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 職業倦怠(22) 
 ×閱讀前警告×

  重生血族Arkin Papa怠惰救世主愛與自我流

  Lucius Malfoy x Harry Potter

  喵。

--

二十二、正牌家長們。

 
  在總管小精靈的帶領下參觀著Potter莊園的Harry站在Potter家族擺放歷代家主與其伴侶畫像的廳前,「Lindy,妳先去忙吧,我想一個人呆一會兒。」讓家庭小精靈離開,黑髮男孩在門口深深吸了一口氣才勇敢地跨了進去。
 
  凌亂不羈的黑髮和糟糕的視力似乎是Potter家遺傳上的必然。摸摸自己蓬亂微卷的髮,從有記錄的最初開始巡視了幾回,某種程度上算是徹底滿足想見見自己血緣上親人心願的男孩站到大廳正中央,注意到房間裡出現了個活人的畫像們嘰嘰喳喳,掩不住的好奇。
 
  「嗨,我是Harry。」
 
  啪──!
 
  一群Potter的視線紛紛朝陷入瞬間混亂的最旁邊靠攏,而身處最邊緣顯然是畫像群中年紀最輕的Potter則是一張臉都貼到了畫布上,眼鏡因為過於猛烈的動作而扭曲在畫像上頭、還因為過於急切而說不出話,還是旁邊畫像裡的紅髮女人到他的畫裡把他給扯回原位才終於比較冷靜下來。
 
  「Harry?」把激動的男人壓回椅子裡,紅髮的女人走到前方看著位於房間正中央的男孩,望進那雙與自己同色的翠綠眼眸,「能過來讓我看看你嗎?」
 
  黑髮的男孩乖巧地走了過去,仰著臉讓畫像裡的女人細細端詳自己的容貌,而在對方觀察自己的同時他也在觀察對方,這是他的媽媽。
 
  嫩白的唇開開闔闔,明明在心裡演練過無數次,卻在出口的瞬間卡了殼。他不知道該用怎樣的語氣、也不知道自己臉上的表情該是怎麼樣的,而他甚至不知道自己還有沒有資格喊出那聲媽媽。
 
  他已經不完全是個人類了。
 
  「Mommy的小Harry,你都長這麼大了……」紅髮的女人跪坐在畫框邊緣,淨白的手心貼著畫布像是想摸摸男孩,潸然淚下。
 
  讓自己的掌心與畫布重合,Harry想著這樣的接觸不會讓他們瞬間發現自己的異常冰冷而安了下心,而後指尖貼著指尖,白皙的臉龐又湊近了些,這次他輕聲開口、不由自主地放緩了語調,「……媽媽。」
 
  被壓回椅子上的Mr. Potter跳了起來手忙腳亂地安慰起自己的妻子,與此同時卻不斷分神注視著畫框外頭的黑髮男孩。一頭蓬鬆微卷的黑色短髮,與他妻子如出一轍的祖母綠眼眸,的的確確是他印象中的寶貝Harry。
 
  但是那纖瘦的身材和病態白皙的肌膚讓他皺起了眉。Potter家的孩子向來健康熱愛運動,身體就算沒有健美先生般的雄壯威武肌肉糾結,卻也有一定的結實度,而陽光的小麥色肌膚更是不可少的Potter家族元素。
 
  「你……」
 
  發覺父親畫像表情裡透出的疑惑,Harry抿起唇。他知道對方為何疑惑,就算是做為一個普通的孩子,他的皮膚也白得不像話,更別提那些比常人要低上幾度的體溫。
 
  他平時很注意不和他人有過多肢體上的接觸,可一旦三年級他的教父Sirius逃出Azkaban的話,熱情且大剌剌的Gryffindor性格會讓各式各樣的肢體接觸變得頻繁,那些握手那些擁抱將會變得自然而然,最後他不尋常的體溫將成為某些人注意力的焦點。
 
  望著畫裡的男人,Harry眨眨眼,對他而言還有些陌生的稱謂比原先料想地更為輕易出口,「……爸爸。」
 
  他有點猶豫要不要坦白截至目前為止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垂下眼,他心不在焉地凝視著畫框,視線不自覺地描繪起上頭的繁複花紋,過了許久,在重新對上父母親混合著疑惑、擔憂以及心疼的視線的那一刻,那些遲疑猶豫都不存在了。
 
  這裡是他的家。
 
  上輩子他只在成年那天接到古靈閣的通知前往繼承了Potter莊園卻從來沒有真正踏進去,想著總有一天要去看看,卻一次也沒有真正執行過,家族僅存一人的這件事始終是身為孤兒的他心口上的一道疤。
 
  但如果他早知道父母有畫像在莊園裡,也許他也不會來到這個年代。
 
  表情淡漠的男孩在柔軟的地毯上盤腿坐下,望著父母親的畫像,平靜地開始述說自己的經歷。
 
  從上輩子在Dursley家樓梯下的碗櫥開始,一個瘦弱的孩子在自己滿十一歲的幾分鐘後知道自己是個巫師,發現自己一夕之間成了魔法世界的救世主、還有個預言中必須打敗的敵人,從此他的一切在魔法世界裡無所遁形。
 
  他的世界被完全顛覆,除了他依舊是個孤兒。
 
  他被分進了父母親曾經待過的、被大多數人認為最好的學院,在一片金與紅裡他度過了一年又一年的校園生活,伴隨著麻煩危險與責任還有那些友好與不友好的目光。隨著年紀增長他望著未來一片徬徨,人人看著他頭上的閃電像是劃破黎明的曙光,卻從沒想過他是不是累了倦了、是不是也會覺得害怕。
 
  最後他送走一個又一個他所珍惜的人事物,隨著那道象徵死亡的綠光沒入黑魔王的胸膛時他覺得一部分的自己也在那一刻隨之死去。然後他沉默、避世,除了固定會拜訪的人們以外,再也沒人見過那個殺了黑魔王並且再次活了下來的青年。
 
  叨叨絮絮地來到現在、曾經的救世主過去的黃金男孩自私地想要拋棄救世主的責任並且自顧自地就決定轉化成為類血族的這個現在。Harry沒有為自己辯駁只是說了對不起,而畫像裡James跟Lily的表情變得複雜難懂,把一切都聽得明明白白的祖先們則是沉默不語。
 
  Lily凝視著正垂著腦袋等待被訓話的兒子,左思右想找不出任何一句責備的話。作為一個Gryffindor,她從不後悔自己為了正義而犧牲;但作為一個母親,她只想著如果她能夠真正抱抱她那顯然經歷了太多的寶貝該有多好。
 
  可她只是幅畫像。
 
  「Harry,不需要說對不起,你沒有錯。」Potter家的前任家主夫人捏了捏丈夫的手,對方有默契地反手握住牽起了手。接著她看向因為自己話語而抬起頭的男孩,「你做了所有你該做的,現在是時候讓自己放鬆點了。」
 
  James盯著畫外纖瘦、蒼白、表情似乎缺乏一般人該有的情緒起伏的男孩,想著眼前這樣一個孩子竟然承受了那麼多事情,而這是他的兒子,他James Potter唯一的寶貝兒子、那個甫出生就讓他抱在懷裡天天變著不同把戲逗著玩的小不點、那個被Daddy拋高高會開心地拍著小手咯咯笑的Harry。
 
  他James Potter的孩子。
 
  「做你想做的,Harry。」Potter前任家主隨後開口,表情瞬間鮮活了起來,他眨眨鏡片後棕色的眼睛,「現在告訴你雖然有點太遲,但兒子、像個十一歲的小男孩一樣頑劣的讓所有大人都頭疼吧!」
 
  Harry微張著嘴發了好一會兒的愣,覺得剛發生的事情有點超現實。所有預期會得到的責備與失望都沒有發生,而他若是沒有理解錯誤,他的父母似乎正在鼓勵他更任性更自私一點。
 
  「我……」
 
  「Harry,我們更在乎你。」
 
  「……嗯。」
 
  最後畫像們看見那個蒼白的孩子在安靜了很久很久以後終於有點拘謹地抿出了一個笑容。柔軟靜謐,一雙綠眸光采明亮,讓明明已經沒有生命的他們感覺到不可思議的幸福溫暖。
  
 
 
小哈OAQQQQQQQQQQQQQQ
努力地讓L拔頭痛吧(咦)
 
害我想唱起小鄧的<任時光匆匆流去我只在乎你~~
 
噢~~~~~~~~~~~~~~~
可憐的小哈啊~~~~~~
來讓姐姐抱抱…………0
papa加上這堆畫像^_^
L拔要爬上小哈的床,那不是難度增加了?
加油啊~~~~
 
看哈利在描述上輩子的事蹟時...讓人很心痛啊!Q 口 Q
 
這孩子真是讓人難過啊好想摸摸他的頭Q口Q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134-0d426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