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鹿] 天秤兩端 

某個孩子的生日賀文。

火影忍者日向寧次 x 奈良鹿丸

--

  
  天空很藍、白雲很白,晴空萬里,微風徐徐,是個任誰看了都會覺得天氣真好的好日子。
 
  所以不是天氣的錯。
 
  旁邊的火影辦公室沒有出現靜音上忍的怒吼也沒有任何玻璃的碎裂聲,也就是代表火影大人今天沒有翹班也沒有在辦公時間偷看賭博雜誌當然也沒有人讓她生氣到拿桌子椅子茶杯鋼筆之類的物品朝後方明亮几淨的落地窗砸。
 
  所以不是因為人的關係。
 
  ……才怪,怎麼可能不是人的關係?
 
  如果不是人的關係,那他眼前那團怨氣是怎麼一回事?
 
  欸,說實在的,不是他自誇。打從他進了這個單位工作開始,奈良大人一直是他注意力的焦點……
 
  不管是滿臉無奈的奈良大人、準備翹班的奈良大人、沒有處理完文件被罵的奈良大人、趕工趕到打瞌睡的奈良大人還是正在等待日向大人的奈良大人,他全都看在眼底!
 
  所以,如此關注奈良大人的他,不可能沒發現今天奈良大人的眉頭多皺了零點零一公厘、例行公事般的碎碎唸語氣比平常多了百分之零點零零三個百分比的火氣……更別說是奈良大人今天的穿著。
 
  雖然說奈良大人和日向大人之間的事在村子裡早已是公開的事,但在外頭他們也都還是公事公辦、遵守自身職位應守的本分的……除了偶爾日向大人會替奈良大人批批文件、倒倒茶水、在奈良大人無聊的時候把人帶出去曬曬太陽看看白雲。
 
  這些其實一點都不算什麼,奈良大人他一天要批那麼多文件,身為……替他分擔一點是對的!更何況整天工作也是會口渴的,身為……這也是應該做的事!當然,辦公室坐久了本來就該出外踏踏青,不然會悶出病來的,這本來就是身為奈良大人的……應該要注意的地方!
 
  喔他還忘了一點,日向大人每次出完任務回來的第一件事都是找奈良大人報到而不是先去火影辦公室。
 
  呃、這……這本來就該是這樣的!不然讓奈良大人成天坐立難安的,工作效率也不會好啊!
 
  對了,主題好像偏了……
 
  ──回到我們剛剛說的有關於奈良大人今天的穿著。
 
  平常,大家都知道。奈良大人身上都是那件不論春夏秋冬都堅持穿在身上的四季皆宜洞洞裝;但是今天……奈良大人身上穿的是日向大人的衣服,全身包的密不通風,就連平常穿的七分褲也換成了長達腳底的長度。
 
  這不正常。
 
  不只是衣服褲子,就連襪子手套圍巾都一應俱全。雖然現在是冬天沒有錯,但是在季節逐漸轉為春天的現在、在沒有發布低溫特報的現在,奈良大人根本不需要把自己包的和粽子一樣、全身上下只露出一顆頭。
 
  「那個……」抬頭看著眼前不發一語、從剛才到現在一直看著自己的中忍,鹿丸緩緩的開了口,「有事嗎?」
 
  連聲音都變的啞啞的,難怪今天的碎碎唸內容自己聽不太清楚……「沒、沒事!請問奈良大人有什麼吩咐?」
 
  「……如果你沒事的話,這些資料麻煩替我拿去火影辦公室。」比了比桌上的文件,鹿丸有些不適的咳了幾聲。
 
  拿起一旁微溫的茶水喝了幾口,皺起眉,鹿丸開始後悔昨天晚上自己做的蠢事了。不過做都做了,現在後悔也來不及了……
 
  「能替奈良大人服務是我的榮幸!我這就去!」
 
  目送中忍離去,鹿丸再次皺起眉,「榮幸?……搞什麼啊?」這年頭、是因為火影不負責任又愛偷懶,所以連帶的也影響了底下的人的腦神經了嗎?
 
  * * *
 
  仔細的看了看四周,確定了沒有人以後,鹿丸才終於放下心的把身上的圍巾、手套和外套拿掉。
 
  「呼……熱死人了。」眼神不經意的瞄到手臂上的紅痕,額上青筋瞬間冒出。
 
  不只是手臂,連手背都有,更別說是頸間和更下面的地方了……「啊啊,日向寧次你這渾蛋……」
 
  「鹿丸,我聽見你在罵我。」帶著笑意的聲音自鹿丸身後冒出。
 
  頭也沒有回,「就是在罵你,不准反駁。」
 
  走到對方身旁將對方一把抱起,「怎麼了?這麼不開心。」讓鹿丸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寧次柔聲問著。
 
  「你是明知故問。」舉起手在澄淨的白眸前揮了輝,「你看你看、居然連這裡都有,我們昨天……」
 
  「願賭服輸,這是你說的。」輕啄了對方臉頰一下,寧次微笑。
 
  「寧次,再這樣下去真的不行。」認真的放下碗筷,鹿丸看著眼前顯然正悠悠哉哉的吃著飯的人。
 
  怪了,是和自己生活久了、所以寧次才變的這麼悠哉嗎?
 
  「哦?怎麼說?」緩緩的吞下嘴裡的飯菜,寧次挑眉問著。
 
  「我覺得我們應該要認真的決定一下哪裡能留痕跡哪裡不行,不然每次都要遮遮掩掩的、麻煩死了。」
 
  滿意的看著戀人頸間的紅痕,「何必遮呢?我覺得這樣挺好的。」
 
  「日、向、寧、次。」
 
  「你想怎麼決定?」看著對方認真的表情,寧次配合的問著。
 
  拿起碗筷,鹿丸看著寧次,「這種東西當然是你來想,你是兇手、當然你要負責。」
 
  其實說明白點就是鹿丸不想動腦筋。
 
  「……那不然這樣好了……」腦中突然靈機一動,寧次的聲音帶著笑意。
 
  這樣?挑眉看著對方顯然是不懷好意的表情。算了,就姑且聽之吧!至於要不要採用就是另一回事了。
 
  ……不是說姑且聽之嗎?為什麼會這樣?
 
  「走、走開……」全身赤裸的坐在戀人懷裡,感受到對方的手在自己的敏感處游移,有些難受的扭了扭。
 
  酒精不斷的干擾著思考,眼神迷濛的看不清前方的景象,左手在頭上拍了拍想要清醒點,卻是徒勞無功。
 
  輕柔的握住對方的手拿起一旁的牌,「來,換你了。」
 
  「你手別亂摸……」左手握住對方的手,微瞇的眼看著右手的牌,「嗯……五點,你呢?」
 
  「六點,看來又是我贏了。」左手掙脫了對方虛軟無力的束縛,輕輕的扯開了懷中人的髮帶,順手在對方頸間印上淺淺的紅痕。
 
  隨手丟開手中的牌,「不玩了、每次都你贏……根本不好玩。我衣服都脫光光了你連一件都還沒……你是不是作弊?」
 
  「這牌你驗過的,不是嗎?」看著戀人燒紅的臉蛋,寧次突然覺得提出先喝酒決定第一場勝負的這項提議還真不錯。
 
  先喝酒,再開始玩抽牌比大小,贏的人就可以命令輸的人做一件事,看來也是因為這項條件才讓鹿丸答應的吧!
 
  輕舔了鹿丸的耳垂一下,「不然,我們這局決勝負?一局定生死?」
 
  「我就不信、我的賭運……會、和綱手……那老女人、一樣、背……」搖搖頭想把意識弄的清醒點,卻發現越搖越暈。
 
  「那就來吧。」
 
事實證明,鹿丸的賭運確實是不好。
 
  「你這個卑鄙小人,居然灌醉我……」所以自己才會無力反抗、任由這傢伙亂來。
 
  「是你自己答應的。」他可是只負責提議,決定的可不是他。不過他不否認自己確實在自己的酒裡動了手腳、讓自己喝到的酒比鹿丸喝到的酒還少許多。
 
  「……不管,道歉。」說完立刻皺起眉,不知道自己怎麼會說出這麼任性的話來,八成是被寧次慣壞了……
 
  唉呀呀,怎麼會這麼順的把責任推到寧次身上呢?……一定是昨天的酒還沒退!一定是的!
 
  真是的,不過就是喝個酒也會惹出這麼大麻煩……看來人家說喝酒會誤事果然不是沒有道理的……
 
  「好,對不起。」順從的道了歉,寧次看著自家戀人傷腦筋的表情,微笑。
 
  「寧次,這樣不公平。」轉頭看著對方帶著笑意的白淨臉龐,鹿丸握著寧次溫暖的手、突然說道。
 
  看著鹿丸認真的表情,寧次笑意不減,「哪裡不公平?」
 
  「你太寵我了。」拿起戀人的手開始一項一項的數著,「替我煮飯、陪我偷懶、幫我打理日常生活起居、比我還注意我有沒有好好吃飯、冬天的時候明明自己就很冷還要充當我的暖爐、偶爾我有任務要接也是想盡辦法把我的任務搶過去接……」
 
  反握住戀人略為冰冷的手,「我的興趣就是寵壞你。」
 
  「我還沒說完呢。」比了個噤聲的手勢,鹿丸繼續說著,「你在我無聊的時候陪我下棋、想睡覺的時候當我的抱枕、被人訓話的時候是我的擋箭牌、看公文看到崩潰的時候也任勞任怨的接過去批閱……」
 
  「鹿丸,其實很公平。」打斷了戀人的話,寧次把對方更摟近自己懷裡。
 
  「因為你的體貼我也有收到。」輕輕吻上對方柔軟的唇,「而且該要的,我從來沒有忽略過。」
 
  雙手悄悄的探進戀人上衣下擺,柔柔的捏著對方纖細的腰,「還痠嗎?」
 
  「還好……說到這個,我倒是想起來了……」斜眼瞥著對方。
 
  「嗯?」
 
  「不是說了不要在會露出來的地方留下痕跡嗎?」
 
  -天秤兩端,完-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114-5a22c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