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 Burnout/職業倦怠(33) 
 ×閱讀前警告×

  重生血族Arkin Papa怠惰救世主愛與自我流

  Lucius Malfoy x Harry Potter

  求留言求感想求心得我好寂寞我超冷baf4185833ad8648eaaf93402f0434e7_w45_h45.jpeg

--

  
三十三、貴族家譜裡那些錯綜複雜的線條形成的輩份問題
 
  他從來沒告訴別人過,其實他對母親的感情很複雜。在過去曾經很小的時候,他是恨過自己的父母的,怨他們為什麼不帶著他一起走而是要讓他留下來承受那一切、望著別人幸福美滿的家庭自己卻永遠得不到。
 
  他渴望有一個家,卻又害怕。他也想要得到那樣的溫暖得到那些毫無理由的任性包容與寵愛,可卻害怕自己得到的是像從小生長的Dursley家一樣,他依舊是被排擠冷落的那一個。
 
  他不喜歡他的姨媽,可是Petunia總是寵著Dudley,無條件的。
 
  他喜歡Weasley家,那總能讓他覺得溫暖,Molly的擁抱總是那麼熱情,可是再怎麼羨慕,那都不是他的家他的媽媽,再疼再親,都不是他的,而且Weasley家那麼多孩子,即使過去他們總戲稱他是Weasley的第七個男孩,但還是不一樣的。
 
  其實他很羨慕Draco,他的家庭很美好,雙親健在,疼他的爸爸寵他的媽媽。Harry想要的也就這麼多,可是沒有,從一歲的萬聖夜以後就什麼也沒有。
 
  他遇過的母親們,沒有一個是他的。再溫柔再寵愛,都是別人的。
 
  頭髮被輕輕撫過,沉浸在自我思緒裡的男孩嚇了一跳,翠綠的目光猛然撞進一雙飽含溫柔愛憐的藍眼睛,讓他心裡震盪了下。
 
  不同於Petunia Dursley的複雜厭惡也不是Molly Weasley毫無保留的熱情,而是一種略帶保留的情感,足夠的禮貌尊重與恰好的善意,讓人覺得舒適,也不會有任何由於隱瞞而帶來的不安,然後他突然想起自己還沒做自我介紹。
 
  「我是Harry Potter,很高興能見到您。」
 
  Narcissa僵了一瞬間,但拂過男孩柔軟髮絲的手還是堅定地牽起了對方沒被丈夫握著的另一隻手,拉著年幼的救世主來到了已經擺好茶水點心的圓桌旁坐下。
 
  她替男孩拿了一個水果塔又倒了一杯伯爵奶茶,再把精緻的銀叉擺到對方手裡,「嚐嚐,看合不合口味。」
 
  黑髮男孩遲疑地點了頭,握著小叉子小心翼翼地切起眼前精緻的水果塔,切了一口送進嘴裡,甜滋滋的味道混合著水果自然的微酸在嘴裡化開,讓他微微瞇起了眼睛。
 
  維持著慢條斯理的小口進食速度,知道一時半會兒還輪不到他說話,Harry垂下頭準備攻略桌上琳琅滿目的點心們,卻想起自己戰後到現在就算換了個身體卻依舊沒見增長的小鳥胃,黑髮男孩表情有點糾結地望著滿桌看起來都很美味的點心,在心裡輕聲歎息。
 
  看著小伴侶慢吞吞地進食著,Lucius微揚起唇,然後注意到對面的妻子正以一種詢問的目光注視著他。
 
  ──親愛的,你不是去夜行巷嗎、為什麼帶回來的是救世主?
 
  「Cissa,他們是同一個。」大鉑金臉上的笑容淡了下來,注視著男孩的眼神卻依舊溫柔,只是帶了些微的無可奈何,「Harry就是我在夜行巷遇到的那個男孩。」
 
  Harry切草莓的動作頓了頓,拿不準自己是該抬頭還是繼續動作,最後他維持著原先的角度卻小心地偷偷覷著端坐在他眼前的、在過去他總認為無比合適的夫妻倆,畢竟他們同樣的精緻華麗高傲並且閃亮亮,可現在那個男人成了他正在締結的伴侶。
 
  Malfoy家的男主人突然勾起笑,他注意到他的男孩正在偷看他;Malfoy家的女主人也綻開了微笑,她發現她在不久前決定要喜歡的孩子原來比意料中還要更加可愛。
 
  「我能叫你Harry嗎?」Narcissa柔聲問著,在看到男孩受寵若驚地點點頭以後像是突然想到什麼、小小驚呼了一聲,「啊,算起來我還是你的表姊呢。」
 
  從腦海裡提取出Black家的族譜,大鉑金的思緒隨著家譜的線條蜿蜒而上,找到目標後記憶裡的貴族家譜順勢翻到了標示著Potter的那一頁,從Black家的Dorea連到了Potter家的Charlus,線條往下是就學期間印象有點稀薄的頑劣Gryffindor學弟再來是現在就坐在眼前的男孩。
 
  嘴裡咬著半顆草莓,Harry愣住。
 
  他可真從來沒看過家譜,唯一看過的只有在Black老宅裡的掛毯,還是和自家教父閒聊之餘才匆匆暼過幾眼。而在後來即使他居住在老宅裡卻也從來不肯停下腳步看上哪怕一眼,因為那上頭沒有他摯愛的親人。
 
  「你的奶奶Dorea,是一個Black。」Narcissa笑咪咪地解釋,「她是我曾祖父最小的女兒,算起來是我的姑婆。所以你可以叫我表姊噢,小Harry。」
 
  Harry眨眨眼,遲疑著把草莓咬進嘴裡不知道那個瞬間將兩人關係拉近很多的稱呼到底該不該喊出口。他對表親的印象就是Dursley一家,糟糕透頂,即使明白他們只是出自畏懼與不安還有一種難以言喻但其實是想保護他的心態。
 
  不喜歡,但也不至於到恨,當然可以的話最好是別再接觸彼此傷害。
 
  如今面對眼前突如其來的表姊,Harry不知道,尤其是對方還是他室友兼好同學兼上輩子死對頭的母親。……等等,Draco Malfoy的母親?
 
  「……Narcissa表姊、」翠綠的眼睛無辜地又眨了幾下,「那Draco會叫我舅舅嗎?」
 
  「如果你堅持,親愛的。」Narcissa彎著眉眼,溫柔地摸了摸男孩柔軟的髮絲,面對男孩軟濡嗓音喊出的稱呼很是受用,「多吃點,喜歡派嗎?」
 
  「嗯,喜歡。」點頭,然後一塊蘋果派被放到了他的盤子裡,順著那雙骨感美麗的大手看過去,Harry發現他的伴侶正以一種近乎寵溺的目光注視著自己,於是他垂著視線輕聲道謝,「謝謝……Lucius。」
 
  「不客氣。」
 
  「說到Draco這孩子,是不是也該請醫生來瞧瞧了。」優雅地替男孩把茶杯重新斟滿香甜的伯爵奶茶,Narcissa微微蹙起眉,「這一兩天都睡得那麼晚,今天也是拖到了快午餐的時間才醒來。」
 
  Harry含著蘋果派一瞬間停下了咀嚼的動作,隨即又鎮定地繼續咬了起來,然後默默地捧起精緻的茶杯抿了一口奶茶把所有可能會導致他噎著的因素通通沖下肚。
 
  猶豫著該不該坦承。垂著視線把茶杯擺回桌上的救世主剛抬起臉就對上了兩雙正注視著自己的眼睛,僵了一下。
 
  「Harry是Draco的室友呢。」Narcissa眨了下眼睛,「那孩子平常在學校早上也起不來嗎?」
 
  綠眼睛的男孩沉默了一會兒像是在思考,「Draco有時候早上低血壓會挺嚴重的,但不會總是這樣。」
 
  看著Narcissa,Harry一臉真誠,卻在對上Lucius似笑非笑的目光時不著痕跡地別開眼,把視線固定在茶杯外觀的某個花樣上頭,然後試圖改變話題,「呃……你們會跟Draco說嗎?」
 
  「他遲早都得知道的,小Harry。」
 
  「這麼早就知道,Draco會嚇到的吧。」Harry有些煩惱的小小皺起眉,「他才剛滿十二歲……」
 
  「如果你不想,也可以推遲一點時間。」Lucius開口,「我們可以暫時先跟他說我有了個Veela血緣認定的伴侶,但他總有一天還是得知道是你。而且親愛的,你比Draco小了快兩個月。」
 
  「……我不一樣的。」Harry垂著眼,「還是等Draco再大一點吧。」
 
  不管怎麼說,父親有個小伴侶是一回事,那個小伴侶是自己的室友又是另一回事。雖然不管是直接告訴Draco還是讓他自己慢慢發現都會造成傷害,但Harry還是本能地想要再延遲一點。
 
  他瞞了他們好多好多呢。
 
 
 
小哈就像小倉鼠一樣進食超可愛!!!!!
提到HP內的族譜真是不忍說阿XDDDDDDDDDD
於是明明比D同學小結果D同學還是得叫他舅舅XDDDDDDDDD
他們應該猜的出來D同學貧血是怎麼回事吧XDDD
 
Lucius猜到了
Narcissa要過一陣子才會知道(欸欸欸

我覺得小鳥胃的Harry好棒(欸
 
舉手!!到底哪裡看到這份萌萌家譜(羞
以這樣來說Cissa應該是Harry的堂姊吧?
因為是爸爸那邊...
不過總義就是cousin或是uncle來表示全部(喂XD
 
這...我的情緒
只能說,繼續寫吧,我等著全文完結!【苦笑
 
欸,在我自己的觀念裡,要同姓的才是堂,不同姓的是表。
所以Sirius和Narcissa是堂姊弟,Harry和Narcissa是表姊弟這樣,畢竟同姓才會是同一批祖先牌位←

冷凝乖乖(摸拍拍)
開心點啊(摸摸
 
其實我一直沒有搞懂過HP裡面的家譜跟族譜(喂)

超期待小龍叫小H舅舅的我是怎麼了(掩面)
 
等Narcissa和Draco知道Harry的血族身份,也就明白Draco的低血壓是怎麼回事了吧。
HP裡純血貴族不斷聯姻,輩份什麼的就是浮雲啊。
 
然後我也有同齡/比我小的姑姑以及舅舅。
要我叫同班同學「姑姑」……那完全是叫不出口狀態。
 
就堅持叫舅舅吧(大笑
想到Draco的反應就忍不住笑翻XDD

Harry什麼時候要承認他就是Draco低血壓的兇手
超期待~~
 
小柏金神哀桑囉WWWWWW<想到就覺得好玩
L拔今後要多喝點補血劑讓小哈補充血糖零嘴才行,不然字加兒子又要被當小零食啦XDDDD
 
小兩個月算什麼!
我還有小5歲的阿姨呢~~~(驕傲什麼?
先恭喜小Draco應該不會再晚睡下去了(笑
小Harry想吃卻吃不下好可愛~~~~(開小花
 
糾結於點心的小哈利好可愛啊!!<尖叫
小D還是乖乖較舅舅吧!
期待小D聽到自己被小哈吸血及小哈是L拔伴侶時的表情啊!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158-1cb9183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