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鹿] 夢迴 

某篇長篇坑的短文版。
其實也算是那篇長篇坑的大綱,但是因為我沒怎麼在寫火影了所以←

AU文。
火影忍者日向寧次 x 奈良鹿丸

 --

 
  -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這是一個寂靜無聲的夜晚,家家戶戶皆已熄了燈、天上的星子不甚明亮。夜,寂靜的嚇人。
 
  習慣性的用臉頰蹭蹭戀人的胸膛,輕聲的道過晚安,擁有一頭半長不短的黑髮的少年閉上雙眸。
 
  疲倦的在戀人舒適溫暖的懷裡沉沉睡去,寒冷的冬天裡,兩人相擁而眠是必然的現象。
 
  既然是平安夜,當然就應該要平平安安的過。
 
  * * *
 
  他作了一個夢。一個很真實的夢,但是結局並不算完美。
 
  那是一個被所有人遺忘的年代,那時候的人們堅信著他們稱之為先知的人所說的話,因為先知的地位在他們眼中是神。不聽先知的話就會遭到天遣,那是祖先留下來的話。
 
  就現在的角度看來是很迷信,沒有人能夠預知未來。而且,未來是掌握在自己手裡、而非別人能夠輕易斷定的。但那時的人深信著他們所敬仰的先知不會錯。
 
  夢裡的他,正是這樣的一個存在。
 
  他不知道自己是第幾代先知,只知道那大概是個不小的數字。先知的繼承是萬世一系的,統治者會換、會交替,但是先知的地位從來沒有動搖過,只因為先知的預知能力沒有人能夠取代。
 
  歷代的先知都是女性,但到了他這一代,也不知道出了什麼錯,沒錯、他是歷史上第一位男性的先知能力繼承者。
 
  史上第一位其實也沒什麼,日子還是照過、人民的問題及皇室的不安並沒有因為他是難得的男性而減少。況且,歷代先知留下來的衣物飾品他全得戴在身上,所以外頭的人到底知不知道他的真實性別,老實說他不敢很肯定的回答。
 
  在那個受人崇敬的年代,他過的並不快樂。
 
  不單單是因為覺得人生就是這樣日復一日的重複著替人觀看未來以及給予適當的建議,還有更多的是因為自己出生開始就被決定好的彷彿龍中鳥般的宿命……不能和族人、僕人以及前來求助的人以外的交談、不能隨意的踏出房門及家門、不能自己決定自己將來的伴侶、不能……
 
  很多很多的限制讓他心煩意亂,他曾經想過,如果他沒有出生在這個家族,一切是不是都會不一樣?
 
  是不是他就可以活的自由自在無拘無束?
 
  但是他身上的負擔重的讓他不得不認清事實,他是先知、背負著所有人的命運,他是不可能照著自己想要的方式生活的了。
 
  直到那一天,他遇見了那個人,那個擁有一雙美麗眼眸的人。
 
  靜靜的趴在窗台前觀察著下方的人們,難得有機會看外面的世界,即使是一如往常的景像他仍然覺得很快樂。
 
  接著他看見了一個人默默的經過,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忍不住的喚住了他,他想他那時大概是看見了對方眼中一閃而逝的迷惘。
 
  「眼中帶著迷惑的流浪者,你在找些什麼?」
 
  那人抬起頭,純潔無暇的潔白雙眸中映著他的身影,接著那張原先沒有表情的臉綻開了一抹微笑,就像冬日裡的暖陽。
 
  「我在找一個能讓我心甘情願用生命來守護的人,你就是先知吧,替我看看如何?」
 
  他輕輕的搖頭,「不,你的未來我看不見。」心裡流過一絲暖意,「命運,是要靠自己掌握的,祝福你早日找到那個人。」
 
  「我想我找到那個人了。」那個人笑著,「如果可以,能讓我留在你身邊嗎?我將會用我的生命來守護你。」那雙美麗的眸子裡有著熾烈的光芒,明顯的讓人一目了然那雙眼眸裡閃爍著的情意。
 
  他知道心中那股悸動是怎麼回事,但在這種保守的年代……他知道同性之間是不被允許的。
 
  即使如此,他還是想試試看反抗命運的感覺是如何,「即使粉身碎骨?」
 
  「即使粉身碎骨,只要那是為了你。」
 
  那是一種很刻骨銘心的感覺,強烈到回想起來仍會感到心臟一陣絞痛。
 
  最後的結局並不完美,紙包不住火,兩人的事還是被揭發了。
 
  害怕同性與同性之間的特殊感情會招致國家厄運的人們,堅持要他們分開、並且要處死先知的戀人。
 
  而他為了要保護心愛的戀人而主動飲下那能夠瞬間致命的酒,靜靜的死在戀人的懷裡,表情很平靜、彷彿得到了救贖,一直以來都在替人指引道路的他,走的很安祥。
 
  他知道自己是個自私的人,他知道他們都深愛著彼此,愛到一人死了另一人也不會獨活。但他選擇了先走、讓對方獨自承受那足以撕心裂肺的痛。
 
  因為他不願意看到戀人的眼淚、也不願意看到戀人在自己面前倒下。
 
  最後兩個人都死了,所以結局並不完美。
 
  * * *
 
  「鹿丸、鹿丸,該醒了。」動作極其溫柔的拍著懷中人的臉頰。
 
  伸手抓住對方的手攬在懷裡,繼續沉睡,「嗯……」
 
  「再不起床,難得的假日可就過了唷。」看著懷中少年如同貓咪般用軟嫩的臉頰蹭著自己,忍不住的伸手擁緊對方。
 
  「我愛你。」尚能活動的手輕點柔軟的唇瓣,如同許下誓言般的認真,「我愛你。」
 
  不堪其擾的微微睜開眼,「……再讓我睡一會兒……」緩緩的拉起兩人身上的棉被,一股腦兒的把自己包住。
 
  看了看窗外陽光明媚動人的景象,白瞳帶著些微笑意,「今天天氣很好,不想出去看雲嗎?」
 
  半撐起身坐著,把少年再次抱進懷裡,輕輕的順著因睡姿的關係而有些紊亂的髮。
 
  赤裸的雙肩接觸到空氣,反射性的縮了縮,「外面好冷……」
 
  「我可以抱著你。」輕啄著少年的粉頰,說著解決辦法。
 
  貪睡的少年靜默了一下,終於妥協,「再十五分鐘就好……」慢慢的準備縮進溫暖的被窩裡、接著又像是想起什麼般勾住戀人的頸項,柔柔的送上一吻。
 
  「聖誕快樂,寧次。……啊、我昨晚作了一個夢,不過還是等我醒來再說吧……」
 
  -夢迴,完-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117-585686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