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 Back at one 
接續Morbid


※閱讀前警告

  依舊失憶|片段式|需要大家自行腦補

  Lucius Malfoy x Harry Potter

  祝大家白色去死去死節快樂!!!!!



  Back at one

--

 
1.
 
  Placido Potter是個Ravenclaw。
 
  最喜歡的教授是他們的院長Professor Flitwick,最討厭的是負責教黑魔法防禦術的Professor Malfoy。即使全校大多數的學生都喜歡他。
 
  入學宴那一天他瞪著那本毫無疑問印著他養父年輕版本照片當做封面的書,腦袋一片混亂。他才知道他的Harry是魔法界的黃金男孩、是拯救了無數巫師家庭的救世主,他本該活在魔法界受人景仰愛戴,可結果是他記憶全失地活在Muggle界。
 
  他們說Professor Malfoy是為了Harry才會留在Hogwarts任教,十年來不曾缺席過;他們說Professor Malfoy深愛著Harry所以十年來感情生活一片空白,只為了等那失蹤了的救世主。
 
  可是他也記得當年Harry當年第一眼看見他時,他望著他這雙與Professor Malfoy如出一轍的眸色怔怔出神竟不知為何流下眼淚,但事後追問Harry也只是歪著頭恍惚著回想然後模模糊糊地開口回答說大概是因為他當時的模樣太過可憐。
 
  Harry不知道,可Placido知道。
 
  都是為了這雙眼睛。多少年來Harry總是下意識地選擇灰藍色或是金色的東西,明明回過神來會一臉疑惑望著手中華麗的飾品卻還是不由自主地買下,然後日復一日在空閒的時光裡望著那些鉑金灰藍恍恍惚惚。
 
  那些迷離的目光,名為絕望。
 
  Harry從沒因為什麼原因而放下那些東西,就像明知有火卻還是毅然決然撲上去的蛾,自尋死路卻甘之如飴。
 
  他不知道事實上發生了什麼事情造成了如今的局面,但他可不是笨蛋,憑著耐心和毅力他從一點一點的線索裡拼湊出了結論。
 
  絕對不能讓Lucius Malfoy見到Harry Potter。
 
2.
 
  年輕有錢的Potter先生在倫敦開了一間花店。不很大的空間裡分成兩個部分,前面是店面後面是小型的溫室和休息室。小巧精緻的店面裡養著各色的玫瑰,美麗多彩。
 
  他雇了一個女孩替他照看店面,因為他太容易恍神。每天早上他會慢悠悠地搭車到倫敦、踏著輕快的腳步走到他的店。多數的時間他會待在溫室裡擺弄那些他喜歡的花花草草,偶爾突發奇想地想著要是這些植物會掙扎那該是多麼有趣的畫面。
 
  花店的收入不多,Potter先生卻不以為意。他的財產多到花不完,而他在銀行理財顧問的建議下試著挪了一部分的財產進行了一些投資,上帝保佑,他的財產增長的速度遠遠超過他能消耗的,幸好他的寶貝養子去的魔法世界聽說幣值比英鎊還大,希望親愛的Placido可以當個被寵壞的孩子努力揮霍。
 
  他的養子去了很遙遠的地方學習,那是他無法理解的世界。
 
  那所應該是叫做Hogwarts的學校派人來帶Placido去買入學用品的那天他恰好臨時有事不克前往,讓他著實惋惜了好一陣子,但Hogwarts可是要念七年的呢,總還會有機會的。
 
  魔法,真神奇。
 
  等Placido回家,問問他能不能把玫瑰多變幾個顏色。鉑金色不錯,襯他的眼睛。
 
3.
 
  Severus Snape的畫像被掛在校長室,在他旁邊的是成天不是研究怎麼把兩個黏在一起的檸檬雪寶給順利掰開就是試圖向他推銷甜食的白鬍子老頭據說是本世紀最偉大白巫師的Albus Dumbledore,為了避免畫像太常維修引起董事會的注意,他只得每天沉默地架起大釜認真熬煮那些生前無法明目張膽製作的魔藥,又不是說畫像做的魔藥能真的拿出去給活人用。
 
  ……大部分都不行。
 
  「Severus,你見過那孩子了嗎?」現任校長Minerva McGonagall疲憊地揉揉鼻梁,「一個Ravenclaw,黑髮灰眼,像個Black,卻是Potter。」
 
  「Minerva,我是幅恪守自己本分的畫像,不隨便走動。」
 
  聽著對話,歷代的校長畫像在旁邊聽著不樂意了,「Hey!Severus,你這是人身攻擊!就算是畫像也該有人權、我們也是需要起來走動走動的,否則日子多無聊!」
 
  「而且Placido是個可愛的好孩子,你也該去和他聊聊,說不定能讓你活潑有勁點。」
 
  「容我提醒各位,我們都已經死了,不需要活力。」
 
  「這孩子就是這樣,從小就陰沉、現在大了說話也還是這麼不討喜!走走走、我們找那個Ravenclaw的小Potter說話去!」
 
  「Severus,你離開過你的畫像。」目送幾個過往校長離去,現任女校長一臉嚴肅,「十一年前你和Harry究竟做什麼去了?」
 
  畫像裡一身黑的男人抿起唇轉過身繼續熬著他的魔藥。
 
  女校長轉頭望著一旁的白鬍子老人,那雙總是閃亮閃亮帶給人們希望的湛藍眼睛在半月形的鏡片後眨了眨,一臉嚴肅的,輕輕搖頭。
 
  從那個蒼白絕望的大男孩竟然真的能夠從畫像手裡接過實質的魔藥瓶時,他們就明白,遺忘對那孩子來說,是最好的結果。
 
  忘了所有心碎的一切,重新開始。
 
4.
 
  他把東西通通留在了Slytherin的密室裡。
 
  他的一切包含魔杖與隱形斗篷,他曾經擁有的一切、那個男人贈與他的一切,全部全部,都留在那間再也沒人能夠進去的密室裡。
 
  他一個人成長、一個人來到魔法界,本來以為能夠和喜歡的人攜手共度一生,卻發現那都是奢望,終究他還是只能孑然一身獨自一人的離去。
 
  曾經以為那就是他最後的歸宿,一個讓他安心的家,可是不管怎麼做,那個男人都不會完全屬於他。他只能在房間裡獨占他的目光他的視線還有他的愛語纏綿,可出了房間以後,他從來不曾真正屬於他。
 
  男人總是不在意地迎來一個又一個新的情人。
 
  他永遠都不會是唯一,但他已經分享給這個世界太多太多。
 
  他好累。
 
  他從來不知道愛一個人會這麼累,他總以為殺了黑魔王讓世界迎來和平就能保住他所愛的男人的驕傲也能夠真正擁有安穩平靜的愛情與未來,他曾經相信愛情可以拯救世界也拯救他自己。
 
  可事實上愛什麼也不是。
 
  「……Professor Dumbledore,你騙我。」他站在校長室裡,平靜地望著畫像。
 
  而畫像裡的老人只能用憐惜的目光看著他,明白再說什麼都沒有用,眼前遍體麟傷的孩子已經幾近崩潰,連眼淚都不再能夠宣洩出他心裡的情感。
 
  「Potter,手過來。」一旁的魔藥大師在畫像裡拿著一瓶清澈如水的魔藥,黑髮男孩依言伸出手,轉眼間手裡竟已抓著原先畫像手上拿著的魔藥,拿著藥瓶的男孩沒有感覺,但在畫像裡注視一切發生的兩名前任校長心裡皆是一震。
 
  Snape皺著眉,終於還是把使用方法教給了男孩。
 
  Harry Potter把一切都留在Slytherin的密室裡,親手斷絕自己所有退路。除了他,世上再無第二個蛇語者。
 
  他做不到毀了那個男人,於是他親自動手殺了這個自己。
 
  就著月光,男孩把手裡的魔藥一飲而盡,笑得無暇純淨。
 
5.
 
  戰爭時期黃金三角裡的其中兩人站在角落靜靜地望著前方的花店。一個黑髮的青年挽著袖子在陽光底下擺弄著店門口的植栽,表情愉悅而滿足。
 
  「忘了也好。」Hogwarts年輕的副校長靠著丈夫的肩膀,輕聲道,「Professor Snape說能讓Harry恢復記憶的關鍵在密室裡,Mr. Malfoy成天成天地在那外頭徘徊。」
 
  「……他活該。」摟著妻子,紅髮的Auror主任皺皺眉。想了想仍是下了決心開口,「我想去Harry的店裡看看,你說我們再去跟他認識一次好不好?」
 
  「好。」
 
  蛇語者除了Harry Potter以外再無其他,但Ron Weasley不是蛇語者卻也知道開門的蛇語發音,只是沒別的人知道。
 
  於是Hermione Weasley一把抓起密室裡裝著摯友當年眼淚的小瓶毫不猶豫地摔碎又補上一道火焰燃盡所有,毀了魔法界救世主捨棄了十多年的過往。
 
  他不可以想起來,絕對不行。
 
  想起那些觸目驚心的藥劑用量與那些空洞茫然與瘋狂執著,Hogwarts現任的副校長深深吸了幾口氣,踏出密室,果不其然地看見現任的黑魔法防禦術教授,而她毫不畏懼地揚起頭。
 
  「這裡沒有你要的東西了,Mr. Malfoy。」
 
  「那都無所謂,我只想知道他人在哪裡?」
 
6.
 
  Lucius Malfoy捧著一束玫瑰,紅得像火一樣艷麗。
 
  豪華的大宅緩緩開啟,一個十幾歲的男孩子探出頭,沒有表情的臉望著,淡色的眼睛半瞇著上下打量起眼前的男人。
 
  勉強算是人模人樣。
 
  「晚上五點以前要讓他回到家。」
 
  「十點,我訂了餐廳。」
 
  「好吧那就八點。而且最多只能到親吻,先警告你,Professor Weasley下了魔法,超過親吻就要你好看。」
 
  「……」
 
  「--Placido,Lucius來了嗎?」一陣凌亂的腳步聲從裡頭傳了過來,一個匆匆忙忙打著領帶的青年一路跑了過來,微溼的黑髮調皮地亂翹著,不管手怎麼試圖撫平都沒用,只得不好意思地朝著男人靦腆微笑。

  「呃、嗨。」
 
  但在Lucius的眼裡,Harry的困窘反而替他增添了幾分可愛。
 
  「日安,Harry。」Lucius紳士地給了自己如今的交往對象一個吻手禮,手裡的玫瑰也適時地遞到了青年手中,「準備好與我共度這一天了嗎?」
 
  陽光下,青年紅著臉輕輕點頭,笑容明亮柔軟而溫暖。
 

7.

  一切歸零,重新開始。


  Fin.
  
 
 
|後來|

  Lucius花了很長一段時間終於追到了Harry,然後花了更長一段時間讓Harry身旁的那些人終於願意相信他是真心誠意地愛著那個青年、並且不會再讓他受到任何傷害。
  Harry終其一生都沒有想起自己過去的事情,就像個普通的Muggle一樣,平平安安順順利利地被呵護著直到最後。
  而Harry放在Slytherin密室裡的東西,在Placido成年以後,由Lucius作主請Ron把隱形斗篷拿了出來、連同Potter家一起交給Placido繼承,而其他的所有東西都擺在密室裡永遠地塵封起來。

  也許有人會問為什麼不讓那孩子恢復記憶。
  因為在我的設定裡,正因為Harry失憶了他才得以繼續活下去,Lucius也才能夠重新追求他。如果Harry恢復記憶或是他當初根本沒有選擇放手遺忘,最後的結果會是他殺了Lucius然後再自殺這樣玉石俱焚的後果。很偏激很瘋狂,但這就是當初的Harry會做出來的事情。
  愛了就是全心全意,如果不是唯一,那就全部毀掉。

  感謝大家看完這兩篇情人節的怨念文,我只是找不到情人所以妒忌這兩隻,但實際上我還是很愛他們的,所以還是給了他們一個爽爽的結局這樣。
  我想、回到原點,也算是給當初遊戲人間的Lucius一個懲罰、也給Harry一個更美好的未來。

  那麼就這樣啦,我要繼續去寫稿子了(躺)
                  By greendre
 
OAO嗯...到底有沒有想起來呢
還是重新認識(思
 
結果沒想起來啊XDDDD
 
結果覺得有點酸酸的
L拔你就是過太爽了活該啦!!!
小哈的心情總覺得能理解
如果不是唯一,那就不要了
雖然他可以動手殺了他但是他不想這麼做
因為他愛他
雖然HE我還是覺得很爽就是~
被小哈的兒子嚴格控管GJ~
 
帶點甜味Happy Ending~~(樂)
L爹自作孽最後還是抱得美人歸!我愛這結局!!!
 
情人節怨念文...是嗎?(掩面

我可不可以說我整個重點其實是放在教授身上?(被甩臉
「Minerva,我是幅恪守自己本分的畫像,不隨便走動。」
這句整個讓我揪到心了,教授的畫像...跟就算他死了以後仍然如此的言詞(痛哭

看到的時候,整個腦袋就一直迴盪著教授死了,教授死了,教授死了....(繼續痛哭

真的又差點哭出來,但這次並不是因為那對情人(噘嘴
雖然過程中還是有點酸酸痛痛的,但由於教授給我的打擊過大因此無暇為LH痛痛(?

這樣的小哈也好(嘆氣
這樣的Lucius也好
至少像綠綠妳說的一樣有爽爽結局(笑

--總算不辜負我那一番在情人節被痛到亂流的眼淚--(欸你
然後白色去死去死節,我送給情人的禮物就會到了www
所以我很緊張喔(掩面
 
Sev好啊,ㄧ瓶魔藥就教訓了L拔
Harry身旁的人真的都好疼愛他QAQ
喜歡結局!
 
結局很棒......但其實我中途一度以為LM絕對無法再見到Harry (艸)
可惜阿.......<欸
是說救世主強大到連畫像裡的東西都可以帶出來了嗎這也太恐怖喔喔喔!!!!兩任校長被嚇到了爽爽欸!!!!!!!!!!!!<完全錯
乖兒子要護好自家爸爸喔WWWWWWWWW
 
一切歸零重新開始啊,
這也算是再一次的機會吧!<笑
在學會珍惜後,讓彼此回到最初的原點,
呵呵,我喜歡這個結局。

小哈很受大家的保護與喜愛呢!
不管是以前的朋友,還是現在的兒子,
大家都很盡力地在保護他,就連教授也是。

總而言之,雖然剛將文章嚥下肚時心裡酸酸的,
可是,我還是蠻喜歡之後的回甘。<已經快不知道自己在打啥了我!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156-e26cbac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