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跡] 紀錄 

  倒數第二篇。

  忍足侑士 x 跡部景吾

  或許對我來說,網球王子這部漫畫的主角自始至終都是冰帝學園吧。

---


  「小景,我回關西一趟,很快就回來,別太想我唷~」忍足提著行李,微笑的看著眼前的跡部。

  跡部皺起眉,「誰要想你呀!」

  「你。」自信的一笑,飛快的在跡部唇上偷了個香吻,「那我走囉!小景再見~我下星期就回來唷~」

  「忍足侑士!」瞪著早已開門跑出去的藍髮少年,「你不用回來了!」雖然氣憤,卻是小小聲的說著,因為心中有些害怕對方聽到、然後就真的乖乖的聽話不回來,雖然他知道這想法的機率幾乎為零,但還是小心為妙,

  獨自渡過了一段睡的有些不安穩的夜晚,忍足回來了。

  除了他帶出去的行李外,他的身邊還多了一箱他稱之為推不掉、但跡部認為是廢物的箱子。

  不過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回來了。

  * * *

  「小景~」忍足動作迅速的撲向剛自浴室走出、全身還香噴噴的跡部。

  但跡部的動作比他更快,「髒死了!給本大爺去洗澡!」

  毫不留情的一腳把忍足踹進浴室、跡部有些無聊的翻著散落一地的東西,那是忍足之前回去關西一趟帶回來、而跡部稱之為廢物的東西。

  「……這是什麼?」看著散落一地的雜物,其中一本厚厚的書引起了跡部的注意,看來是本相簿呀!

  好奇的翻開,映入跡部眼底的是一隻臉皺皺的藍毛猴子、更正,是一個正在哭泣且出生不滿一個月的小嬰兒,因為他看到照片下面一行歪歪扭扭的字。

  『笨蛋侑士出生第三週、因為肚子餓所以很沒志氣的哭了。』

  原來忍足侑士小時候長這副德性呀!本大爺的基因果然比較優秀,跡部嘴角有些得意的上揚著。

  又翻了一頁,這次映入眼裡的是藍毛猴和一隻白毛猴扭打在一起,美眸向下一暼,一樣是行歪歪扭扭的字。

  『笨蛋侑士和呆瓜謙也正在進行所謂男子漢的決鬥。』

  下一張,是藍毛猴子一臉得意的踩著趴在地上無力反抗的白毛猴子,手中拿著一顆布丁,註解是這麼寫的……

  『笨蛋侑士贏得布丁。』

  就為了那顆廉價的布丁嗎?好無聊的決鬥……不過,這倒很像是忍足侑士那傢伙會做的事。

  再下一張、看起來明顯成長的藍毛猴子正坐在鞦韆上,由表情看的出來他非常的開心。

  這次字跡看起來比較整齊、也比較美觀了,不過由語氣可以看的出來是同一個人寫的。

  『笨蛋侑士在玩盪鞦韆,笨蛋就是笨蛋,玩個鞦韆就這麼開心,實在是太天真了!一定要找個時間來好好教育他一下……』

  這位紀錄者大概就是忍足的姊姊吧,老實說,她把她弟弟教育的還算是成功、可惜就是色了點、無賴了點。

  接著一連好幾張都是某隻藍毛猴和鞦韆的合照、可是照片裡卻多了一個礙眼的東西……

  『笨蛋侑士在玩盪鞦韆的時候,鄰居妹妹走了過來、而他很紳士的讓了鞦韆給人家小妹妹,嗯,看來笨蛋還是具有某些天份的。』

  『雖然笨蛋侑士很笨,但把妹的基本技巧還是有的、看到人家鄰居小妹晃不起來還很體貼的推人家一把,嗯,看來他的人生還是很有希望的!』

  原來忍足侑士這種劣根性是與生俱來的……跡部皺起姣好的眉。

  或許忍足姊就是幫助忍足這種變態性格茁壯成長的元兇吧!

  「我洗好了,小景,你在看什麼?」一面擦拭著濕髮一面走了出來,忍足不解的看著正坐在床上翻閱著書的戀人。

  「嗯?沒什麼……」沒有搭理忍足的打算,跡部逕自看著手中的相簿。

  那種專注的表情叫沒什麼?忍足小心翼翼的接近跡部,想看看那究竟是什麼。

  「忍足。」跡部冷不防的開了口,「你很喜歡玩盪鞦韆?」

  「小時候很喜歡……你怎麼知道?」忍足覺得不太對,連忙湊了過去。

  映入忍足眼簾的是一張照片,照片裡是某個忍足很熟悉的場面。

  跡部冷冷的聲音在忍足耳邊響起,「笨蛋侑士成功的騙到了鄰居妹妹,雖然方法很笨,不過還是可喜可賀。」

  「呃……小景,你從哪弄到這一本的?」可惡!一定是老姊!居然趁我不注意的時候把這本塞了進來!

  「這不是重點。」跡部唇邊維持著完美的微笑,動作極為優雅的翻到了下一頁,「解釋,忍足侑士。」

  「那不是啦!那是我看鄰居妹妹玩不到盪鞦韆,所以好心幫她而已啦!」這是真的那時的他哪有想到要把妹,純粹只是因為自己很喜歡盪鞦韆、所以想讓更多的人玩而已呀!

  「本大爺不在意你之前的女朋友有多少個,但你小時候都不挑的嗎?」真是太沒眼光了!

  「小景,那不是啦!」忍足舉起右手,「我發誓!」

  「本大爺又沒說不相信你。」手一翻,「只是覺得你眼光很糟。」

  「那還不是一樣?」

  最後一張了,這次是長大版的忍足侑士,長相和身旁的人沒有太大的差距,不過照片裡的人卻一臉呆樣的凝視著遠方。

  『笨蛋侑士難得回家,可是卻成天想著他那遠在關東的小景,真是受不了!』

  「居然被拍下來了……」無奈的笑著,沒想到自己竟然呆到連被拍了照片都不自覺。

  跡部似笑非笑的凝視著忍足,「很想我?」輕輕的闔起手中的相簿、放到一旁。

  「怎麼可能不想?」溫柔的擁住跡部,「你可是我最愛的小景哪~你不在我身邊我當然會想你。」

  雖然知道忍足最擅長的就是說些甜死人不償命的情話,但跡部的笑容還是不自覺的擴大著,「不是在想關東的漂亮妹妹嗎?」

  嘴邊揚起熟悉的笑意,「她們哪有你美麗?更何況,你還有一雙她們沒有的美腿……」偏過頭,吻住了跡部正欲開口的唇。

  「唔……」雙手攬上忍足的脖子。

  接下來,房間裡是大人的世界囉~

  窗外微微的閃了一道光,藍髮女子微微笑著,帶著照相機離去。

  -紀錄,完-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11-bf65e5e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