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跡] 忍足說,Happy Biryhday 

  給小景的生日賀文,但我忘了是哪一年。
  因為他們兩隻的生日很接近,所以和大姊乾脆一人分一隻讓他們為戀人慶祝。

  於是我分配到這個讓我不知道該怎麼說的男人,很下流很牛郎但是又異樣深情的傢伙。


  忍足侑士 x 跡部景吾

  那是個我們堅信著這群國中生擁有的力量足以征服世界的年代。
  而如今我們知道當時不管是我們還是他們其實都只是群中二。
---

  十月二日

  和平常沒什麼不一樣的生活模式,早上起床睜開眼第一件事就是翻身壓住身旁的人,在對方柔軟的唇瓣上印下一吻,接著起床作早點。

  並不是說沒有女僕,只是為了兩人生活上某些事情上的方便,女僕只有在每天固定的時間來打掃,但也就只有打掃而已。

  至於三餐的打理,據自己的說法是、為了促進兩人生活的甜蜜與和諧,親手為戀人料理三餐是必要的步驟之一。當然,戀人對此說法叱之以鼻,但從沒見他拒食過,呃……某些特別的時候例外。

  開心的一邊煎蛋一邊哼著小曲子,嘴角輕輕上揚。

  「沒事笑那麼詭異做什麼?」跡部斜倚在廚房門邊,挑著眉,淡淡的開了口。

  「小景,早安呀!先上去換衣服,早餐等一下就好了。」

  「……喂。」

  趁著等吐司烤好的空檔,回過頭,「怎麼了?」

  「你身上那件圍裙本大爺怎麼看怎麼不順眼。」皺眉,跡部的表情清楚的傳達出,你堂堂一個大男人為什麼會像個小媳婦一樣天天穿著粉紅色的圍裙還樂此不疲?

  忍足當然明白對方的意思,但是……這件圍裙可是另有用途的,微笑,正打算開口說明。

  「閉嘴……本大爺上去換衣服。」跡部立刻轉身離開。

  十月三日

  和平常沒什麼一樣的早餐模式。

  嗯……今天小景好像會特別忙呢!「小景,你今天幾點回家?」

  緩緩的嚥下嘴裡的食物,「十一點多吧!有事?」

  「沒什麼,別累壞自己囉!」

  挑眉,「這還要你敎?本大爺可是跡部景吾,你還是先顧好你的醫院吧。」

  這就是小景式的關心呀,「對我來說,小景比醫院還重要。」身為院長,自己說這樣的話好像不負責任了點?

  「本大爺要去上班了,再慢就不等你了。」

  快速的解決了桌上的早餐,微笑,「好了好了……我們走吧!」

  唉呀~看來小景真的完全沒有注意到……果然是太忙了,這麼重要的事情怎麼能忘了呢?

  十月四日

  依然是晴空萬里的一天。

  睜開雙眼,嘴角噙著一抹笑意,忍足輕輕攬過一旁睡的迷迷糊糊的戀人,無比呵護的吻住。

  「唔……」無意識的推拒著對方,好不容易找回一絲理智,「忍足……侑士……一大早、發什麼情啊?」

  只是微笑、並不回答,「早安哪~小景,我下去煮早餐,你慢慢來唷~不用急。」離去的背影中是多到滿出來的愛心、還有一些粉紅色的小花。

  「呿……」一大早散發什麼愛心啊,活像個女人似的……

  跡部難得遲緩的坐起身,不明所以的看著忍足離去的方向、怎麼今天的他、感覺起來特別不一樣?

  一面哼著小曲一面準備早餐,忍足唇邊勾起一抹惑人的弧度,腦袋裡想到的是今晚自己替戀人準備的驚喜,想著想著,嘴角上揚的角度不禁又增加了幾分。

  「哪哪、小景,今天要早點回來唷~」貼心的服侍著戀人享用早餐,忍足微笑的說道。

  「有事?」在心中盤算著今日的行程,跡部挑眉看著笑容滿面的忍足。

  「只是覺得很久沒和小景一起吃晚餐了。」細心的吹涼手裡的玫瑰花茶,忍足的理由很正當。

  接過忍足遞來的茶杯,跡部輕啜一口後,「本大爺盡量。」

  * * *

  皺著眉盯著前方笑的奸詐的男人,冥戶不死心的再次確認,「你確定?」

  「當然。」悠閒的坐在沙發上,忍足笑意不減的,「更何況,我們也很久沒聚一聚了吧?」

  「他絕對會宰了你,竟然和他開這麼大的玩笑。」無奈的撫著額,這一對似乎不管做什麼都驚天動地呀……

  忍足自信的一笑,「他捨不得的。」

  「最好是這樣。」冥戶面色不善的喝了口紅茶。

  「亮~我來接你了。」一頭銀髮的男人帶著可媲美陽光的燦爛笑容走了進來,「嗯?這不是忍足學長嗎?好久不見。」

  忍足禮貌性的微笑,「長太郎,你還是一點也沒變。」

  「忍足學長也是。」鳳看著室內的兩人,「忍足學長找亮有事嗎?」

  「我是要找你們兩個,詳情你再問冥戶吧!」忍足站起身,「不打擾你們兩個了、冥戶,記住,別遲到。」

  「我知道。」有些不耐煩的揮著手,冥戶在目送忍足離去後、無奈的嘆了口氣。

  「怎麼了?」關心的挨著冥戶坐下,鳳溫柔的詢問著。

  「沒什麼,不過就是忍足和跡部兩個人的事。」喝了口已有些涼意的紅茶,冥戶再度開口,「吶……長太郎,今天晚上忍足要請客,要我們順便把其他人一起帶過去。」

  「那就走吧!」

  「也好,多找幾個人去看忍足的下場。」

  「下場?」

  「你到時候就知道了。」

  * * *

  心不在焉的坐在車子裡,跡部眼神望著窗外的夜景,結果還是弄得這麼晚哪……

  手機鈴聲突然響起,跡部盯著螢幕上顯示的人名,然後接起,「什麼事?」

  另一端傳來的是冥戶帶著焦急的聲音,「跡部、你怎麼還沒來!忍足他在醫院──」突然沒了聲音。

  「……」盯著突然失去訊號的手機,跡部雖然面無表情,但心中仍是浮起淡淡的不安。

  雖然說忍足在醫院裡面不是什麼不對勁的事,但冥戶的聲音是怎麼一回事?那種焦急……好像發生了什麼事一樣。

  「司機,到忍足侑士的醫院去。」壓抑不下心中不安的情緒,跡部閉起眼下了道命令,心中暗暗祈禱忍足沒發生什麼事情才好。

  「是的,景吾少爺。」

  * * *

  「侑士,你真的不怕跡部來了以後宰了你?」向日看著躺在病床上的男人,認真的問了。

  忍足微笑,「要是害怕這種小事,我就沒資格當小景的親親愛人了。」

  「喂、跡部快到了,你最好開始準備了。」冥戶推開門,把頭探了進來,「岳人,該出來了,免得等一下也被波及到。」

  「也是,那、侑士,保重哪!」

  才剛踏出病房,一陣急促的腳步聲便自不遠處傳來,眾人有默契的互看一眼,深吸一口氣,表情一個比一個還凝重。

  他們心理想的全是同一件事,忍足,你離死期不遠了……

  「忍足侑士人呢?」還沒來的及一一打招呼,跡部看到人劈頭就問。

  眾人目光一致轉向後方的病房,冥戶緩緩伸手指著門,「他在裡面。」

  眼神逐一掃過眾人凝重的表情,跡部的心臟猛然一揪,極力維持鎮定的走向冥戶所指的病房,姣好的唇瓣緊抿成一條線,緩緩的推開房門。

  顫抖著手打開了燈,看清房內的景象之後,跡部頓時愣住。

  誰來告訴他、現在,是怎麼一回事?

  先撇開那些充滿整個室內的紅玫瑰不談,那個躺在床上笑的跟牛郎一樣的男人是怎麼一回事?還有他身上的大蝴蝶結又是怎麼一回事?

  一連串的問題在跡部的腦裡迅速炸開。

  「嗨~親愛的小景,生日快樂!來拆禮物吧!」忍足伸手指著身上的大紅緞帶。

  「忍足侑士。」跡部走到忍足身旁拉開他身上的蝴蝶結,唇邊揚起細微的幾乎看不見的笑容。

  「嗯?」

  「你好樣的你、竟然敢和本大爺開這種玩笑?」抓著忍足的衣服,跡部臉上的笑意蕩然無存。

  笑嘻嘻的把跡部抱進自己懷裡,「所以我把自己送給你當作補償啊!這個生日禮物你喜不喜歡?」

  「討厭死了!」

  「那……再附贈一個吻如何?」

  「太廉價了,本大爺拒收。」

  「那我親愛的小景想要什麼?」

  「……」雙手用力揪緊了忍足胸前的衣服,跡部小小聲的開了口,「本大爺只要你平安就好。」

  「沒問題。」捧起跡部的臉、柔柔的吻住。

  ──Happy Birthday My Keigo

  -完-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URL
http://aurevoirtear.blog.fc2.com/tb.php/10-6f88032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