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 職業倦怠(24) 
 ×閱讀前警告×

  重生血族Arkin Papa怠惰救世主愛與自我流

  Lucius Malfoy x Harry Potter

  我今天....其實處在一種顛狂的狀態。
  總之,求留言\OAO/求感想\OUQ/

-- 

二十四、說到一年級就不得不去看一下的意若思鏡


  「Draco,呃、你——」救世主試著安撫顯然受到驚嚇的小少爺,卻被打斷。
 
  「這是Marguerite?」小鉑金雙眼亮晶晶地湊了過來,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想要摸摸,但所有人都看得出那隻嫩白的手不知道是興奮還是恐懼的顫抖。
 
  他怎麼忘了當時看見龍蛋最興奮的除了Hagrid就是Malfoy家的小少爺?黑髮男孩抓住Draco猶疑不前的手湊到了小姑娘眼前,「Marguerite,這是Draco,他很喜歡妳,讓他摸摸好不好?」
 
  刻意地讓那隻嫩白的手在小姑娘眼前晃了晃,最後觀察了一下發現沒什麼危險的小姑娘從心愛的主人腿上抬起了頭,輕輕蹭了下小鉑金的手。
 
  看見小少爺臉上的表情,Harry想著原來輕輕蹭一下就能夠讓這隻驕傲的小孔雀露出這麼傻爸爸的笑容,還真是低估他對龍的執著與喜愛了。輕咳一聲,失態的小Malfoy立刻回神重整表情,然後又滿臉威脅地看向表情正直的室友,「不許和別人說!」
 
  Harry別過臉讓視線固定在左手裡的小說上頭,「我什麼都沒瞧見。」
 
  Marguerite似乎很喜歡眼前這個金閃閃白嫩嫩的小人類,所以在Draco帶著驚歎與狂熱的觸摸下倒也沒有任何的不滿,只是依舊趴在自家主人的腿上偶爾磨磨蹭蹭討摸摸。
 
  面對小姑娘的撒嬌,Harry也只是彎著一雙綠眼睛一一滿足。
 
  注意到救世主的變化,Draco綜合了這一兩天的觀察結果,「Harry,你不太一樣了。」
 
  「嗯?」
 
  「變得比較有表情了,情緒也比較明顯。」
 
  仰著臉想了想,「大概是因為和比較多的人接觸了吧。」那些在記憶裡不論是活著的還是在那場戰爭中死去的人們,如今都活生生地圍繞在自己生活周遭,即使他們現在互不相識。
 
  原來以為死得什麼都沒剩下的父母親如今也以畫像的姿態出現在Potter祖宅裡頭,至於要過幾年才會出現在自己生命裡的教父與過去他最喜愛的黑魔法防禦術教授,他有耐心。
 
  即使他現在很想要立刻抓住那隻老鼠還給自家教父一個清白,但他要如何解釋那些他不應該知道的事情?而且、他所敬愛的Lupin教授如今可還不知道在哪裡晃蕩,在沒有人制得住Sirius的現在……
 
  壓下心裡的罪惡感,Harry眨眨眼睛,「但我倒是沒什麼感覺。」
 
  Draco看了他好一會兒。
 
  Harry詢問地挑眉。
 
  「Harry,你對動物比對人好。」
 
  黑髮的救世主看了看在自己懷裡蹭得正歡的挪威脊背龍,想了想自家驕傲的小公主總是親暱地輕啄自己的指尖,目光最後擺到小鉑金身上,「嗯……你也想讓我摸?」
 
  黑暗中,憑著血族優良夜視力的救世主看著隔壁床背對自己躺著的小鉑金,一邊想著貴族果然是難懂的生物一邊沉沉睡去。
 
  慢步在走道上,Harry想著要如何打消幾個好友想去闖闖禁區的念頭,但左思右想都覺得剝奪男孩女孩們冒險的夢想似乎有點過於殘忍。想起那一雙雙望著自己的無辜眼眸,黑髮的救世主面色沉靜,心裡卻頭痛著不知為何竟也有了冒險夢想的兩個女孩兒。
 
  所以果然還是應該要闖進黑魔法防禦術教授的辦公室給可憐的Professor Quirrell一個靈魂的擁抱比較簡單俐落嗎?腳尖一頓,向來溫和淡漠的Slytherin微微偏頭,腦袋裡閃過直接把危險源去除掉以便讓那群十一歲孩子們能夠有一個安全遊樂場的想法。
 
  但是Hogwarts從此空下來的黑魔法防禦術教授缺怎麼辦。思索著一個一年級生不應煩惱的問題,Harry沒注意到自己身後的走廊已經有了微妙的置換,直到他轉過身打算去找Professor Quirrell進行一場友好交流時才發覺自己身處在一個未知的位置。
 
  頑皮的Hogwarts啊。
 
  觀察了下新走廊的擺飾,Harry走進離自己最近的一間教室,開了門後發現是符咒學N.E.W.Ts高級班的教室,在腦海裡略微思索了教室與Hogwarts大概的相對位置圖,Harry朝著樓梯的方向走去,然後被一扇半掩的門給吸引住了視線。
 
  那裡頭是一面比人高的鏡子,Mirror of Erised,Mirror of Desire。
 
  內心掙扎了三秒,Harry推開空教室的門走了進去,逕直走到鏡子前面盤腿坐下,仰望。漆黑的鏡面泛起漣漪,而逐漸明顯的畫面讓男孩一愣,白皙的臉孔泛起淡淡的紅暈。
 
  映在男孩眼裡的畫面是個寬廣的空間,所有他認識的人們都在裡頭。而他本人則是縮在大Malfoy的懷裡懶洋洋地叼著對方保養良好的指節滿臉愜意,而對方只是寵溺的微笑,一點也不介意。
 
  所有人的臉上或多或少都帶著他記憶裡最放鬆自然的模樣。
 
  黑髮男孩用手托著下巴,靜靜望著眼前的場景直到心中那股激盪消退,體認到自己果然是個貪心的人。
 
  「你也發現這面鏡子的樂趣了嗎,Harry?」隱藏在教室角落的Dumbledore從藏匿處走了出來,笑意盈盈地低頭看著年幼的救世主。
 
  Harry抬起頭,看著自從回到了這個年代都還沒有好好地認真地面對過哪怕一回的偉大白巫師,「……校長先生,這面鏡子不是一般意義上的鏡子。」目光望向鏡框上頭的銘文,「它顯現出我們內心深處的渴望,是嗎。」
 
  半月型鏡片後的湛藍閃過訝然,「你很聰明,Harry。」
 
  Harry的目光落回到鏡子的影像裡頭,「我不聰明,Dumbledore教授。我是很貪心,在裡面看到了太多渴望。」
 
  看著鏡中的自己偏頭想咬住鉑金貴族的頸側卻被對方率先扳起下巴吻住,掙扎幾下便也攬上了貴族的頸背瞇著眼任由大Malfoy鍛鍊彼此的肺活量,而周遭的人也一副見怪不怪的表情微笑注目。
 
  似乎從男孩的表情與回應裡感知到了什麼,年老的巫師以一個老人不該有的敏捷身手坐到了救世主身旁,明亮的藍眼睛俏皮地眨了眨,「介意和一個老頭分享你在裡面看見了什麼嗎?做為交換,我也會告訴你我看見了什麼。」
 
  他老人家真的很好奇小Harry究竟在鏡子裡瞧見了什麼怎麼就臉紅了呢。
 
  Harry歪著頭考慮了一下,「如果Dumbledore教授您要跟我說您在鏡子裡看見了自己拿著一雙厚厚的羊毛襪的話,我看見的就只是裡面有很多人,大家的表情都很滿足。」
 
  「我的確是拿著雙厚厚的羊毛襪。」白巫師的表情凝固了一瞬間,然後恢復了原先的溫柔慈藹,鏡片後總是閃爍著調皮的湛藍帶上了一點點的惆悵,「……而在我身邊,有著我最親密的人們。」
 
  注意到老校長使用的詞語是複數,Harry沒有多問只是又多瞧了鏡子幾眼,慢吞吞地站起身,然後他對著仍坐在地上的老人伸出手協助他一同站起。
 
  「那麼我的聖誕禮物應該是送對了。」抬頭仰望著Dumbledore,Harry眨眨眼,「我在鏡子裡看見了很多人。您也在那裡頭,教授。」
 
  告別了老校長,Harry離開教室。指尖在空氣裡劃了一道痕跡顯現出當下的時間,想起自己和幾個好友們約好了要一起去拜訪獵場看守人,只得加快腳步前往大門口。
 
  今天可是說好了要帶Marguerite出去飛的日子呢。
  
 
 
喔喔喔,這是代表L爹快要爬到Harry腳邊的徵兆吧www
好希望鏡子裡的畫面快點到唄

咱內心的小野獸都快衝出來了
咱快忍不住開始寫LH了啦啊啊啊啊啊

以上。【咱要期末要打教授生賀,真的不能一直看OAQ

話說教授生賀貌似已經確定打不完了【掩面
 
Marguerite so cute!!!!!!!
她現在贏大多數人了怎辦?
我們的Hedwig小公主呢!!!!
 
原來小哈自己對L拔也有好感嗎XDDDDDDD
或者他早就把L拔當伴侶了只是自己沒有發現?XD
L拔真要像鏡子那樣調戲小哈應該是....還要再過陣子(?
 
我也臉紅了>//////<

應該要叫L拔也來照一下鏡子然後他就會被嚇死(欸?
不過在他還沒知道伴侶是誰之前,
鏡子有辦法顯影嗎(歪頭

 
校長先生怎感覺又吃鱉啦(歪頭
不過傻爸爸模樣的小龍真是....好想偷拍下來呀(燦笑
 
L拔調戲小哈那幕真讓人臉紅+陶醉~ >///<
Marguerite撒嬌的樣子好可愛啊!!
但回想之前提到的,哈利很受動植物歡迎,
就讓我很好奇三頭狗的反應哪!
 
Marguerite激萌wwww
這篇其實是小萌物猖獗的文XD

其實應該是Harry身體裡魔法生物的那一塊已經對Lucius有極大的好感了,但他本人其實還是懵懵懂懂,但是看了鏡子以後好感會稍微UPUP,畢竟他還是個渴望被愛被呵護的孩子。
Lucius來照鏡子不會看見Harry,他只會看見他在夜行巷曾經看過一眼的男孩模模糊糊的模樣,因為他其實根本沒看清楚,只是本能的會知道自己看見的是伴侶這樣XD

到時候真相大白時他們都會被折磨一下←
總之小龍們萌萌(咦)

至於校長先生喔,其實這段算是還滿重要的一段XD
不過校長的心理什麼的要解釋有點麻煩,就讓大家自行揣摩啦XD

 
看到意若思鏡的那個時候我真的是哇喔了一下(blush
L拔啊啊啊啊啊(艸
不過感覺上要成真似乎還得很久很久...
L拔加油啊啊啊啊(艸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137-6028fb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