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鹿] 所謂的色誘術 

日向少爺的生日賀文...的樣子。

火影忍者日向寧次 x 奈良鹿丸

--

  
  「好色仙人,借我啦!反正你的題材那麼多、不差這幾本啦!」
 
  「去去去、小孩子閃邊去。不要妄想闖入大人的世界裡,告訴你、你還嫩的咧!想明白大姐姐們的美好之處?哼、回去再等八百年吧!」
 
  光天化日、眾目睽睽之下,一名白髮老者正和那黏在自己身上不放的金髮少年進行拉鋸戰。雖然兩人講的內容不甚清楚,但從少年的大嗓門中仍可窺知一二。
 
  「為什麼要八百年?……不對、好色仙人,借我啦借我啦!我真的很需要啦!你忍心讓你最得意的弟子流落街頭嗎?」
 
  白髮老者斜眼暼著下方正努力裝出楚楚可憐貌的金髮少年,「小子,你滿十八了嗎?……更何況、我記得我最得意的弟子可不是你這長不大的幼稚小鬼。」
 
  「什麼叫長不大的幼稚小鬼?告訴你、我可是大大的成長了!」少年驕傲的挺直了身子,先前的楚楚可憐早已消失。
 
  白髮老者嘆了口氣,輕易的被他人言語煽動、這不是長不大是什麼?「是嗎?我偏偏就看不出來你成長在哪裡。」
 
  「唉唷,好色仙人,你就借我嘛!又不是借了就不還……」
 
  「小子,別逃避我剛剛的問題、你滿十八了嗎?」
 
  「……今年就滿啦!」
 
  「那就是還沒滿了,所以不能借。我看你還是繼續去修練吧!」老者轉身,不再和眼前的少年瞎耗、決定朝著美好的大姐姐天堂飛奔而去。
 
  啊啊!美麗成熟的長腿姐姐們,等等我啊!
 
  看著眼前只差口水還沒滴下來的人,少年不明白自己先前選擇對方當自己的師父究竟是對是錯,不過眼前最重要的還是──「可惡!好色仙人你不要走啦!啊!看我的!新˙色誘之術!」
 
  「哼、變鳴子也沒用,看了這麼久、我早就免疫了。」白髮老者冷哼一聲,轉頭看著雖然早已免疫卻仍是百看不厭的金髮美少女。
 
  「好、色、仙、人──」漂亮的金髮美少女不知何時攀到了對方身上,順便對著愣住的人拋了個媚眼再送上一個飛吻。
 
  白髮老者的腦袋頓時一片空白,只能隱約擠出幾個字。
 
  ──太、太讚啦!
 
  可愛的金髮美女香肩半露,寬大的和服讓裡面誘人的曲線若隱若現,還有,只要是男人都不忍心拒絕的、水汪汪的大眼睛、甜美可人的嗓音……
 
  看見獵物即將上勾,金髮美女立刻乘勝追擊,「好、色、仙、人……好不好嘛,就借人家嘛!」纖細的指尖在獵物身上繞呀繞的。湛藍的雙眸懶洋洋的向上一挑,把對方的二魂六魄都勾走了。
 
  「……好……」只剩一魂一魄的可憐獵物只感覺到佳人在抱、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答應了對方什麼。
 
  唷嗬!到手了!
 
  「那就謝啦!」金髮美少女變回原先的少年,豪邁的自白髮老者身後抽走一大疊書,接著消失的無影無蹤。
 
  「……啊!居然被那小子這樣拐去……可惡,鳴人這傢伙的色誘術又進步了,這次居然還懂得朝男人好色的心態下手……一定是有高人指點!」
 
  * * *
 
  「緩緩上抬四十五度?是這樣嗎……」黝黑的眸子不解的眨了眨,仰頭看著眼前的金髮女孩。
 
  女孩皺起眉打量著對方的動作,接著搖搖頭,「動作對是對了,但你的眼神還是不對。」
 
  少年一愣,接著垮下臉,「我又不是女人、怎麼會曉得嫵媚是什麼樣子,偏偏妳們又只是講也不示範,這要我怎麼學啊?」
 
  「所以小櫻不是派鳴人出去了嗎,放心、我看你在他出去前和他說的話他肯定有聽進去。」
 
  ──比起光明正大的看個夠,男人還是比較喜歡偷偷摸摸的來。
 
  「他的腦袋永遠只記得住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少年左手支著臉頰,右手批改著桌上的公文,似乎頗為無奈的嘆了口氣。
 
  坐在少年正對面,女孩突然想起今天自己來的眾多目的之一,「對了,之前你要我替你改的東西已經改的差不多了,什麼時候來試?」
 
  「就明天吧,他有個連續三天的任務。」沒有太大的動作,僅僅是偏頭瞅了對方一眼,「……麻煩來了。」
 
  「麻煩?」不解的看著對方,接著像發現新大陸一樣的指著少年,「你還說你不會?就是這個表情!你做到了!」
 
  「鹿丸!小櫻要我替你借的東西我借到了!你剛剛教的那招真的有用耶!」少女的話甫落,另一道活力充沛的聲音立刻自遠方造訪著少年的耳膜。
 
  少年皺起眉,「我說井野,女孩子要有女孩子的樣,別動不動就大呼小叫的,這樣會嫁不出去……至於鳴人那個笨蛋,大概到下輩子都改不了他的大嗓門了,但妳也沒必要跟著他一起──啊呀!妳輕點、輕點……」
 
  「嗯哼,你是活的不耐煩了還是想找死?居然詛咒本姑娘嫁不出去?」纖纖玉手快狠準的揪住少年耳朵,淡藍的眸裡閃著怒火。「更何況──」
 
  「……」活的不耐煩了和找死還不都相同的意思……
 
  女孩深吸了一口氣,接著開始揪著少年耳朵施行語言暴力,「──小櫻那暴力女嫁不出去就算了,為什麼連我這種天生麗質秀色可餐氣質出眾的大家閨秀會嫁不出去?你說呀你說呀!奈良鹿丸你今天一定要給我交代清楚!為什麼我這種打著燈籠也找不到的美女會嫁不出去?」
 
  就是這樣妳才會嫁不出去啊……「停──我錯了。妳嫁不出去的原因是因為現在還沒有能夠配的上妳的人出現,是那個人的問題,不是妳。」連忙舉雙手投降。
 
  「這還差不多。」滿意的鬆開對方發紅的耳朵,坐回原先的位置。
 
  「鹿丸!」金髮少年興高采烈的打開門,手中是一疊雜誌。
 
  「得了。大老遠就聽見你的聲音了、這麼大聲,是怕有人不知道你來了嗎?」伸手接過對方遞來的雜誌,一頁頁的美女映入眼簾。
 
  大剌剌的在待客用沙發上落坐,金髮少年得意的笑了,「我剛剛不過用了你教我的第一招,好色仙人就借我了!我很厲害吧!」
 
  「我怎麼不記得有教過你色誘術那一類的無聊忍術?」修長的手指翻過一頁又一頁,少年對眼前眾多美女搔首弄姿的圖顯得興致缺缺。
 
  「色誘術哪裡是無聊忍術?既方便又實用耶!像我要好色仙人教我忍術、也都要靠色誘術他才肯乖乖教,所以哪是無聊忍術?是拜師學藝必備忍術!」金髮少年不服氣的嚷著。
 
  「……那是你本身拜的師的問題。我就不記得阿斯瑪有特別對井野好過還是特別虐待丁次和我的,所以是自來也大人本身的問題。」
 
  「……對了,你看這些書要做什麼?」他簡直不敢想像一向無欲無求的鹿丸會有這一類的需要。
 
  看著對方把想法都寫在臉上,少年輕輕闔上書,大概的算了一下日子,「佐助生日要到了對吧?」
 
  「……沒有啊,我記得還有一個多月才到。」
 
  「喔,你居然記得。」單純出於訝異的驚呼聲。
 
  「欸,別這麼瞧不起人,佐助生日不是七月三十──」
 
  與金髮少年共處一室的一男一女一致的賞他一個白眼,「是七月二十三,說你笨你還不信……」
 
  「唉唷,反正日期都差不多嘛,就不要計較那麼多了。」
 
  「你確定佐助聽到以後會覺得真的沒什麼嗎?更何況、連我都記得。」少年隨手抽起另外一本雜誌,繼續快速的翻閱著。「你想好要送佐助什麼了沒?先提醒你、今年你要是再送一樂招待劵,他絕對會宰了你。」
 
  「……除了拉麵我不知道還有什麼可以送啦!」金髮少年苦著一張臉看著眼前唯一能拯救自己的人,「──鹿丸、怎麼辦?」
 
  「自己的事情自己想辦法解決。」少年沒良心的丟下一句話,接著轉頭看向前方的金髮女孩,「井野,我明天去妳家試、順便討論一下……那個。」
 
  「如果要討論那個的話,那就連小櫻一起找來好了。」
 
  「也好。」
 
  「──那、小櫻還在醫療中心等我回去幫忙,先走了。」金髮女孩揮揮手,轉身離去。
 
  少年趕忙把雜誌裝進袋子裡,「等等,這個給妳帶去研究、他要回來了,也不能被他看見。」
 
  「……好吧,看你可憐。」伸手接沉甸甸的袋子,女孩緩步離去。
 
  「哪哪、鹿丸,我該怎麼辦啦?萬一佐助以後都不准我吃拉麵怎麼辦?」金髮少年依舊苦惱著。
 
  「好吧,我破例給你一個建議。」少年放下筆,正色看著對方,「送禮、主要的是心意,但是在送的時候、也要考慮到每個人的接受度。然後,你送的東西、最好是能夠讓對方感到開心的。──我問你、你送佐助幾年的一樂招待券了?」
 
  「嗯……」
 
  「──可是最後吃到拉麵的都是你對吧?」
 
  「這麼說也是。」
 
  「所以你在今年一定要想一個讓佐助開心的東西送給他。好、建議到此結束,我要工作了。」
 
  「欸、欸……鹿丸、哪有人就這樣的?」
 
  「囉嗦!」
 
  * * *
 
  輕輕的揪著眼前人的衣角,少年無奈的癟著嘴,「……小心,別受傷了。」重複著和以往一樣的話,左手柔柔的撫上對方的肩,細長的眉接著皺起。
 
  明明、在綱手大人的治療下,傷口已經淡到看不見了……但每次摸到仍是會讓他的心感到陣陣抽痛。
 
  「別擔心。」溫柔的把戀人的手拉下、包覆在掌心。「我會照顧好自己,你也是。」低頭,在對方皺著的臉上烙下一吻,「別皺著臉、這樣我會擔心。」
 
  「……去吧,時間差不多了。」勉強的扯開笑容,目送對方離去,「我會乖乖的按時吃飯和睡覺,別擔心了。」
 
  「那我走了。」
 
  「嗯。」揮揮手,少年在目送戀人離去後,便也踏出家門往另一個方向走去。不同於以往的懶散悠閒,少年低頭走著。
 
  ──還有一個星期……
 
  到了目的地,只見金髮女孩早已站在門口等著自己,一臉不耐。
 
  「來的真早啊,參謀大人。」
 
  知道對方最討厭等人,少年連忙加快腳步,「不好意思、出門的時候有些事情絆住了。」
 
  「……我知道、一定是和他依依不捨的拉來拉去抱來抱去對吧?」無言的搖搖頭,少女不知道該用怎樣的方式才能確切的表達出她的無奈。
 
  「──既然時間已經超過了、那就快點進去吧。」
 
  「小櫻在裡面。我照著你的要求把衣服改成你說的樣子,不過……我們兩個覺得還是要等你穿上之後再做修正或者是再做額外的加強。──所以等等進去後你就先換衣服,等衣服弄好之後再來練習其他的。」
 
  「嗯。」
 
  居然什麼都替我決定好了、這兩個女人還真是有心哪……
 
  「哪、衣服在這裡,換衣服在那裡,去吧!」
 
  才剛踏進小櫻所在的房間隨即被塞了一袋衣服,鹿丸搔搔頭,順著對方指的方向走了過去。
 
  默默的換上改造後的衣服,他皺起眉,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這種感覺。整個感覺看起來沒有變、不過觸感變的很柔順,而且衣服變的很寬……
 
  「鹿丸、換好了沒?不過就是件衣服也能讓你搞這麼久?」小櫻不耐的聲音自門外傳進鹿丸的耳朵。
 
  回過神,發現自己正拿著腰帶發呆。……不過就是條腰帶嘛、隨便綁綁就好,可是……好像不是隨便綁一綁就可以的?算了、管他的,反正她們看不順眼自然就會強迫自己改過來,沒事擔心這麼多做什麼?
 
  鹿丸胡亂的把腰帶纏上腰間,才開門走了出去,「欸、這個腰帶──」怪怪的……
 
  「我的天哪?你怎麼綁成這樣?」
 
  皺著眉轉了半圈,「我也覺得怪、妳們是不是拿錯了?」
 
  「……沒有。」井野肯定的回答,接著一把扯開鹿丸的腰帶。
 
  而小櫻則是把被扯開腰帶的鹿丸推到穿衣鏡前面,「你仔細看好我們怎麼綁,我們只示範一次、所以你要是敢發呆就死定了。」
 
  「是……」看著井野的手在自己的腰間穿梭著,繁複的手法和花樣讓他看的眼睛都花了,只好連忙喊停,「等等、慢點……妳也知道人老了視力也會變差嘛!唉唷……沒事打我做什麼?」而且還兩個一起打、這樣構成圍毆的條件了吧……
 
  「你忘了我和你只差一天嗎?」
  「別在生日比你早的人面前說這種話!」
 
  ……居然一個不小心就忘了女人最忌諱別人說『老』這個字……
 
  「……好吧我換一句。──妳們也知道辦公室坐久了視力會變差腦袋會退化所以記不住那麼複雜的東西。」
 
  「看你可憐,我再綁一次,這次速度會變慢、仔細看好。」
 
  「好……」
 
  看著穿梭在自己腰際的手,鹿丸沒有開口。憑著天生優越的記憶力,迅速而準確的把做法記了下來。
 
  直到處理完衣服部分,小櫻才終於開口問出悶在心中已久的問題,「不過、你怎麼會突然想要這樣做呢?」看他們在一起好些年了、從沒見過鹿丸像今年一樣費盡心思。
 
  「……」是呀,為什麼呢?
 
  穿著雪白浴衣的少年思考了很久很久,直到伴在身旁的兩名少女已經瀕臨崩潰的階段時才終於開口、以一種極不確定的語調──
 
  「因為、我想讓他開心……」
 
  * * *
 
  ──只是想讓他開心罷了。
 
  認真的按照書上說的方法把自己的禮物包了起來,雖然做法很麻煩、很複雜,但是只要一想到收到的人的表情……
 
  ──這麼一點麻煩,算不了什麼的。
 
  臉上帶著淡淡的笑,他把自己細心包好的禮物放在房間裡、屬於對方那一邊的櫃子抽屜裡,希望對方明天一大早、打開抽屜就能收到。
 
  前兩天火影大人指派了個任務給他、而今天是他回來的日子。
 
  ──到家時間預計是晚間七點左右。
 
  ──現在時間,五點二十分,距離他回來的時間還早。
 
  把特地央求別人替自己修改好的衣服放在一邊,拿起自己製作的小冊子將原先練習的再練習一次。
 
  這是自己難得的心意,不能有任何閃失、特別是在對方生日的這一天。
 
  眼睛往上狐媚一挑?……不不不,這太高難度了,還是換一個比較好;臉頰微微上揚,雙眼緩緩的眨兩下?……這應該可以、就留著吧;像貓咪一樣賴在沙發上、眼中帶著慵懶……這個簡單,反正自己本來就那副德行……
 
  一一評估著各種動作的可行性、少年突然一愣,發現自己原來在日常生活中便常常做出挑戰同居人理性底線的事……
 
  他不禁莞爾。原來戀人平常過的都是這種常常被莫名其妙挑逗的日子啊……
 
  隨手抄起一旁的雜誌看著,想從中尋找一些靈感。看到一半,卻發現時間已經差不多了、只好迅速的把該收的東西收一收,提著袋子進去換衣服。
 
  ──真的、只是因為單純的想讓他開心而已。
 
  輕輕攏了攏身上的服裝,少年趴伏在沙發上等著戀人的歸來。
 
  ──而現在、是六點五十八分。
 
  「我回來了。」輕巧的開門聲,讓少年支起柔軟的身子,對著方進家門的人投以微笑。
 
  「歡迎回家。」懶洋洋的坐起身子,抬頭讓對方輕啄自己的臉頰,隨後道,「先去洗澡吧、我替你準備好了。」
 
  「嗯。」
 
  站在浴室門口大概五分鐘,鹿丸深吸了一口氣後、才偷偷的打開門,卻發現裡面白茫茫的一片根本看不見什麼。
 
  「寧次?」小心翼翼的踏了進去,浴鹽特有的香氣盈滿鼻間,他小小聲的喚著戀人的名字。
 
  「怎麼進來了?這裡很滑、小心點。」一陣水聲響起,像是有什麼人自水中起身。
 
  聽見聲音的鹿丸連忙開口,「你別起來、我會小心啦……」緩緩的走到浴池邊,在戀人身旁坐下,靜靜的凝視著對方。
 
  「這樣、你的衣服會濕的。」
 
  「沒關係。」搖搖頭,表示自己真的不介意,「哪、寧次,今天是你生日,有沒有什麼特別想要的東西?」
 
  「有你就夠了。」他對物質的需求一向不大。
 
  「這樣,每年你生日我都送一樣的東西,不膩嗎?」雙手撫上對方的臉頰,鹿丸把臉貼近寧次,柔聲問道。
 
  看見對方身上因過度寬鬆而讓自己一飽眼福的純白浴衣,寧次淡色的雙眸染上笑意,緩緩的扯開對方身後花樣繁複的腰帶,「你這是在邀請我嗎?」
 
  將紅潤的唇貼上對方的,「如果你還無動於衷,我這幾日的努力可就白費了。」感覺到對方的手探進自身胸前大開的衣襟內磨娑著,鹿丸瞇起眼、順從的任由對方褪去自己身上的衣物。
 
  「那我應該沒讓你白白辛苦吧?」把赤裸的戀人抱進浴池內,低頭,再次吻住那飽滿的唇。
 
  「嗯……應該沒有……」
 
  「那就好。」看到戀人在自己的挑逗下呼吸逐漸紊亂,他邪魅一笑,雙手繼續在戀人柔軟的身子上游移著、點燃著火苗。
 
  「嗯……別、別碰那裡……」
 
  浴室裡,水聲不斷,伴隨著微弱的低吟……久久未停。
 
  * * *
 
  「哪、寧次……」窩在戀人懷裡,激情過後讓他的聲音變的有些低啞。揚起疲憊的臉看著對方,緩緩的眨了眨眼、想讓自己更有精神一點。
 
  摟著鹿丸軟香的身子,仔細的將兩人用薄被包覆好,「怎麼了?」看著戀人明明很想睡卻仍執意打起精神看著自己,忍不住的吻了吻對方的眉心。
 
  瞇起眼看著時鐘,十一點五十九分……秒針還沒走到。「……嗯、我還沒和你說──」
 
  五、四、三、二、一、──
 
  「生日快樂!」
 
  -所謂的色誘術,完-
 
 
 
 
 
 
 
 
 
*附錄──準備禮物*
 
  奈良一族的藥劑調配室裡,難得的出現了一道纖細的身影。
 
  啊、從當上參謀之後就沒進來過了呢……少年深深吸了一口氣,懷念著滿室的藥香。
 
  自懷裡取出早已預備好的小紙條,翻閱著家傳的藥典、在上方仔細的尋找著自己列的藥名,並仔細的調配著。
 
  「……你老爸我從來沒看過你那麼認真的調藥。」進來的人與少年有著一張相仿的臉孔、但卻更顯老練。
 
  「沒辦法,要當禮物送出去的。」把調配好的藥小心翼翼的裝進小瓶子裡、接著又開始進下一種藥的調配。
 
  隨手拿起少年開的藥單,男人皺著眉,「好歹我也是你爸,怎麼待遇就差這麼多?我記得你就連最簡單的都嫌麻煩、怎麼今兒個轉性了?」上面列的都是最高級的傷藥和解毒劑。
 
  「你自己也會弄、沒事找你兒子麻煩做什麼?」俐落的調配著藥、少年沒好氣的回著。
 
  看著自家兒子細心的調著藥,男人的心裡不知為何的突然一陣感傷。那句話是什麼來著?啊、是了……果真是男大不中留啊……
 
  「你幹麻露出那種玩具被搶的表情?」少年狐疑的看著一臉痛心的父親,不明白自己只不過是調個藥為何也能讓他失常。
 
  「給那個日向家的小子的?」
 
  「不給他要給誰?」少年皺著眉,邊調藥邊嘀咕著,「每次出任務都帶傷回來、又不先去醫院處理完再回來,說什麼我的技術比較好、鬼才信他……」
 
  「……兒子呀、日向家的小子如果虐待你,要記得回來告訴我們。」認真的拍拍少年肩膀,男人語氣沉重。
 
  「老爸你要不要我調個藥給你?我看你今天怪怪的。」那時候他們不是很開心的把自己打包好丟給寧次嗎?
 
  「你爸我身體好的很,不用你擔心。──你媽很想你、有空要多回娘家……咳咳……回家來看看。」這就是嫁兒子的心情吧!
 
  「老爸你真的沒事嗎?我看你真的有點怪、不然你要不要去醫院檢查一下?」
 
  「……你好自為之吧!」男人嘆了口氣,轉身離開。
 
  「什麼啊……」
 
  -附錄,完-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109-474a4b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