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 職業倦怠(18) 
 ×閱讀前警告×

  重生血族部分自創角怠惰救世主愛與自我流

  Lucius Malfoy x Harry Potter

  聖誕快樂OUO//獻上好久不見的L拔www
--

十八、由勞動服務所引發的一些調皮的小困擾
 
  「Severus,你這次的抑制劑……」鉑金貴族迎向從壁爐踏出來的好友,沒有例行的貴族式寒暄而是直接切進主題。
 
  魔藥大師挑眉,逕直走向桌上幾瓶金色的藥劑,觀察了會兒色澤又旋開瓶塞嗅了嗅氣味,「和之前的一模一樣,Lucius。」
 
  Lucius替彼此都倒了杯酒,卻沒有繼續說有關藥劑的問題,「我前陣子又去了那間店。」
 
  「Well,出現了即使喝抑制劑也無法控制的衝動嗎?」
 
  Lucius抿了一大口酒,決定不理會好友言語裡的揶揄,「店主回來了,他說那孩子上學去了。」
 
  「Durmstrang?」
 
  魔藥大師可沒忘記那個店主是隻不折不扣的血族,他的孩子自然沒有例外也會是血族。而一般擁有魔法生物顯性血統的家庭向來不太選擇Hogwarts,這是魔法界一向的慣例。
 
  「他沒說。」鉑金貴族語氣顯得有些挫敗,「而我想他已經知道那孩子是我的伴侶。……但是Severus,雖然這麼說有點、Well,你這次做的這批抑制劑,雖然氣味一樣,但我感覺效力減弱了。」
 
  「……伴侶對你的吸引力變大了?」
 
  Lucius微微皺起眉頭,凝神細想當魔藥滑進喉嚨裡那種細微的感覺,最後他嘆了口氣。他是Malfoy家族幾百年來難得一個被伴侶觸發了血緣覺醒的Veela,相關的事情根本從來沒有人教過他,他也從來不覺得自己身上那已經稀薄了好幾代的Veela血統有可能會覺醒,於是那些細微的差別他也只能靠自己分辨。
 
  「我不確定。那種感覺就像……你說他會不會送那孩子去上Hogwarts了?所以在魔藥課的時候接觸到了藥材櫃。」
 
  「這屆新生沒一個是紅眼睛的。」魔藥大師回想了課堂上那些驚懼的小臉蛋,看著好友困擾的模樣,「……而且血族和其他魔法生物血緣者不同,如果要就讀Hogwarts的話是會在新生資料上註明的。」
 
  Lucius顯得有些煩躁地順了順自己的髮尾,「……我甚至連自己伴侶的名字都不知道。」
 
  看著好友連自己的寶貝頭髮都顧不上了,Snape終於還是開口安慰提點了幾句,「Well,就我所知,每間學校幾乎都有聖誕假期,而就算你的小伴侶聖誕節沒有離開學校,暑假總會回家。不管是巫師還是其他魔法種族都不會放任幼崽亂跑,耐心等待吧。」
 
  「……Slytherin總是耐心的。」壓抑著體內沸騰起來想要尋找伴侶並且立即與其締結婚約的衝動,Malfoy家主把杯中的酒液一口喝乾,「Draco最近的情況如何?前陣子他信裡提到他早上低血壓的症狀似乎更加嚴重了。」
 
  「他最近很好,好到都可以跟著偉大的Potter救世主四處惹事生非了。」想起萬聖節的那一晚,Slytherin的院長眉頭便狠狠擰起,同時不知是心理作用還是肌肉過於緊繃,同天晚上受創的腳也隱隱作疼。
 
  鉑金貴族在一瞬間表情緊繃了起來,「你怎麼看?」
 
  知道對方詢問的是那個在開學宴上造成轟動的小Potter,Slytherin的院長沉默了會,最後給了個保守的答案,「……Slytherin接受了他。」
 
  一個晚上,Slytherin的態度整個大轉變。他知道那天晚上Harry Potter和Matthew Freon有一場決鬥,但所有被他叫來詢問的學生皆表示那場決鬥在中途就因為Matthew Freon身上的黑魔法詛咒爆發而終止,幸虧及時送到Pomfrey那裡進行搶救,才撿回一條小命。
 
  他之後詢問Pomfrey也得到了相同的結果,並且他們都知道那樣嚴重的黑魔法傷害,一個一年級的學生不可能做到。可若是決鬥中途就暫停,為什麼Slytherin們的態度變了?這中間必定發生了什麼事。
 
  但是不管他怎麼詢問,低年級到高年級的學生全都三緘其口,最多也只願意說那個Potter家的孩子擁有足以被Slytherin承認的實力,卻不約而同堅定地否認他在決鬥過程有使用任何的黑魔法。
 
  而就他的觀察結果,Potter家的小崽子一如以往,表現普普通通中等偏上,沒什麼表情也對外界的眼光不怎麼在意,一副就是活在自己世界裡的模樣,唯一的不同是Slytherin接納了他,於是常跟救世主混在一起的名單裡多了幾隻小蛇。
 
  Lucius替自己又斟了一杯紅酒,「那你呢,Severus?」
 
  「……我的立場一如以往,Lucius。」仰頭一飲而盡杯子裡的紅酒,「比起救世主的問題,你更該擔心你那下落不明的小伴侶。我回Hogwarts了。」
 
  目送好友略顯僵硬的背影在碧綠的火焰中消失,鉑金大貴族只是緩緩勾起微笑,他當然知道那個擁有一頭紅髮的Gryffindor女巫,很優秀,只可惜是Muggle血統。
 
  接著他抿起唇,想起那個謎一樣的男孩,他的伴侶。血液裡叫囂著的是想和盡速伴侶締結的渴望,明明能夠擁有Veela的愛是件幸福的事情,但很顯然夜行巷的那隻吸血鬼對此不屑一顧,才會那樣顧左右而言他、不願透露出那男孩的消息。
 
  雖然才十一歲著實也小了點。
 
  有點困擾地揉揉太陽穴,Lucius望著桌上一排整齊的血緣抑制劑輕聲歎息。
 
  「還是找不到人嗎?」捧著一盤小點心與一壺紅茶走進,Malfoy莊園女主人雅緻的臉龐噙著淺笑來到了自家丈夫對面,替自己倒了杯紅茶捧進手心。
 
  Lucius盯著餘下的另一只空杯,片刻後他放下了自己手裡的酒杯並揮揮手讓家庭小精靈收走那些暫時不適合出現的飲品和玻璃杯,「Narcissa,親愛的,為何不找些更能襯托出妳高貴美麗的事情來關心呢?」
 
  「Lucius,我的愛,你的幸福是此刻我最關心的事情。」臉上的微笑美麗卻略顯哀愁,「只可惜我不是你命定中的那一人。」
 
  「那真是太遺憾了。」語氣聽不出任何遺憾失落,Lucius終於還是替自己也倒了杯紅茶,「……Cissa,那孩子才十一歲,不急。」
 
  「但你連他是誰都不知道,你的血統已經覺醒,而最迫切的締結儀式最初要求的只是一個吻,你大可以等到他成年再完成整個儀式,但你根本撐不到他成年才開始要求締結。……就算用了抑制劑,你也熬不過那些一天比一天更加洶湧的渴望。」
 
  「親愛的,妳什麼時候成了Veela專家的?」
 
  「從你的Veela血緣被觸發開始。……Lucius,你知道你得盡快找到他,不然你會被你體內的Veela給生生折磨致死的!無法和伴侶締結的Veela──」
 
  「冷靜點,我親愛的夫人。」Lucius輕輕啜了口香暖的紅茶,情緒反而平靜下來,「至少,等到聖誕節或暑假的這點時間我還是有的,Severus的抑制劑相當有效,我們的小龍還不至於那麼小就成為家主。」
 
  看著丈夫一臉平靜的模樣,Narcissa也只得靠喝紅茶來平靜自己的情緒,同時轉移了新的話題,「小龍說他最近早上低血壓的情形似乎更嚴重了。」
 
  「我有問Severus,他說Draco看來一切正常,而且過一陣子就是聖誕假期了,必要的話,到時候也能請個醫師來替他檢查。」
 
  「嗯。」 

 
 
聖誕快樂~
好久不見的L拔哭哭
因為他找不到他的聖誕禮物(?

L拔:我的聖誕節還沒到!!
 
L拔你終於出現了...
努力的爬到小哈腳邊吧XD
話說你們不覺得你們的兒子貧血貧得很詭異嗎XD
 
哈逆聖誕快樂wwwwwww
L拔連自己伴侶的名字都不知道看起來超哀桑XDDD←
不過知道了應該也無法這麼冷靜了
Papa感覺就是在捍衛自己的兒子+看戲
\超愛Papa/(前後文不連貫
 
大家聖誕快樂!!!!!

L拔的聖誕節啊(燦笑)
大概是新一波的感(ㄐㄧㄥ)動(ㄒㄧㄚˋ)(咦)

貧血什麼的,大家早起總是會有點低血壓嘛←

Papa真的在看戲沒錯(欸)
其實我看資料好像有人說吸血鬼和Veela的感情很糟(咦)
 
所以小哈天天夜襲?
 
聖誕快樂啊~~~
L拔你苦逼啊,
小哈最好是跟小龍一起回家啊~~~
 
L拔逃不了他的戀童癖命運ˊ艸ˋ
小龍只要回家就不會低血壓了(因為沒有會把他當備用糧的傢伙
 
L拔你的聖誕好像不快樂XDD
不過見到你浮出來真的開心!
加油吧L拔~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127-37a93ec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