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 職業倦怠(15) 
  又到了再次提醒大家入坑注意事項的時間了,點進去以前請先告訴自己:
  我是自願的,梅林保佑。


×閱讀前警告×

  重生血族部分自創角怠惰救世主愛與自我流

  Lucius Malfoy x Harry Potter

  少爺病假其實才一天,我卻寫了好大一段。

--

十五、很多事情都是從小就看得出跡象的。
  

  看著Potter和Granger習以為常地替Crabbe跟Goyle訂正錯誤,Blaise突然覺得眼前的畫面有點不真實。他自認看人的眼光不錯,而直覺告訴他眼前的這些人也許現下都還看不出利益,卻都是值得結交的一群,他相信Pansy跟他是一樣的看法。
 
  Slytherin不輕易交朋友,因為交了必然會付出信任,而信任對他們而言代表了太多東西。
 
  「呃,Mr. Zabini,我能請教你幾個魔藥學的問題嗎?」怯生生的聲音在耳畔響起,Blaise轉頭看見一個圓潤的男孩朝著自己露出了一個靦腆害羞的微笑。那模樣就像他父親最初也是最後送給自己作為生日禮物的玩具熊一樣,看起來暖呼呼的柔柔軟軟。
 
  「好的,Mr. Longbottom。」他揚起紳士的微笑。
 
  觀察了大環境好一會兒,沒打算立刻開始處理作業的Pansy搖著小而精緻的摺扇,貴族式地挑起眉,「如果我是你,Weasley,我不會那麼蠢得直接把書上的內容抄進作業裡。」
 
  紅髮的Gryffindor搔了搔後腦,頓下了振筆疾書的羽毛筆,轉頭看著她,花了一點時間看起來像是終於用起了裝飾品般的腦袋,然後莫名其妙突然冒出了一個傻裡傻氣的笑容,「嗯,妳說得對,可是這幾個地方我不是很懂。」
 
  這讓本來預計會和Gryffindor吵一架的Pansy驚訝了。然後她微微揚起下巴,伸手抽過了被Weasley擺在眼前的符咒學書籍,「……看在你這麼可憐的份上,本小姐就勉為其難地指點你一下。」
 
  紅髮的Weasley只是傻笑。
 
  Ron的思考方式很簡單,從一段時間的相處下來他知道Malfoy不是什麼壞胚子,頂多就是嘴巴壞了點但是只要無視就可以了,而Slytherin那種貴族舉止他雖然看不慣,但每個人都有自己不一樣的生活習慣。
 
  小孩子的想法很單純,既然不壞那就是好,既然他都能和聽說是食死徒裡最邪惡的Malfoy幾乎天天一起窩圖書館寫作業了,沒道理其他的Slytherin不行。而尊重所有的女性是媽媽灌輸給他根深蒂固的觀念,即使那個女孩是個Slytherin,嘴大概是Malfoy的六成壞。
 
  但Slytherin就是那樣的嘛,Harry說那是彆扭。而Gryffindor的美德就是寬容大度不計較,所以他不介意,他是個優秀的Gryffindor。
 
  和Hermione討論了幾個變形學的問題,Harry最後記錄了幾個要點在筆記本上,然後他才站起身,「我去找點書。」
 
  在書架間穿梭,Harry憑著記憶來到專門擺著魔法生物相關書籍的架前。踮著腳尖拿下了幾本磚塊書,依著索引找到自己需要的頁數翻了過去,一個金髮的美麗生物在書頁間對著他搔首弄姿,直到Harry不耐煩地用手指推開她。
 
  Veela,在他的印象裡就是曾經看過的Quidditch世界盃屬於保加利亞隊的吉祥物,一群美麗但生氣時會變成鳥人的東西,噢還有幾年以後Bill那來自法國的老婆、同時也是他三巫鬥法大賽的對手之一。
 
  他可以確定的是Fleur Delacour生氣的時候不會變成那種醜陋的鳥人,但這毫無疑問對他對於了解Veela這個目標而言全無幫助。
 
  最快的方法大概是詢問Draco,但要解釋為什麼又太麻煩。
 
  垂著眼開始看起資料。不管怎麼說,人家Lucius Malfoy是個Veela而且似乎他魔法生物的那一部分承認他Harry Potter是伴侶的這件事實已經產生。並且據他的養父表示,那個Lucius Malfoy、他血族部分認定的伴侶已經找上門了,似乎是開學前短暫的小接觸成功地激發了對方的血統覺醒。
 
  Arkin Papa說,Wow、兒子,一個Veela,你真是中大獎了,又專情又順服。
 
  Harry只能揉揉額角,在心裡重複念了幾遍自己的名字:Harry Trouble Potter。這已經是他養成的一種習慣了,他天生就是麻煩的製造器或吸引機或其他什麼等等之類的,麻煩總是充斥在他的生活周遭。
 
  黑髮男孩匆匆翻閱了幾本書,最後抱起了其中幾本回到座位。
 
  「Harry,你怎麼突然對魔法生物感興趣了?」注意到友人捧回來的書,Hermione眨眨眼,把自己借的書挪了挪好讓男孩有地方放書。
 
  「總覺得好像挺有趣的。」Harry翻開第一本,密密麻麻的記載讓他一瞬間花了眼,看似隨意地翻了幾種,然後定在敘述Veela的頁面,試著抓住幾個關鍵字。
 
  Veela,眾所皆知不分男女的有著驚人的美麗,是上古時期魅惑精靈的一種。高等的Veela力量強大,亦是Veela族群中唯一能和人類結合並產生後代的一支。而Veela不分族群皆對伴侶忠誠、順服,若是得不到伴侶的愛,他們將會迅速地走向死亡。
 
  Wow,Papa、還真的是大獎。
 
  這下黑魔王肯定要少掉Malfoy這個聰明的左右手了。Harry漫無邊際地想著,挑選了一本看來介紹的最為詳盡的書留著打算借回寢室慢慢看,然後他決定讓自己輕鬆一點,來看看其他人的情況。
 
  看起來似乎還不錯。
 
  「Harry,黑魔法防禦術的作業你做了嗎?」正和Parkinson討論著某個問題的Ron抬起頭,「那篇比較Grindylow(滾帶落)和Hinkypunk(哼即砰)的。」
 
  在書包裡翻了一下,Harry抽出一卷羊皮紙,「這兒,你們可以一起看。」
 
  Ron接過羊皮紙,看了一遍後指著某處,「瞧,Harry也這麼寫。」
 
  Parkinson不貴族地翻了個白眼撇過臉,甩開了扇面替自己搧風,Harry體貼地沒提醒她現在的氣溫說實在的搧風稍嫌多餘了點。
 
  Harry正想說些什麼,卻突然想起那件他遺忘了很久的事情。
 
  他的傷疤很久沒疼了。好久好久以前,額頭上的閃電總是熱辣辣的疼,不時地提醒他有個宿敵、也總是不合時宜地詔告天下救世主就在這裡,引來各式各樣不同的目光。
 
  手指輕輕撫過前額的閃電,這動作他多久沒做了?從上輩子殺了Voldemort以後零零散散地過了十幾年,來到這個世界起碼也八九年,他的傷疤沒有疼過。而記憶中曾經的一年級,每當黑魔法防禦術教授的後腦勺對著自己時,那疤痕就會開始灼痛。
 
  Professor Quirrell依舊是那個說話結結巴巴包著頭巾的男人,上課的品質仍是悲慘得令人驚嘆,扣除掉身上濃濃的蒜味以外還是有著一股不容易被查覺的死人才有的腐敗味道和黑魔法超出身體負荷、使用過度的氣息。
 
  他只記得確認Professor Quirrell是他記憶中的那個,卻忘了自己已經很久沒有動靜的傷疤。
 
 
 
Papa說,兒子,大獎都自己打個蝴蝶結找上門了
你就收了吧(深情
這一次黑魔王大概逃不過被閃死的宿命吧
 
這年頭的食死徒們都很悲催(咦
其實Papa欺負了一下Lucius←
魔王的話被閃是必然的(嚴肅臉)但這篇走世界和平路線所以(ry
 
拔拔好幸災樂禍XD超期待L拔跟小哈見面是怎樣的展開~
沒鼻子在這邊會變成有鼻子嗎(深情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121-85fbd0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