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 Burnout/職業倦怠(46) 
 ×閱讀前警告×

  重生血族Arkin Papa怠惰救世主愛與自我流

  Lucius Malfoy x Harry Potter

  努力衝刺的我生生扼殺了多少短篇啊啊啊(痛哭槌地)

--

 
四十六、必然會發生的石化事件
 

  坐在Slytherin的看台上看著球員們在空中飛來飛去,確定了魔杖處在自己隨時可以抽出的地方後,Harry稍微讓自己放鬆了一點。作為一個曾經的Quidditch球員,就算如今只能坐在看台上當個觀眾,他還是很願意享受欣賞球賽的樂趣的。
 
  看著Gryffindor隊裡的雙胞胎合作無間地把兇狠的搏格一次又一次地往Slytherin球員身邊送去。Harry想起當他還是個Gryffindor時,Weasley家的雙胞胎在球場上理所當然是最佳的戰友,可現在他作為一個Slytherin,即使對他們的技術十分欣賞也不能明目張膽地表達出喜愛之情。
 
  其實他偶爾還是會想打Quidditch的,只可惜他每次穿上隊服騎上掃帚就總是沒好事發生,每每都以他被送進醫院廂房作為結束……這實在不是什麼好經驗。
 
  即使少了在天上亂飛的黃金男孩,Hogwarts的Quidditch競賽依舊是數百年如一日的充滿陰險算計與暴力,但至少失控的範圍僅限於人類,發瘋的搏格與狂躁的掃帚並沒有興致勃勃地也去參一腳。
 
  比賽結束,Gryffindor以十分之差輸給了Slytherin。嚴格說起來,撇除掉那些小動作跟部分的復仇行為後,還算是一場很不賴的比賽。
 
  有一搭沒一搭地和友人們聊著比賽內容,前方的大隊伍卻突然停下了腳步,然後是齊齊倒吸一口氣的聲音。幾秒鐘後,他感覺到腳踝突然纏上了一尾冰涼的小蛇,藉著朝前觀望的動作趁機用長袍掩蓋住縮小的肇事者,Harry不確定自己是不是想到前面去看看受害人的臉。
 
  時間有必然性,該發生的事情不管以怎樣的型態總還是會發生,無法避免,而逃避只會讓事態變得更加難以收拾。他當然想讓所有的人都可以毫無心理陰影地活過這動盪的年代,但這顯然都是奢望。
 
  「聽說是Gryffindor的Colin Creevey。」跟比較前面的人打聽到消息,Blaise走回好友們身邊,「跟Mrs.Norris一樣,被石化了。」
 
  「──所有人都回寢室去!」接到幽靈通知而急忙趕來的McGonagall繃著臉放大音量喊著,把正圍觀著議論紛紛的學生們全數趕回各自的交誼廳。
 
  因為又一起的石化事件,Hogwarts再度陷入了人心惶惶的狀態。教授們宣導著所有學生都應該要結伴而行不可以落單,也要求所有級長和男女學生主席加強夜間巡邏,嚴格執行起宵禁後不得外出的校規。
 
  「以上,我相信你們都明白該怎麼做。」現任的Slytherin級長一本正經地宣讀完學校發下的命令,面對眼前一群表情沒有太大變化一臉習以為常波瀾不驚的Slytherin們,級長十分滿意。
 
  Slytherin們向來懂得審時度勢,知道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當然宵禁後出來夜遊那是不管哪一間學院的學生都心知肚明、必然會發生的事,只是時機抓得好不好、藏匿的功夫精不精的問題罷了。
 
  雖然現在學校人心惶惶,但石化事件這種東西畢竟還只是少數人,更何況人家還擺明了指定要攻擊Muggle血統的學生,對Slytherin這種什麼沒有純血貴族最多的學院來說根本不值一提,頂多就是茶餘飯後聊聊誰會是那位Slytherin的繼承人,彼此試探彼此猜測。
 
  不過目前的跡象看來,兇手應該不在Slytherin。
 
  Harry垂下眼琢磨著事情的進展,想著Gilderoy Lockhart的決鬥社大概過一陣子就會成立,但他是個蛇語者的這件事情這次應該不會暴露。他花了一點時間去偷偷觀察Ginny,發現那個女孩偶爾會陷入一陣恍惚,臉色十分蒼白,詢問Herpo也得到了那個被操縱著的學生越來越虛弱的答案。
 
  看來果然還是得找個時間去Gryffindor塔看看,但男生不能未經允許便進入女孩子寢室的這條規定倒是個難題。
 
  想起當年自己和紅髮好友讓女生寢室的階梯給扔出來的經驗,Harry忍不住苦惱了起來,那可真是段不太美好……噢,或者該說是不堪回首的記憶,即使當初也只是短短的幾分鐘。
 
 
  圖書館裡,照往例會混合著四個學院學生的某個小角落,注意到那裡已經先坐著Ravenclaw、Hufflepuff以及兩名Slytherin了,於是剛進圖書館的Gryffindor手裡攢著一小疊傳單走了過去。
 
  「要去嗎?就在今天晚上。」
 
  「唔、決鬥社?」Hufflepuff想了會兒,「Flitwick教授開的嗎?我聽學長姐說他年輕時是個決鬥高手。」
 
  「……我確定這不會是我們院長開的。」Hermione盯著手裡的傳單,斷然道,「順帶一提,他現在也還是。」
 
  「喔。」Neville歪著腦袋抓著手裡一模一樣的傳單,視線看向給出傳單的Gryffindor好友,「那、Ron,這是你們院長開的?」
 
  「我猜不是,McGonagall怎麼可能鼓勵學生決鬥。」從後方趴到Neville肩上環著對方,Blaise看了男孩手上的傳單幾眼,慢吞吞地開口,「Sprout教授也不可能,我們院長看來也不會做這麼譁眾取寵的事兒。」
 
  「我剛才經過大廳,看有人在發就拿了幾張。」Ron聳聳肩,他也不知道發起人是誰,「但應該不會是McGonagall,她最近很忙。」
 
  「在說什麼呢?」才剛加入便直接伸手從Hermione手裡抽了傳單來看,Draco無視小女巫略顯不贊同的眼神,快速地瀏覽完內容後便挑起單邊的眉、懶洋洋地笑了開,「Hmmm、我想Snape教授會更加樂於親手毒死這個發起人。」
 
  像是突然被啟發了一樣,在場的Slytherin們不約而同地露出微笑。
 
  「那麼,要去嗎?」握著扇柄點了點Ron手裡傳單上寫著時間地點的位置,Pansy開口詢問。
 
  「去看看也無妨。」轉頭看向一進圖書館就先到書庫裡搬了一小疊書走回來的室友,「Harry,決鬥社,去嗎?」
 
  黑髮的男孩面無表情地思索了會兒,放下手裡抱著的幾本書,「今晚Snape教授沒關我禁閉……你們都想去?」
 
  「沒準能學到什麼厲害的咒語?」Ron盯著傳單左看看右看看,滿懷希望地問,然後又覺得有些困惑的,「不過,你們是不是已經知道了辦決鬥社的是誰啊?」
 
  在看好戲與友誼之間,在場所有知道決鬥社將會由誰主辦的孩子們花了極度困難的三秒鐘做出了抉擇。
 
  「Well……你晚上就會知道了。」
  
 
 
教授!你就不用客氣的毒死他吧!

為什麼我覺得有看到帥帥教授的感覺!(小花朵朵開)

歡樂的決鬥社,不管過去現在,那場景都是經典啊!
 
看好戲的孩子們真是太糟糕了
遲鈍的孩子傷不起阿
 
我每次都好在意霍格華茲七人小組的互動阿!!!!
不管是男男或女女或男女(欸自重好嗎?
綠綠可以再多寫一點關於他們的事情嗎(滾
我也想看帥帥教授!!
 
孩子們吐嘈吐得好啊
教授請你不要大意的毒死吧><
 
Harry就學期間的魁地奇比賽都無比悲劇啊,感覺都快要跟黑魔法防禦術教授的詛咒有的比了
就石化事件來說,如果這次來個蛇院的小動物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喔WWWW可惜大家都不知道兩個兇手中的其中一個就是為了要把主兇手引出來的小Harry啦WWWWW
之後冠冕被丟到PAPA那邊會不會也被吸血鬼親王虐待一下阿WWWW

好想看大家合力整某個草包孔雀的情結喔WWWW
 
雖然Harry自己說這次不會被透露出他是蛇語者這件事...但總覺得因為意外被透露出來的可能性很高欸...畢竟是那個洛哈特.而且我想爆出來後教授的臉色決不會只是難看而已.救世主黃金男孩是個Slytherin又是個半血族再加上是個蛇語者.最糟糕的還是現在跟個花枝招展的大孔雀Veela是伴侶關係...
 
Ron真的很可愛XDDDDDDDD

小鉑金挑眉有種帥勁!!!
 
為什麼總覺得L拔會跑出來(诶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179-eb5d5dc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