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鹿] 逃婚天使 

言情標題。
AU文。

大家都長了可愛的小翅膀啊←
三頭身部分設定源自Clamp的《Wish》←超好看的

火影忍者日向寧次 x 奈良鹿丸

 --

 
  「志乃,我想我需要一瓶效果極強的驅蟲劑,最好是沒有蟲敢靠近的那種。」低頭看著眼前顯然在做著不知名研究的多年友人,少年皺著眉開口。
 
  默默的自底下廚櫃拿出一瓶極小瓶的藥劑,遞給對方後,「驅蟲機率百分之百,用法是滴一滴在衣服上任何一處。」
 
  「連你身上的蟲都能驅逐?」好奇的打量著手中的藥瓶。
 
  「嗯。」點點頭,轉身繼續研究進行中的藥劑,「你拿這做什麼?」
 
  「你做這種東西做什麼?」不答反問,小心翼翼的將之收進口袋。
 
  「好玩。」
 
  「那就對了,好玩。」關上門,偷偷扮了個鬼臉。才怪,怎麼可能是為了好玩?一定是有『正當』用途的好不好……
 
  好了好了,接下來輪到牙了……
 
 
 
  「跑了。」冷靜的巡視著空無一人的室內,被掩蓋住大部分的臉看不出明顯的情緒反應,墨鏡後的眼眸似乎沒有任何的情緒波動。
 
  淡淡的下了個結論,展開純白的羽翼離開了文件堆上天的辦公室。
 
  「綱手大人,他跑了。」看著上方的金髮女子,少年語氣依舊平靜,但又多了那麼一絲尊敬。
 
  『啪!』女子手中的鋼筆應聲而斷。
 
  「……你說跑了是什麼意思?」
 
  「以字面上的解釋來說,就是他、掌管風的天使長,奈良鹿丸,沒有經過任何的申請和告知,離開了天界。」右手食指推了推鼻樑上的墨鏡,少年公式化的回答。
 
  「……那你既然知道了不會去追嗎?」居然連這麼簡單的事情都要她提示,這個天界是怎麼搞的?
 
  「不,我做不到。」少年習慣性的頓了頓,「原因是,他前幾天向我要了一瓶效果極強的驅蟲劑,所以我的蟲沒辦法搜尋到他。」
 
  「……」深深的吸了幾口氣,「去叫牙來。」
 
 
 
  「我也沒辦法。」
 
  被召喚來的天使擺擺手表示自己無能為力,「他前幾天才跑來問我,要用什麼樣的方法才能讓所有的犬科動物搜尋不到,我把我的研究筆記借給他看了。」
 
  「你們都不會問他要那種東西做什麼嗎?他那種懶人個性怎麼可能突然對那種東西有興趣!」
 
  「他說因為有趣。」
  「他說他想替我想個改善方法。」
 
  「我不知道原來你們那麼好打發。」無奈的撫著額,金髮女子忿忿的喝了一口茶。居然給我捅了這麼大的簍子,看來你是活太久嫌命太長了是吧……
 
 
  「各位同學,今天要上的內容是──」
 
  「哇啊啊……快點閃開啦!」
 
  一個陌生的聲音自上方傳來,眾人好奇的抬頭一看。看見了一個少年從天而降,白皙的雙手摀著臉不敢往下看。
 
  「老天,他從哪掉下來的?」這附近根本連架飛機都沒有,這裡又是操場正中央,根本不可能是跳樓的人……
 
  沒有理會同學們的詫異,黑長髮的少年靜靜的看著正上方的白影,隱隱約約的似乎看見了一些常人看不見的東西,是自己的錯覺嗎?那人的身上,有著一對透明的羽翼……
 
  「日向!快閃開!」
 
  黑長髮的少年恍若未聞,緩緩的伸出手接住了直直往下墜落的少年。很輕,這是接住後的第一個想法。
 
  咦?不痛?慢慢的移開雙手,好奇的觀望著四周景象。
 
  「沒事吧?」看著懷中的少年,明亮的黑眸單純的容不下一絲雜質。究竟是怎麼樣的世界能培養出這種純真的眼神?
 
  沿著聲音的來源抬起頭,對上一雙如同白雲般美麗的眸子。好漂亮……咦?抬頭就看的到……?猛然驚覺自己正被對方抱在懷中,臉瞬間紅了起來,「呃、那個……是你救了我嗎?」
 
  「我只是接住你。」
 
  「總之,謝謝你接住我……那個、可以放我下來嗎?」
 
  「……」放下了懷中的少年,靜靜的伸手探向對方的背。……沒有……是錯覺嗎?
 
  看著眼前顯然是救命恩人的人正面無表情的摸著自己的背,少年有些疑惑的開口,「請問……你……呃……?」癢癢的,他到底在摸什麼?
 
  「你是從哪裡來的?」收回手,長髮少年問。
 
  「我──」
 
  「到了!他一定在這裡!」一個突如其來的聲音自上方傳來,眾人順勢向上一看,看見了天空中正飄浮著數道人影。
 
  少年臉色一僵,著急的四處觀望著,卻找不到地方就地掩護。少年不禁開始埋怨自己時運不濟,怎麼會挑了一個空曠的地方降落……
 
  「真是的,這身氣息要是再不消掉,等等一定是被五花大綁綁回去……」抬頭,看見了眼前臉上正帶著淡淡疑惑的救命恩人,腦袋靈光一閃。
 
  既然都救一次了,那他應該也不介意第二次吧?
 
  動作迅速的撲上前,一把抱住對方,不等對方反應過來便將自己的唇湊了上去。
 
  還來不及反應,唇上便被覆上不屬於自己的柔軟觸感,長髮少年的腦袋只來得及作出對唇上觸感的感覺。
 
  ……軟軟的……
 
 
  他,日向寧次,誕生在這世界上十幾個年頭,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碰上這種事。
 
  「你好,我是奈良鹿丸。」
 
  看著眼前從學校一路跟著自己回家的少年有禮的鞠了個躬,接著用他軟軟的嗓音做著簡短的自我介紹,寧次仍是靜靜的盯著對方,不發一語。
 
  「……」
 
  「那個,為了感謝你救了我,請讓我待在這裡幫忙。」
 
  「……」
 
  「……請問,我該怎麼稱呼你?」
 
  「……」
 
  「呃……有我可以幫的上忙的地方嗎?」
 
  「……」
 
  「……」
 
  依舊不發一語,寧次舉起手招了招要對方過來,接著一把將對方拉進自己的懷裡,認真的盯著對方的背。
 
  「……有什麼事嗎……」趴伏在對方懷裡,鹿丸一動也不敢動的,語氣中帶著淡淡的不安。他是不是遇到怪人了啊……
 
  真的沒有……「你的翅膀呢?」絲毫不拐彎抹角,他直截了當的提出自己心中的疑惑。
 
  「收起來了……你怎麼知道我是天使?」訝異的開口問著,不明白對方怎麼會知道自己的身分,他下來的時候應該有把翅膀收起來呀……
 
  把懷中少年放到一旁沙發上,寧次站起身,「我不知道你是天使,我只是看到你好像有翅膀。」
 
  他想他一輩子都會記得、當對方掉下來時帶給自己的那種驚艷。透著陽光,透明且精緻的美麗雙翼,雖然只有那一瞬間。
 
  「我叫日向寧次,這棟房子只有我一個人住,你想住下來我不會反對。」看著沙發上的少年,「……你想睡哪?」
 
  「……都可以、其實不用太大的空間,我可以縮小的。」眨眨晶亮的黑眸,少年在瞬間變小,小巧的翅膀在身後拍呀拍的,看著眼前不發一語的人。
 
  對著眼前的小少年伸出手,「那就睡我房間吧,也比較好照顧你。」
 
 
  住在他家的小天使,其實對一些東西具有高度的好奇心,只是表現的不明顯,不過不知為何、他居然分辨的出小天使在不同情緒時候的眼神。
 
  「欸,寧次……這是做什麼的?」白色小身影在洗衣機旁上下飛著,看著救命恩人把衣物丟進去,接著灑下香香的粉末。
 
  嗯……這個味道,好像是寧次身上的味道……
 
  「洗衣服的。」熟練的操作著洗衣機,一面向身旁的小少年說明著。
 
  「可以打開看嗎?」
 
  「……可以,你想做什麼?」將才剛闔上的蓋子打開,雪白的泡沫出現在兩人的視線中。
 
  「……」出神的看著如雲朵般白淨的泡沫,他沒有繼續開口。
 
  看見對方眼底的愉悅,寧次輕拍對方的臉頰,「看累了就把蓋子關上,別在外面待太久。」
 
  「嗯。」
 
  小小的翅膀開開闔闔,鹿丸專注的盯著眼前正旋轉著的白色泡沫。
 
  轉呀轉呀轉呀轉呀轉呀……
 
  小天使看的專注,但眼睛卻是越看越花……但卻又捨不得移開視線,那景象、好像他自小生長的天界……好像、好像……
 
  「……」忍不住的緩緩接近,小小的翅膀依舊開開闔闔、但速度卻減緩許多。
 
  在屋內的長髮少年眼尖的看見,心中警鈴大響,連忙放下手裡的工作朝外跑去,沒想到、自己才剛接近,連名字都還來不及喊,小小的身影就這樣毫無預警的掉了下去──
 
  「鹿丸!」動作迅速的一手關了電源一手把陷在泡沫裡的小天使撈起,看見對方被水嗆紅的臉頰、長髮少年無言。
 
  再度開啟了洗衣機電源,長髮少年直接把懷裡安靜的小生物抓進浴室,不發一語的替對方沖掉身上的泡沫。
 
  寧次很生氣。
 
  鹿丸不用抬頭也知道現在正替自己擦乾頭髮的人很生氣,雖然動作是輕輕柔柔的不帶一絲火藥味,但他就是知道對方很生氣。
 
  「……對不起。」小小的肩膀無力的垂下,明明想要留下來幫忙的、卻造成了對方更多的麻煩。
 
  看著圓潤的小臉垮了下來,寧次有點心疼,「……下次小心點。」最好是不要再接近洗衣機。
 
  「嗯,我不會再造成你的麻煩了、真的。」抬起頭,對著眼前數度拯救自己的救命恩人保證著。
 
  看著眼前的小天使信誓旦旦的模樣,寧次摸了摸對方略顯冰涼的軟頰,「這點小麻煩、我還應付的起。」語畢,他伸手把坐在桌上的小天使抱到懷裡,在對方耳邊緩緩開口道,「但是、現在是冬天,掉到水裡可一點也不好玩。」
 
  「……呃……」習慣性的抓抓臉頰,「其實是意外啦、我把那些泡泡……當成天界、才會不小心掉下去啦……」
 
  「你想家?」寧次挑眉問著。
 
  和對方相處了一段不短時間,從沒聽過他說想家或者是看他表現出想回天界的舉動。但……若是他真的要回去了──
 
  寧次不自覺的擁緊懷中的小人兒。
 
  ──他不想讓他走。
 
  「寧次……?」乖巧的任由對方抱著。這些時日下來、自己也早就習慣被對方抱著了,甚至……他覺得很舒服、一點也不想離開那個溫暖舒適的懷抱。
 
  「你……想回天界嗎?」
 
「嗯,說不想是騙人的。」懶懶的蹭了蹭對方溫暖的胸膛,「不過、在他們打消某種念頭前,我是不會回去的。」
 
  柔柔的順著懷中人細滑的髮,「什麼念頭?」
 
  「就是……他們想要讓天界和魔界聯姻、增加和平共處的機率。然後……我有一天無意間聽見了、我就是那個倒楣鬼。」
 
  「所以你就逃了?」
 
  「嗯。──我才不要娶那個兇巴巴的女人……那樣我未來一定會被虐待。三餐沒飯吃、整天忙著處理家務、說不定還要忍受她三不五時的毒言毒語外加拳腳相向、整天被困在家裡動彈不得直到老死……光想就覺得好害怕……」鹿丸不自覺的抖了抖。
 
  安撫性的拍了拍對方的背,「那個女的真的這麼兇?」
 
  「……我不知道,我們只是見過兩三次面、說過幾句話。」
 
  寧次無奈,「那你怎麼知道你娶她以後會變成這樣?」
 
  「電視上不是都這樣演的嗎?」鹿丸好奇的反問。
 
  「電視?」原來天界有電視啊?
 
  聽出對方口氣裡的訝異,鹿丸皺著眉,「你可不要小看天界喔、人界有的天界當然不可能沒有。所以我當然也有看過電視啊!不要以為天使都像卡通上那樣呆呆純純又蠢蠢的、還善良的發出閃亮亮的光,全都是騙人的。」
 
  寧次不發一語的盯著懷裡這隻小生物,怎麼樣也想不出除了『呆呆純純又蠢蠢』以外的形容詞可以用來形容對方。
 
 
  「寧次,人界的冬天怎麼這麼冷啊……」恢復了原本的大小,鹿丸顫抖著身子努力的往被窩裡鑽、並且很自然的滾進身旁人溫暖的懷裡。
 
  要不是寧次說什麼、他如果繼續維持著縮小的樣子,怕會不小心悶死他,不然……他真的好想要縮小喔!
 
  不過,自己有偷偷觀察過,寧次睡著的時候睡相很好的、幾乎都沒什麼在動,那為什麼會悶死自己呢……?難道是自己睡相差的關係嗎?可是……睡著以後,自己明明也沒什麼在動啊……
 
  不過說實在的,睡在現在這裡好像也沒有什麼不好的、只不過……鹿丸眼神往下瞥了一眼,其實不用看就感覺的到了啦……寧次的手,就纏在自己的腰上,而且、一切就像是自己晚上睡覺時會主動滾進他懷裡一樣的自然順暢毫不停滯。
 
  「這樣還會冷嗎?」把懷中人更抱近自己,再細心的替兩人拉好被子。
 
  「不會。」啊……好舒服……鹿丸忍不住瞇起眼,舒服的蹭了蹭。
 
  「那就早點睡吧!晚安。」看著對方猶如貓咪般的舉動,寧次溫柔的親了下懷中人的額頭。
 
  「嗯,寧次晚安。」
 
  看著懷中人沉靜的睡顏,寧次不自覺的把對方更摟向自己一點。
 
  他說……他想家……可是因為有人要強迫他娶一個他不喜歡的女人,所以他不願意回去……那這是不是指、只要這個讓他滯留於人界的理由一消失,他就會回去了?
 
  ──他真的不想讓他走……如果可以,他希望一輩子留住懷裡的人。
 
  晨光初露,鹿丸懶洋洋的睜開眼睛,靜靜的看著眼前的人。
 
  呼,好冷。人界的冬天果然不是他這種天使適合待的地方,不過……如果有寧次的懷抱,這種溫度其實也不是那麼的令人難以忍受。
 
  纖白的手輕輕撫過對方端正的五官,接著停滯在對方白淨的臉頰上。鹿丸輕輕的笑著,像是玩出興趣般,停頓的手伸出食指頑皮的在對方臉頰上戳了戳,然後又捏了捏。
 
  而後眼神瞥見對方的唇,專注於臉頰上的手指開始往下移動,接著好奇的碰了碰對方的唇。
 
  這就是……那天被自己強吻的地方。
 
  有些害羞的抿抿唇,鹿丸清秀的臉龐不禁泛起一絲紅暈,他還記得那時的觸感,很舒服。
 
  小心翼翼的四處張望一陣後,鹿丸輕喚,「……寧次?」
 
  ──很好,寧次還在睡。
 
  開心的揚起嘴角,鹿丸把自己柔柔的唇印上對方的,接著快速的縮回對方的懷抱。
 
  環繞在腰間的手臂猛然一緊,然後是一陣天旋地轉,等到鹿丸好不容易看清眼前的狀況時,瞬間對上一雙帶著笑意的白眸。
 
  「啊……寧次早安。」瞬間別開視線,瞬間竄紅的頰早已洩漏他目前的情緒。
 
  他其實在鹿丸伸手碰到自己的瞬間就醒了,但因一時心血來潮想知道鹿丸究竟會對睡著的自己做什麼,他沒有睜開眼睛反而繼續裝睡,沒想到……「早安,我剛剛做了一個很愉快的夢呢。」他突然想逗逗身下害羞的少年。
 
  寧次剛剛一定在裝睡……好奸詐!「是、是什麼夢?」語氣有些結巴,依舊不敢直視正壓在自己身上的人。
 
  「就是呀……」寧次俯下身,在鹿丸因疑惑為何沒了下文而轉過頭時,毫不猶豫的吻上。
 
  原本他只是想逗逗對方,輕吻一下就打算停止的,沒想到對方的唇讓自己一吻上便一發不可收拾。
 
  從原先輕柔的碰觸,慢慢的轉為濃烈的吮吻,靈巧的舌輕易的探進了對方微啟的唇瓣裡,細細的吻遍對方嘴裡的每一個角落。
 
  「嗯……」閉上眼睛,鹿丸沒有多做反抗的任由對方吻著自己,直到他感覺到對方的手開始緩緩的朝自己衣服下擺探進,然後吻著自己的滾燙唇瓣正逐漸往下移,他才突然發現事情的不對勁。
 
  「寧次……強、強X天使……是不對的……」努力的從混亂的腦袋裡擠出話,鹿丸小小力的推著正努力在他頸間留下紅印的人。
 
  抬起頭,眨眨眼,「……你不願意?」
 
  「唔……也不是……」偏著頭想了想,鹿丸發現自己其實沒有任何不願意的情緒。
 
  「那就不算強X了。」低下頭,繼續努力。
 
  「可是……」又推了推壓在自己身上的人,「我、我會怕痛……」
 
  「……我會很溫柔。」盡量不讓你痛。
 
  沉思了一陣,「不會痛?」眨眨黑亮的眼睛,認真的詢問著。
 
  「不會很痛。」
 
 
  騙人、騙人、騙人、騙人、騙人、騙人、騙人、騙人、騙人、騙人、騙人!
 
  說什麼不會痛!明明就好痛好痛好痛!
 
  寧次是大騙子大騙子大騙子!
 
  小天使眼角含著淚,小巧紅潤的唇不滿的抿著,一面努力把洗衣機裡的衣服一件件掛上曬衣架──畢竟這是他唯一一件能幫的上忙的事──,一面在心裡不滿的念著。
 
  啪噠啪噠啪噠啪噠啪噠啪噠啪噠──
 
  小小的翅膀彷彿也因主人心中的怒氣與怨氣而急速的拍著。
 
  「唷,看來你在人間過的很快樂嘛,居然還在替人類做家務事?」熟悉的身音讓小天使的動作瞬間停滯,然後僵硬的轉過身。
 
  果期不然,是一個擁有黑色翅膀的黑衣小女生。
 
  他嚇的連手裡的衣服也顧不得,直接朝著對方丟了過去便迅速飛離,「哇啊──妳不要過來不要過來!」
 
  氣憤的扯掉蓋在自己頭上的衣服,小惡魔想都沒有想的便追了過去,「該死的,奈良鹿丸你有種就不要跑!」
 
  「我沒有跑,我是用飛的!」在聽見對方的話後,小天使回過頭喊著,還順便指了指自己身後潔白精緻的雙翅,證明自己所言不虛。
 
  「……好!你有種就給我乖乖待在那裡不要動!」發現自己一直沒有辦法縮短和對方的距離,小惡魔生氣的喊著。
 
  「馳騁大地的風啊,請助我一臂之力,讓我前往那人所在的地方──」小天使突然雙手凝聚起法力,召喚著自己所掌管的風之精靈。
 
  發現在遠方的對方果真定住不動,小惡魔便得意的飛了過去,卻沒想到一陣風吹來,把前方那正呈現停止狀的傢伙給吹的越來越遠。該死!她都忘了他是風天使長!
 
  「我不是叫你給我乖乖的待在那裡不准動嗎?」
 
  懶洋洋的轉過身,小天使欠打的聳聳肩,「風要吹我也沒辦法。」
 
  ──真是好一個風要吹我也沒辦法!
 
  小惡魔生氣的一跺腳,凝聚著自身的魔力,「沉眠在地底的黑暗使者啊,遵從我的號令,將那來自天上的使者束縛住!」
 
  發現自下方猛然朝自己竄起的黑氣,小天使猛然一驚,連忙要風精靈加強風力讓自己更快速的抵達目的地,「妳這樣犯規啦!」
 
  「你自己才犯規!是你先使用法術的!」
 
  「誰叫妳要追我!」
 
  「你不跑我就不會追你了!誰叫你一看到我就跑的!」
 
  「一般天使看到惡魔本來就要跑啊!」好不容易發現了目標,小天使連忙從建築物的窗口飛了進去,接著瞬間縮到目標物的懷裡躲著。
 
  看見自己追逐的小天使在瞬間消失了蹤影,小惡魔索性就待在窗外,身上的怒火幾乎要實體化,「奈良鹿丸!快給本公主死出來!」
 
  待在教室裡的學生們都看見了剛剛瞬間飛進教室裡的白色小身影,接著也看見了待在窗外滿身怒火的黑衣小女生,不禁面面相覷。
 
  ──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而且為什麼那個小女生身上會有翅膀?
 
  這個問題,其實寧次也很想問目前正縮在自己懷裡的小天使,但在看見對方害怕的顫抖的樣子,他還是選擇了把對方更摟近自己一點,接著輕聲安撫,「乖,別怕了,我在這裡。」
 
  負責教授生物的老師──藥師兜,鏡片後的眼眸毫不掩飾對造成這突發情形的兩名小生物的興趣,好整以暇的開了口,「日向同學,那是什麼?」
 
  「不,什麼都沒有。」寧次決定睜眼說瞎話。
 
  而在窗外的小惡魔也終於發現了自己的目標,「奈良鹿丸!堂堂天使長躲在人類的懷裡成何體統!」
 
  ──原來白色的是天使啊。
 
  眾人恍然大悟。……那黑色的該不會就是──
 
  「那妳堂堂魔界公主跑來人間不覺得玷汙了自己的身分嗎?」小天使不滿的回嘴。
 
  ──果然,黑色的那隻是惡魔。
 
  「……我來找你、不行嗎?」小惡魔臉頰微紅,大聲的宣告著,「我來找我逃跑的未婚夫不行嗎?」
 
  待在教室裡的一大一小同時一愣。小天使皺起眉,什麼時候宣布的事?寧次擁緊懷中的人,原來……
 
  寧次靜了好一陣子,「老師,我身體不舒服,去保健室一趟。」不管台上的人有沒有同意,他抱著懷中人站起身,接著逕自離去。
 
  聽見抱著自己的人說的話,鹿丸連忙抬起頭,「寧次,你哪裡不舒服?」
 
  「這裡。」握著鹿丸小小的手貼上自己的心口,「很痛很痛。」
 
  「……」他就算再怎麼遲鈍也知道對方說的話代表了什麼意思,緊緊抓著寧次的手,「帶我出去,我需要和她好好談談。」
 
  「你……」寧次低頭看著對方,在黑亮的眼睛裡看見了堅決,輕嘆,「不管你們談的結果如何,我都想先告訴你,我愛你。」
 
  「嗯。」鹿丸點點頭,捧住對方的臉,柔柔的印上一吻,「我的回答,之後再告訴你。」
 
 
  在很久很久以後……
 
  ──久到就連天界魔界所有人都知道了有這樣的一位特別的天使長,也都或多或少的祝福著天使長和天使長的戀人能夠幸福快樂的生活下去。
 
  ──久到就算鄰居看到隔壁的屋子裡三不五時的出現一些沒辦法用科學解釋的事情或是有事沒事就會莫名其妙的冒出一堆有變裝癖好的人們都不會覺得奇怪了。
 
  天使長的友人曾經問過正在努力的曬著衣服的天使長,人界的生活有什麼好?
 
  天使長沒有立刻回答,轉身掛上最後一件衣服後笑著撲進戀人的懷裡,然後給了友人一個匪夷所思的答案。
 
  人界很好,我喜歡在這裡曬衣服。
 
  -逃婚天使,完-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105-5b377dd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