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 Homing 
接續流亡


切換來切換去的我都要精神分裂了。
總之這篇有點算是過渡←
會有後續啦不要催我T^T(淚漣漣哭著跑走)



Lucius Malfoy x Harry Potter
--

 
  終究他們還是回到了英格蘭這塊多雨多霧的土地上。
 
  摟著昏昏欲睡的瘦弱青年回到Malfoy莊園,貴族男人的動作小心翼翼地像是捧著件易碎品。吩咐了些瑣事給立刻冒出來的家庭小精靈,外出一年多的莊園主人抱著把臉埋在自己頸窩間似乎又不小心睡著的青年回到主臥房。
 
  睇著身旁屬於青年恬靜的睡臉,貴族滿意地微揚唇角。於是手裡的文件處理速度又加快了許多,羽毛筆輕快地書寫著什麼。
 
  一張又一張的清單被交給了守在一旁的家庭小精靈,專門為了服侍巫師們而存在的小精靈在看清楚羊皮紙上頭的物品及注意事項後蝙蝠似的耳朵興奮地顫了顫,網球般大的眼睛滿懷期待地看向躺在床上似乎開始睡得有些不安穩的青年。
 
  貴族顯然也注意到了青年的情況,於是從容不迫地放下文件,手掌輕輕覆上蓬鬆黑髮,寵溺地摸了摸。
 
  被窩裡的身軀緩慢地向著男人扭了扭又更湊近了些,恢復原先的寧靜安穩。
 
  紙筆磨擦的沙沙聲在空氣中持續晃蕩了一個多小時,流暢的花體勾勒出最後一筆簽完了姓名確認契約效力,貴族把所有緊急文件給處理完了以後先揉了揉眉心才熄了燈、輕手輕腳地躺進了被窩,然後把整晚都靠著自己的纖細身軀攬進懷裡牢牢抱住。
 
  不會再讓你走了。
 
  青年悠悠轉醒,迷濛的翠綠撞進正定定凝視著自己的溫柔灰藍。傻傻發了好一會兒的呆,直到被一雙健壯的手臂給攬住了腰才回過神。
 
  「睡得好嗎?」
 
  青年微微歪了歪頭,認真地打量起自己似乎有些熟悉的房間。他想起有好長一段時間自己都是在這裡度過一個又一個纏綿火熱的夜晚,然後在破曉時分赤裸著踏下床舖返回自己所屬卻似乎隱隱約約帶著點疏離的Gryffindor塔。
 
  男人從不留他。
 
  他們的關係如此簡單,彼此需求彼此供給。沒有情感,不該也不能。但是到了最後關係隨著時間發酵變質,情感像蜂蜜一樣滲入那些肢體交纏後便再也化不開,於是身心相契合的結果便是分離時生生撕裂灼燒般的疼。
 
  「我該走了。」身體意識似乎又回到了戰前緊繃著的感覺,青年垂著眼像貓一樣輕巧地依著曾經的習慣掙脫了男人的手臂移動到了床緣。回過頭,道別的話凝在嘴邊卻怎麼也開不了口。
 
  他曾經對著眼前的男人殘忍地說出Good-bye,那時他反覆演練了將近一個月才終於能夠那麼順暢地無視胸口熱辣辣的痛楚開口。
 
  可是現在?
 
  注意到青年的表情,貴族沒開口,靜靜等待著對方接下來的話。
 
  「Lucius……你能讓道別變得不那麼難熬嗎?」青年輕聲喃喃,唇角微彎聲音卻顯得苦澀,沒等男人回應便又逕自低語,「算了,還是我說吧。這樣就算回去,也不會再更難受了。」
 
  「你可以選擇留下來。」貴族伸出手,輕柔地把沒反抗的青年拉回懷裡抱住。感覺摟在懷裡的身體不再像之前輕得彷彿風一大就會被吹走,男人低頭吻了吻青年的鼻尖,「待在這裡,我養著你。」
 
  「一年多了,雖然那些人不會天天去Azkaban,可是也該發現我不見了。」黑髮的青年搖頭,「……從小到大、我已經帶給Ron跟Hermione很多麻煩,不可以再任性下去了。」
 
  ──他們應該要得到幸福美好的未來,總還有些事情是這樣的我也能夠替他們做的。所以,不可以再因為我的關係而阻礙他們的未來了。
 
  更何況,逃亡的這段日子他已經過得太幸福。
 
  而Lucius只能心疼地摟緊他身心都傷痕累累的男孩、那個不敢擁有幸福的救世主。他的男孩,從來就是對自己殘忍的那一個。小心翼翼、關注著周遭所有的人,總忘了自己才是犧牲了一切、最有資格得到愛與幸福的那一個。
 
  「……忘了我吧,Lucius。」Harry抬起手慢慢撫過男人俊逸的臉部輪廓,一遍又一遍。
 
  他很慶幸他們之間從沒給過對方什麼承諾,再深刻再濃烈的感情也只是彼此心知肚明卻不曾言說,所以他可以不看不聽也不想甚至矇蔽自己的心一次次告訴自己沒關係的可以承受得住,我們並不相愛,所以不會痛的、至少不會那麼久。
 
  「……怎麼可能忘得了。」像是看穿了Harry心中所想,Lucius難得強硬地扳正青年尖細的下巴,深深望進那雙承載了過多情緒的翡翠裡。
 
  「如果能忘,戰爭結束後我不會回英國。……I love you, Harry.」
 
  灰藍映著碧綠,冰冷的淡色卻燃著炙熱的火燄,如同那能焚盡一切的白火。
 
  最後Harry閉上眼睛,明白自己已無處可逃。
 
 
  數不清是第幾個獨自醒來的早晨,黑髮的青年在柔軟的絲被底下舒展著身體。發覺身旁的位置早就沒有熟悉的體溫,一股莫名不悅的情緒在胸口蔓延開來,讓他瞬間有些無所適從,不曉得該如何發洩出那份情緒。
 
  不是第一次自己醒來,卻是第一次如此難以忍受。
 
  深深吸了一口氣,再平緩地吐出。這是他過去習慣的、在情緒過於強烈時讓自己平靜下來的方法,但幾次的深呼吸過後,他心裡的那股鬱悶卻不減反增,甚至出現了幾縷委屈酸澀。
 
  貴族似乎變得很忙碌,而且肯定有什麼事情瞞著他。
 
  自從他跟著貴族回到了Malfoy莊園、在男人主動開口跨越了那道界線打破了他們之間若有似無的屏障後,他們之間的空氣似乎就不太一樣了。而且他也覺得自己一點點地在改變。
 
  開始變得患得患失,情緒波動也不再像過去那樣可以壓制到最低,總是沒來由地起伏不定,總得讓他花上好多力氣才能堪堪壓抑住,同時還變得十分容易感到疲憊,而且不知道是不是他多心了,總覺得男人對自己的需求不再像過去那樣熱情。
 
  這就是愛情裡的男人嗎?因為得到了,所以就不重視了?
 
  微微紅著眼眶,蜷縮在被子裡的愛人,這便是端著早餐的Lucius踏進房裡看見的景象,這讓他加快了腳步把手裡的托盤放到一旁的小桌上,接著坐到了床邊將青年一把抱進懷裡。
 
  「作了惡夢嗎?」
 
  心裡的不平靜在耳畔聽見來自男人輕柔的問候時得到了輕微抒解,Harry抿抿唇,將瞬間想說出來的委屈心情吞回肚子裡,但卻還是忍不住想問,「……最近在忙什麼?」
 
  「一點小事而已。」將愛人的反應完全收在眼底的貴族在青年看不見的地方彎起嘴角,心情顯然很好的貴族親暱地啄啄懷裡戀人的臉頰,「等等我有個驚喜要給你,在這之前,先吃點東西?」
 
  被Lucius抱在懷裡一口口餵著清爽的蔬菜沙拉,嚼著自己過去不太吃現在卻突然變得能夠接受的菜葉,嘴裡清脆的口感與微微酸甜的滋味讓Harry原先還盤據在心中的不快頓時煙消雲散,甚至還主動伸手拿了現榨的柳橙汁來喝。
 
  不著痕跡地秤了秤懷裡愛人的重量,貴族男人在心裡算著日子,手裡餵食的動作依舊順暢,目光不時地瞥向戀人目前仍舊平坦的小腹。再過一段時間,如今還算平坦的小腹將會慢慢隆起,而他的Harry將會平安地度過這段懷孕初期最危險的日子。
 
  他是個Malfoy,也是個優秀的Slytherin,凡事總會習慣確保一切能夠依照自己所想的進行下去。即使當初像是一時衝動地闖進Azkaban劫獄,在流亡的日子裡他也預先想過許多對策。
 
  既然把男孩帶了出來,他就從來沒有再把對方放回去的打算;而既然決定愛了,就沒有讓對方反悔逃離的道理。
 
  他養著對方的每個習慣、讓他的生活再不能沒有他,但他同時也明白自己心愛的寶貝有多麼堅強,習慣雖然建立了可即使失去也能夠頑強地恢復再建立新的生活,於是他始終掐著最重要的兩個籌碼在手裡,讓對方無處可逃。
 
  Malfoy向來能夠得到自己想要的,而且一旦要了,就絕對是全部。
 
  所以他不後悔逃亡那五百多個日子從沒告訴對方外界真實的情況,也不後悔在明知戀人身體孱弱的情況下還是用了生子魔藥讓他一無所知地懷下兩人共同的孩子。
 
  他的Harry,誰也搶不走。
 
 
  「Harry!」受到邀請而來到了Malfoy莊園的Hermione和Ron,在看見許久未見的好友帶著疑惑的表情從樓梯上走了下來,便激動地站起身,然後快步跑了過去個別給了那個錯愕的青年一個深深的擁抱。
 
  「……Ron、Hermione?」還沒來得及回抱老友就又被拎回身後熟悉懷抱裡的救世主,不可置信地眨眨眼,伸出手想確認眼前的好友們是否真實,然後被極有默契的另外兩人緊緊握住,「你們都沒事?那些人沒對你們怎麼樣?」
 
  現任的魔法部長與Auror司司長對看了眼。女部長用譴責的目光瞪了始終不發一語但把自家好友護得死緊的、在場唯一的Slytherin一眼,然後才柔聲道,「沒有那些人了,Harry,再也不會有了。」
 
  我們已經成長到足以保護你也保護自己。
 
  帶著怔怔的Harry坐到沙發上,Lucius不發一語地由著幾個Gryffindor對彼此噓寒問暖、聊著近況。大多數的時間都是另外兩人詢問,而他的Harry慢慢回答。
 
  在聊天的過程中,已經和外界斷了許多年連繫的救世主終於拼回了現今世界的原貌。Hermione是如今的魔法部長,Ron是Auror司司長,其他幾個過往的戰友如今的生活都過得很不錯。現在已經是個嶄新的時代,他終於能夠擁有屬於自己無拘無束的自由。
 
  最後貴族以青年身體虛弱需要多休息為由送走了曾經的Gryffindor黃金三人組中的另外兩人,接著他把他心愛的Gryffindor抱上大腿。青年糾結了會兒然後切換成了想要指責卻又不知道該怎麼開口的表情。
 
  「……你從沒告訴我。」
 
  Harry看向摟著自己的男人,對方卻坦然地回望。
 
  「無論如何,我不會再讓你回去當囚犯,說不說有差別嗎?」固定在愛人小腹上的手輕柔地摩娑,Lucius理所當然地道。
 
  「可是我說要回去,你沒反對。」
 
  Lucius圓滑的微笑。在言語間埋下陷阱、在交談裡置換概念,向來是Slytherin的特長,而作為一個Malfoy,他更是箇中好手。
 
  「你想回家,我當然不反對。」
 
  男人言語中的什麼猛然攫住了救世主心臟最柔軟的那一塊,他只能怔忡地望著,久久無法言語。
 
  Lucius低頭叼住愛人微張的唇,反覆廝磨,對方為何反應如此他當然明白。要得到一個Harry Potter不難,至少沒有外頭那些人們想得那麼難。
 
  「想回家,我就帶你回家。」
 
  只需要給他一個可以依靠的胸膛,給他一個疲倦了可以回的家。


 
  Fin.
  
 
 
因為"不再放你走"這句
我看到L拔佈了好多絲線將小哈緊緊纏繞
其實L拔你是蜘蛛轉世的吧!!!!
讓小哈乖乖的被綁在你身邊VVVVV

可是我好喜歡這種感覺~
 
L拔,真的有你的!
做到這個地步……
我想哭了!
尤其是這句
只需要給他一個可以依靠的胸膛,給他一個疲倦了可以回的家。
太棒了!
 
不愧是Slytherin,總算覺得L拔聰明了一點(欸你
 
小哈終於給L爹幸福帶回家~
幸福的想哭的感動
很喜歡文章的感覺~
 
小哈有資格得到幸福啊!!

他為了魔法界犧牲了不少,本來該得到幸福啊

不過魔法部的人都被RON和Hermione給拉下來了,下場是如何啊?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153-295c1d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