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鹿] Kiss 

莫名其妙的小短文。
沒有前因沒有之後,言情般的做完就愛上←
最過分的是連H都沒有(被甩臉)

火影忍者日向寧次 x 奈良鹿丸

--

  
  ──Sagt Ja, Sagt Nein, Getanzt Mues Sein.
 
  那是他第一次見到他,在昏暗的酒吧裡。
 
  注意到他的原因只是因為對方酷似白雲的眼眸,冷靜而沉穩。
 
  那是他第一次開口想要主動認識人,在那個難得失眠的夜裡。
 
  原因只是因為對方過於寂寞的黑瞳讓自己移不開視線,空洞卻美麗。
 
  「鹿丸……」輕輕的重複著對方的名字,他發現眼前的人有一種致命的吸引力,讓人不由自主的深陷下去。
 
  他的臉蛋不是絕美,但讓人移不開視線;他的聲音不如女孩子的嬌柔,但卻是種特殊的媚惑聲調。
 
  「Alaska,謝謝。」斜倚在吧檯旁,鹿丸唇邊揚著一抹極淡的笑容,偏頭點了自己要的酒,又看向眼前突然向自己搭話的陌生人,「陌生人,來酒吧,不喝點什麼嗎?」
 
  皺眉,「我叫做──」
 
  「噓。」鹿丸將修長纖細的手指豎在雙唇中間,「現在,我不需要知道你的名字,所以別告訴我。」
 
  「……請給我Moulin Rouge,謝謝。」
 
  那是他生平第一次這麼想要得到一樣東西,那種發自內心的渴望。他想要得到他、想要抹去他眼裡深沉的寂寞。
 
  「敬你,親愛的陌生人。」清脆的玻璃撞擊聲,鹿丸唇邊仍是一抹淡笑。
 
  他向來就不是個熱情的人。
 
  自從發生過那些事後,彷彿把他一生的熱情與執著都用完般、什麼都不在意。對任何事情都是淡淡的,再也沒有任何的情緒波動。
 
  他知道自己很脆弱,所以用淡漠來隱藏自己、把自己的心用力的鎖起來,再也不輕易對別人付出真心。
 
  所以,不需要和他人有太多的牽扯。
 
  * * *
 
  「你到底,想要什麼……?」看著眼前的人,鹿丸緩緩的開了口。
 
  「你。」毫不猶豫的回答道。訂下了目標就馬上施行向來是他的原則,當然這次也不例外。
 
  自嘲的笑著,「我們不過就是在某一個失眠的夜晚在某一間酒吧遇到的陌生人罷了,連朋友都稱不上。」
 
  「但我想要你。」依舊不改初衷,「對我來說,這樣就夠了。」
 
  ──Sagt Ja, Sagt Nein, Getanzt Mues Sein.
 
  「……不,一個殘破不堪的娃娃你是不會想要的。」搖搖頭,沒有正視對方堅定的雙眸。
 
  他已失去太多太多,就連那能夠分辨對方究竟是好是壞的心也失去了。他一點也不想賭那渺茫的機會、因為他再也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失去了,要是再一次受傷……
 
  他知道這次賠下去的,會是自己的命。
 
  「我喜歡你。」看著對方閃過太多情緒的黑瞳。他想把對方狠很的摟進懷裡、想要安撫那藏在平靜外表下、早已傷痕累累的心。
 
  「但我討厭你。」傷人的話毫不猶豫的自被酒染的紅潤唇瓣吐出,他轉身欲走,卻聽見後方人突然出口的話。
 
  「Sagt Ja, Sagt Nein, Getanzt Mues Sein.
 
  美麗的白眸映著自己的倒影,猶如魔咒般,被深深的吸引住,雙腳彷彿生了根般、一步也動不了。
 
  ──只能看著對方朝自己緩緩走來。
 
  那一夜,很瘋狂。
 
  彷彿要將一生的熱情耗盡般,拼命的擁抱著、親吻著對方,在對方的身上留下一道又一道屬於自己的痕跡。
 
  那一晚,他們屬於彼此。
 
 
 
  靜靜的抱著懷裡的人、等著對方醒來。
 
  他的身上是交錯遍佈的青紫吻痕;而自己身上是滿滿的爪痕和指印,很痛、但他不在乎。
 
  重要的是自己擁有了懷裡的人、在他身上烙下了屬於自己的印記。
 
  「嗯……」微弱的聲音自胸前傳來,接著緊閉的黑眸緩緩睜開,「早安……」
 
  「早。」輕抬起對方的下顎,低頭欲吻上那紅潤的唇,卻被對方快速的偏頭閃開。
 
  「別吻我,除了嘴唇、其他哪裡都行……」
 
  他突然想起昨晚對方怎麼也不肯讓自己吻的事情,「如果我說,我偏要呢?」
 
  「你已經得到我了,我想離開。」面無表情的起身,在踏下床的瞬間踉蹌了一下,接著走進浴室,一陣水聲傳來。
 
  那水聲不尋常,分明就是直接落在地板上的聲音。
 
  他皺眉,隨意的套了一件長褲便走了過去,側耳傾聽。他聽見一陣微弱的啜泣聲,愣了一下、隨即闖了進去。
 
  他看見蜷曲在角落的身影。
 
  快步走向前,輕輕的摟住對方,「別哭。」
 
  「……別、別對我好……」
 
  把對方抱至懷裡輕聲安撫,「為什麼不能對你好?」
 
  「因為……我會以為你真的、喜歡我……」晶瑩的淚依舊一滴滴的滑落,微弱的口氣裡有太多的傷心和憂愁,讓人聽了心疼。
 
  摟緊對方,他不明白自己怎會為了一個認識不滿一天的人心痛至此。他的心、為什麼會像被揪緊般難受?為什麼會覺得呼吸進去的空氣猶如火焚般令人難以忍受?
 
  這就是喜歡吧?或者……這就是愛?
 
  他穩了穩自己的呼吸,開口、語調仍是輕輕柔柔,「我喜歡你。」吻,落在軟嫩的粉頰上,「真的、很喜歡你。」
 
  「……不要騙我、我會當真的……」膽怯的用雙手摀住耳朵,不願意再聽見任何會讓自己動搖的話。
 
  他不想受傷、一點都不想……
 
  「不論你相不相信,我都喜歡你。」扳開少年的雙手,強迫對方將自己的話聽入耳。
 
  「……」
 
  不要說、不要說……他已經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失去了……
 
  「我喜歡你。」
 
  「……」
 
  「我想要照顧你、陪著你、保護你,讓你不再受傷。」
 
  「……」
 
  騙人的、都是騙人的……
 
  「鹿丸,我愛你。」
 
  「……」少年倏地一震,忍耐多年的淚水終於潰堤,眼前一片模糊、眼淚掉的更兇更急。
 
  「我愛你。」輕輕的捧起滿是淚痕的臉,溫柔的拭去對方眼裡的淚,「我保證,不會讓你傷心哭泣。所以,請你相信我好嗎?」
 
  「……你沒騙我……?」
 
  「我向來說到做到。」
 
  雙手緩緩的環上對方的頸項,「那……」輕輕的獻上自己的唇。
 
  ──Sagt Ja, Sagt Nein, Getanzt Mues Sein.
 
  ──你答應,或不答應,與我共舞已註定……
 
 
  ─Kiss,完─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104-3fb116c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