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櫻] 櫻樹下 

難得的一般向。
印象中沒記錯的話是點文。

火影忍者宇智波佐助 x 春野櫻

我剛剛差點打成木之本櫻然後也差點忘記佐助姓什麼←
對不起年紀大了腦袋總是如此不靠譜OTL

 --

 
  一樣是個不怎麼特別的一天,仰望著天。
 
  少年悠悠的嘆了口氣,一面在心中抱怨著事務繁忙一面緩慢的走上高大且枝繁葉茂的櫻樹。沒錯、是『走』上樹,雖然是個查克拉稀少的忍者,不過最基本的查克拉控制他還辦的到。
 
  更何況、這樣可以讓他省去流汗流的全身不對勁和洗手的麻煩,何樂不為?
 
  不過,為何今天午憩的地方會換成這裡,老實說他自己也不太清楚、走著走著就到這裡了,既然腳想走過來,那他也沒辦法。
 
  和暖的春陽透過櫻與櫻之間的縫隙照在少年睡意漸顯的臉上,無聲的打了個呵欠、少年思考著最近發生的事情,眼皮逐漸闔起,最後只剩平穩而有規律的細小呼吸聲被吹散在柔風中……
 
  踏著輕巧的腳步走到櫻樹下,有著與花瓣相同髮色的少女眼神帶著淡淡的憂傷凝視著上方早已開的濃密的櫻花瓣,幽幽的嘆了口氣。
 
  這裡對她來說,有許許多多的回憶。
 
  有快樂有悲傷;有喜悅有痛苦;有期待也有絕望。
 
  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開始,她養成了有心事便來這裡訴說的習慣。或許是因為這裡人少;也或許是因為只有在這裡她才能感到平靜。
 
  少女深吸一口氣,「佐助他,終於回來了……」
 
  一陣風倏地吹起,吹動著少女的髮和衣擺,也吹動了原先就脆弱的花瓣。
 
  漫天飛舞的花瓣,很美很美……
 
  少女張開手,輕輕的握住了一片落到手中的花瓣,接著又走近櫻樹一步,接著繼續緩緩說道,「帶著一身的傷,回到了木葉。他不和任何人說話、雙眼空洞的就像……就像沒有生命的木偶……」
 
  聲音帶著些微的顫抖和哽咽,少女垂下了頭,緩緩的說著,「我不知道他發生了什麼事……沒有人知道他發生了什麼事……可是、看見他那個樣子,我就覺得好痛苦、好難過……很想為他做些什麼,但又不知從何下手……」
 
  眼淚撲簌簌的落下,少女聲音哽咽的說著,「我一直都在期望他能夠回來,回來我們的身邊……可是現在他回來了、我還是覺得他離我們好遠……」
 
  凝視著自己的手,她曾經對自己發誓過要用這雙手來保護她的同伴;她曾經對著另一個人說過要他們好好的看著她的背影;她曾經發誓過要用盡一切力量來保護他們不受傷害的……
 
  可是爲什麼、爲什麼在這種時候,她卻一點忙也幫不上。就像回到幾年前那個無能的自己、只能看著自己同伴辛苦奮戰的背影,自己卻因為能力不足而只能在安全處看著並努力讓自己不要成為他們的累贅……
 
  這一雙拯救過無數人生命的手啊……爲什麼到了現在仍是像多年以前一樣的無能為力?爲什麼自己仍是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們受到傷害卻沒辦法即時的保護他們?
 
  她當初想要的結果並不是這樣的……
 
  * * *
 
  輕輕的踏進這片有點熟悉又有些陌生的櫻樹林,少年平靜無波的黑眸依舊不見任何情緒波動。
 
  怎麼會突然想回到木葉,他其實不知道。而自己能成功脫逃也很令自己感到意外,但無論如何,他確實是回來了。
 
  看著整片的櫻花,少年微皺起眉,沒來由的。
 
  接著一陣哭聲傳進少年的耳朵,很熟悉的聲音。
 
  他突然想起很久以前在自己身旁有一個長髮的女孩,但在記憶裡,她很堅強、很少哭泣。
 
  那個女孩有著一頭柔順的長髮,顏色是很少見的如同櫻花花瓣的顏色,被風揚起時他常常看著看著就失了神,因為很美,就像櫻花被風吹起時、滿天飛舞的景象。
 
  他也記得另外一個老是嚷著要當火影的大笨蛋喜歡她,但那對當時的他來說根本不算什麼,要談戀愛是他們的事、自己只要知道怎麼變得更強就好了。
 
  而女孩髮絲被風揚起時的畫面,無法否認的、他是喜歡看。但那只是純粹的欣賞,他是這麼覺得的。
 
  放輕了腳步,少年朝著聲音的來源走了過去。
 
  最後在對方眼前的櫻樹後方停下,靜止,彷彿不存在一般。
 
  「我好沒用……好沒有用……連自己喜歡的人都幫助不了……嗚……」斗大的淚珠不斷的滴落,濡濕了少女眼前的土地。
 
  他突然想起自己對女孩說過的話。
 
  「妳真的……很討厭。」
 
  討厭什麼呢?他不知道,他只知道……那時的他傷了她非常非常深。
 
  「佐助……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到底要怎麼樣我才能幫的上忙……」
 
  皺眉,少年突然覺得前方少女的眼淚讓他看了很刺眼。
 
  緩緩的走上前去,伸出手抱住了對方。
 
  「別再哭了。」自己當初說的果然沒有錯……
 
  愣愣的抬頭看著眼前的人,「佐助……?」被緊緊的抱在對方懷裡,聽見了對方沉穩的心跳聲。
 
  「妳果然……」雙臂收緊,「……很討厭。」
 
  爲什麼妳能左右我的情緒?為什麼妳掉淚我會覺得不捨?所以……妳果然是個很討厭的人……
 
  * * *
 
  他是不是看到不該看的東西了?
 
  櫻樹上的少年略顯懊惱的皺起眉,原本只是想看看哪個人好端端的沒事跑來這裡擾人清夢,沒想到一個不小心就看到最後了……這該怎麼辦才好呢?
 
  真是倒楣到家了,不過就是今天正好心血來潮想要換個地方睡午覺也會遇到這種麻煩事……看來以後還是得慎選地點才是,不能再縱容腳想走到哪就到哪了。
 
  像現在,出聲不對、保持沉默也不對,這種進退兩難的情況還真是討厭哪……
 
  忍不住的抬頭看著天空,啊啊~白雲真好哪!都不會有這種困擾……
 
  「鹿丸,該回去了。」長髮少年無聲無息的出現在少年眼前。
 
  連忙比了個噤聲的手勢,少年伸手比了比後下方,接著伸出雙手。
 
  毫不費力的抱起對方,長髮少年順著少年指的方向看去,接著恍然大悟的微微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接著帶著少年無聲息的離去。
 
  「寧次,我好像看到了不該看的東西了。」少年窩在戀人懷中,緩緩的表示。
 
  「他們不會介意的。」
 
  「是這樣的嗎?……」
 
  -櫻樹下,完-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103-a04c7ea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