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塊會呼吸的肉 
 
很久以前我跟諾諾的對話,她問我今天做了什麼。
「……我什麼都沒做,就是活著而已。」

最近的進展是朋友們問我假日都在做什麼。
「沒做什麼,就是認真地做一塊會呼吸的肉而已。」

不知道哪個情況感覺起來比較糟一點。
但覺得年紀越來越大,現在的這份工作越做越久,好像開始慢慢找不到方向。
每天都覺得好累,跟客人交談很累、和同事溝通很累,被長官逼逼也很累。

然後累著累著就慢慢變得沒有感覺。
習慣了一個喪的感覺,就可以很Peace的繼續喪下去。
一直以來常常覺得自己有時候理智的很可怕,但這種理智是那種把自己的情緒跟意識剝離的可怕,好像不是自己又本能地知道還是自己的感覺,像是透過這個人類的軀殼在看這個世界,但又清醒地像是隨時要剝離。

最近開始試著憑藉本能直覺做事情,但發現腦子還是不能停止思考,一直在轉。
雖然知道想這麼多沒有意義。
雖然還是很想放空自己。

有時候知道自己最好清空思緒,什麼也不要想。
但是強迫自己放空這件事情,腦子其實還是在運轉。

很偶爾地,還是會希望這一切都是一場夢。
[工商][CWT51] LMHP新刊《Mate》 
154798300964400.jpg 

※書籍資訊※

  書名:《Mate》 Harry Potter同人二次創作小說
  作者:greendre
  繪者:花穗
  配對:Lucius Malfoy x Harry Potter
    內容收錄:
     《Another》
     《Mate》

     《你我相識在一次魔法的奇蹟裡
       《Aristocratic Upbringing》
       《Something Different》

  規格:B6,繁體橫排,左翻
  價格:NT.250
  通販:場後開
  首販:CWT51(2019/02/16-17),攤位號碼兩天都在D66
===  

  阿母!!!!!!我終於有新刊了!!!!!!!!!!!
  這次不開放預購直接現場開賣,有剩的才會開通販。


  社畜狀況持續了一段時間,我知道自己鹹魚了很久,有新刊我自己也很高興(??),總之感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體諒<(_ _)>


THE SUN 
 
其實常常會不由自主想很多。
雖然知道那些不該自己煩惱的事情不要去想,但還是忍不住會想。

寫作是一個自我剖析的過程。
然後越寫越深入了解自己,有點赤裸裸的。

又是新的一年,今年的年度塔羅抽到太陽,看牌面就覺得暖呼呼的,希望一年的生活也會這樣暖呼呼的。
年度的三個單字分別是LOVE、YOUTH、TIME。
希望我可以擁有更多的愛、分享更多的愛,然後珍惜自己的時間,珍惜我的青年時期:)
我猜大概是這樣的意思。

人哪,一年一年的社會化,然後一點一點地對這個世界妥協。
然後想盡辦法偷偷保留一點倔強一點不服輸。


所以還是想要出去玩想要流浪想要擁有那些更多更多不切實際的幻想。
我的肉體被困於世,但我有想像的翅膀啊。



欸,哩紮杯 
S__148602900.jpg 
唉唷,兩天前我28足歲了。
這個可麗餅本體很好吃,上面的冰淇淋是腦波很弱但是最後看到成品有點開心的被推銷產物,當然也是很好吃。
不是業配。
如果真的要業配的話,考慮到這幾天我猜我要業配的應該是萬金油跟百靈油哈哈哈哈哈。

距離27歲的我又往前走了365天。
前陣子在上課,聽了一句話覺得感觸良多:有些人在三十歲的時候就已經死亡,卻到了八十歲的時候才埋葬。
覺得這樣很悲傷,但和我某段時間的狀態很類似,不知道今天的自己做了什麼,就只是活著然後有在呼吸。
期待自己成為一個更有目標的人。

偶爾看著FB就會覺得過去的同學對生活好有熱情,覺得他們的人生很有意義。
然後想著某種程度上算是失聯的自己,有種躲在角落偷偷看著陽光底下的兩腳獸的感覺。
可是有時候我也覺得自己的生活很有意義啊。
微小地。
對於自己難得有寫一點稿子,或是對於自己終於收拾了房間,或是對於自己買了一些喜歡的東西又或者是自己又成功地克制了物欲,對於自己成功守護了錢包的卑微喜悅。
就是個庸庸碌碌的小市民。

好啦,繼續存錢出去流浪吧!!
貳零壹捌 

去年的最後幾分鐘,我在洗碗。
倒數十秒的時候我在我家客廳四處流竄,捧著葵瓜子在找可以裝我的瓜子殼的容器,很幸運地在倒數結束的時候找到了。

然後、
新年快樂,又是元旦了,砰砰砰。

在很久沒開的Facebook上面看見了同學的消息,有人結婚了有人生了小孩,大家都長大了。
其實我也長大了,只是人類對於自我的感知可能還是沒有那麼敏銳,至少我每天看著自己的臉也沒有感覺到有什麼特別不一樣的地方,但是看著那些同學倒是每個都跟我記憶裡不一樣了。

好久好久沒有寫文創作,覺得自己對於鍵盤的使用生疏了好多,新的一年或許還是該拾起一點寫作的習慣......吧?
不知道在哪裡看到的,如果生活過得愉快,誰還有時間創作呢?
這幾天我一直在思考這件事情,直到現在還是沒個結論。不過幾年前我的心情一直是處於有點抑鬱的狀態,我想這可能跟我自己活著的習慣有關,因為無法停止思考,所以總是會想太多沒有必要的東西、自己給自己找麻煩。但因為創作對我來說一直是個非常任性又有點隱密的事情,所以我猜對我來說這可能還是近似於一個分享思緒以及逃避現實的過程。

至少在創作的時候我可以專注在思考故事本身、和人物進行對話,這樣就可以停止思考關於現實的很多很多。


最後,我想在告別2017的時候一起向我的阿嬤告別。
謝謝妳,多陪伴了我們十年。
希望妳在另一個地方過得更好,沒有煩惱,然後再也不會痛了。
我們彼此都解脫了,真好。

唉我怎麼又哭了呢。