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 職業倦怠(16) 
×閱讀前警告×

  重生血族部分自創角怠惰救世主愛與自我流

  Lucius Malfoy x Harry Potter

  少爺的病假終於結束了←


--

十六、那些刻意忽略卻又不得不Try again的往事
 
 
  「Harry,怎麼了嗎?」
 
  回過神,一直沒什麼表情的救世主放下了手,習慣性地勾起淺淺的微笑安撫身旁的好友。當年他這個撫摸傷疤的習慣讓所有人總是膽戰心驚深怕又要發生什麼事情,到了戰爭後期這動作簡直成了某種固定的開戰信號。
 
  「嗯,沒什麼。」
 
  淺淺的微笑讓所有人一瞬間都愣住,Slytherin的兩隻小蛇是因為前一晚的超現實洗禮而產生的僵直,其他三個學院的孩子們則是因為眼前景像的少有而感到驚訝。
 
  他們當然知道Harry會笑,畢竟在火車上他們也見過那彎彎的眉眼,只是他們從沒見過幅度這麼大這麼明顯的笑容。
 
  「……Harry,你有表情了耶。」Ron揉揉眼睛,伸出手試著捏了捏救世主蒼白的臉頰,然後被手裡感覺到的溫度嚇了一跳,「好冰!你不舒服嗎?」
 
  抬起手也摸了摸自己的臉,「沒有啊,我體溫一直都這樣。」
 
  最後Harry除了本來選定的一本介紹魔法生物的書以外,還挑了幾本靈魂學的書一起借出圖書館。從司書手裡接過書籍的時候,他盤算著要找個夜晚去禁書區探探,雖然等聖誕節回家也可以翻翻養父的那些黑魔法禁書收藏。
 
  Harry突然很懷念上輩子他所繼承的Black家,一整個圖書館的黑魔法藏書啊。不過搞不好Potter莊園裡也會有,上輩子還沒來得及進去好好尋寶就給炸回三歲了,也許聖誕假期可以回Potter家看看?
 
  把借的書放到書桌上,黑髮的男孩才終於意識到自家室友就站在自己眼前,白皙柔軟的臉頰還因為生氣而鼓了起來。
 
  「唔、Draco?」
 
  「你居然讓我沒洗澡就上床!」
 
  Harry眨眨眼,反應過來,「哦,那我下次會記得先替你洗乾淨。」
 
  小鉑金的臉驀地竄紅,「不、不用了!」
 
  覺得小貴族真難伺候的救世主決定轉移話題,「你餓了嗎?我想去吃晚餐了。」
 
  最後小少爺在Harry神色如常但實際上半懷著愧疚替他殷勤佈菜的行為中消了氣,接受了那些他喜歡的食物卻囁嚅著婉拒了Harry隨後送到他手邊的番茄汁,而Harry只是聳聳肩把玻璃杯拿回自己的勢力範圍。
 
  番茄汁很棒呢,營養豐富色澤艷麗。
 
  抿了一口,Harry如此想著。目光慢騰騰地晃到教師席正文文靜靜用著餐的斯文版黑魔王載體。現在想想,Professor Quirrell還是他除了Dumbledore記憶裡和二年級十六歲魔王虛影以外他看過長的最正常的活體Voldemort了。
 
  視線轉了個新方向,看見閃爍著雙眼一臉慈祥和藹的白鬍子老校長,沒有回應對方俏皮的眨眼也沒有慌亂地低下頭,平靜地回望幾秒發現那雙鏡片後的藍眼睛沒有除了:「我是好校長我慈祥和藹正直又善良!」以外的訊息,Slytherin的救世主收回視線,和盤子裡的五分熟牛排展開激戰。
 
  他當然沒有向老校長炫耀他還年輕還咬得動牛排的意思。
 
 
  「Severus,我親愛的孩子。」
 
  「我不是你親愛的孩子,如果你那已經被澱粉跟糖侵蝕得所剩無幾的腦袋還能負荷一點最基本的思考,就該知道不該浪費魔藥師的時間,除非你不再需要你的健齒魔藥。」
 
  「Oh……親愛的Severus,你知道,Harry這孩子有點不太對勁,這讓我十分憂心。」不請自來的校長先生在魔藥教授的辦公室裡找了一個最暖和、最靠近爐火的位置坐下,魔杖輕揮替自己準備了一點糖果和一杯純蜂蜜。
 
  魔藥大師繼續他的攪拌。
 
  「他太安靜了,一點都不像James和Lily的孩子。我還記得James是多麼的熱情洋溢,而Lily又是多麼的聰明大方,青春活潑的少年少女啊!」
 
  「我更寧願稱呼Potter是粗魯莽撞驕傲自大被父母寵壞的蠢貨。」在魔藥裡拌入鼻涕蟲的觸角汁液,魔藥大師不屑地一字一頓。
 
  老校長喝了一大口純蜂蜜,「小Harry在課堂上的表現都還挺不錯的啊,就是安靜了點,聽Minerva說他上課都不太和同學說話,學生們也說他一直都沒什麼表情哪。」
 
  「學校一個月前的話題,Albus,你多麼明察秋毫啊。」
 
  Dumbledore噎了一下,腆著老臉還是繼續說了下去,「他有James帥氣的外表,還有一雙Lily的綠眼睛,可是他好像一點都沒有繼承到他們開朗的個性。」
 
  「那雙眼睛是我唯一願意容忍他待在我的學院裡的唯一原因,如果以長相分院他毫無疑問會屬於那充滿巨怪的Gryffindor。」Slytherin的院長一臉嫌惡。
 
  「啊、Slytherin,怎麼小Harry——」在蛇王死光的注視下老蜜蜂及時收住了自己的句子,閃爍著藍眼睛轉移話題,「不知道Harry適不適應學校的生活,我們聖誕假期是不是該給他做個家庭訪問呢?」
 
  「只要你能找到那個『不可偵測』。」魔藥學教授冷笑,把最後的藥材撒進魔藥裡才熄了火,然後他注意到校長若有所思的表情,「……我假設,你不會想把偉大的救世主塞回他那群愚蠢的Muggle親戚家裡?」
 
  如果是,他想他並不介意讓老校長重溫一次開學宴後的蛇王怒吼。
 
  「你知道,Lily的血緣保護魔法必須得在親人的保護之下……」
 
  「——如果救世主還把那裡當成家的話。」
 
  Dumbledore看起來像是又老了幾歲,「Severus,我放不下心。Harry不熱情、不活潑,沒有他這個年紀該有的活力,他也從來不在宵禁之後溜出寢室,他、」
 
  「他是個Slytherin,別期望他像個毛毛躁躁的Gryffindor。」
 
  「Severus,我和你一樣關心小Harry。而你應該也知道,Tom只是消失,總有一天會回來,如果我們不在這些時候抓緊時間替小Harry訓練,他怎麼能夠面對那些強大的威脅?」
 
  魔藥大師抿唇不語。
 
  「Severus,就當是幫我這個老人一個忙?」
 
  「……每周兩次勞動服務,一次家訪。」終於做出妥協,魔藥大師在那半月形鏡片後的湛藍眼眸重新閃爍起來時惡意地補了一句,「為了這些事情,我想我不得不暫停熬製你的健齒魔藥,直到我有餘裕的時間。」
 
  超時工作後看見老闆皺得比菊花還慘烈的臉總是能讓他心情變好一點。
 
  即使Harry希望自己的學生生活過得低調又平凡,但似乎這兩個單詞永遠不會青睞他。Hogwarts目前最熱門的賭盤已經從誰能讓救世主變臉轉為誰能預測到老蝙蝠下次罰救世主勞動服務的理由。
 
  至於始終身處賭盤中心的黑髮男孩則是一臉淡定,看著對面扭扭捏捏、不知道是生氣還是害羞總之臉頰紅撲撲的、剛從醫院廂房被放出來的Matthew Freon,「Freon,家庭小精靈做的南瓜餅應該還不錯。」
 
  「……」彆扭地把手邊的南瓜餅推到救世主面前,「Potter,謝謝。」
 
  知道對方指的是什麼,Harry點點頭算是接受了眼前男孩的謝意又伸手抓了塊南瓜餅小小咬了一口,接著因為口味太過甜膩而立刻抓起牛奶喝了一大口,猶豫了片刻,最後Harry還是決定放下手裡的食物。
 
  「Potter,浪費食物,晚上七點勞動服務。」一身黑的魔藥教授不知何時出現在救世主身後,低聲宣布。
 
  綠眼男孩轉過身,眨眨眼,神色如常,「知道了,教授。」
 
  直到黑袍教授翻捲著黑袍大步離開大廳,而救世主坐回自己座位上繼續尋找合胃口的食物後,被自家教父周身散發著的黑色氣場給鎮得無法動彈的小鉑金才伸出手指戳了戳友人。
 
  「Harry,你最近怎麼惹到Snape教授的?」
 
  Harry.在老蝙蝠眼裡看起來長得像爸爸的.Potter聳聳肩,「人要是運氣不好,連呼吸都會成為罪過。」
 
  細數了幾項友人從最初到現在被罰勞動服務的原因,金髮的小少爺最後選擇給身旁正在走霉運的救世主一個憐憫的眼神,然後試著轉移其他焦點驅散那些令人不快的話題。
 
  「萬聖節要到了,你想好那天的化妝舞會要扮什麼了嗎?」
 
  Slytherin的小Potter的眼裡瞬間湧出了一連串複雜的情緒,就在小鉑金認真考慮著是不是應該換下一個更安全的、比方說是有關天氣真好你好我也好的那一類話題時,男孩終於給出了回應。
 
  「吸血鬼吧,看看我能不能嚇跑Professor Quirrell。」
 
  對於自己現在能夠當個小孩忝不知恥地提著南瓜小籃子挨家挨戶喊Trick or Treat的這件事情Harry還是很有實行熱情的,雖然他不知道自己的小夢想有沒有機會在Hogwarts實現。
 
  晚間,黑髮的救世主在魔藥教授辦公室裡悠悠哉哉剝著豆莢,把豆子和豆莢分開。很多抑制藥劑的基礎液都是用這種俗名為蛇豆的豆子熬製而成的,在剝的時候豆莢會像蛇一樣扭動讓操作者不好施力也不好處理,但在Harry手裡卻溫順的像是一般家庭廚房在處理的蔬菜。
 
  不清楚究竟是蛇語者的功勞還是血族的氣息一樣對魔藥藥材有用,救世主以超出魔藥教授本人預期還要快上許多的速度處理著勞動服務的內容,並且十分技巧性地擋住了監督者的視線不讓藥材的異常狀態被查覺。
 
  因為刻意放慢了速度,所以就算做得輕輕鬆鬆卻仍是做滿兩個小時的黑髮男孩捧著一籃顆顆飽滿圓潤的蛇豆送到正在批改作業的魔藥教授眼前,「教授,請問這些要放去藥材儲備間還是操作台那裡?」
 
  「……操作台。」空出手稍微檢查了一下男孩的勞動成果,Snape頗為滿意地微微點頭,盤算著接下來應該可以替好友再熬製新一批的Veela血統抑制劑。接著他頭也沒回,「在宵禁以前回到你的寢室,Potter。我不希望明天看見Slytherin的寶石出現任何因為學生夜遊被逮到而產生的短少。」
 
  「是的,院長。」
 
  如今的Hogwarts在他眼裡已經沒有任何能夠引起他探索興趣的誘因了,甚至是開學宴時由校長親自宣布的禁區也不例外,他可不想去比較上一世和這一世的差別。
 
  在浴池裡懶懶地翻了身,Harry扳著手指算起記憶裡在之後會發生的幾件事情。Quirrell的巨怪、Hagrid的龍蛋、禁林受傷的獨角獸、禁區活板門下的闖關遊戲還有可憐的人不人鬼不鬼的Voldemort。
 
  啊,那幾隻巨怪就是在萬聖節闖進Hogwarts的。
 
 
 
教授能那麼順利家庭訪問到嗎XD
要是可以他應該會挺震驚自己早看過小哈
然後好想給老鄧一巴(???
 
教授何以如此勞碌命(哭哭啼啼
家庭訪問就讓快變身成鳥的大鉑金去就好啦(深情
總要見見對方家長嘛
 
教授您辛苦了
超時加班外以後還得想盡各式各樣的理由勞動服務,
之後還得親自送上自己當儲備糧食家庭訪問呢~
果真教授是天生勞碌命(深情
記得以後家庭訪問要帶上L拔拔喔!
這樣就會有正式和備用糧食,
成功見家長的機率會比較高喔^^/
 
看這一章看到最後我不得不把視窗拉到上面再看一看CPwwwww
是LM不是SS(在內心X10000000000)
我覺得我快被SS治癒(???)←一直看到Veela試劑才想起CP是LM的某人
 
喔~~
家訪呢……
應該要找L拔啊
 
......不知道為什麼,我看見小H淡定的說要幫小貴族洗乾淨的那段,腦子自動浮出,小H把Draco丟進浴池之後拿菜瓜布在那邊刷阿刷的.........(被扁)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124-10b5d6d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