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鹿] 主權宣示 

農地重劃的姊妹篇。

火影忍者日向寧次 x 奈良鹿丸

--

  
  在木葉村裡,有一個特別的人。
 
  那個人有著一頭烏黑亮麗的柔順髮絲,長度及肩、髮稍不太齊。爲什麼知道的這麼清楚?因為他常摸。
 
  而且他還知道那個人永遠都只記得要洗頭髮但從來都不記得要擦乾。
 
  那個人有著一雙漂亮的眸子,顏色是如墨般幽深純粹的黑。雖然多數時間那雙眸子裡都覆蓋著一層懶散,但在專注的時候會隱約顯現出迷人的光采、而迷亂的時候泛著一層水霧的迷芒視線則是美麗的叫人移不開視線……爲什麼了解的如此透徹?因為他常看。
 
  而且他也知道大多數人都不太明白那雙黑眸的美麗之處,那樣最好、他也不想讓太多人知道。
 
  那個人有一項讓所有女人嫉妒地發狂的特技,那就是怎麼養都養不胖。說也奇怪,他從小到大從來沒看過有人可以天天記得要找人下棋卻總是忘了要吃飯,唯一值得慶幸的是那個人在下棋時總會在一旁放一杯茶以便口渴時可以飲用。爲什麼說的這麼無奈?因為太輕了所以每次抱起來都沒有真實感。
 
  所以他最近正致力於把對方養的更胖、更有肉一點,這樣抱起來才舒服。
 
  那個人還擁有一顆人人稱羨的天才頭腦,雖然那個人的主張是越少用越好,不過【世事不能盡如人意】這句話是確實的在那個人身上得到證明了,因為他的工作量位居全村之冠。爲什麼他知道?因為他總是在那人身旁整理那些多到可以砸死人的文件、或者偶爾幫忙批改。
 
  但是基於那個人所謂的【頭腦當用則用】原則,在工作量大的嚇人的同時,翹班的次數也位居全村之冠。
 
  那個人的名字叫做奈良鹿丸。
 
  也就是現在這個正睡在他懷裡;眼兒彎彎、嘴角也彎彎;舒舒服服作好夢的人。順帶一提,現在是上班時間,而這裡是木葉裡可以看見藍天白雲的空曠草地。
 
  爲什麼是睡在他懷裡?因為他叫做日向寧次,而日向寧次是奈良鹿丸的戀人。
 
  * * *
 
  在還沒和鹿丸成為戀人以前,寧次就已經明白了自己的未來會很辛苦。不只是因為鹿丸怕麻煩的緣故;還有一些覬覦鹿丸的男男女女們。
 
  鹿丸怕麻煩沒關係,他很勤勞。但是那些覬覦鹿丸的人們可就不是那麼好打發的了。
 
  而且要是自己不做些什麼的話,那群人的數目絕對是不減反增。誰叫鹿丸天生對這種事就是少了那麼一根筋呢?
 
  所以寧次很早以前就已經擬定好了作戰策略,實行時間是在擬好作戰方式以及敵人分析後的瞬間開始一直到再也沒有人敢妄想把鹿丸從他身邊搶走後結束。
 
  凡事不宜太過於急躁,特別是殲滅情敵這種事更是要循序漸進,因為如果作的太明顯的話敵人就會起戒心,到時事情就棘手了。
 
  於是乎,寧次採取的方式是先將敵人們依威脅性分門別類,威脅性較大的採用各個擊破的方式;至於威脅性較小的則是採取大範圍殲滅技一次解決。
 
  計畫實行第一天──
 
  他用將棋毫不留情的痛宰阿斯瑪、圍棋雖然有點辛苦不過還是贏了。成功的把鹿丸對阿斯碼的注意力轉移到自己身上,接著再很自然的提出未來一起下棋的邀約。
 
  鹿丸呆了一下接著微微點頭表示可以,很好、成功了。
 
  當晚,寧次拿出了自製的作戰手冊、翻到了標有情敵名稱的一頁,用紅筆在【猿飛阿斯瑪】上面畫了極為醒目的一槓。
 
  目標一號,解決。
 
  計畫實行第二天──
 
  利用自己刻意製造出的出門巧遇機會──天知道他們倆人的家根本就是天差地遠、南轅北轍──總之,兩人就自然而然的走在一起,一個要去處理公文;一個則是要去接任務。
 
  日向一族史上第一個天才的名號可不是浪得虛名的,半途上利用巧妙的視覺誤差讓跟在他們身後的那一小群心靈脆弱到禁不起任何一絲刺激的無名人士們默默的灑淚離開、含淚揮別心中妄想得到鹿丸的夢想。
 
  鹿丸,祝你幸福!
 
  寧次彷彿可以聽到那群人在心中的吶喊聲;而似乎是因為那群人的意念太過於強烈、鹿丸打了幾個噴嚏,而他則是不慌不忙的把外套脫下來替鹿丸穿上,一面小小的暗示週遭的人;一面讓鹿丸對自己的好感度上升。一舉兩得,真是個好方法。
 
  在把鹿丸送到辦公室之後,寧次冷靜的拿出情敵名單。找到【無名人士A群】後,毫不猶豫的加上一筆鮮紅的橫線。
 
  很好,目標二號、殲滅完成。
 
  一天又一天的過去了,隨著情敵名單上的紅線越來越多,寧次的心情就越來越好。……雖然沒有人能夠看的出來,喔不、還是有人可以看出來的,比方說、姓奈良名鹿丸的參謀大人就是一個特別的例子。
 
  「怎麼了?看你最近心情好像很好。」不知道是下了當天的第幾局棋,鹿丸突然沒頭沒腦的開口問著。
 
  「沒什麼。」掩飾著心中的喜悅感,寧次面不改色的回答。
 
  喔喔,他忘了提、那時候木葉裡以愛看色情小說出名的不良上忍──旗木卡卡西也知道。
 
  「難怪你這小鬼最近心情特別好,原來是因為少了這麼多情敵呀。」以一袋番茄代替了從來不離身的色情小說,卡卡西無聲息的突然出現在寧次身旁。
 
  「……」有點想開口問他抱著這一袋番茄是要去哪裡,但是隨後想想又覺得自己好像沒有什麼立場問,只好作罷。
 
  觀察著寧次手中的情敵殲滅手冊,卡卡西贊同的點點頭,「原來還有這幾招,我也來試試看好了……不過還是先討好小鬼頭比較重要、消滅情敵倒是還沒有這麼急。」
 
  「……」默默的看著眼前的不良上忍,看樣子他似乎也有喜歡的人了。
 
  看著手中的情敵殲滅手冊,反正都方法背下來了也不需要了……,寧次想了想後便把名單撕下來自己收著、其餘的遞給卡卡西。
 
  「謝了。不過說真的,怎麼現在的小鬼頭會這麼難討好呢?」笑笑的接過寧次遞來的手冊,卡卡西一面自言自語一面緩步離去。
 
  小鬼頭?討好?算了,先忙自己的事情比較重要。
 
  計畫實行第N天──
 
  風和日麗的一個好天氣,和平常沒什麼不一樣的生活模式。
 
  喔,或許對他來說是有那麼一點不一樣。這天、是他要和鹿丸表白的日子;這天、據說是砂忍手鞠來訪的日子。
 
  把鹿丸困於雙臂之間,認真的開了口。
 
  「鹿丸,我喜歡你。不是那種朋友間的喜歡、是情人間那種想要一輩子生活在一起的喜歡。」
 
  鹿丸漂亮的黑眸訝異的睜大,雙唇一開一闔的像是要說些什麼卻又不知如何開口的模樣。
 
  「……」
 
  「如果不說話,我就當你答應了。」刻意的算準手鞠上樓的時間,寧次極為自然的低頭吻上鹿丸紅潤的唇瓣。
 
  鹿丸不自覺地閉上雙眼,雙手緩緩攬上寧次的頸項。
 
  「我可以把這當成是你的回答嗎?」伸手指著鹿丸的雙手,寧次澄澈的白眸如今染上了一層笑意。
 
  「……」默默不語,但發紅的雙頰洩漏了鹿丸現下的情緒。
 
  用力的擁住鹿丸,順便用眼角餘光瞥了瞥一旁默默經過的手鞠,心中的情敵名單上又多了一條橫線。
 
  很好、最強勁敵解決了。
 
  * * *
 
  「寧次,你在想什麼?」懶洋洋的睜開眼,映入眼底的是戀人微笑的臉。
 
  愛憐的撫著四散而下的烏絲,寧次笑答,「在想你。要回去了嗎?」
 
  「嗯,不過……這到底什麼時候會消呀?一塊紅紅的在脖子上看了好奇怪。」伸手撫著頸間有些明顯的紅痕,鹿丸微皺起眉。
 
  「放心,很快就會消了。」等到那些覬覦你的人都明白你是誰的之後就會消了。
 
  -主權宣示,完-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113-6d2b6f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