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 Burnout/職業倦怠(29) 
 ×閱讀前警告×

  重生血族Arkin Papa怠惰救世主愛與自我流

  Lucius Malfoy x Harry Potter

  初五開工啦恭喜Lucius賀喜Lucius有親有抱又有咬啊!!!!!!!!!!!!!

 --
二十九、Kiss or Die, It is a question.但就算親了或許也只是換一種死法。
 
  「……」睇著被牢牢壓在血族懷裡的黑髮男孩,Malfoy家主雙手忍不住地握緊拳,指甲也深深陷入肉裡滲著血絲,卻沒有順從血緣裡叫囂著的渴望把伴侶搶進懷裡抱住,即使想要和伴侶締結的意念已經快要壓過他腦海裡所有的想法。
 
  但是Harry Potter?
 
  敏銳地察覺到空氣裡屬於伴侶的血液氣息,年幼的類血族原先平靜下來的動作又大了起來,不僅僅是為了香甜的血香,更是由於他們靈魂彼此的吸引與拉扯,還有在空氣間傳遞而來有關伴侶身體情況的訊息。
 
  空氣在哀鳴。從外部細細密密滲進皮膚的悲泣與闖進耳膜劇烈鼓動著的哀憐同時折磨著位於同一空間卻不肯結合的那對靈魂伴侶。
 
  Lucius知道自己正在朝著死亡前進,伴侶就在眼前卻遲遲未能締結讓他身體裡的Veela非常不滿意,於是衰弱的速度加劇,他已經覺得有點呼吸困難了。半瞇著一雙灰藍的眼睛,視線緊緊貼在他自從坐下後便一直見不到正面的男孩身上。
 
  其實他知道自己的答案是什麼,從他們彼此在同一個空間裡相遇的時候他就知道了自己的選擇,一個即使將會迎來毀滅也不會後悔的決定。只是他在猶豫,做為一個Malfoy並不能總是依照自己的直覺與本能來行事。
 
  而Harry只覺得渾身難受,心口熱辣辣的疼,眼睛不自覺地流下眼淚。耳邊縈繞著的渴求不知何時被替換成了悲鳴,已經不再是想與伴侶結合的想望,而是由內而外焚燒著靈魂的哀傷,為了即將被死神捕獲的愛人。
 
  「嗚……」
 
  注意到懷裡男孩的情況,Arkin低咒了聲。就算靈魂的年紀早就超過了他身體的實際歲數,但若是以血族的標準來看,再怎麼說Harry也還只是個孩子,這種情況太折磨他了。
 
  感覺到身旁好友與某個渾身都是秘密的救世主此刻的情況,魔藥大師皺起眉。被強行鎮壓了一年的Veela反撲的狀況比想像中還要激烈,任誰都看得出他們兩個現下的狀態已經不能再拖延下去。「……他們必須立刻開始締結。」
 
  把躁動不安的幼子牢牢扣在懷裡,Arkin瞇著眼,毫不客氣地挑明了話說,「他必須先給出答案。身為Voldemort曾經得力的左右手,Lucius Malfoy,你的伴侶是Harry Potter,你做好反抗你主子的覺悟了嗎?」
 
  「我、」Lucius強撐著窒息感,眼前陣陣發黑。但混亂成一片的腦袋裡無比清晰的是伴侶靈魂傳來的哀鳴與劇烈的憂傷,讓他最終在失去意識前還是點了頭順從了自己最初的渴望,「——Yes.」
 
  ——即使Malfoy會因此毀在盛怒的黑魔王手裡,他也認了。
 
  從黑暗中茫茫然地清醒,感覺到懷裡正抱著的小東西正不安分地掙動著,Lucius下意識收緊了手臂,低頭恰好吻住正好抬起臉的男孩,柔軟的唇舌交纏。
 
  伴侶的氣息。
 
  「唔……」Harry覺得自己已經很久沒有在這麼舒服的情形下清醒了。溫暖柔軟,好像只要一直待在這裡就不會受到任何傷害的安心。
 
  黑髮的男孩半睜著眼花了一點時間聚焦,終於完全睜開的翠綠對著灰藍,在下一秒意識到兩人此刻的動作因而渾身僵住,一直以來總是平靜無波的綠眼睛首度閃過了慌亂與無措。
 
  倒是Lucius從容不迫地結束了吻,抱著男孩在床上半坐起身,也許是之前的日子壓抑太久,導致貴族一點也不想放開懷裡的男孩。就著這樣的姿勢,修長的手指劃過空氣顯現出時間,已經是晚間八點多。
 
  心滿意足地摟著得來不易的伴侶,輕聲打了招呼,「那麼……夜安,Harry?」
 
  揚著臉仰望新出爐的準伴侶,Harry眨著眼睛,一瞬間不知道究竟該說些什麼,只得乾巴巴地打了招呼,「呃、夜安,Mr. Malfoy。」
 
  雖然本能地知道現在正抱著自己的男人是伴侶、絕對不會傷害自己,但上輩子的惡劣經歷還是讓Harry無法輕易地放鬆下來。於是Harry垂著眼別開了視線,卻突然注意到之前每次遇見Malfoy家主時總會燃起的嗜血渴望變得不那麼強烈了,疑惑地看向貴族線條優美的頸項,遲疑地將嘴湊了過去。
 
  Lucius看著自己抱在懷裡的小伴侶從驚愕到疑惑、再緩緩地主動靠近。沒有出聲,只是默許了男孩的所有作為,然後頸項一陣輕微的麻癢疼痛。
 
  味道還是一樣好。又多吸了兩口,溫熱純淨,而且本能地知道不會再有任何人的血液會比這個人的氣味還要好了。Harry閉著眼細細品味滑過喉間的甘美血液,在自己控制不住地飲下更多以前停下了進食的動作,紅潤的舌尖舔了舔讓貴族頸間的兩個小孔癒合,然後連自己也不太明白地輕輕吻了下。
 
  而鉑金貴族只覺得一陣輕淺的失重感,接著他看見了懷裡男孩沒來得及收回去的尖牙,「你、」
 
  Harry仰頭,習慣性地收起了利牙,但吸血時若是沒有刻意控制便會轉換顏色的紅眼睛卻沒有立即恢復成救世主標誌的翠綠,注意到貴族眼裡的驚訝,紅色眼睛的救世主男孩微微彎了彎眼睛,「……我是血族,我以為你知道?」
 
  雖然早就做好了要和血族進行締結的心理準備,但在發現是Harry Potter時還是會想著或許是單純養父子的關係,但現下看來,自己的伴侶已經被轉化了。想起在昏迷前對方難受的模樣,貴族心疼地摟緊了男孩,魔法生物對於伴侶總還是比較敏感的,當然難受的程度會比單純是人類的情況還要嚴重許多,太大意了。
 
  Lucius維持著原先的表情,眉頭卻微微皺起。
 
  注意到男人的表情變化,Harry小心翼翼地,略略垂下了眼瞼,緊貼著對方的纖瘦身板也慢慢地退開了點,「……Hmmm,如果你不能接受,那、」
 
  「你誤會了,親愛的。我是想說、」注意到伴侶瞬間低落下來的情緒,男人在瞬間把男孩又重新緊緊扣回自己懷裡,生著薄繭的修長指節挑起對方的尖下巴,優雅微笑、柔聲詢問,「……你剛才只喝那樣,夠嗎?」
 
  「就算你是血族也沒關係的,Love。」
 
  Harry覺得受寵若驚,心裡卻隱隱約約覺得這本該如此。兩種不同的情緒同時襲上,讓男孩不知道該作出怎樣的回應,只能遲疑地點點頭,然後被動地任由男人再次吻上自己的唇瓣。
 
  「Well,真是動人的愛情。」
 
  不知道在門邊觀看了多久的魔藥大師終於出了聲,陰沉著臉面無表情地打斷了男人與男孩的親親熱熱,「如果你們的……『交流』結束了,Mr. Potter,請到外面參與你的家庭訪問。」
 
  「……是的,院長。」
 
 
 
\YA/

教授真是天下第一殺風景的存在ˊ艸ˋ
 
咳咳....
我怎麼覺得教授的語氣充滿著爸爸的怨念...==就有種"啊我細心關照的百合花的孩子被朋友給吃了"的感覺:)
 
教授你wwwwww 好煞風景啊~~~
 
咱知道!L爹不是被Papa殺了,就是被教授殺了【竟然www
有親有抱有咬,YOOOOOOOOOOO!!!!!!!!!
恭喜距離修成正果又進一步了!太棒!
初五開工就有這種東西可以看!【自重不能
 
噢!!!!叫Love的時候我整個快受不了了XD
 
L拔你就這樣被教授打斷了(狂笑
初五是個好日子喔喔喔!!!!!!!!!!!!!!!
 
教授真是超級煞風景的我都想掩面了呀(被煮成魔藥
L拔終於吃到了啊啊啊啊(ˊ艸ˋ
 
教授啊…0
你真不應該啊……
 
龍年一到來就有親有咬,L拔你完滿了!(激動)
是說L拔的血是最最美味的話,
那Draco的貧血應該是時候痊癒了嚒?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147-0f78aee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