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鹿] 陰謀 
還算有年代的一篇←
七夕賀文。

火影忍者日向寧次 x 奈良鹿丸

--

  
  俗話說的好,人一旦閒久了就絕對不會有好事。
 
  也就是說,風平浪靜的日子絕對不可能持續太久。
 
  換句話說,平淡的日子過久了就會有多事的人喜歡替別人找些刺激來娛樂自己。
 
  自娛娛人嘛!那些人是這麼說的。
 
  而製造生活刺激的日子通常是有跡可循的,只要是各式節慶、或者是隔壁阿花小黃大白中黑等等一些雜七雜八的人的生日,喔!對了,還有所有閒人一致聚集在一起閒嗑牙的時候。
 
  但上述所有情況發生事情的機率又以各式節慶為最高。
 
  總之,從以上種種結論得知,任何一天都有可能會出事,只是機率大小的問題罷了。
 
  而今天,好死不死的剛好是傳說中牛郎織女每年會面一次的日子,相信大家都很清楚,那就是『七夕』。
 
  * * *
 
  又是一個風和日麗、晴空萬里的好日子。
 
  正當所有人都為了這好天氣而感到神清氣爽、心情愉悅的同時,木葉村裡的某間花店正聚集了許多怨念……呃,不是,是一群青春洋溢、活潑可愛的女孩。
 
  「那、那個……這樣……真的好……嗎?」擁有一雙家族遺傳、澄澈淡白眼眸的女孩小小聲的開了口。
 
  「放心啦!那傢伙的個性我摸的一清二楚,要計較這種事對他來說太麻煩了啦!」一頭金髮閃閃動人,女孩拍胸脯保證。
 
  「可是另外一個可是個會記仇的傢伙呢!」將頭髮往上綁成兩球的女孩有些憂心忡忡。
 
  櫻色短髮的女孩拍了拍對方的肩,綠眸閃著算計人的光,「他會感謝我們的。」
 
  「可、可是……今天晚上……有、有廟會……」
 
  金髮女孩邪笑,「這樣才好啊!廟會正是下手的好時機哪!」
 
  叮──咚──
 
  客人上門囉!「那個……」
 
  四名女孩互看一眼,櫻色髮的女孩率先開了口,「妳繼續忙,我們回去準備了,晚上見!」
 
  「再見!」金髮女孩瞬間換上職業級的燦笑,先前店裡滿滿的怨念瞬時消失殆盡,「歡迎光臨山中花店,請問您要買怎樣的花呢?」
 
  「呃……我要……」
 
  * * *
 
  慵懶的半躺在日向分家的庭院迴廊上,半開半闔的眼眸正注視著前方朝自己走過來的身影。
 
  沒有多餘的話,就只是坐起身、張開雙手、任由對方替自己穿上今晚廟會要穿的浴衣,接著脫下。
 
  看著對方緊蹙的眉頭,對峙了數秒,最後終於自動認輸。主動的問著眼前臉色不佳的人,「怎麼了?」
 
  「你又瘦了對吧。」平靜的口氣裡有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氣勢,淡白的眼眸蘊藏了些許怒氣。
 
  看到了對方眼裡的怒氣,馬尾少年連忙把對方拉下坐在自己身邊,有些頭痛的開了口,「別再唸了,你和我媽都唸到我會背了。」
 
  還不就那幾句話在那重複播放?早倒背如流了。馬尾少年無奈的望著天,在心中嘆了口氣。
 
  兒子呀!不是我這做媽的愛唸你,你看看你……夏天到了不會換短袖、冬天到了不會拿厚一點兒的棉被出來蓋、記得洗頭髮卻忘了擦乾、記得每天翹班卻從來不記得要吃飯……你說,我放心的下嗎你?
 
  這樣還好,從小聽到大,自己倒是已經習慣三不五時被這樣唸一唸了。
 
  平常那些小事也就算了,我會替你弄好。但我如果去出個最少也要一個月的任務,回來你真的會變人乾。早餐會自動略過、午餐會直接省略、晚餐則是因為太麻煩了所以就乾脆到明天早上再吃,這樣每天循環下去你哪天吃東西了?幸好你還會記得口渴要喝水。……如果你胖點我也不會管你,但是你也看看自己的身材、瘦成這樣,已經沒有多餘的脂肪可以燃燒了,再不記得吃東西,我真的要考慮去請五代目替你吊點滴了。
 
  吊點滴其實也不錯,省了一大堆麻煩。這句話他一直憋在心裡不敢說出來,因為說出來之後絕對不會有好下場。
 
  ──千萬不要去惹一個自己打不贏的人。這句話他很久以前就知道了。
 
  「你如果都有做到我們就不會唸你了。」把水藍色的浴衣放在一旁,看著身旁的人,滿臉不贊同,「別說什麼吃飯太麻煩之類的話。」將對方拉進懷裡抱著,旋即皺起眉,「說,你是不是又沒吃飯就過來了?」
 
  真是倒楣、居然又被抓到了……「好好好,你別瞪我、我吃飯總行了吧。」緩緩爬出對方的懷抱,逕自移到一旁恢復原先的懶人型態。
 
  在心中再次嘆著不知道嘆了幾次的氣,自己嘆氣的次數真的越來越多了,「乖乖在這別亂跑,我去煮,馬上就好。」
 
  「好。」看著對方離去的背影,少年乖巧的倚著身旁的柱子、沒有起身離開的念頭。
 
  過了好一陣子,黑長髮的少年端著托盤走了過來,認真的道,「鹿丸,我這次一定要讓你吃完。」絕對不會再因為心軟而替你吃掉一半了。
 
  「呃……寧次……」看著眼前為數不少的食物,鹿丸苦著臉看著對方信誓旦旦的樣子,「這也太多了吧?」
 
  當作沒有聽到對方的話,「啊。」寧次自動自發的夾起菜,送至鹿丸嘴邊。
 
  不情不願的張嘴,雖然說寧次煮的真的還不錯吃,可是一想到要吃這麼多就覺得好無力。不行!一定要想一個辦法來解決這件事才行……
 
  「在想什麼?」趁著挾菜的空檔,寧次輕聲問。
 
  心不在焉的把菜吞下,「沒什麼。」看著食物量只減少一點點的托盤,鹿丸皺著一張臉又吃了下一口菜。
 
  「我煮的很難吃嗎?」看著鹿丸的表情,彷彿是吃到了全天下最難吃的東西般的痛苦,寧次不解,他之前吃的很開心的不是嗎?
 
  「很好吃啊。」說完還特別點點頭,腦中閃過一條計謀,「不信的話你可以自己吃吃看。」然後每道菜都試個幾口……那樣就什麼事都沒有了。
 
  寧次微笑,瞬間明白了對方的用意,「不用了,你喜歡就好,我煮來就是要給你吃的。」
 
  「……」怎麼這樣……鹿丸略顯不滿的嘟起嘴。
 
  「認命吧。」這次不管鹿丸說什麼他是絕對不會讓步的。
 
  * * *
 
  一年一度的七夕廟會,在天色正式暗下來的時候終於展開了。
 
  絲毫不比往年遜色,高高架起的舞台,隨著悠揚典雅的樂音輕輕響起、台上舞者美麗的舞步吸引了大多數人的目光;舞台底下人潮洶湧、所有的攤位莫不使盡各種花招來吸引顧客的注意。
 
  在這種熱鬧的場合,遇上熟人的機率是少之又少。
 
  理論上來說,是這樣沒錯。
 
  可是就實際上來說……並不是這樣的。
 
  無視於茶坊外的吵雜,身著水藍浴衣的鹿丸獨自坐在茶坊內的小角落,默默的品著茶。
 
  為何不去湊熱鬧?原因很簡單。
 
  每年還不都是一樣的東西、出去看還得人擠人,倒不如在這裡喝茶來的自在些。
 
  「唷~鹿丸,這麼巧,你也來喝茶呀?」身穿鵝黃浴衣,井野活力十足的領著一群人走了進來。
 
  動作遲緩的抬起頭看著上方逆著光的女孩,「是呀,真巧。」才怪、一點也不巧,妳們怎麼可能捨棄外面的熱鬧反而走進這間茶館喝茶?分明就是故意要進來堵我的、真以為我不知道?
 
  「來都來了,怎麼坐在這種一點也不起眼的小角落呢?來來來,到這裡來!」
 
  一群人強勢的把鹿丸拉至另外一區適合多人品茗的地方,他之前待的角落太小了。
 
  天之道鹿丸巴不得自己待的角落越不起眼、越容易讓人家忽略越好,只是這個小小願望從來沒有實現過。
 
  「咦?寧次怎麼沒和你在一起?」天天好奇的問著。
 
  我就是在躲他呀……鹿丸默默的在心中想著自己窩在茶館裡的另一個原因,啜了一口茶。
 
  「你們兩個不會是吵架了吧?」小櫻緊接著開了口,眼中頓時充滿了許多讓鹿丸覺得刺眼的愛心與小花。
 
  喂喂,這位小姐、妳眼裡的小宇宙是怎麼回事?……我們吵架妳這麼開心哪?不過,也不算是真的吵架吧……只不過就是趁他被日向家的當家叫去時把飯菜倒掉,目前正在逃難中嘛……鹿丸想著想著又喝了一口茶。
 
  「不會吧,真的吵架啦?」牙吃驚的張大了眼睛看著鹿丸,連這對活像是老夫老妻的都會吵架呀?
 
  「沒。」雖然把他的心血倒掉是沒良心了點,但至少他還記得穿上他替自己準備的浴衣,這樣他應該會比較消氣吧?鹿丸使用著智商超高卻對這種事情毫無辦法的腦袋,心中暗暗打量著。
 
  「對了,鹿丸,怎麼不出去逛逛?」丁次手裡是從不離身的零食,吃東西不忘關心好友。
 
  出去逛不被抓到有鬼!那雙白眼就是這點討厭……「太──」正打算回答時,眼睛瞥見了一抹正急速朝這裡走過來的深藍身影,心中暗自喊了一聲糟,快速的起身,「我先走了。」
 
  「鹿丸,等等!你一定還沒吃晚餐對吧!這給你帶回家吃。」井野遞了一袋食物給鹿丸,眼神是不容拒絕的堅持、以及些微的興奮。
 
  「謝了。」忙著逃走的鹿丸沒注意到井野、小櫻、雛田及天天眼中一閃而逝的光芒,動作快速的奪過提袋,接著匆匆忙忙的離開現場。
 
  「他那麼急做什麼啊?」牙不解的望向赤丸。
 
  「汪!汪!」赤丸也不明白。
 
  「逃難吧。」志乃默默的開了口。
 
  眾人對看了三秒,直到一陣明顯的殺氣穿了過來。動作一致的轉過頭,殺氣的來源是身穿海藍浴衣的寧次。
 
  表情平靜的看不出一絲異樣,但說出來的話冷的像冰一樣,「鹿丸往哪走了?」
 
  那、那邊……動作一致的指著鹿丸離去的方向,畢竟大家都是愛惜生命的人,誰也不想被迫領教何謂日向家大天才的真正實力。
 
  鹿丸,你一定要明白,我們絕對不是故意要出賣你的!而且寧次那麼疼你、再怎麼生氣頂多只是讓你不得不請幾天假嘛……死不了人的。
 
  * * *
 
  「咦?這不是鹿丸嗎?」鳴人開心的跑向他。
 
  心不在焉的揮了揮手,皺著眉,井野到底塞了多少東西給自己啊?重死人了……看著鳴人,鹿丸突然想到了好辦法,「鳴人,餓不餓?」
 
  「還好啊,我和佐助要去一樂,你要一起去嗎?」鳴人無視佐助的不悅,開心的邀請著鹿丸。
 
  我還想活久一點哪!要是自己答應了,大概還沒被某雙白眼找到就先慘死在眼前宇智波家正宗寫輪眼的逼視下了……「不用了、對了……」把提袋內大部分的食物拿給鳴人,「這一半給你拿去當宵夜吃。」
 
  「你不吃嗎?」鳴人雖然疑惑,但還是接下了鹿丸手中的食物。
 
  「井野給的,我一個人也吃不了那麼多。」突然感覺到遠方傳來一陣驚人的氣勢,背脊瞬間竄起一道寒意,「就這樣了,明天見。」
 
  「喔……明天見!」鳴人朝著鹿丸揮揮手,接著走回佐助身邊,「佐助我們走吧!」
 
  目送兩人離去後,鹿丸有些僵硬的轉身想要離開。
 
  「鹿丸,想去哪裡?嗯?」一把抓住了正想逃離現場的水藍身影,迅速的把對方攬進懷裡。
 
  呃啊!還是被抓到了……
 
  放棄逃跑的念頭,鹿丸轉身貼在寧次懷裡,抬頭,揚起討好的笑容,「寧次,我餓了,去你家吃晚餐吧!」晃了晃手中的食物。
 
  就是拿他沒辦法啊……「走吧!」牽起鹿丸的手,走回家。
 
  * * *
 
  「寧次,鹿丸人呢?」綱手看著眼前的暗部隊長及副隊長,兩人眼裡都帶著笑,太不對勁了。
 
  「他今天請病假。」
 
  「原因?」綱手挑眉,寧次會讓鹿丸有機會生病?
 
  「他昨天運動過頭了,現在全身痠痛。」
 
  這小鬼還真敢說啊……綱手目光轉向佐助,「鳴人那小子呢?」
 
  「昨天晚上玩的太瘋一個不小心就造成了全身多處瘀傷,今天也請病假。」
 
  「你們下去吧!」有點無奈的撫著額,算是接受了兩人的理由。
 
  「是。」兩人恭敬的退出了火影辦公室。
 
  「寧次、佐助,昨天的『晚餐』好吃嗎?」井野和小櫻問著剛踏出火影的辦公室、心情正好的兩人。
 
  四人對看一眼,寧次和佐助瞬間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微笑,「很好吃,謝謝招待。」
 
  -陰謀,完-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107-18255e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