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鹿] 小受反攻始末錄 

咳,如題。

火影忍者日向寧次 x 奈良鹿丸

--
  
  這裡是木葉村。
 
  「嗯……送什麼好呢?」女孩觀望著架上琳瑯滿目的商品,眼裡是說不盡的煩惱。
 
  有些煩躁的撥了撥一頭亮麗的淡金長髮,女孩開口呼喚著與自己一同前來購物的同伴,「小櫻,妳想到要送什麼了嗎?」
 
  一面看著記事本,擁有一頭俏麗短髮的女孩走了過來,偏了偏櫻色的腦袋,嘴裡喃喃唸著,「……潤滑液寧次生日送過了、道具那一類的他們又用不到、火之國限量性感浴衣是要等明年寧次生日才用的到……」
 
  聽到這裡,金髮女孩蹙起好看的眉,「原本想說今年就送他一些正常點的、像是棋譜啊、茶具那一類的,可是剛剛手鞠派人送了風之國黃金限量版的夢幻棋譜,要我轉交給他……還有天天和雛田也說好了一個送茶具一個送茶葉……」
 
  「平常老說我們是麻煩、結果在這種時候最麻煩的卻是他……」小櫻也皺起眉。
 
  「那其他人呢?」
 
  「嗯?妳說其他人哪?鳴人就不用看了,一定是拉麵、然後拉麵的錢一定是佐助出的、雛田剛剛告訴我,說志乃正在培養一種新品種的蟲準備拿來當禮物、牙則是準備好了他們家特製的軍糧丸……」
 
  「丁次說他要把他珍藏的薯片送給他。」井野表情有些無奈的,「那群上忍則是說要請他一頓晚餐……不過我看是因為卡卡西的生日也要到的關係。」
 
  「還真是順便哪、那應該也連妳一起請了對吧?」
 
  「對。」
 
  「真沒誠意、乾脆把所有九月生日的人找一天請一請不就好了?」
 
  「阿斯瑪說他們是這樣打算的。」
 
  「……」
 
  兩名女孩沉默的互看一眼,有默契的一同轉頭繼續尋找合適的禮物。
 
  「啊!井野,這個怎樣?」小心翼翼的拿起架上的物品,小櫻招招手。
 
  井野走了過來,「這個嘛……」
 
  再次有默契的對看,同時綻放出一抹燦爛耀眼的微笑。
 
  「就送這個吧!」
 
  * * *
 
  悠閒的咀嚼著口中的丸子,微瞇著眼看著前方兩名笑容顯然異常友善的女孩,雖然一直有種立刻走人的衝動,但對於前方兩個大麻煩多年的熟悉,他還是打消了這項不明智舉動的念頭。
 
  「所以說呢,鹿丸,你覺得我們這項提議如何?」看著前方的少年喝著不知道是第幾杯的茶,小櫻隱忍著即將爆發的怒氣問著。
 
  「我想他根本沒在聽我們說話。」井野面色不善的盯著差點被丸子噎到的少年。
 
  用力的灌了一口茶,好不容易把哽在喉嚨裡的丸子給吞下肚,又倒了一杯茶,兩名女孩的話彷彿自上空飛過,完全不在他的注意範圍內。
 
  嗯……寧次不在果然不方便,茶還要自己倒、丸子還得自己舉手叫……想著想著又舉起手來追加了一份丸子。
 
  喂喂……寧次是戀人不是僕人吧?
 
  「……」悠哉的又喝了一口茶,完全沒注意到眼前兩名女孩已經瀕臨爆發邊緣。……或許是有的,從鹿丸開始緩緩的向後退的細微動作便可發現其中的蛛絲馬跡。
 
  「奈˙良˙鹿˙丸!你對這種事情都不會在意的嗎?」小櫻看著眼前的少年非常順手的拿起第二串丸子,旁若無人的吃了起來。
 
  雖然知道對方的回答極有可能是令自己無言以對的乾脆答案,小櫻仍是忍不住的問了,並且在心中做好準備。
 
  「不在意。」緩慢的咬著丸子,鹿丸聳聳肩表示自己真的不在意。
 
  其實啊、他對這種事情是真的不在意啦,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很簡單哪、因為自己懶的反抗也懶的反駁。
 
  不過他真的不懂,明明自己才是當事人,他都不介意了眼前這兩個局外人到底是在激動什麼?不過就是誰出聲誰出力的問題不是嗎?
 
  帶著滿心的不解,鹿丸一面喝著茶一面觀察著眼前顯然怒火沸騰的女孩們。
 
  喔……或許他只是假裝自己不明白罷了,其實他知道,眼前兩個大麻煩如果不是因為日子太無聊了想找點樂子就是因為要增加某種東西的實用性。
 
  什麼東西他大概也猜的出來,那種東西和今年寧次生日時收到的東西大概是差不多類型的,不過……最近有什麼特別的日子嗎?
 
  偏著頭沉思著,想來想去還是想不到眼前兩名女孩要用什麼名目來把那種東西交給自己。
 
  「……奈良鹿丸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哪?」火氣上揚,小櫻把茶杯放下,綠眸像是要噴出火般。
 
  注意到了眼前的少年略顯不滿的挑起眉,井野趁機開口,「對嘛對嘛……身為男人怎麼可能對這種事情毫不在意?鹿丸你就老實承認你是個女人吧!」說完便伸手要扯鹿丸的衣服以驗明正身。
 
  拍掉井野伸過來的手,鹿丸皺眉,「我當然是男人。」
 
  「既然是男人就給我拿出你的魄力來!」井野激動的只差沒搖旗吶喊。
 
  「沒錯!是男人就照著我們的話做來拾回你身為男人的尊嚴!」小櫻附和著。
 
  沉默的看著兩名激動的女孩,鹿丸評估著相信她們的可能性。
 
  她們是前科犯了呢……
 
  鳴人的慘痛教訓他可是都看在眼裡,每次都傻傻的照著井野和小櫻的話做,結果到頭來還不是只能悲哀的躺在床上哀哀叫?
 
  更何況、自己也深受其害哪……
 
  就先不論平時自己受到的語言暴力,每年逢年過節、只要這群女人閒閒沒事,遭殃的永遠是鳴人,再來就是他。
 
  最近的一次大災難應該是在七夕的時候吧?井野這傢伙、居然在食物裡下藥……害他隔天腰酸背痛下不了床,不過鳴人大概更可憐,自己可是把食物的三分之二都給了鳴人呢!不過鳴人好像對自己說的一半深信不疑?
 
  完全沒有罪惡感的回想著,鹿丸回過神看著兩名女孩。
 
  不過,男人也不能被女人小看呢……反正、大不了就是隔天只能躺在床上哀哀叫嘛……「說吧!」
 
  * * *
 
  不對勁,真的太不對勁了。
 
  從踏進家門的那一瞬間,寧次便隱隱約約察覺到今天的不平常。
 
  當然不是因為太安靜的關係,因為鹿丸只有在心血來潮的時候才會懶懶的說一句,『你回來啦?』
 
  所以安靜是正常的。
 
  但是,家裡竟然是漆黑一片,這就有點反常了,畢竟鹿丸不是那種會養成隨手關燈的好習慣的人,他知道。
 
  小心翼翼的走著,毫無障礙的走到了起居室,也就是鹿丸通常會在的地方。
 
  甫踏出第一腳,身為忍者的直覺讓他立刻做出反應──快速的朝旁一閃、順手開了燈。
 
  才剛看清自己原先站的地方插著三把苦無,注意力便立刻被身後的奇特聲響吸引。
 
  是引爆符!
 
  機警的跳出起居室,寧次腦袋不斷快速的轉動。
 
  能把陷阱做的這麼絕還專挑自己的習慣下手、連自己頭髮揚起的角度都能算的恰到好處的人,據他所知,會這麼無聊的人只有一個。
 
  「鹿丸,你在哪?」啟動白眼模式,寧次毫不費力的鎖定目標。
 
  整間屋子就那間外頭設了禁止白眼窺視的結界,分明就是要自己進去。
 
  輕輕的推開臥室的門,敏銳的察覺到腳下的地板一翻,腳微微施力的跳進房門,迅速的開了燈後快速的躍至床上,原先站的地方立著數支手裡劍,在心中嘆口氣,張開手接住自上方落下的戀人。
 
  「回來啦?」
 
  「你歡迎的方式還真特別。」抱著戀人,寧次看著對方帶著笑的臉龐,「怎麼突然有興致作這種陷阱?」
 
  沒有正面回答,鹿丸笑著把寧次壓倒在床上,「吶、寧次,井野說我明天生日耶。」解下寧次的護額,再順手扯掉兩人的髮帶。
 
  「我知道。」看著上方人忙碌的樣子,寧次挑眉。
 
  「我可以先要生日禮物嗎?」臉上掛著無害的笑容,鹿丸敞開寧次的衣服。
 
  看著身上人的動作,寧次大概明白對方的目的是什麼了,伸手,替對方褪去身上的衣物,「嗯……讓我想想。」
 
  「這種事情本來就是要互相的呀,我也是男人、沒道理一直被你壓。」居高臨下的看著寧次,鹿丸難得認真的表示。
 
  寧次看著上方的鹿丸,輕輕的笑著,「我想也是。」點點頭,雙眸閃過一道狡黠的光,可惜鹿丸沒有察覺到。
 
  「那你是答應囉?」俯身,將唇覆上寧次的。
 
  手緩緩的攬上鹿丸的腰,寧次唇邊依舊帶著笑,享受著戀人難得的主動,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呢!
 
  推開了寧次,鹿丸喘息著,「等、等一下,為什麼是我先沒氣?」
 
  「這是肺活量的問題。」笑著拉下鹿丸,「不繼續嗎?」
 
  「當然要。」將臉埋進寧次的頸間,柔柔的吻著,模仿戀人以前吻自己的力道,在對方身上留下淺淺的紅痕。
 
  撫著鹿丸光滑的背脊,寧次閉起眼感受著戀人既笨拙又生澀的技巧,並且在心中偷偷的倒數計時。
 
  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
 
  冷不防的坐起身,鹿丸定定的凝視著身下的人。
 
  「怎麼了?」雙手下滑至纖細的腰際,寧次眼底帶著溫柔的笑意。
 
  癟了癟嘴,「算了。」看著身下人眼裡了然的笑意,鹿丸輕嘆,「壓人實在是太麻煩了、我還是乖乖被壓就好。」這種事情還是寧次來比較適合。
 
  「哦?」緩緩支起身,寧次讓鹿丸靠在自己懷裡,雙手則環著鹿丸的腰,「這麼快就放棄了?」
 
  「我本來也不太想做這種累死人的事,不過身為男人的尊嚴可不能不顧……」把散落在頰邊的髮絲勾至耳後,鹿丸全身放鬆的靠在寧次懷裡。
 
  「那……我可以讓你在上面唷……」輕舔著鹿丸的耳垂,寧次在鹿丸耳邊輕聲的說著,嘴裡呼出的熱氣則是毫不客氣的傳進鹿丸耳內。
 
  「……啊?」有些恐懼的想回頭看看對方的表情,但寧次卻不給鹿丸有這個機會。
 
  溫柔的吮吻著鹿丸柔嫩的肩,寧次輕笑著,「別急,我們有一整夜……」
 
  * * *
 
  可惡!就知道女人的話不能信!
 
  靜靜的凝視著天花板,鹿丸的心中是無限的懊悔,看著潔白的天花板,鹿丸決定先暫時撇開心中那無止盡的牢騷。
 
  嗯……改天叫寧次去買個藍色的油漆回來好了、這樣漆一漆看看能不能變的更像天空一點,反正寧次是天才嘛……總有辦法的!
 
  「鹿丸,醒了嗎?」溫柔的低嗓自房外傳來,寧次輕手輕腳的走近仍賴在床上發著呆的鹿丸。
 
  「……早。」放棄以往笑著揮揮手的習慣,鹿丸滿臉疲憊。
 
  「今天想做些什麼?」扶起鹿丸,熟練的替對方著裝。
 
  偏著頭思考了一下,「上班、翹班、然後睡覺。」摸索著不曉得在昨晚被丟到哪裡的髮帶,「跑去哪兒了……」
 
  「這裡。」把髮帶送至戀人眼前,寧次順手替對方束起髮,「對了,剛才五代目派傳令使者來說放你一天假。」
 
  「別開玩笑了。」跌跌撞撞的起身,鹿丸碎碎唸著,「從開始替她做苦工不知道過了幾年了、生日也不曉得過了多少次她哪天放我假過?」
 
  隨著鹿丸踏出臥室,寧在在鹿丸身後小心翼翼的東攙一下西扶一下的生怕對方受傷,「她說這是今年她給你的生日禮物。」寧次陳述著,說到生日禮物……「井野和小櫻今天一大早就送禮物來了,就在那裡、你要拆嗎?」
 
  「……我想吃早餐。」窩進柔軟的沙發裡,鹿丸對著寧次說著。
 
  「好。」明白鹿丸想要支開自己的意思,寧次乾脆的點點頭便走進廚房料理兩人的早餐。
 
  深吸一口氣,鹿丸打開了手中的卡片,內容只有簡單的幾行字。
 
  鹿丸:
 
    首先,要祝你生日快樂!
 
    然後,希望我們兩個送的禮物能夠對你有所幫助,當然、如果你真的照著我們的話去拾回你身為男人應有的尊嚴的話,相信這瓶專治肌肉酸痛的藥會是用在寧次身上的。
 
                             井野&小櫻
 
  -小受反攻始末錄,完-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108-31caf8d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