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鹿] Love 

歌詞取材自王心凌的愛你。
於是木葉村高科技手機產品出現有←

火影忍者日向寧次 x 奈良鹿丸

--

  
  風和日麗,晴空萬里。從枝芽間灑落而下的日光正挑戰著人們的極限,陰涼的樹蔭擋不了空氣中傳來的陣陣悶熱感,伴隨著蟬鳴,汗一滴滴的落下。
 
  ──標準的夏日天氣。
 
  而他們,就是在這種鬼天氣被迫離開家裡、辦公室中清涼的冷氣,奉命前來進行一項追蹤敵人任務的倒楣鬼群。
 
  「熱死人了……」不耐煩的扯著領口,順手無聲的消滅正在自己身上進食的不亦樂乎的蚊蟲,眼神飄向上方有些刺目的天空。
 
  接著耳機立刻傳來刻意壓低聲音的怒吼,「奈良鹿丸!你在看哪裡?目標就快要經過你那裡了!你給我認真點!」
 
  「……是……我知道了。」無奈的癟癟嘴,將原先正打算出口的抱怨收進心裡,小心翼翼的隱匿自己的聲息。
 
  ──如果你突然打了個噴嚏
 
  「哈、哈啾!」
 
  其實他只是覺得鼻子突然癢癢的,沒想到居然就在目標經過自己的時候打了個噴嚏……其實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明明就是個可以熱瘋人的爛天氣。
 
  「鹿丸!你發什麼愣?趕快逃命啦!」高亢的聲音倏地闖進少年的潛意識當中,讓少年成功的躲過對方致命的攻擊。
 
  一面迅速丟出引爆符和三支苦無,他一面道謝著,「謝了井野。」
 
  「不過說真的,這麼熱的天氣你也會打噴嚏,你腦袋到底是怎麼長的?」嘴邊叼根煙,猿飛上忍分出了一點視線瞧向一旁滿臉不耐的少年,一面在路上設下簡易實用的陷阱。
 
  少年聳聳肩,「它要打,我有什麼辦法。」這種東西不是他能夠控制的。
 
  「算了總之保命要緊,後面那個傢伙不是好惹的。」
 
  「……我們看了也知道。」
 
  「那就東西弄一弄快點完成任務吧,我想回去吹冷氣。」
 
  身旁兩人不約而同的賞了發話者一個白眼,「你也不想想我們是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樣的?」
 
  仰望著天上的雲朵,馬尾少年嘴角微揚,「對呀、到底是為什麼呢……」
 
 
  天空很藍雲朵很白落地窗窗明几淨辦公桌有條不紊大理石地板光可鑑人參謀長辦公室一塵不染。
 
  喔,還有一點他忘了說……標榜著無聲退錢的冷氣機讓人冷沁心脾又心曠神怡。
 
  ──夏天,果然就是要乖乖窩在辦公室裡吹冷氣才對。
 
  突然,緊閉著的門『咿呀』的開了,走進了一位身著白衣的長髮少年。他的眼睛是和衣服一樣的潔淨純白,以往不具任何情緒的眼神此刻帶著似水柔情,直直的注視著眼前儼然是癱死在辦公椅上的人。
 
  「回來了?」今天對方凌晨就跟著以前的隊友一同出任務去了,害自己早上習慣性摟向身旁的手撲了個空。
 
  「嗯,剛到。……你今天沒任務?」
 
  「沒。宇智波最近發神經,四處搶別人的任務接。」看見冷氣設定的溫度,不能茍同的皺起眉。
 
  眼明手快的把遙控器收進抽屜裡鎖好,「別皺眉,我就是要這溫度、你別和我搶。……那你今天不就過的很空虛?」
 
  ──那一定就是我在想你
 
  「還好,我今天吃午餐的時候突然想到你。──老實講、你吃了沒?」
 
  「吃了,井野那女人一臉我不吃不行……你今天午餐是不是拖到兩三點才吃?」腦袋迅速的回想著今日任務的經過,有點不想相信情侶之間真的有那種所謂的心有靈犀。
 
  「嗯。」
 
  「……」真是活見鬼了。
 
  「怎麼了?」
 
  「只是想到今天任務時的狀況。哪、寧次,我今天想回家一趟、就麻煩你自己睡了。」
 
  看著對方表情一如以往的鬆散,寧次緩緩的點了頭,「嗯。」
 
 
  夜深,凌晨兩點,該是家家戶戶熄燈上床寂靜無聲的時刻。
 
  ──如果半夜被手機吵醒
 
  『鈴鈴鈴──』某人的手機響起。
 
  其實他大可以繼續睡下去不理會對方,但是沒辦法。因為響起來的是他為那個人而特別設定的鈴聲。
 
  動作迅速的接起電話,聲音依舊是輕輕柔柔,絲毫沒有因睡眠時間被人打擾的不悅,「怎麼了?」
 
  「……哪、寧次。」遠方傳來的聲音是虛弱的。
 
  「我正在聽,說吧。」
 
  「我……」聲音欲語還休,音調柔軟虛弱。
 
  「……怎麼了嗎?」握著話筒的手不自覺的握緊,腦中不斷思考著該如何在第一時間到達對方身旁。
 
  「我……」
 
  「嗯,說吧。」
 
  「……」遠方那端突然沒了聲音,仿如過了一世紀般的長久,對方的聲音終於幽幽的傳進寧次的耳朵。
 
  「我只是……想和你、說聲晚安。」
 
  「……晚安,你也早點睡。」
 
  「嗯。」
 
  把手機放回原先的地方,長髮少年躺回柔軟卻因另一主人不在而顯得空虛的床,闔上雙眼。
 
  凌晨三點,應該是習慣熬夜的人們也該感到疲憊的時刻。
 
  『鈴鈴鈴──』某人的手機再度響起。
 
  其實他真的可以繼續睡下去不理會對方,但是沒辦法。因為響起來的是他為那個人而特別設定的鈴聲。
 
  「喂?」
 
  「寧次……你、睡了嗎?」
 
  握著手機的手力道加重,卻不若一個小時前的緊張,「睡不著?」
 
  「……我、我只是……」
 
  「嗯?」
 
  「只是剛好醒來,想問問看你睡了沒,你睡了、我就放心了。晚安……」
 
  默默的注視著早已結束通話、正泛著冷光的螢幕,長髮少年頗為無奈的皺著眉,不明白自己究竟是在哪個地方得罪了自己的戀人,導致自己現在的情形。
 
  到底是哪裡出了錯呢?
 
  是夜,時鐘的指針指向四點十五分,某人的手機再次響起。
 
  「……」這一次,他沒有開口。
 
  「……寧次?」對方的聲音帶著遲疑。
 
  「鹿丸,現在是凌晨四點。我想你應該要給我一個足夠的理由來解釋這通電話、上一通電話以及上上一通電話。」
 
  ──啊那是因為我關心
 
  沉默了許久,微微帶著哽咽的聲音傳進寧次的耳朵,「……我只是關心你……難道、不行嗎?」
 
  「我沒說不行,你好好睡,好嗎?」
 
  「嗯……」聽著對方恢復原先輕柔卻仍帶著淺淺無奈的口氣,少年舒舒服服的窩在被窩裡,「晚安。」
 
  「晚安,好好睡,我早上再去接你。」
 
 
  ──常常想你說的話是不是別有用心
 
  「寧次,這道菜的味道還不錯,你也嚐嚐。」嘴邊揚著淺笑,鹿丸難得的、親自將菜挾到寧次嘴邊。
 
  不忍心拒絕對方的眼神,寧次張口吃下那口菜,「嗯,你繼續吃。」
 
  「這道也不錯,來、啊──」看著對方吞下後便迫不及待的挾起另一道菜至對方嘴邊。
 
  再度張口吃下,這種角色對調的感覺讓寧次有些不習慣,「鹿丸,你吃就好,我自己會挾。」
 
  「可是、你的筷子幾乎都沒在動啊。」眼神瞟向一旁潔淨的木筷,鹿丸認真的挑了幾道菜放進寧次那幾乎沒動過的碗裡。「你每次都只顧著盯我吃、把自己的胃弄壞了怎麼辦?」口氣略表不滿。
 
  眼神快速的掃過不知不覺少了大半的菜以及在轉瞬間被菜堆的和小山一般高的碗,寧次額間青筋隱約浮起,「鹿丸你……」
 
  ──明明很想相信
 
  「來,全都要吃完、不可以浪費食物。」笑吟吟的把筷子置入寧次的手掌,心中是和表情完全不符合的抱怨聲。
 
  哼,每次都煮那麼多硬逼我吃完、現在就讓你自己也試試被食物給撐死的無力感吧!
 
  「鹿丸,你該不會、是在……」藉機讓我掃光這些食物吧?
 
  「沒有啊,我只是擔心你會不會因為三餐時間不正常而弄壞自己的身體,別想太多。」
 
  ──卻又忍不住懷疑
 
  「……」真的嗎?
 
  ──在你的心裡 我是否就是唯一
 
  靜靜的陪著戀人,溫柔的擁著對方。在日向分家的後院,就某人的說法來講,是個看雲的好地方。
 
  看著對方眼神直勾勾的往上瞧,純黑的瞳裡映著那正在天上飄來飄去的雲朵,雖然早就明白這是對方的樂趣,但還是忍不住的和天上那些白雲吃醋。
 
  「鹿丸,我進去一下,很快就回來。」低頭吻了吻戀人軟嫩的頰,便緩緩站起身走進內室。
 
  「嗯。」沒有回頭,就只是輕輕的點點頭,眼神依舊牢牢的盯著天上的白雲。
 
  ……一分鐘過去了。
 
  ……五分鐘過去了。
 
  ……十分鐘過去了。
 
  ……十五分鐘也過去了。
 
  鹿丸皺起眉,不明白寧次的『很快』為什麼這麼久。平常他說的很快,五分鐘就會回來,再慢、也不會超過十分鐘,到底怎麼了?
 
  或許只是被什麼事情給耽擱了也說不定。
 
  不耐煩的盯著天上的雲,身後硬梆梆的觸感讓他清楚的體認到戀人不在身邊的事實。少了那極符合人體工學的溫暖靠墊,天上飄著的雲好像也沒有那麼好看了……
 
  啊啊……寧次怎麼還不回來……不是說了很快嗎……
 
  懶洋洋的在木製地板滾來滾去,最後終於受不了的站起身走進內室尋找戀人的蹤影。
 
  他沒有白眼,所以只能一間一間的找。
 
  沒想到才拉開第一扇紙門,便發現了自己正在找的人。
 
  「寧次?」緩緩的走近對方,鹿丸好奇著對方究竟在做些什麼。沒有書、沒有文件、沒有任務卷軸。
 
  寧次的眼前什麼也沒有,但他的眼睛是睜開的、卻沒有焦距。
 
  「寧次?」好奇的又喚了一聲,靠著戀人的身體坐下,「在想什麼?」
 
  「……在想、對你來說,」視線轉向身旁的人,「白雲和我,誰比較重要。」看見對方的表情明顯的一愣,接著露出微笑。
 
  「對我來說,都重要。」拉起寧次的手,「你和雲,放在不一樣的地方。你是我很重要很重要的人,而白雲、是我很重要很重要的興趣,不能比的。」
 
  「……」不發一語的把對方摟進懷裡,「怎麼會進來找我?」
 
  「沒有你,雲也不好看了。走吧,到屋頂去。」賴在對方的懷裡不肯動,「總覺得要是再不逃,等一下會有麻煩事。」
 
  ──愛就是讓我常賴著你
 
  「嗯。」
 
 
  深夜,床上的身影交纏著。
 
  少年忍不住的喘息著,無力壓抑的呻吟聲帶著哭音傳進上方人的耳裡,「寧、寧次……哈啊、別摸那裡……嗯……」
 
  身下人披散著髮,誘人的水潤紅唇一開一闔,平日平靜無波的嗓音如今染上情欲,更增添了媚惑的氣息,這是他的戀人,只有他能看見的樣子。
 
  「哪裡?是這裡嗎?」在對方身上探索的手指帶著惡意,在對方敏感的地方輕輕一點,突然拔高的喘息聲讓他滿意的揚起嘴角。
 
  在床上欺負自己可愛的戀人,向來是他的惡質興趣之一。
 
  「嗯……寧次……進、進來……不要玩……了啦……」難耐的扭動著身子,少年伸手拉下上方正笑著的情人。
 
  ──Oh baby 情話多說一點
 
  趁機偷了一香,長髮的少年看著戀人迷濛的眸子,毫不在意自己的長髮正被對方緊緊攀著,低啞的嗓音輕輕開口,「說你愛我,就給你。」
 
  咬著下唇,天生臉皮薄的他就算在只有兩個人的情況也極少說出那三個字,但已經被撩起的火焰卻又不是如此容易平息的,更何況,眼前人是不會給自己有任何逃離的機會的。
 
  努力的在一片混沌的腦袋裡得出結論,少年原先已紅的發燙的臉頰又紅了些,抿抿唇,再也忍受不住對方手指在自己身上點起的火苗,終於小小聲的開了口,「我……我愛你……寧次……」
 
  「我也愛你,親愛的鹿丸。」將戀人纖細修長的腿繞上自己腰際,長髮少年輕笑著進入戀人的身體。
 
  「啊……」
 
 
  「我去洗澡……」鹿丸對著正站在廚房裡忙碌的身影說著。
 
  「去吧,水已經幫你放好了。」寧次沒有回頭,語調溫柔,「洗完就能出來吃晚餐了。」
 
  瞧,多麼溫馨的夫妻對話。
 
  「嗯。」點點頭,走進浴室。
 
  ──想我就多看一眼
 
  過了半小時,寧次在廚房裡忙碌的身影突然停頓,接著動作迅速的走向浴室,卻發現自家的戀人早已穿戴整齊的在門口等著自己。
 
  「……我就知道。」鹿丸頭上爆著青筋,「不是說了,不、准、偷、看、我、洗、澡、嗎!」幾乎是咬著牙一字一字的說著。
 
  他就覺得奇怪,怎麼寧次最近都不在自己洗澡前叮嚀自己不可以在浴室裡面睡著或是跌倒了。
 
  寧次輕笑著回應,「我沒偷看呀。」將戀人剛洗完澡仍散發著香氣的身子攔腰抱起,「我是光明正大的用我與生俱來的能力看的,你兩個星期前不是才嫌我嘮叨?」低頭偷了一個吻,「所以我只好親自看著你。」
 
  「……你、要不是我和雛田要了那張防白眼偷窺的結界符,你打算看到什麼時候?」
 
  「當然是看到我膩。」
 
  「……色胚。」
 
  「謝謝誇獎。」
 
  這男人,怎麼和自己在一起之後,臉皮越來越厚了?鹿丸忍不住的打量著自家正笑的燦爛的戀人。
 
  像是察覺了對方的疑惑似的,寧次非常好心的給了疑惑的戀人答案,「因為我愛你呀。」
 
  ─Love,完─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111-786b03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