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鹿] 傷痕 

也是賀文。

火影忍者日向寧次 x 奈良鹿丸

--

  
  「對不起。」看著開門進入的人,劈頭就是一句道歉的話。
 
  長髮少年的眉頭在看見了對方身上纏繞著的紗布後明顯的皺了起來,「道歉的話我從回來就聽了很多,現在我比較想聽的是事情的經過。」在少年身旁坐下,很明顯的就是要對方給他一個交代。
 
  「呃……一定要說嗎?那個、你才剛出完任務回來,還是先休息一下比較好。」把寬鬆的外衣拉了拉想遮去身上的紗布,少年意圖逃避話題。
 
  澄澈的白眸瞇起,「既然知道我剛出完任務很累,就別逃避我的問題。」
 
  「寧次……」看到對方的表情後,鹿丸輕嘆,「其實也不是很重要的事、就昨天井野她們說要野炊,因為人數不夠的關係也把我抓了過去……」
 
  頓了頓,小心翼翼的看著身旁人的反應後又繼續說道,「那個時候我乖乖的坐在旁邊幫忙顧火,然後……嗯、就……就這樣了。」
 
  「鹿丸。」寧次平靜的聲音響起,「你似乎漏了一段我非常想知道的經過。」
 
  「……」抿著唇,鹿丸無奈的開口,「好啦、我說就是了……就是鳴人端著熱水被石頭絆倒了,我來不及閃,就變這樣了。」
 
  「……傷了哪裡?」問完,寧次不等對方回答便主動伸手拉開對方的病袍。
 
  順從的任由寧次拉開自己身上的衣服,鹿丸皺起眉唸著,「真是的,她們包太多了啦、明明就只有後面而已,為什麼連前面都綑起來了?欸、我說,你不要一臉想宰了鳴人的樣子好不好?好歹他也是準六代火影,他死了我會很麻煩的。」
 
  感受到寧次的手正輕柔的隔著紗布撫著自己的後背,鹿丸下意識縮了縮又繼續道,「況且這種燙傷、等等回去順便到我家拿個藥膏擦一擦就沒事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難怪他一回到木葉村,鳴人一見到他就猛向他道歉……
 
  「我說寧次,你可別真的動手,好歹大家都認識這麼久了。」雖然完全不擔心對方會如此衝動,但鹿丸仍是意思意思的提醒了一下。
 
  「我知道。」自一旁拿出鹿丸的衣服,熟練的替對方穿上,「乖乖待著,我先去辦出院手續。」
 
  「……」凝視著對方正欲離去的背影,吶吶的開了口,「寧次,我很……」看著對方停了腳步回頭看著自己,鹿丸硬是扯出一抹極淡的笑容,語氣恢復以往的雲淡風輕,「我很閒,可以先整理一些東西。」
 
  「小心別動到傷口就好,我很快就回來。」握住門把的手一頓,「等等回去時順便去你家一趟,還是你想直接回去休息?」
 
  動作緩慢的爬下床,「偶爾回去看看也好。去吧去吧,我會很小心的啦。」
 
  看著對方終於放心的離去,鹿丸無奈的抓抓頭,開始緩慢的收拾起自己的行李。
 
  他知道寧次不喜歡聽自己說對不起、所以他把原先要出口的歉意硬是收了回來;他也不喜歡寧次說對不起、因為那會讓他看了好心疼。
 
  只要看到戀人眼眸充滿歉意、一向溫柔的目光是那樣的心疼與痛苦,他就會莫名的心疼、心臟是如同被揪緊般的痛。
 
  「……在想什麼?」自後方輕輕環住戀人的腰,柔聲問著注意力明顯不在收拾衣物這件事情上的人。
 
  「總覺得我好像被你套牢了……」這就是所謂的愛情制約啊……
 
  接過鹿丸手中的衣物,「我也被你套牢了,這很公平。」拍拍鹿丸的臉頰,寧次俐落的收拾好行李,「好了、我們走吧。」
 
  一手提著鹿丸母親提供的藥膏和鹿丸的行李,另一手牽著顯然心情很不好的鹿丸,寧次淡笑,「別氣了。」
 
  「……明明我才是傷患、明明我才是她兒子……」不滿的偏過頭不想看見寧次,但手仍是任由對方牢牢握著。
 
  「你母親很關心你。」他相信鹿丸自己也知道,放下行李拿起鑰匙打開門,寧次拉著鹿丸提著行李走進家門。
 
  「我知道、可是……」癟著嘴,「算了、要抱怨也是很麻煩的。」
 
  「你先到客廳等我,我等等替你重新上藥。」寧次拍拍鹿丸的粉頰,把手中的藥膏遞給對方。
 
  「嗯。」
 
  趴在戀人的大腿上,感覺到對方正仔細的替自己上藥,心中的疑問終於問出口,「寧次、我的傷口範圍有那麼廣嗎?」
 
  「需要我拿鏡子嗎?」挑眉,自己被燙了多少居然都不知道。
 
  「可是在醫院裡上藥就沒上這麼久。」
 
  看到藥上的差不多了,寧次拿起一旁的紗布,「反正你現在是病假、我是事假,沒必要上那麼快。」把戀人的身體扶正,紗布自下方逐漸繞上。
 
  「纏成這樣,我怎麼洗澡?」看到幾乎占據整個上半身的紗布,鹿丸皺眉。
 
  俐落的打結,拾起一旁的外衣替鹿丸套上,「我幫你,你看不到自己的傷口、自己洗肯定會碰到水。」
 
  「……」看著眼前一臉正經的寧次,鹿丸的眼神帶了些許的不信任,「你確定只有洗澡?」
 
  「難不成你還想做些什麼?」在對方唇瓣輕輕落吻,「放心,我不會對虛弱的傷患出手。」將鹿丸騰空抱起,走向餐桌。
 
  「……最好是。」雙手勾著戀人的頸項,鹿丸咕噥著。
 
  * * *
 
  「鹿丸,你別亂來。」低沉柔和的嗓音隱約透出警告的意味,「不然我可不保證你會像之前幾天一樣安然無事。」
 
  小心翼翼的替戀人清洗著身子,但不安分的戀人若不是在自己懷裡動來動去、就是主動投懷送抱說寧次水太熱了我受不了接著是眼裡帶著水霧臉頰微微泛紅的誘人景象。
 
  天底下有哪個男人能夠被自己的戀人這樣連續挑逗一個星期以上還能夠面不改色談笑風生?
 
  寧次自認是個自制力不差的人,但是忍了這麼久,他沒把握今晚是否會同前幾天一樣讓懷中的人精神飽滿的踏出浴室。
 
  得意一笑,「是你說不會對虛弱的傷患出手的。」身子微微前傾吻了寧次緊抿著的唇一下。
 
  看著眼前一臉笑意的鹿丸,寧次像是突然明白了些什麼,雙臂鎖著對方纖細的腰,嘴角淺淺上揚。
 
  「……寧次?」眼前的人突然微笑,反倒讓他不知道該怎麼辦,只好小心翼翼的輕聲喚著。
 
  單手摟住鹿丸,另一手抬起對方的下顎,低頭吻上紅潤的唇瓣。
 
  「唔嗯……寧次……」感覺到對方的手開始在自己身上游移,鹿丸連忙抓住那隻正準備往自己大腿內側移動的手,「你自己說過的話、忘了?」
 
  「我沒忘。」唇邊笑意依舊,寧次的手輕易的擺脫了鹿丸的手,柔柔的撫上戀人腿間的稚嫩。
 
  「那、那你現在……做什麼……」雙手搭著對方的頸項,鹿丸忍不住的輕顫。
 
  「對一個『活潑』的傷患出手。」寧次笑答,沒有任何的良心不安。
 
  鹿丸知道自己的身體逐漸在寧次的撫觸下產生反應,但他仍想做垂死的掙扎。廢話、寧次忍了這麼久,今天要是做下去、絕對是沒有三天三夜下不了床,他可不想全身痠痛的躺在床上那麼久。
 
  「寧次,傷、傷口……會碰到水……啊……」
 
  在戀人的身上烙下屬於自己的印記,寧次今天打定主意要讓鹿丸知道亂玩火的下場,「鹿丸,相信我,這是可以很有技巧的避免的。」
 
  「嗯啊……寧、寧次……我錯了……哈啊……」
 
  ………………
 
  輕柔的把昏睡的戀人抱出浴室,寧次唇邊帶著心滿意足的微笑。
 
  讓鹿丸趴在柔軟的床上,寧次細心的檢視著對方背後的燙傷痕跡。鹿丸恢復的很快、傷口已經結痂了,看來奈良家的藥很有用。
 
  「……唔嗯……寧次是笨蛋……」喃喃的說著夢話,鹿丸伸手胡亂的搜索著被單,似乎是感覺到了寒冷。
 
  「對、我是笨蛋。」無奈的笑笑,把溫暖的羽被拉至鹿丸腰間,寧次轉身拿起藥膏開始仔細的在傷處擦著藥。
 
  感受到身後來來回回的碰觸,鹿丸皺起眉,「……大色狼、我不要了……我要睡覺……」
 
  「好、上完藥就讓你睡。」把意識朦朧的戀人摟到懷裡,拿起一旁的紗布開始纏繞。
 
  雙手習慣性的抱住對方,鹿丸在寧次懷裡找到最適合睡眠的位置,「……晚安……」
 
  小心翼翼的包紮完畢,把醫療用品丟到一旁,寧次替兩人拉好棉被,靜靜的關了燈,在戀人的髮絲上落下一吻,「晚安。」
 
  -傷痕,完-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115-cd0c490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