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 Burnout/職業倦怠(32) 
 ×閱讀前警告×

  重生血族Arkin Papa怠惰救世主愛與自我流

  Lucius Malfoy x Harry Potter

  明天要早班但我不想睡fcd34ce05c37536b808496e9da74c8b6_w40_h47.gif

--

  
三十二、那些人眼裡的救世主

 
  從夜行巷回到Hogwarts的辦公室,魔藥大師替自己倒了一大杯酒,惡狠狠灌了一大口。沉澱了思緒,Snape歸納起這幾日連續得到的資訊,眉頭深鎖。
 
  Quirrell動手那天他在送Potter去醫院廂房的途中就知道那男孩的背景或許不如他們所想像的單純,畢竟生著利牙會吸人血的小巫師在魔法界裡並不是隨手一抓就能夠找到的,於是可以判斷出當年五歲的小救世主會從他Muggle親戚的家裡失蹤肯定事有蹊蹺,沒料到卻是夜行巷的血族親王。
 
  那可不是一般巫師惹得起的存在,即使他甘於平凡地僅僅只在夜行巷開了一間小店舖,看起來安分得可以。
 
  揉揉眉心。Snape回想起牙尖嘴利的血族親王護崽的模樣,清楚明白就是你們這些巫師哪邊涼快哪邊去別招惹我和我家崽子的態度。
 
  啊,太棒了,吸血鬼版本的救世主。替自己把酒杯再度斟滿,魔藥教授嘲諷地揚起嘴角,幾乎可以想像魔法界大眾發現這項事實時的場景,但他卻無法對此做出任何的改變。
 
  Harry Potter是個血族已經是鐵一般的事實,即使Merlin降臨也沒法把自願成為血族的巫師給逆轉回人類。
 
  「啊,Severus,你終於回來了。」壁爐突然冒起青綠色的火焰,Hogwarts現任校長笑咪咪的臉浮現在火焰之上,「能來和我喝杯茶嗎?我會準備好滋滋蜜蜂糖等你。」
 
  「……」
 
  瞪著恢復成一般火焰的壁爐,他都忘了Dumbledore還在等著他的救世主家庭情況報告呢。憤憤地摔了酒杯,魔藥大師邁著大步黑袍滾滾地前往校長室,琢磨著自己稍後是該如實稟告或是粉飾太平。
 
  面對已經超出掌握的黃金男孩,Dumbledore會怎麼做,他拿不準。
 
  但那個老人只是興致高昂地準備了各式各樣的甜點招待他,偶爾隨口問幾句有關他下一個年度的教學計劃,然後習慣性地問了幾句有關他過往某些同事如今的動向,卻沒有提到任何一句有關Potter男孩的話題。
 
  直到校長終於把話題帶到他已經停止釀製半個學期之久的健齒魔藥時,現任的Slytherin院長才冷冷挑眉,「Albus,動動你那被糖漿灌滿的腦袋,你要求我重點關照的Potter是多麼能夠吸引麻煩。我恐怕、你得等六年,等到黃金男孩徹底滾出Hogwarts以後我才能空出時間熬製你的健齒魔藥。」
 
  Dumbledore看起來像是瞬間又老了幾歲。苦著臉順了順長長的鬍子,偉大的白巫師終究還是打起了精神,半月形鏡片後的湛藍眨了眨,「啊、可愛的小Harry,他現在的家好嗎?」
 
  「好過頭了。」Snape黑著臉,簡單幾個重點說明了對救世主的家訪結果,住在夜行巷與認血族親王作為家長的部分是一定得說,可體質已經轉化為血族以及和Lucius Malfoy開始締結了的事情卻可以省略不講。
 
  Slytherin終究還是記仇又護短。
 
  再怎麼討厭Potter,Harry卻總還是Lily的孩子,他不會讓Dumbledore有機會出於防患未然的心思而動手毀了至交好友的寶貝。
 
  但Dumbledore聽完報告卻只是點頭微笑,這讓Slytherin院長訝異地看向他,而面對魔藥大師無聲的質疑,老人只是平靜的微笑,悠長的目光裡參雜了太多複雜的情感。
 
  「Severus,我親愛的孩子。我這一生犯過許多錯誤,其中有兩個讓我至今懊悔不已……我能感覺到Harry是個溫柔的好孩子,他知道自己要什麼也曉得該怎麼做。他很聰明,但他不會走上Tom的老路,我想這樣相信。」
 
  湛藍的眼珠子突然俏皮地眨了眨,毫無心理障礙地面對著臉色差得可以的魔藥學教授,「你知道人一旦歷練多了歲數大了,猜測總是會比較準。」
 
  「……如果你猜錯了呢?」
 
  Dumbledore微瞇起眼回想起在Mirror of Erised旁他與男孩的對話,想起男孩最後說的話與神情,樂呵呵地笑了。
 
  那個孩子懂得珍惜懂得保護,所以如此溫柔。
 
  於是老人輕輕搖頭否定了魔藥大師低聲的質疑,語氣堅定,「我知道Harry不會成為第三個黑魔王,因為、他心中有愛。」
 
 
  心裡懷著忐忑地被Lucius抱著現影回了Malfoy莊園,落地以後站在大廳裡有那麼一刻Harry有種轉身逃跑的渴望。屏著呼吸,黑髮男孩不著痕跡地摸了摸揣在袖子裡的魔杖,心安了一點,但整個人仍是無法自拔的緊繃。
 
  即使身處的大廳此刻華美典雅晶瑩璀璨,在他眼裡一瞬間看起來仍是曾經與好友們逃亡在外最終被食死徒們捕獲的地方,幽暗陰森,充滿壓迫,黑色的魔力因子在空氣裡飄盪翻滾無比歡快,死亡與殘虐的氛圍滿溢。
 
  他只在戰爭時來過那麼一次,自此留下深深的陰影,啜泣、尖叫、眼淚與折磨,揮之不去。
 
  注意到男孩的僵直,以為Harry是到了陌生的地方不習慣,Malfoy族長安撫地捏捏著對方瘦削的肩膀,牽起了男孩冰冷的小手,「Cissa應該在花園等我們好一會兒了,來吧。」
 
  無聲地看著似乎無害的大Malfoy良久,黑髮的男孩才終於慢慢點了頭。
 
  Narcissa在花園裡,手裡拿著剪刀,低垂著長睫細心修剪著她一手培育出來的嬌嫩玫瑰。手邊的動作有條不紊地進行著,精緻的妝容底下卻是在思索著有關稍後即將來到的她的丈夫與丈夫的伴侶。
 
  臨時改變原定計畫在外頭過了一夜的Lucius在昨天晚上用雙向鏡告訴她締結的儀式已經順利展開,而今天會依照原定計畫讓他們彼此碰個面。男人在鏡子裡頭的笑容似乎還有著其他更多的含意,但Lucius卻沒再多說些什麼。
 
  夜行巷的男孩,怎麼想都不該是一個Malfoy的選擇,但現在是艱難的時刻,可由不得他們有太多選擇,更別提另外一個選擇便是萬萬不能選的救世主。倘若現在是和平年代,Potter家的男孩理所當然會是唯一的選擇。
 
  Malfoy家的女主人優雅地輕吁了一口氣,折了一朵艷麗的紅玫瑰捧進手裡慢慢地修起刺。
 
  不管怎麼說,那都還只是個和Draco一般大的男孩。金髮的貴婦人除去玫瑰上頭最後一根刺,讓隨侍在側的家庭小精靈收走了手上尖銳的利剪後,優雅地旋身把嬌艷欲滴的花朵插進小圓桌上頭的花瓶裡。
 
  然後她看見了從遠方手牽著手走來的人影。
 
  「Sille,把下午茶跟點心端出來吧。」
 
  「是的,夫人。」
 
  那是個有著一頭黑髮的蒼白男孩,乍看之下比一般十一歲的男孩更顯得嬌小一些,有著清秀的五官和平穩無波的表情,還有一雙美麗的綠眼睛,但整個人的感覺很像是在壓抑著什麼,不是很自然,卻也沒有任何敵意。
 
  當他仰頭望向她時,眼裡一閃而逝的是不安,看起來那麼的脆弱無依,但同時又能從那雙眼睛裡看見不該屬於孩子的早熟冷靜,揉合在一起便顯得那樣惹人心疼。
 
  被瞬間激起母性保護慾的Narcissa決定她要喜歡這個孩子。
 
  「午安。」
 
  Harry望著眼前笑得溫柔美麗的女人,有點緊張地眨了下眼睛。「下午好,Mrs. Malfoy。」
 
 
 
水仙媽媽總覺得會變成>L拔欺負小哈的話我會替小哈你討公道的感覺(?)
L拔你也太迅速了這麼快就見婆婆了XDDDDDDDDDD
教授阿~小哈只要是Lily的孩子你就注定是要護短了VVVVV
 
婆婆立刻就愛上媳婦拉!!!
婆婆:『什麼時候可以抱孫子啊?』
迷拉血族都歡迎(夠了XD
 
水仙媽媽一定會護著小哈多於小龍的XDDDDDDDDDDD
 
啊,見婆婆了! > <
教授,就算小哈不是Slytherin的,你也還是一樣會護短的吧!<笑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155-1b809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