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 流亡 
接續戰爭與和平

跳躍式時序。
胡言亂語有一點。

其實我想讓他們去愛爾蘭結婚。

Lucius Malfoy x Harry Potter
--

 
  凌晨三點,貴族在漆黑的房間裡睜開眼,柔軟寬敞的雙人大床舒適宜人,但理應位在懷裡的那抹溫度卻不見蹤影。於是翻身下床,攏攏略微散開的睡袍、熟練地抓起一旁的溫暖大衣走出房間。
 
  他在起居室的壁爐旁找到了叛逃的抱枕。
 
  穿著雪白的睡衣蜷曲在角落,多年來未剪的長髮像是最高級的絲綢般披垂而下,纖白的足踝踩在柔軟的地毯上顯得那樣清盈、長期不見天日而顯得蒼白的肌膚襯著壁爐的火光讓那個青年看起來如此孱弱柔軟。
 
  沒有貿然地接近,貴族只是向前幾步。
 
  你說我們怎麼搞得就成了這樣呢。黑髮青年蜷曲在角落雙眼無神只是低聲喃喃,像在對室內的貴族說話又像在對自己說。
 
  男人沒有搭話。
 
  我在那裡過得挺好,吃得飽睡得好,除了冷了一點以外沒什麼不好。你怎麼就偏要把我弄出來,你明明在國外待得挺滋潤的不是嘛、又是誰讓你來的你怎麼也就真的來了。
 
  幾個零碎的畫面從男人的記憶裡浮現,而就貴族的標準而言,狹小的牢房、陰冷潮濕的監獄以及怠忽職守的獄卒,不管怎麼看都不足以用「好」來形容,更別提那些寒酸的伙食了。他的男孩還真是過慣苦日子了。
 
  他們說了要是我乖乖待著就會保證所有人都好,你看看你現在把我弄出來了,他們該怎麼辦,我已經給他們夠多麻煩了,我不該在這裡。
 
  青年身體朝著溫暖的壁爐湊近了點卻又在之後硬是往寒冷的角落更縮過去了一些,纖細的軀體在冰冷的空氣中微顫,卻不肯再接近溫暖源一點。他們說不清這樣的行為是在懲罰誰,只是同時心理生理上的難受。
 
  貴族最後不貴族地嘆了口氣,一個箭步向前用手裡的大衣包住了青年接著將其攔腰抱起,被牢牢摟著的青年溫順地沒有掙動。轉身,回到了最初一片漆黑的、他們的臥房。
 
  兩具偏冷的身軀在棉被的覆蓋下緊緊相依。
 
  寧靜半晌,被摟著的青年動了動,更加偎近貴族,而男人為此的反應只是收緊手臂。臉貼著貴族健壯的胸膛傾聽穩定的心跳,青年緩緩閉上眼聽了好一會兒,才放鬆了下來沉沉入睡。
 
  聆聽著懷裡淺得幾乎聽不見的呼吸聲,貴族以指尖輕輕將柔軟烏絲纏繞著抓進手心握著,摟著的軀體瘦的摸不到幾兩肉,抱在懷裡卻讓他感到無比滿足。於是他也終於閉上眼睛,任由思緒墜入黑暗。
 
  直到天明。
 
 
  乖巧地任由貴族替自己搭配衣物,依著順序慢慢套上,直到全身被衣料包覆得圓滾滾時他們才終於踏出門。隔著手套手牽著手,明明隔著層布料卻依舊能夠感覺到對方掌心的觸感,青年有一瞬間的恍惚。
 
  如此親密。
 
  然後貴族把他摟進懷裡,一陣淺笑,天旋地轉。
 
  他才知道對方把他打扮得如此溫暖的用意。一望無際的雪原,他蹲下身隔著手套捧起滿手的白雪,然後任由所有自手指間隙流逝,在貴族的眼前他猛地一把撲進了雪堆,面朝著冰冷的地面無聲的笑。
 
  直到貴族抱起他,拂去他臉上的痕跡然後一遍又一遍地吻著他。
 
  髮梢、額際、雙眼、鼻尖、臉頰、上揚的嘴角接著是微翹的唇,自然而然地唇舌交纏親暱地交換著彼此的呼吸。
 
  僅僅就那麼一次,他說想要在無人的雪原裡接吻、擁抱。想試試那種冰寒刺骨的環境裡只有彼此能夠互相溫暖的感覺,而他沒說出口的、是他想要知道全世界只剩下彼此不需要擔憂其他的感覺。
 
  那天晚上他們又換了一個住所,小巧精緻的木屋,溫暖的爐火和美味的食物與酒以及大量的吻。青年蜷縮在貴族懷裡,胸口脹脹滿滿,一種許久未曾感覺到的溫暖。
 
  ──但是,真的可以擁有這麼自私的幸福嗎?
 
  他揚起臉。
 
  貴族只是低頭吻了他,而後將食指壓在他的唇瓣上。
 
  「Shh.」
 
  怎麼能夠不愛這個人。
 
  手裡的湯匙懶洋洋攪拌著溫熱的可可,黑髮的青年歪頭看著正對面的貴族,翠綠的眼睛眨了眨。連月下來,他們之間的相處是這樣的。男人帶著他滿世界的跑,每個地方他都能從記憶深處挖出來彼此在那些閉口不談的曾經裡提過的印象。
 
  這個人記得他說過的話、記得他曾經玩笑般說過的夢想。
 
  一口覆盆子莓果蛋糕被叉子送到他眼前,順從地咬下,酸酸甜甜的味道在嘴裡化開。他說不清楚他們之間的相處模式該怎麼形容,他認為他們之間的關係最初只是一種各取所需,越是相處卻越陷越深,於是告別時那樣的撕心裂肺他直到現在都還記得。
 
  所以隔著欄杆他看見那抹鉑金時,才那樣毫不猶豫地伸手搭了上去。冷冰冰的,卻讓他安心踏實。可驀然回首,已流亡千里。
 
  垂下眼,他溫順地接受男人給予的一切。不聞不問,只在夜深人靜時睜開眼睛想著自己這樣究竟是對是錯,冰冷陰暗的角落總能讓他理智清晰的維持思考,多年來他一直都這麼做。然後男人會找到他,把他帶回原先身處的柔軟大床上,相擁而眠。
 
  他總是能找到他。
 
  所以,怎麼能不愛?
 
  這麼溫柔、這樣貼近。在那雙灰藍眼裡,彷彿連缺點都如此美麗。
 
  夜晚,男人會把他抱在懷裡兩人共同看著同一本書,手握著手輕輕翻頁,在行與行的間距裡親暱,在字與字的空隙裡耽溺,然後他們開始會在彼此的眼裡迷失、繾綣的柔軟纏綿。
 
  肌膚零距離的貼近,青年睏倦地趴在男人懷裡,任由對方修長的手指在自己身上打轉,沿著頸背勾勒著線條順勢滑進股間,情事過後的黏膩讓男人位於褶皺處的指尖得以順利探入,火熱而柔軟。
 
  水潤的綠眸半睜半闔,輕聲哼哼。把臉埋進男人的肩窩蹭了蹭,烏黑與鉑金在雪白的床褥上細細密密地交織成網,如同他們之間難捨難分。
 
  「累了?」
 
  終究被囚禁久了對身體還是會有影響,僅僅一場性愛就消耗了他所有體力。胡亂地點頭,青年閉上眼,疲憊地抱住男人,想著過度的體力勞動也許能讓他一夜好眠直到被男人以吻喚醒。
 
  男人把青年抱進了浴室,一手包辦所有清理工作。
 
  他的男孩成了青年,身子仍舊清瘦得令人心疼。細心替懷裡的身體清潔著,貴族想著自己可從沒替哪個誰這麼做過,只有懷裡的這個人。男人近乎虔誠地吻著已經因為勞累而在浴池裡沉沉睡去的青年。
 
  只有他。
 
  他愛他,從很久以前。
 
 
  清晨六點,青年在貴族的懷裡醒了過來,閉著眼貼著男人的胸膛聽了好一會兒的心跳聲,然後他睜開眼,輕巧地以不打算驚醒貴族的力道離開床舖,卻在腳尖即將碰觸到地板時、被腰際猛然襲上的手給一拉一帶又抓回了原先醒來時身處的地方。
 
  「去哪?」男人用下巴抵著青年兩個星期前一口氣削短的蓬鬆軟髮,輕蹭。
 
  「想起床了。」痠軟的腰被男人極有技巧地揉捏著,青年軟嚅著嗓音又窩回了原先的位置,然後他扳著指頭算了算,「我們在這裡住了好久。」
 
  貴族半坐起身並讓青年躺在自己身上,雙手從後環上接著定在青年平坦的小腹前,懶洋洋地以指腹摩娑,「還想到哪兒玩?」
 
  搖頭,青年垂下眼瞼,「……想回去了。」
 
  「……」
 
  「你說我們就這樣拋下一切一走了之,他們可怎麼辦呢。」青年低聲喃喃,在男人懷裡翻了身把臉埋進對方頸窩、蜷曲起身體,「我怕。」
 
  別怕,親愛的。
 
  貴族沒有開口,修長的手指漫不經心地在青年的肌膚上遊走著,帶著異樣的熱度。
 
  沉默籠罩了整個空間,直到貴族終於呼出了一口氣。保養極佳的手指挑起青年的下巴,柔軟地烙下一個又一個的親吻,然後額抵著額。在世界各地遊走將近五百多個日子,終究他的男孩仍是放不下那群同樣也放不下他的人們。
 
  可早在認識當初他就知道了他的男孩就是這樣子的。
 
  「……我以為我還能獨占你好些時日。」
 
  還想要占有你、成為你的全世界更久一些。
 
  似是察覺了貴族語氣裡與平時不太一樣的地方,黑髮的大男孩抬起頭,望進那雙灰藍。在男人的眼裡他感覺到了一些什麼卻說不清,只是本能地更加偎近,帶點蒼白的唇吻著男人線條優美的頸項,順勢而上而後彼此雙唇貼合。
 
  心裡的不平靜被奇異地安撫下來,最後貴族只是摟著氣喘吁吁的情人,心情還不錯的微笑著。
 
  「好,我們回去。」
 
  -Fin. 20111215-

*感恩老爺的配圖ˇ
   LMHP4蕭-S
 
 
我覺得這篇文似乎永無止盡的,大家都會跪求後續。
雖然此篇名之為流亡但像蜂蜜公爵的糖果種類一樣的甜滋滋。

 
哈利不要太有責任感阿阿阿阿阿

再多讓L拔多獨佔你很久很久!!!
妙麗都說了不用擔心的

我被長頭髮的哈利和L拔依偎的畫面萌殺了(倒地
 
最喜歡L拔溫柔寵小哈了(大哭
L拔你這樣是讓要的只有那麼一點點的小哈如何能不愛你呢(哭哭啼啼
既然都如此了就去結婚吧ˊ_>ˋ
 
所以我愛LH啊(喘喘)
其實Lucius最後面會開心的原因是因為親吻脖子代表的是我只要你一個,只是不知道Harry知不知道這件事情就是了(?

然後後續什麼的......說好的完結一篇休息三年呢(淚流滿面)
 
http://www.plurk.com/p/f112j2
我是來補感想圖的(奔逃
 
L爸很溫柔呀!
小哈太顧慮其他人了,偶爾放下會好點啊
 
  這是聖誕禮物喔,綠綠www
  【妳都拖多久了妳= =

  好了,開始認真寫評論→是這一系列的總結喔

  【以下為諸多廢話及腦補,原諒咱ORZ

  讓咱們從No.158開始講起吧,咱喜歡這篇的隱晦及需要仔細思考過後的震撼結果,在這篇中,咱更是喜歡只有代號的主角,以淡漠的口氣細細陳述他在Azkaban過著怎樣的日子

  是淡然的,然而看著他訴說的語句卻又為他感到悲哀,同時間,也不禁開始揣測著他口中的代號是誰,這一點咱不得不說真的塑造的很成功,咱超愛的www。一路鋪陳,逐漸與主角進入他所生活的空間的時候,卻又被最終句來了個回馬槍,震驚,不敢置信主角入獄的理由會是如此荒謬

  【雖然咱一路看,一路有不祥的預感

  這是No.158─Harry Potter.

  而在這篇的結尾,咱已經被作者有意無意的結局給引誘至“Harry被魔法界給背叛了”→當然也包含他的朋友們。

  再來,戰爭與和平【咱其實馬上想到衣大的KUF了→掩面

  依然地,咱點進去就被第一句打到了www

  這不是個對黑巫師十分友善的年代。

  這種反差與荒謬感齊聚的句子,總讓咱愛不釋手,黑巫師的幽默?L爹你真是太風趣了啊啊啊啊啊啊!!!!!!【自重ˇ

  本篇是由Lucius的角度來陳述他和男孩是怎麼開始的,好吧,他和他的開始非得由個意外開啟。他和男孩發現了他們不為人知的另一面,可能因此被吸引了?

  我發現他的溫度和我幾乎一致

  這句話有點讓人難過,但這大概獅子與蛇之間相互取暖,或灼傷與被灼傷之間的關係,咱一直很喜歡這樣的相處方式【廢話,妳都寫過多少次了= =

  然後在這關係之中,提出結束的竟然是Harry,咱的的確確又被驚訝到了一下,之後覺得這樣或許才是最合理的,他畢竟不是純正的Gryffindor。再來離開、戰爭開始、結束、和平。戰爭與和平,一個新的時代。

  在那麼長的一段時間中,Lucius對Harry的感情應該於沉澱後,變為更加濃厚了。但Malfoy從來不說自己沒有把握的事情【怎麼辦,咱也好喜歡這句話啊啊啊啊!!!!!怎麼裡面打到咱的話這麼多!!!!!

  這樣的Malfoy,相信是個不輕易承諾,不毀約的人

  後來,Lucius回去了,得知男孩被背叛,得知真正的真相。他接受了Gryffindor們的請求,帶男孩去環遊世界【依然想到False系列的一起去旅行,還有甜美生活的環遊世界,然後其實咱也很想去環遊世界啊啊啊,帶咱去好不好!!!→被打ˇ

  咳,其實咱在看到Ron and Hermione請求L爹的那段,心裡真的很感動。天知道,這種友誼彌足珍貴,尤其是在咱先入為主覺得他們也是叛徒時【這就告訴咱們,不要太過腦補ORZ

  最後Lucius帶走男孩了,他要實踐他一直想做的事。

  大概戰爭與和平,和平是要用犧牲換來的,需要抗爭、戰爭,而Harry是失去價值的棋子。在本篇中,這標題因而顯得諷刺

  最後,流亡【其實咱想打→最後流亡→聽說這部動畫不錯看www→被甩臉

  其實這篇應該要有副標─《浪漫與閃瞎人的》【自重ˇ

  反正看完它第一個感想─L爹好溫柔好溫柔好溫柔!!!!!!!!!,再來,好治癒好治癒好治癒!!!!!!!!!

  就這樣。【被打死ˇ

  咳,從這篇中呢,咱感覺到的是幸福。用個很爛俗的句子,“什麼是幸福?只要你在我身邊就是幸福。”所以他們兩位就算流亡也依然快樂,儘管Harry想他真的可以擁有這麼自私的幸福嗎?【突然很想替L爹回答,當然可以

  於是在他說想回去的時候,Lucius依然縱容了他,或許身為一個Gryffindor的愛人,就是必須接納他偶爾有之的英雄情操。

  還想要占有你、成為你的全世界更久一些。

  但這句又很棒的闡述出Slytherin的獨占欲,大概自他們流亡開始,Lucius便緊緊纏繞住他的愛人,不容他逃脫,並和他一路同行,不放手。這段流亡的旅程,雖然沒有詳述,但一定是很美好的。哪怕他們終將回去面對一切亦然。

  以上。【不,接下來還有廢話www

  咱還有裏感想要講↑【那叫作正常的表感想

  綠綠妳到底怎麼寫出這麼溫柔的L爹啊啊啊啊啊!!!!!!!咱根本寫不出來這樣的L爹【掩面→那都是因為妳老愛寫BE.虐文.相愛相殺之類的= =+

  還有裡頭咱喜歡的句子真的好多,完全對到咱胃口了www
再來,綠綠咱三篇都有在第一頁佔到位子的說,厲害吧

所以…咱寫了這麼長的感想,可以點文嗎?【住口

以上。【感想爆字數了啦→於是期末也要爆了ORZ

P.S:目前時間.2011.12.25 AM 04:33【咱快死路邊了OAQ
 
我想Lucius平常是有在計劃帶Harry環遊世界這件事的
突然發生的劫獄之後.雖然以Malfoy家的財力想要去哪都不是問題
但每個Harry提過的地方都有居所.感覺上就是--早就準備好了
所以這段環遊世界之旅就是
1.婚前蜜月
2.Lucius想完成Harry的夢想
3.Lucius想完成自己的夢想:帶Harry去環遊世界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100-1220f6a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