任何一個失聯許久的朋友進行突如其來的拜訪時,謹慎、小心,不隨意讓對方進入自己的屋子裡面並握緊魔杖做好隨時戰鬥的準備。

  Draco Malfoy的眼神快速地撇過床頭櫃上擺著的冬青木杖──那還是他放上去的呢──,然後低頭看了一眼自己正握在手裡的魔杖。

  最後他優雅地嘆了一口氣,以一個標準的Malfoy該有的姿態,「起來,Potter,你已經在我的床上睡了超過一般正常巫師該睡的時間了。」

  但床上的男人只是又咕噥著不知道是什麼的話然後又翻了個身。

  而顯然知道對方嘴裡會說出哪些話的Draco Malfoy嘴角難看地抽了抽,然後與臉上難看的表情呈現完全反比地、他輕柔地把那個沉睡著的黑髮男人摟進懷裡。

  「夠了,Harry、別賴床。」

  令人訝異地,沉睡著的男人懶懶地微微掀開緊閉了許久的眼簾,然後在望進他記憶裡熟悉的銀灰的同時嘴角勾起幾乎可說是甜膩的淡淡微笑。

  「Morning,Dray──」

  噢、好吧。

  Draco Malfoy絕望地發現自己在對方甜甜喚出自己暱稱以後,他唯一想做的事情不是把懷裡的傢伙給踹下床、而是與之相反地想要狠狠蹂躪那雙他錯過了一年又兩個月的唇瓣。

  ──而他也的確這麼做了。



  「So……你現在是個死人。」Draco盯著對面蜷曲在沙發上的男人,謹慎地開了口。

  他們最後轉移到了起居室,桌上擺著暖呼呼的熱茶而成套的沙發上有舒適的靠墊抱枕以及毯子,畢竟Malfoy從不虧待自己。

  「顯然在大多數人眼裡──是的。」那個在過去十數年總是被人仰望的英雄Harry Potter只是把臉埋進懷裡的抱枕,即使是整整兩天的睡眠也無法讓他看起來顯得更加精神些。

  Draco沒有再試圖說些什麼有關Harry Potter這個人究竟是生是死的話題,他只是移動了他的位置抵達Harry身旁,並且讓對方的背脊靠上自己的胸膛。

  見鬼的魔法部見鬼的預言家日報,永遠不要相信你沒有親眼看見的真實,不是嗎?

  「……Draco。」

  「嗯?」

  「魔法界的救世主男孩和Voldemort同歸於盡了。」

  他注意到那是個肯定的語句。

  然後他們安靜了好一會兒,時間長到Draco幾乎要以為對方又在自己懷裡睡著了的時候──畢竟這種事情在過去並非罕見的事情──Harry像是終於鼓起勇氣般的深深吸了一口氣。

  而他接下來說出口的話很輕很輕,卻無比清晰。

  「所以現在,我就只是……你的Harry。」

  Draco在聽見的那一瞬間突然覺得自己整個人都無比踏實了起來。

  作為一個並不隨著黑魔王的一舉一動起舞的Malfoy,他知道自己的立場在魔法界處於一個極為尷尬的地方,而與此同時,理論上應該要支持他的父母一個在阿茲卡班而另一個早就被安排好了到遙遠的國度度假直到風頭過去。

  雖然這是他與父母共同安排出來的結果,但在畢業離開霍格華茲後他的日子的確不是那麼好過,畢竟雙方都有人想置他於死,但他憑藉著自己的能力與社交技巧終究還是讓自己的生活恢復了過往部分的水平,而再也沒人主動前來尋找他的麻煩。

  在這場戰爭裡,他不偏不倚地處於一種超然的中立地位,他不吝於給予任何一方各種意義上的幫助,但是凡事都得付出相應的代價。Malfoy向來都是成功的商人,而他Draco Malfoy自然也不例外。

  於是,令人不齒地,他發了一筆戰爭財,成功地讓他的家族金庫又多了好幾堆金加隆、同時他的人脈也被廣闊地拓展開來,魔法界有大部份的人都或多或少地算是欠他一點人情。

  最後他成功讓自己身處在一種尷尬但安全的位置,事實上,他過著近乎與世無爭的貴族生活已經有一段時間了,而Harry Potter是一年來唯一突破他重重關卡直達他家門口並且成功達陣到他床上的人類。

  然後戰爭結束了。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2-90aa327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