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 Burnout/職業倦怠(28) 
 ×閱讀前警告×

  重生血族Arkin Papa怠惰救世主愛與自我流

  Lucius Malfoy x Harry Potter

  Lucius爬到Harry腳邊了!!!!!!!!!!!下一章親親!!!!!!!!!!!!一年級終於結束了!!!!!!!!

--

  
二十八、推倒了黑魔王的移動城堡以後不代表從此世界和平

 
  Harry在一陣顛陡中模模糊糊地恢復了意識。由於在剛才的戰鬥中消耗了太多的體力與魔力,讓他渾身都籠罩在一股對鮮血熱切的渴望中。救世主想著自己真是自作自受,整年都在逃避結果卻造就出了一個比記憶中更加難纏的黑魔王,弄得現在……
 
  「唔……好餓……」唇間若隱若現的尖牙,僅僅憑著嗅覺行動的黑髮男孩把臉埋進正抱著自己行走的魔藥大師頸間,一點遲疑也無地咬了下去。
 
  再次醒過來,見到的是過去他見了無數次的醫院廂房白淨的天花板。一瞬間的頭重腳輕,但Harry還是努力坐了起來,環顧四周。
 
  「親愛的,你應該再多躺一會兒。」端著托盤走進病房,醫療女巫表情不甚贊同地開口,「你才睡了一天,身上的傷都沒好完全。」
 
  「但我覺得好多了,夫人。」接過對方遞來的魔藥,乖巧地一飲而盡。再三保證自己會很乖並且發誓不會隨意離開病床以後終於讓醫療女巫放心離開,男孩的目光瞥到一旁櫃子上堆成小山的零食與禮物,Harry伸手隨意拿了一個起來研究觀察。
 
  「啊、真高興你醒了,Harry。」
 
  隔間的簾子被輕輕拉開,Dumbledore慢吞吞地走了進來,相當自動地替自己拉了張椅子坐下。
 
  「日安,Professor Dumbledore。」
 
  「你經歷了一場偉大的冒險呢,介意和我這個糟老頭子分享一下嗎?」
 
  黑髮的男孩眨了眨眼,「校長先生,Professor Quirrell後來怎麼了?我只記得他想要攻擊我,但卻不能碰我、一摸到我他就痛得尖叫。」
 
  「噢Harry,我親愛的孩子,這得追溯到十幾年前……」
 
  重複了一次當年的對話,Harry偏頭看著依舊坐在床邊看樣子似乎不打算離開並且笑得一臉曖昧不明的老人,「Professor?」
 
  「Poppy說你可以參加今晚的期末晚宴,但我誠心地建議你在去參加晚宴以前,先去找你的院長聊聊。」鏡片後的湛藍俏皮地眨了眨,「Professor Snape把你送過來時臉色可真差,看來他相當關心你啊。」
 
  Harry只能臉色微妙地點點頭,他想對方臉色差應該不只是因為擔心救世主,而是不明不白地給咬了一口吧。雖然意識模糊,但他可還記得自己曾經模模糊糊地醒過來還咬了當時正在運送傷者、渾身毫無防備的某人。
 
  最後Harry十分鴕鳥地送走了老巫師,被子一拉決定不參加期末晚宴,打算趁機回寢室打包行李,再趁著兵荒馬亂的時刻搭上Hogwarts特快車回家。
 
  而因為一時大意而放走了該死的黃金男孩的Severus Snape瞪著桌上的羊皮紙,惡狠狠擰起了眉。
 
  想起自己脖子被咬了一口的惡劣經歷,偉大的魔藥大師將唇抿成了一條線,黑眸冷冷掃過羊皮紙上頭歪歪扭扭宛若爬蟲般的字跡,最後還是站起身走到了壁爐前。
 
  「斜角巷!」
 
  也許他該心懷感激地想著偉大的黃金男孩沒忘記他的院長要對他進行家訪的這件事。
 
  至於在家裡糾結了數個月的Lucius Malfoy在暑假的第二天就再度拜訪了位於夜行巷的Moonlight of Blood。
 
  經過思考,雖然Potter是古老的純血貴族,乍看之下是最為適合聯姻的存在,但在如今這種情勢下,做為Dark Lord曾經最得力的左右手,Lucius Malfoy的名字萬萬不能和打敗了Voldemort的Harry Potter相連在一起。
 
  相較之下,擁有魔法生物血緣的紅眼男孩顯然是更為安全的選擇,即使他的背後沒有顯赫的純血貴族家族做為後盾,但據傳言顯示,Moonlight of Blood的店主本身在血族的世界裡也是擁有不小地位的存在。
 
  「午安,有什麼能為您效勞的地方嗎,Mr. Malfoy?」Arkin懶洋洋地挑眉望著櫃台前的鉑金貴族。
 
  淡漠的灰藍眼眸注視著血族店主,「我來這裡的目的只有一個。」
 
  Arkin勾著淺淺的笑,纖長的指節順了順自己的長髮,「真不巧,我家寶貝剛剛才出門,要找他,你得等等。」
 
  Lucius當然感覺到了血族的不友善,但只要自己設身處地的想想身為家長的心思,Malfoy家主認為自己也算是能夠稍稍體會那種感覺,「……我不會讓他受委屈。」
 
  Veela的愛情是狂熱的佔有以及對伴侶的百依百順。也許他能夠憑著己身的意志力抵擋那份天生的順服與獨占欲,卻依舊會無法自抑地想要把全世界最美好的事物通通獻到伴侶眼前。
 
  血族只是瞥了對方一眼,「那得我兒子說了算。」
 
  話語方落,商店後方的私人空間便傳來了極細微的物品摔落聲。Arkin輕歎一聲,手一揮關了店門並設下防竊陣法,接著才轉身朝著內室走去,同時沒忘記招呼在後頭的大鉑金,「……進來吧,Mr. Malfoy。」
 
  雖然不得不讓外頭的野男人這麼輕易就占到自家寶貝的便宜,但至少他還能看看貴族扭曲震驚的臉權當生活調劑是不?
 
  走進起居室,血族駕輕就熟地拎起自家寶貝東拍拍西拂拂去掉對方身上的煤灰,一個眼神也沒分給正佇立在壁爐邊的、來自Hogwarts聽說目的是家訪的現任Slytherin院長。
 
  嗆咳幾聲,黑髮男孩窩在養父的懷裡咕噥著最討厭壁爐旅行了一面從口袋裡抓出手帕擦擦臉跟手。然後他猛然抬起臉,直勾勾的目光望向站在連接店舖那道門旁邊的大鉑金,而對方顯然在忍耐著什麼,抿唇不語。
 
  從體內深處猛然竄起的渴望。
 
  「Papa……」揪著養父的衣襟,年幼的類血族眨著眼,由於伴侶的氣息近在咫尺,讓他平時收束好好的尖牙若隱若現,翠綠的眼睛也有逐漸轉紅的趨勢。
 
  Arkin把Harry牢牢摟在懷裡,運用血族對其直系傳承者的威壓強迫懷裡的幼子冷靜,然後血族親王殷紅的目光掃過室內其餘兩名非血族的存在,「坐。」
 
  被命令的兩個男人看著對方,眼底有著同樣的震驚,卻有默契地維持著臉部表情的平靜,彼此微微點頭後便坐到了血族的對面。
 
  「讓我們按照順序來。」一手扣著黑髮男孩的腰一手輕輕拍撫著男孩緊繃著的頸背,Arkin挑眉看著與自家養子一同踏出壁爐的黑衣男人,「Slytherin的現任院長,進行家訪?」
 
  魔藥大師點頭,於是血紅的視線轉往顯然和自家養子同樣渾身難受的貴族。「……Lucius Malfoy,來找伴侶?」他可以用血族親王的氣場壓抑住年幼血族對伴侶的渴望,但對面的男人卻只能憑著意志力控制住自己對伴侶的急切渴望。
 
  艱難地從養父懷裡抬起頭,Harry睜著一雙迷茫翠綠的眼,掙動著想要脫離年長血族的掌握,「Papa、他……我想要……」
 
  「My son,耐心。」溫柔地吻了吻幼子的額頭,但抬起頭時那份溫柔卻被收束得乾乾淨淨,換上了一副精明而淡漠的表情面對著眼前的鉑金貴族。
 
  「你知道他是誰嗎?」對方到目前為止的意志力讓他勉強還算滿意,「在和他締結以前,你想清楚了嗎?他不只是我的孩子,還是你們魔法界的救世主、Harry Potter。你有決心了嗎?Mr. Malfoy。」
 
  他的伴侶從頭到尾就只有一個。
 
 
 
教授何以如此勞苦傷神(ry
竟如此紆尊降貴做為活力補充包華麗登場←
這個那個都被親密地咬過一輪了L拔你地位何在(深情
身為外頭的野男人(我差點看成野獸)被岳父刁難是躲不過的命你就認了吧←
\Papa好帥!!!!!/
 
教授果然是隨身補充包(被灌毒藥)
小哈的自制力在L拔面前都是零阿XDDDDDDDDDD
嗯,得知小哈是吸血鬼大家大概都很震驚(?)
Papa超棒的VVVVVVVVVVV
血族親王氣場好威!!!!!!!!
 
呀啊啊啊啊啊啊~~~~!
PAPA帥呆了!!! v-238
是說光看小H被PAPA扣在懷中+親額頭那段~
我就萌到爆表~~~!
PAPA加油 不要讓外面的野男人好過ㄚ!(欸
接著最後的那句
"其實他的伴侶從頭到尾只有一個"
是不是L拔心中的OS啊..... (眼神關愛
 
哇喔小哈一口氣嚇到三位蛇院頂頭人物欸WWWWW
不愧前世是披著獅皮的蛇現世是披著蛇皮的獅,永遠有辦法嚇死所有人<???
 
....看到這裡我實在不能再沉默了....
撒嬌Harry萌...萌死了!!!!!!!!!!!!!
Papa氣場很好很強大...
同前面.不過我覺得現世的Harry就是一條道地的蛇.事實上.我很好奇S.S.被突如其來的一咬嚇到是一定的但不知道有沒有出血.如果真被吸了那教授的反應不應該如此淡定才對吧...

非非非非常期待兩位對救世主=吸血鬼的態度表示...其實我最好奇的S.S....
 
Papa果真是人氣王啊OAO....
其實Lucius也的確是外頭的野獸無誤XDDD(被殺掉)
然後教授的話...一驚一詫的不適合他XD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142-6abbeb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