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えないよ 
  持續不停的眼睛痠痠澀澀。
  總是告訴自己要早點睡讓眼睛好好休息,可是每每回過神來總是深夜。

  有什麼好熬的呢?
  有什麼東西讓我駐足呢?

  二十年後,不曉得我該怎麼面對自己。
  吶,20年後的我,還看得見嗎?


  想做的事情還是那麼多,心裡想的事情也還是那麼多,記憶裡堆積的東西一天一天多。
  但是要說出來卻總是少了那麼一點契機,或是總是說得不夠完全。

  說了不在意,其實很多都是自己騙自己,孤身一人時,心裡的傷口總會被狠狠掀開赤裸裸的疼。
  可是我也才幾歲,人生沒那麼多感傷的經驗,不過就是個孩子。
  對啊,我還是個孩子。

  下學期大概會開始去電台工讀,我想我大部分總是缺少關鍵的那一步。




  告訴自己你可以,勇敢地跨出那一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