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跡] 機緣論 

  最後一篇也是第一篇。
  我在網王的開始同時也是追憶的結束。


  忍足侑士 x 跡部景吾

 
  那個驕傲的小景和牛郎般的忍足、
  從這裡開始,也在這裡結束。


  緣分,其實就是那麼一回事。

  身為跡部集團下任總裁、自小接受嚴格的英才教育、擁有光明璀璨未來的跡部景吾,現年十三,一臉自信的站在冰帝學園國中部的大門前,嘴角淺淺上揚。

  「吶,你可以走了,樺地。」淡淡的開口,命令著自幼跟隨著自己的跟班。

  「是。」順從的踏上回幼教部的路。

  若是你問跡部信不信緣分這種東西,他會給你一個微微的、淡的幾乎看不見的笑容,接著回你一個令人啼笑皆非的答案——

  「看本大爺心情。」

  * * *

  「……而你們將會永遠以身為冰帝學園的一分子為榮……」

  無聊的開學典禮……

  跡部閉著眼、不甚在意的聽著對自己來說一點建設性也沒有的冗長演講。

  會場一片靜悄悄,只剩下台上人員認真演講的聲音。

  其實也沒多少人在聽。

  至少跡部感覺到的是這樣。

  「哎呀呀~~一個不小心就遲到了呢……」一個輕佻戲謔的嗓音在跡部身後響起。

  回眸,映入眼簾的是一個擁有墨藍髮的少年,戴著一副看起來沒什麼度數的眼鏡,用一般人的觀點來看,他可以歸類為『帥哥』那一類人種。

  像是發現了前方有人在注視著自己,少年朝跡部微笑並曖昧似的眨了眨眼。

  快速的回過頭,跡部生平第一次如此出神的注視一個人,「神經。」忍不住小小聲的一句咕噥。

  也不知道是在罵自己還是罵對方。

  少年輕笑,他看到了,雖然唇形不大明顯,但他知道對方說的是什麼。

  嘴角逐漸上揚。

  被美人罵可是自己的榮幸哪!

  * * *

  「喂!跡部,要不要陪我打一場球?」冥戶邀著跡部。

  跡部輕笑「你是嫌被本大爺電的不夠嗎?啊嗯?」反正也沒人可以陪自己練球,冥戶這傢伙,應該能撐比較久吧?

  「別沉醉在本大爺華麗美技下。」

  冥戶看著不論何時何地都保持著這份過人自信的跡部,突然很想知道究竟有誰能剋的了他?

  「還發什麼呆?啊嗯?」沒有多餘的動作,準確、優雅的發出第一球。

  「啊!跡部你太卑鄙了!」來不及防守的冥戶忿忿不平的。

  「是你動作太慢。」

  * * *

  「六比二,跡部勝!」

  「果然還是輸了……」冥戶苦笑,「還是沒辦法從你手中拿下三局呀……」

  跡部自信的,「你以為本大爺是什麼人?啊嗯?」離場。

  跡部的實力是有目共睹的,打從他進網球社以來,從來沒嘗過任何一場敗績。

  * * *

  「六比一,忍足勝!」另一邊的球場也傳出了結果。

  忍不住的停下腳步,凝視著球場上的身影。

  是他!那個入學典禮的傢伙!他也是網球社的?

  墨藍髮少年發現了跡部的視線正對著自己,微笑著邁開步伐朝著跡部走去。

  「你好,我叫忍足侑士,美人你呢?」

  皺眉,這傢伙剛才叫自己什麼?「本大爺不是女人。」

  「但你是美人。」認真的看著對方因陽光照射而略顯金黃的蜜褐色髮絲、盈滿傲氣的藍眸、眼角下動人的淚痣、比例完美的五官,忍足再度的強調著。

  不太想搭理眼前無賴的一旋身便想離去,卻發現手被拉住。

  「我都自我介紹了,美人不留下你的芳名就太說不過去了唷~」打定主意要跡部說出自己的名字。

  「放手。」從小到大便極端厭惡和別人產生肢體上接觸的跡部,冷冷的道。

  「好好好,放手就放手嘛……」忍足笑嘻嘻的改把跡部抱在懷裡「這樣可以說了嗎?」故意忽略跡部眼中的火焰,忍足緊摟著跡部不放。

  可惡!掙脫不開……這傢伙和自己一樣才十三歲而已不是嗎?「……」

  人潮逐漸密集。

  「美人,留下名字有這麼難嗎?」忍足低頭看著懷中的跡部。

  「……跡部景吾。」不情不願的開了金口,「快放開本大爺!」

  忍足微笑著鬆了手,「小景。」低喚。

  快速的抬起頭「誰准你這樣稱呼本大爺的!唔……」雙眸瞪大,不可置信的看著突然在自己眼前放大的臉。

  「小景,接吻時眼睛要閉上唷……」忍足笑著又吻了跡部一次。

  愣愣的看著眼前的忍足,右手食指指尖輕撫過自己豔紅的唇瓣。

  初吻……

  自己的初吻就這樣輕易的被一個無賴男給奪走了?而且還被他一連吻了兩次?

  「……忍足侑士。」拳頭握的死緊,咬著牙說出這四個字。

  「小景有何吩咐?」笑容滿面的上前。

  「去死!!」

  所以,緣分其實就是這麼一回事啊!

  俗話說的好: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

  該來的還是會來,認命吧!小景。

  -機緣論,完-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12-20ca47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