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 Burnout/職業倦怠(55) 
 ×閱讀前警告×

  重生血族Arkin Papa怠惰救世主愛與自我流

  Lucius Malfoy x Harry Potter

  留言感想歡迎~
  天氣好熱。

--
 
五十五、捕鼠
 
  「Harry,你不是沒選奇獸飼育學?」午餐過後,發現接下來已經沒有課程的室友跟著一行人一起來到了Hagrid小木屋旁的大空地,Draco挑眉詢問,「不去圖書館或是回寢室休息?」
 
  「想說跟著你們來看看,搞不好會看見什麼有趣的魔法生物。」從Draco手裡接過躁動不安的教科書,指尖慢慢沿著書背劃過讓整本書癱軟了下來變得溫馴後才把書還給原持有者。
 
  依著Harry的方式也對自己手裡的書做了一遍,Blaise抓著老實許多的課本湊了過來十分親暱地搭上了Harry的肩膀,「覺得有趣怎麼不乾脆選這門課?你知道,發現你沒選,Hagrid很傷心。」
 
  Harry突然慢慢綻開了笑,目光瞥向圈在小木屋另一端一看就知道是教材的猛獸們,「Well,我以為動物比植物危險多了。」
 
  被提點了的Draco抽了抽嘴角,不著痕跡地離救世主遠了些。做為某人課程裡固定的搭檔,他非常明白在藥草學課堂裡,那些植物的暴動有多可怕。
 
  遲了一點才明白過來,Blaise乖巧地收回手縮回了正噙著淺笑的Pansy身旁,然後故作深情地開口,「Harry、我偉大的黃金男孩,等等上課的時候請你務必別站到我身旁,我的愛情只願意奉獻給正常人類。」
 
  Harry只是微笑。
 
  一行人走到了上課的地點,獵場看守人剛好牽著本堂課的教材走了出來,一群三年級生敬畏地望著眼前看來十分兇惡的鷹馬,同時停住了步伐不敢再前進一步。
 
  「怎麼都停在那兒?站過來點你們才能看清楚,來來來、Buckbeak很乖的。」Hagrid熱情地朝著學生們招招手。
 
  所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倒是旁聽的Harry無所謂地、勇敢地往前走了過去。
 
  「Hey、Harry,你怎麼來了?」
 
  「來旁聽啊。」似乎不知道恐懼怎麼寫的救世主站到了鷹馬眼前,十分有禮貌地鞠了個躬,過了幾秒鐘,鷹馬微微曲起前肢回了禮,而Harry才抬手拍了拍那堅硬的鳥喙。
 
  Hagrid黑甲蟲似的眼睛瞬間晶晶亮亮,「Harry,你之前也接觸過鷹馬嗎?」
 
  「……算有吧,牠真是個漂亮的大傢伙。」看著鷹馬微微瞇起眼一臉享受的模樣,Harry繞到野獸的身側順了順牠頸邊的鱗片和身體與翅膀上的羽毛,Buckbeak搧搧翅膀又扭扭脖子,主動蹭了蹭身旁蒼白的男孩。
 
  被蹭得倒退了兩步,Harry站穩了腳步才回頭,「啊、Hagrid,你該上課了。」
 
  向學生們細心介紹鷹馬的習性和相處時的禁忌後,Hagrid讓學生們三五個一組,各組分別牽走一隻鷹馬觀察。Harry站在旁邊看著幾個好友們鼓起勇氣和鷹馬Buckbeak鞠躬然後戰戰兢兢地等待猛獸的回禮,偶爾提點個幾句順便替他們加油打氣。
 
  等到鷹馬接受了小組裡的每個人,幾個孩子圍繞著Buckbeak嘀嘀咕咕又好奇地伸出手摸摸拍拍,Harry突然開口。
 
  「你們想騎騎看嗎?」
 
  「──咦?」
 
  帶著每個人都到天上飛了一圈,Harry俐落地跳下地面,對著最後一個被硬推上鷹馬飛了一圈的Slytherin小公主伸出手,Pansy先是瞪了幾個男孩子一眼,才高傲地把手交到Harry的手上優雅地下了鷹馬。
 
  「下不為例,先生們。」
 
  告別了Hagrid跟鷹馬們,一天的課程算是告一段落。三年級的選修課程,由於過往糟糕的經驗,Harry並沒有選擇奇獸飼育學跟占卜學,而是改選了古代文字研究跟算術占卜。
 
  由於興趣不同,幾個孩子們的課表都不太一樣,但都還在正常的範疇裡,除了Hermione依舊求知慾旺盛地選了每堂課,於是他們只能看見那位Ravenclaw的小女巫每天匆匆忙忙地背著大書包突然出現又突然消失。
 
  Slytherin的貴族們了然於心,Gryffindor的小獅子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Hufflepuff的孩子則是擔憂地注意到女孩疲憊的面容跟愈發暴躁的脾氣。
 
  第一個Hogsmeade周末,Harry站在城堡門口對著朋友們揮手。血族親王當然有在他的同意書上頭簽名,他擁有去Hogsmeade的資格,但他選擇留在城堡裡,勉強算是安了某些人的心。
 
  對他來說,Hogsmeade早就不再那麼有吸引力,當然Hogwarts其實也不太能引起他重新探索的渴望。於是他讓Herpo領著一路在城堡裡悠悠哉哉地閒晃,一面聽著活過上千年的蛇怪向他介紹城堡的歷史,偶爾低聲嘶嘶與牠交談。
 
  走到Gryffindor塔附近,Harry聽著Herpo抱怨起Godric Gryffindor是個超級大無賴,不僅成天纏著他的主人不放、還總是以一些奇怪的稱呼來叫他,更過分的是他總是用看魔藥材料的眼神看牠、三不五時就想切牠身上的東西去熬藥。
 
  摸摸手上小青蛇安撫牠的憤怒,Harry才想說些什麼便看見眼前一個小黑影伴隨著吱吱的叫聲快速從前方的走廊橫向跑過,沒多做思考便狠狠甩了個無杖的石化咒過去。
 
  走了幾步從角落撿起已經被石化的老鼠,一個計畫在自己的腦海裡短暫凝聚成形。於是男孩腳尖一轉,朝著最近的黑魔法防禦術教授辦公室走了過去。
 
  「Harry,我可以吃掉牠嗎?」嘶嘶吐著蛇信舔了舔硬梆梆的灰老鼠,Herpo問。
 
  「他不是真正的老鼠,Herpo吃了會鬧肚子的。肚子餓的話我等等帶你去廚房,我想你比較喜歡嫩羊排?」點點小蛇的頭要牠縮回袖子裡,Harry敲了敲緊閉著的辦公室門,他知道他要找的人就在裡頭。
 
  過了一會兒,門開了,Remus Lupin探出頭,注意到來者後表情顯得有些錯愕。
 
  「呃,Ha、Mr. Potter,有什麼事情嗎?」
 
  「午安,Lupin教授,希望我沒有打擾到您。」注意到男人一開始的口誤,Harry眨眨眼,「您可以叫我Harry,如果您願意的話。」
 
  「啊、好的,那麼Harry,找我有事情嗎?」眨了眨蜜金的雙眸,新任的黑魔法防禦術教授露出溫和的微笑,「……先進來吧。」
 
  跟著對方走進辦公室,Harry把手裡被石化了的老鼠擺到桌上,注意到男人瞬間緊縮的瞳孔,他開口。
 
  「我剛剛在附近散步,路上發現了Scabbers、就是牠,牠是Ron的寵物老鼠,常常亂跑。然後因為前幾天我們才聽Ron說Scabbers不見了好幾天,所以剛剛牠在我眼前跑過的時候我就急忙用了一個書上看到的石化咒,結果現在解不開了。」
 
  棕髮的男人小心地拾起桌上的老鼠,瞇著眼細細觀察。在注意到老鼠前肢缺了一根指頭的時候,他當機立斷地把一旁的架子給變形成了一個堅固的籠子,接著把老鼠給丟了進去。
 
  「Lupin教授?」
 
  「Harry,我必須去找校長一趟,這很有可能不只是一隻普通的老鼠。」
 
  男孩歪了歪頭,「但是Ron說這是他哥哥Percy給他的寵物,已經在他們家待了十幾年了,牠不是老鼠還會是什麼呢?」
 
  因為對方的話而更加確定了心中猜想的Lupin看著眼前的男孩,明白自己必須得解釋清楚,畢竟這和對方有很大的關係,這孩子有權利知道真相。
 
  「Peter Pettigrew,一個我們都以為他死了十二年的人。」
  
 
 
好可愛!!!!超可愛的!!!!!!<喘
小Harry你根本欺負室友對吧!!!!!另一隻連帶驚嚇喔WWWWW
不過後來他有帶那幾隻飛一圈也算回報了吧,Hagrid大概是又高興又惋惜的想著小Harry怎麼沒有選他的課WWWW
然後,好喜歡Harry綻開微笑的部分喔!!!!L拔看到一定會直接把人打包帶走有沒有!!!!!!!!!!!!!

恭喜抓到某隻九命怪鼠了<等等
 
哇wwwww好棒wwwww
提早解決禍害了/////
是說關於Godric,Herpo大概不懂那是葛萊芬多表現愛意的方式吧ww
而且沒有死纏爛打要怎麼把高傲的Slytherin追到手呢XD///
 
我可以說我其實很期待繼溫室暴動後又來一齣群獸戰爭戲碼嗎wwww(欸你ry
然後小Harry你真會抓機會這麼迅速就拿到大證據了果然潛意識還是很希望黑狗爸爸能快點恢復清白吧(ryyyyyyy
 
Peter你好Peter掰~
小哈偶爾的壞心眼好可愛~
我也想要一隻海波爾(你不被吃掉就不錯了(诶
 
喔喔~老鼠抓到了(安息吧...
只能說那鼠輩真不走運遇上天敵XDDDDD

比起這個,我其實比較關心Godric追到手沒?(炸)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191-07ead8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